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三章拾穗

 

【代下十三1「耶羅波安王十八年,亞比雅登基作猶大王,」

   〔暫編註解〕十八年。本節與王上15:1是一樣的。在《列王紀》中,無論是記錄猶大還是以色列的國王,都提到對方同時代國王的年份;但是在《歷代志》中,只有本節才如此做。應該注意的是,《歷代志》主要講述猶大國,以色列只是偶爾提到。關於“耶羅波安王十八年”,見王上15:1注釋。

         亞比雅。王上15:1等為“亞比央”。

         13:1  為何歷代志下對亞比雅的評語和列王紀上1518節有所不同?列王紀上說亞比雅作惡多端(參王上15:3),但是歷代志只提到他正面的事蹟,整體來說,他仍然是個昏君。歷代志作者選出他所做的一點善行,把它顯明出來,以表示他仍然活在神對大衛立約的應許中。因為他曾疾言厲色地譴責耶羅波安(13:4-12),因此暫時免受犯罪的報應。

         1~2 “亞比雅”即亞比央(王上一五18)。參看那堛爾}註。

       本章記亞比雅(王上作“亞比央“)的事,不僅比《王上》十五18長,而且有褒無貶,不象《列王紀》把他記為一個惡王,神只是為了大衛的緣故,才讓國位由他兒子繼承。《歷代志》在這裡記下亞比雅與北國耶羅波安王間的一次戰役,得神之助大獲全勝。他戰鬥前那篇呼籲和平的演說,是相當有價值的文獻(512節),《歷代志》所要傳講的信息大都在裡頭。

         13:1-14:1  亞比雅的事蹟:在歷代志作者筆下,亞比雅是大衛王朝好君王的例子(參代上導言):1 亞比雅強調大衛王朝的正統(5-8上);2 著重聖殿的事奉(10-12);3 作者按著因果神學來解釋歷史──亞比雅得勝是由於倚靠耶和華之故(18)。比起列王紀的記載(王上15:1-8),這段有兩點明顯的分別:1 本書的記載較為詳盡;2 在列王紀作者的眼中,亞比雅是一位不蒙神喜悅的君王,本書則指出他的長處。

 

【代下十三12 年代小注】這是本書首次對照以色列和猶大君王的年分(見:王上十五1)。然而不同于列王紀的作者,歷代志只限本段使用這個紀年的程式。按照耶羅波安是在主前九三○年登基,亞比雅是在主前九一三年開始作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三2「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他母親名叫米該亞(又作瑪迦),是基比亞人烏列的女兒。亞比雅常與耶羅波安爭戰。」

   〔暫編註解〕「米該亞」:她的名字在其他地方(見串)按讀音拼作「瑪迦」。有關她的身分,學者有不同意見:1 根據王上15:10,認為她是亞比雅的妻子(祖母原文可作母親),押沙龍(大衛的兒子)的孫女,烏列(13:2)和她瑪(撒下14:27)的女兒;2 認為她是亞比雅的母親,其父押沙龍(又稱烏列)並非大衛的兒子。無論如何,目前資料仍未足夠作任何定論。

         米該亞(又作瑪迦 ),是基比亞人烏列的女兒。相應的王上15:2是:“瑪迦是押沙龍的女兒”(王上15:2)。據代下11:20-22,亞比雅是“押沙龍的女兒瑪迦”的兒子。瑪迦既然是押沙龍的孫女,他女兒他瑪的女兒(見對王上15:2節的注釋),基比亞人烏列就一定是他瑪的丈夫了。

         爭戰。參王上15:7。這場戰爭在亞比雅統治的結束語中提到。

       2-20  與耶羅波安的戰爭:作者引述某次戰役來說明自己的觀點。

 

