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六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代下十六1「亞撒三十六年,以色列王巴沙上來攻擊猶大,修築拉瑪,不許人從猶大王亞撒那裡出入。」

 

【歷代志下十六1如何能與列王紀上十六8和諧一致?】

     假如亞撒於主前九——年開始作猶大王,亞撒三十六年就應該是八七六年或八七五年(代下十六1)。以色列王巴沙作王,由九O九至八八六年,因此,巴沙若是在八七五年在拉瑪建做防禦工事的話。那時候,亞撒已死去約十一年了。由此看來,馬所拉的這兩段經文明顯有衝突。下文題出兩個可能解決這問題的方法。

    第一種方法:歷代志下十六1malekut-tAsa並非指亞撒統治期間,而是「亞撒之國」,意即南國猶大(亞撒是猶大王),以別於由北面十個支派組成的以色列國。以色列分為南北兩國,始于羅波安之時,即九三一或九三0年,於是,第三十六年即是主前八九五年。因此,巴沙有可能在這一年攻擊猶大(參Leon WoodIsraelHistory P346,指出巴沙攻擊猶大之事,發生於亞撒第十六年或主前八九五年)。照此推論,歷代志編者所抄錄的那份古老的猶大官方記錄,以九三一年為南北國分列之年,而代下十六1的「三十六年」,乃由九三一年開始計算。另外,十五19的「三十五年」,亦由南北國分裂時開始計算。但自此以後,歷代志編者的選材,似乎又再轉回以登基年記載時間的資料了。詹麥臣亦贊同這個觀點,他指出:「最優良的聖經批評家都認為這個日期(即代下十六1的三十六年——譯按)應由南北國分裂時開始計算,這一年剛好是亞撒的第十六年。這種計算年份的方法,極可能得自猶大和以色列諸王記(代上十六11);這位受聖靈感動的歷史家,選材自猶大和以色列諸王記而寫成了歷代志。」(參Jamieson-Fausset-BrownCommentaryI274

為使這項推論的基礎更加穩固,在此要指出,被擄以後的書卷應用malekut這個字時,通常是指「王國」、「領域」,而不是指「統治」(參代下一1,十一17,二十30;尼九35;帖一14等例子)。在歷代志上十七14malekut這字是用來代表屬￿耶和華的「國」:在以斯帖記一2及五1,亦用以指波斯「王國」。然而,將這字置於某王帝之前,而用以指這個王帝的先祖所創立的王國,這情況卻沒有再出現了。事實上,代下十六章以後的經文,在記載日後猶大國的歷史時,malekut這字再沒有出現與十五及十六章之處相同的用法。這個問題使第一個解決方法遇上了難以解決的難題。

         至於第二個解決方法,由奇裡提出,他認為代下十六1的「三十六」及十五19「三十五」,都是手民之誤的結果:前者應該是「十六」,後者是「十五」(參Keil and Del1tzsch,)Chronicles,pp.366-67)。假如原稿將「十六」的讀音全部記下(sissah 'asar),就不可能與「三十六混淆(selosim wases)。但經文若以希伯來字母記數方式來記載這個數字(並非埃及伊裡芬丁蒲草紙的記數方式),「十六」就極容易與「三十六」混淆。因為在主前第七世紀開始,代表「十」的字母yod,與代表「三十」的字母lamed非常相似。只要原稿有小小污點或破損,抄寫員就極容易將yod寫成lamed,結果,出現了二十年的時間差距。這個錯誤之所以產生,極可能是代下十五19首先被抄錯了(將原來的「十五」誤看為「三十五」);當這位抄寫員(或稍後時期的另一位)抄至十六章一節時,便誤以為「十六」是「三十六」之誤(因為十五19已被改寫為「三十五」),於是,他便在自己那份抄本中將「十六」改為「三十六」。

         假如奇裡的解釋正確,代下十五19與十六1兩個數字所出現的錯誤,就與王下十八1的問題相似。在列王紀下的情況裡,各方面證據都顯示「希西家王十四年」應修改為「希西家王二十四年」。另外一個例子是代下三十六9與王下二十四8,前者記載約雅斤登位時只有八歲,後者則指他那時已有十八歲。還有一個例子,代下二十二2指出約蘭的兒子亞哈謝於四十二歲開始作王,但王下八26卻記載他開始作王時是二十二歲(這可能是更正確的數字)。──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代下十六1 拉瑪】巴沙將距離耶路撒冷北面只有五哩的拉瑪(今名拉姆)併入版圖,於猶大而言是很值得關注的事。羅波安怎樣在以色列和猶大之間的南北幹線上,把自己的控制範圍往北推進五哩(見十三19的注釋),巴沙如今亦將自己對同一組幹線的控制,推進到兩國之間傳統分界的南面五哩之處。這遺址未有考古學家進行挖掘。——《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2「於是亞撒從耶和華殿和王宮的府庫裡拿出金銀來,送與住大馬色的亞蘭王便哈達,說:」

 