【代下十三220 亞比雅和耶羅波安之間的戰爭】戰場洗瑪臉山的位置至今未能完全確定,但學者一般認為是在伯特利附近。最為人所知的一個是拉斯塔胡內(Ras et-Tahuneh)。亞比雅的措詞表示他有意重新統一南北兩國,即使要動用武力,也在所不惜。這場戰爭是對陣會戰,不是圍城而攻。歷代志所列的軍隊人數往往大得出乎意外,本段亦不例外(一百二十萬人);但在古籍之中這並不是最大的數位。希羅多德記述亞哈隨魯(希臘史稱薛西)率領五百萬大軍進攻希臘,被指斥為極度誇張。相比之下,美國內戰的蓋茲堡(Gettysburg)之役(西半球最大的一場戰役)雙方軍隊的總和也不過是十六萬五千人而已。此外,北國若是一戰喪失五十萬人的話,這場戰事就是史上傷亡最慘重的幾場戰役之一了。按照古代的史籍,亞述王阿裡克登伊利(Arik-den-ili)自稱殺人二十五萬四千。次他一等的西拿基立,則宣稱在哈盧勒(Halule)一場戰爭中,殺敵十五萬名。第一場索姆戰役(First Battle of Somme;主後1916年,法國),同盟國軍隊的陣亡人數是六十二萬三千人。這場戰爭打了六個月,《金氏世界紀錄》(Guinness Book of World Records)列為古往今來死傷最大的戰事。蓋茲堡之役雙方陣亡人數是五萬,只有本節數字的十分之一。羅馬人和匈奴人(Huns)在馬恩河畔之夏農(Chalons-sur-Marne)所打的一場戰爭(主後451年,法國),是古代歷史中傷亡最重大的戰事之一,陣亡人數是二十萬人。進一步資料,可參看十一章1節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三3「有一次亞比雅率領挑選的兵四十萬擺陣,都是勇敢的戰士;耶羅波安也挑選大能的勇士八十萬,對亞比雅擺陣。」

   〔暫編註解〕雙方的軍力眾寡懸殊。

       把這裡的數子與大衛普查時的數字——猶大470,000人,以色列的1,100,000人(代上21:5),以及撒下24:9所記錄的總數——猶大500,000戰士和以色列800,000戰士對比一下。

 

【代下十三4「亞比雅站在以法蓮山地中的洗瑪臉山上,說:“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哪,要聽我說!」

   〔暫編註解〕“洗瑪臉”。一個位於以法蓮山地的山,在便雅憫的邊界附近。

         「洗瑪臉山」:地點不詳,可能是在伯特利附近。

         以法蓮山地。位置不詳。

       45洗瑪臉山的位置不詳。一說在伯特利附近。戰爭很可能在便雅憫與北國的邊界上進行。“鹽約“即永約的意思(比較利二13;民十八19)。

         4-12  亞比雅勸降:大戰前夕,亞比雅企圖說服北方的軍隊或者退出戰爭。他的演說強調了兩點:1 根據神與大衛之約,只有大衛的子孫是合法的統治者;2 耶路撒冷的聖殿及利未的子孫才是合法的敬拜場所及員工;其他人和其他地方的敬拜都算為不潔淨。

 

【代下十三5「耶和華以色列的神曾立鹽約(鹽即不廢壞的意思),將以色列國永遠賜給大衛和他的子孫,你們不知道嗎?」

  「鹽約」意即「永遠的約」(見利二13; 民十八19)。——《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這堨H“鹽約”來強調大衛之約的持久(參看撒下七1216的腳註)。參看利未記二章13節和民數記十八章820節的腳註。

         將以色列國永遠賜給。亞比雅譴責以色列人的背叛,強調他們無權脫離猶大而獨立,因為神把國度永遠賜給了大衛。

         鹽約。一個牢不可破的條約(見民18:19注釋)。

         5-8   亞比雅演詞的第一重點是要說明抗拒大衛王朝就是抗拒神,耶羅波安等人實為奸臣賊子。

 

【代下十三5 鹽約】古代近東天氣炎熱,鹽是人畜維生的必需品,又是主要的食物防腐劑(馬里文獻形容它作為商品的價值)。立約或結盟的典禮經常用鹽來象徵條款有長遠的效力。巴比倫、波斯、阿拉伯、希臘文獻,都證實了這個象徵性的用法。同樣,在聖經之中,主和以色列所立的約,也稱作鹽約──即長久保存的約。建立協定的盟友通常會共用筵宴,以鹽醃之肉為主菜。故此,獻祭中用鹽是個合適的備忘物,令人不忘盟約的關係。再者,鹽有妨礙發酵過程的功用,而酵是悖逆的象徵,所以鹽自然就成為防止悖逆的代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三6「無奈大衛兒子所羅門的臣僕、尼八兒子耶羅波安起來背叛他的主人。」