【代下十六23 與便哈達所締結的條約】按照本節和列王紀上十五1819對應經文對這條約的形容,亞蘭顯然是採取觀望政策,也許是看看對敵雙方哪一方面所出的條件比較優厚。便哈達一世於主前九世紀初葉在位,但不可能有更確切的日期。有關主前九世紀亞蘭歷史難題的資料,可參看:列王紀上二十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3「“你父曾與我父立約,我與你也要立約。現在我將金銀送給你,求你廢掉你與以色列王巴沙所立的約,使他離開我。” 」

 

【代下十六4「便哈達聽從亞撒王的話,派軍長去攻擊以色列的城邑。他們就攻破以雲、但、亞伯瑪音,和拿弗他利一切的積貨城。」

 

【代下十六4 亞蘭所攻取的地】便哈達在亞撒挑釁之下向以色列北部發動攻擊,使巴沙喪失了一條重要的商道。這場戰役被攻取的城市(見:王上十五20)但(北方的祭儀神廟)、胡列盆地北端的以雲(約在但城北面十哩,現稱阿榮〔'Ayyun〕)、亞伯瑪音(王上十五20稱為亞伯伯瑪迦),全部都是敘利亞通往腓尼基沿海諸城推羅、西頓、亞柯的道上的鎮市。以雲首先列出,顯示攻擊是從西面開始,然後往南延伸。亞蘭佔據了這些城鎮多久無法確定,然而按照列王紀下十29,它們在幾十年後已經穩穩回到耶戶的手中。但城的一個碑文提到另一場敘利亞攻打以色列北部的戰役,顯出這是以色列統治者不斷需要面對的外患。——《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5「巴沙聽見就停工,不修築拉瑪了。」

 

【代下十六6「於是亞撒王率領猶大眾人,將巴沙修築拉瑪所用的石頭、木頭都運去,用以修築迦巴和米斯巴。」

 

【代下十六6 迦巴和米斯巴】亞撒將預期建造拉瑪防禦設施的物資,改而修築的兩個地方,都是防守猶大北面邊疆的城市。迦巴(位於耶路撒冷東北四哩,今名賈巴)在別處經文中被形容為猶大的最北點(王下二十三8),其功用是把守密抹渡口。米斯巴(耶路撒冷以北八哩的納斯貝遺址)是俯瞰以色列猶大接壤處之山脊大道的堡壘。亞撒在這兩城設防,便截斷了任何對拉瑪的進一步威脅。米斯巴位於拉瑪以北約三哩,把守伯特利通往拉瑪的道路。這城遺址的挖掘發現這時代的城牆築有十一個城樓,牆厚十二至十五呎,高三十五至四十呎。迦巴約在拉瑪東面兩哩,攔阻來自這方面的攻勢。——《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7「那時,先見哈拿尼來見猶大王亞撒,對他說:“因你仰賴亞蘭王,沒有仰賴耶和華你的上帝,所以亞蘭王的軍兵脫離了你的手。」

 

【代下十六7 先見】先見哈拿尼雖然只在本段經文出現,列王紀上十六1;歷代志下十九2,二十34卻提到他是先知耶戶的父親。「先見」(ro'eh)一詞顯然是「先知」(nabi')的別稱(見:撒上九9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9 耶和華的眼目】這個象喻給人的感覺,是耶和華具有普世性的視野(等於無所不在),並且介入世事(反映神的掌管)。主前第二千年紀末期一塊巴比倫的界石形容月神辛是「天地的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10「亞撒因此惱恨先見,將他囚在監裡。那時亞撒也虐待一些人民。」

 

【代下十六11「亞撒所行的事,自始至終都寫在猶大和以色列諸王記上。」

 

【代下十六12「亞撒作王三十九年,他腳上有病,而且甚重。病的時候沒有求耶和華,只求醫生。」

  「甚重」原文帶有病症「擴張」的意思。

    「沒有求耶和華,只求醫生」這句話是作者的注釋,表明:亞撒的病是由於他在宗教上的失敗;他得的是死症,非藥石所能挽救。——《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六12 腳上有病】有人嘗試將亞撒的腳病診斷為痛風(聖經時代並不常見)或血流受堵塞所導致的壞疽。當時的醫生有些和法術有關,其他的則使用草藥。亞撒單獨求助於醫生,顯出他不求神助,促使自己身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六13「他作王四十一年而死,與他列祖同睡,」

 

【代下十六14「葬在大衛城自己所鑿的墳墓裡,放在床上,其床堆滿各樣馨香的香料,就是按做香的作法調和的香料,又為他燒了許多的物件。」

 

【代下十六14 為他燒了許多的物件】君王的陵墓是在峭壁之上開鑿的。亞撒的殯儀頗具規模,包括為他燒香,舉國哀悼,並在家塚安葬。焚燒對象與火葬無關,也不是為了掩飾病者屍體的氣味,而是為了炫耀君王的財富。亞述以之為驅邪儀式,在君王的葬禮中十分常用。——《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