   〔暫編註解〕見王上11:26-28

       6-7  亞比雅認為國家的分裂罪不在羅波安,而是由於:1 耶羅波安背叛(6);2 支持造反的都是不法之徒(7);3 羅波安幼弱登基自然敵不過他們(7)。

 

【代下十三7「有些無賴的匪徒聚集跟從他,逞強攻擊所羅門的兒子羅波安;那時羅波安還幼弱,不能抵擋他們。」

   〔暫編註解〕“無賴的匪徒”。原文作:比列的兒女,參看士師記十九章22節的腳註。“幼弱”。羅波安已經四十一歲,卻仍不成熟。

       無賴的匪徒。見申13:13;士19:22;王上21:10注釋。

         幼弱。即經驗不足。羅波安即位時是四十一歲(代下12:13)。

 

【代下十三8「“現在你們有意抗拒大衛子孫手下所治耶和華的國,你們的人也甚多,你們那裡又有耶羅波安為你們所造當作神的金牛犢。」

   〔暫編註解〕8   亞比雅警告陣前敵軍不可重蹈覆轍。

       「金牛犢」:參11:15; 王上12:28。耶羅波安教導百姓以敬奉有形的金牛犢來敬拜看不見的神。

         耶和華的國。由於猶大王國的神所創立大衛王國的延續,亞比雅推論說,敵擋猶大就是敵擋神。

         金牛犢。亞比雅嘲笑以色列竟敢憑著耶羅波安所製造的金牛犢,與有耶和華幫助的猶大爭戰。

         13:8  金牛犢成了他們的護身符!我檢視我的生活,好像有些……耶羅波安的軍隊受到咒詛,因為將偶像金牛犢帶到軍中。他們似乎將罪惡具體化,以便到處攜帶,當作護身符。如果你把寶物看得比神更尊貴,它就會變成你的金牛犢,終必有一天會使你敗亡。所以凡是叫你與神疏遠的事物,都應該完全放下。

         8-12   亞比雅跟著指出對方的宗教敬拜違反了律法,肯定得不著神的祝福:1 設立金牛犢,違反十誡的第二誡(出20:4-6);2 廢除利未人及亞倫子孫擔任神職人員的特權(見民3:5, 12; 18:1);3 擅立凡民為祭司(參民18:22)。

 

【代下十三8 金牛犢隨軍】軍隊攜同神像前往戰場有很多的先例。神聖戰士的主題描述己方的神祇與敵方的神祇作戰,把他擊敗。軍隊經常攜同神祇的纛或偶像,以象徵其同在。主前九至八世紀的亞述君王經常提到神明的纛率領他們。約櫃是耶和華的纛,代表主在以色列人面前開路,帶領他們的軍隊進入迦南。這概念與神明加添君王武器的力量,在他面前或身旁作戰的亞述信念,並沒有很大的分別。古代近東幾乎所有的軍隊,都有祭司、占卜者(可見于馬里文獻)、先知(王下三),與手提的聖物(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之年表〔主前858824年〕)同行。這樣,神明才可以在戰場上被人求問,或被召喚來領導軍隊得勝。——《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三9「你們不是驅逐耶和華的祭司亞倫的後裔和利未人嗎?不是照著外邦人的惡俗為自己立祭司嗎?無論何人牽一隻公牛犢、七隻公綿羊將自己分別出來,就可作虛無之神的祭司。」

   〔暫編註解〕驅逐耶和華的祭司。見代下11:14

       無論何人。在以色列,任何人都可以成為祭司。但神規定只有亞倫的子孫才可以擔任這個職務(見民18:1-7)。

         13:9  祭司素質的下降,成為猶大亡國的一個主要因素,這對今天教會的事工有何提醒?亞比雅譴責耶羅波安所立的祭司,認為他們的素質江河日下。要服事虛無的神靈,人人都能充數,但是要想服事全能的真神,生活必須合乎祂的標準──遠超常人的水平。在你的教會中,選立長執人員,不應僅僅因為他們樂意盡力、有影響力、受過高等教育。事奉神的人要有純正信仰、竭誠獻身、並有良好的屬靈品格(參提後3)。

 

【代下十三10「至於我們,耶和華是我們的神,我們並沒有離棄他。我們有事奉耶和華的祭司,都是亞倫的後裔,並有利未人各盡其職,」

   〔暫編註解〕猶大人在形式上依然堅持侍奉神,儘管亞比雅本人並沒有全心全意得侍奉神(王上15:3)。

       10-11  比對著北國的背道是南國對神的忠心。

 

【代下十三11「每日早晚向耶和華獻燔祭,燒美香,又在精金 的桌子上擺陳設餅;又有金燈檯和燈盞,每晚點起,因為我們遵守耶和華我們神的命;惟有你們離棄了他。」

  「金燈檯」此處所用的是單數,與前面所記「十個金燈檯」(四7)顯然不同 。 可能這裡所指的乃會幕留下的那一個大金燈檯。——《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人們認為,遵守聖所的禮儀就是遵守神的命令(見利8:35;民3:79:1918:3-5)。但真正遵守神的命令不僅在於外表上遵守宗教禮儀,而且要順從神的一切命令(見申11:1;王上2:3)。

 

【代下十三12「率領我們的是神,我們這裡也有神的祭司拿號向你們吹出大聲。以色列人哪,不要與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爭戰,因你們必不能亨通。”」

   〔暫編註解〕「祭司,拿號向你們吹出大聲」:作者再強調這是一場「聖戰」(參民10:1-9)。

         率領我們。猶大宣稱,他們的安慰和力量是神與他同在,為他們作戰,並指引他們的路(見代下32:7,8)。

         。見民10:8,9

         與耶和華你們列祖的神爭戰。與神爭戰的人是無法取得最後勝利的。

       12~18本節至18節的“以色列人”都指北國的人。

 

【代下十三13「 耶羅波安卻在猶大人的後頭設伏兵。這樣,以色列人在猶大人的前頭,伏兵在猶大人的後頭。」

   〔暫編註解〕耶羅波安有高明的戰術。但是猶大信靠的是神。儘管這些戰術有取勝的潛在因素,但無法勝過神。

       13-17  戰爭爆發:南北軍力懸殊,耶羅波安焉會聽從亞比雅的勸告。這次戰爭採用了典型的戰略形式:設伏兵、呐喊、呼求神、吹號等等。

 

【代下十三14「猶大人回頭觀看,見前後都有敵兵,就呼求耶和華,祭司也吹號。」

 

【代下十三15「於是猶大人呐喊;猶大人呐喊的時候,神就使耶羅波安和以色列眾人敗在亞比雅與猶大人面前。」

   〔暫編註解〕勝利是出於神,而不是出於人的。人只是實行神旨意的工具。

       1520 神顯然用了一些超乎自然的方法來幹預,使猶大得到勝利。八十萬士兵(一三3 ) 死了五十萬, 使北國嚴重地受創( 1 7 , 2 0節)。

 

【代下十三16「以色列人在猶大人面前逃跑,神將他們交在猶大人手裡。」

   〔暫編註解〕因為沒有神的幫助,以色列的軍隊在猶大人面前無能為力。以色列人連同偶像和金牛犢都落到信靠神的猶大人的手中。

 

【代下十三17「亞比雅和他的軍兵大大殺戮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僕倒死亡的精兵有五十萬。」

 

【代下十三18「那時,以色列人被制伏了,猶大人得勝,是因倚靠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

   〔暫編註解〕從作者的角度來看,戰爭的勝利全賴百姓倚靠神。

       這裡的記錄一再強調猶大人勝利的真正原因。人類十分需要認識到自己應依靠神大能的手,在生活和工作有神的同在。到了末日,信靠神的忠心餘民必不致蒙羞(但12:1)。

         13:18-19  猶大與以色列爭雄,是否有屬靈的因素影響著雙方的成敗?與我有何鑑戒?猶大兵力薄弱,無法跟以色列爭雄,但他們倚靠神,因而得勝。猶大歷史中不乏專心仰望神的君王,但以色列的君王卻沒有一個忠心跟隨神,總是效法耶羅波安,不是敬拜偶像就是事奉巴力。結果,神懲罰他們比懲罰猶大人早得多。

         猶大的長處是境內有聖殿,維持了獻祭傳統,並有忠心的祭司與先知一同事奉。猶大國有許多君王是賢明的,在位時多少都有點德政。每逢有拜偶像的君王掌權,之後總有敬畏神的君王繼位,復興敬虔的生活;而拜偶像的君王在位的時間,一般均比賢君短得多。故此猶大國對神的純真信仰,比北方的以色列更為堅強、更有根基,不過仍然未達到神的標準。

 

【代下十三19「亞比雅追趕耶羅波安,攻取了他的幾座城,就是伯特利和屬伯特利的鎮市,耶沙拿和屬耶沙拿的鎮市,以法拉音(或作:以弗倫)和屬以法拉音的鎮市。」

   〔暫編註解〕這裡所提的地名都是南北國邊界上的城邑。

       「伯特利」:此城稍後在主前八世紀前又重新受北國統治。(參摩7:10

         伯特利。在耶路撒冷北面約17.7公里。這裡提到的城鎮沒有被猶大長期佔領。因為據王上15:17-21,僅僅過了幾年,以色列王巴沙就開始在拉瑪設防。拉瑪在耶路撒冷北面8.8公里。

         耶沙拿。可能是拜亞耶沙拿(Burj el-Isâneh),在巴力-夏瑣西北,伯特利北面不遠處。

         以法拉音。位置尚未確定。有人認為是《新約》中的俄弗拉,在伯特利東北約8公里。

 

【代下十三19 猶大所攻取的城鎮】伯特利是耶羅波安的南方祭儀中心,攻取它是很大的功勞。接下來的經文清楚表示到了耶羅波安二世和先知阿摩司的時代(摩七10),這城已經回到以色列的掌握之中。伯特利附近的耶沙拿位於耶路撒冷以北十七哩,按考證是布林吉伊薩內。以法拉音(書十八23作「俄弗拉」)一般相信是伯特利東北四哩的泰伊貝。南國因這場勝仗控制了從猶大進入以色列的兩條大道。這兩條路在伯特利的兩旁北行,並于示羅南面不遠會合為一。所攻取的土地面積約有二十平方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三20「亞比雅在世的時候,耶羅波安不能再強盛;耶和華攻擊他,他就死了。」

   耶羅波安不但戰場失意,最後亦死於神的刑罰之中。(參王上十四1014)本節讀來似乎耶羅波安死在亞比雅之前,但事實可能正好相反(參王上十五9)。——《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沒有資料說明如何攻擊。

 

【代下十三21「亞比雅卻漸漸強盛,娶妻妾十四個,生了二十二個兒子,十六個女兒。」

   〔暫編註解〕戰勝耶羅波安之後,亞比雅自感強大和安全,就放縱奢侈的生活(見王上15:3)。

       21-14:1  亞比雅生平總結:亞比雅統治的時間頗短,前後只有三年。作者用傳統東方的筆法表示亞比雅的一生蒙神祝福:1 在外國勢強盛;2 在內家室興旺;3 其言行由先知所收錄;4 壽終止寢,葬於大衛城裡。

 

【代下十三22「亞比雅其餘的事和他的言行都寫在先知易多的傳上。」

   〔暫編註解〕先知易多的傳。參代下12:15。那裡提到易多所寫的史記。

 

【代下十三22 史料來源】「先知易多注釋」大概出自歷代志下九29,十二15所述之同一位先知的手筆。這位先知的名字只在提及這些史料之時出現,這一點很是奇怪。他沒有在任何聖經記述中提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思想問題(第13-15章)】

 1 亞比雅是不是一個全心全意事奉耶和華的君王?他的長處是什麽?短處又是什麽?

 2 亞撒行耶和華眼中看為善為正的事,包括「除掉」和「遵行」這兩個層面,試從14-15章中找出他這二方面的作為。作為一個基督徒,你如何在這兩個層面上見證耶穌基督的生命?

  3 亞撒利雅的資訊包括:a 神統治的基本原則;b 以色列過去歷史的一個實例;c 一個勸戒和d 一個應許。試將它們找出來。

 4 「尋求(耶和華)」在14; 15兩章中一共出現多少次?今天,你尋求的是什麽?有否尋見?參太6:30-33; 7:7-11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靈修版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