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歷代志下第十八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代下十八1「約沙法大有尊榮資財,就與亞哈結親。」

  「結親」約沙法的兒子約蘭娶了亞哈的女兒亞她利雅(廿一6)。從政治的觀點看,約沙法其實沒有需要與北國結親以求安定,南國的國勢足夠應付北國的任何攻擊。——《串珠聖經注釋》

 

【代下十八1 和親結盟】古代統治者或其子女的婚姻,往往都是政治聯盟的代表。古代近東到處都以婚姻為外交工具。想要與這統治者結盟或受他保護的村鎮、城邦、部落、國家,都會將首領家族的女兒嫁給宗主或他兒子,來締結條約。例如主前十八世紀的馬里王心利林,用自己的女兒增強與鄰邦的聯盟,締結條約。同樣,法老杜得模斯四世(主前14251412年)亦與美坦尼國王的女兒結婚,來表示友好關係,結束與這個幼發拉底河中游的王國之間的一連串戰爭。所羅門的七百妃,三百嬪是他權力和財富的反映,與法老女兒的婚姻尤然。約沙法和亞哈的和親聯盟,是將亞哈的女兒亞他利雅,嫁給約沙法的兒子約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2「過了幾年,他下到撒瑪利亞去見亞哈;亞哈為他和跟從他的人宰了許多牛羊,勸他與自己同去攻取基列的拉末。」

 

【代下十八2 下到撒瑪利亞】耶路撒冷的海拔高度比撒瑪利亞高出頗多。但兩地高度即使相等,仍是要下撒瑪利亞,因為從耶路撒冷山地出發幾乎向哪個方向,都是要走下坡。這兩個首都之間的距離大約是四十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2 宰了許多牛羊】條約的締結通常以盛宴作結,儀式性的筵席是其中的主要步驟。這些牛羊是為獻祭而宰殺,目的是召請神明認可協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2 基列的拉末】基列的拉末之實際地點未能肯定。大部分學者根據遺址大小、地點,和表層勘測所發現的鐵器時代陶片,接受蘭米思遺址是這城市。這看法若是正確,基列的拉末便是位於耶斯列東面四十五哩外的外約但地區。這個位置極具戰略性的城市,座落于王道之上,大馬色南下之路轉往西行的轉捩點。這路在伯珊附近渡過約但河,進入耶斯列穀,與主要的大幹道會合(見:創三十八有關商道的附論)。列王紀上二十34亞蘭王許諾將取自以色列的城市歸還。他可能沒有依約而行,基列的拉末仍在亞蘭人的控制下。亞哈在這場戰爭中陣亡,因此必定發生在主前八五三年的誇誇之役以後。在該場戰爭中,以色列和亞蘭聯盟對抗亞述(見:王上二十二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3「以色列王亞哈問猶大王約沙法說:“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嗎?”他回答說:“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與你的民一樣,必與你同去爭戰。”」

 

【代下十八4「 約沙法對以色列王說:“請你先求問耶和華。”」

 

【代下十八4 先知的角色】這是以色列前古典預言時代,先知所扮演的角色與古代近東其他地方的先知十分相像(見:申十八1422的注釋)。他們最常處理的問題之一,是軍事行動的可取性,本段是例子之一。由於時人相信神的參與是軍隊成功的要素,事件發生的次序必須從神下達作戰命令開始。在亞述的王室碑文中,這種神明的命令是很典型的。此外,交鋒的時間和戰略等事務,求問神旨也十分重要。在掃羅和大衛時代,這一類資料通常是祭司藉求問神諭的設施獲取(見:撒上十四10,二十二10,二十三912的注釋)。如今他們不請祭司尋求神諭性的回應,反向先知提出問題。先知是神的代表,能夠提供預言性的默示,作為神的回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5「於是以色列王招聚先知四百人,問他們說:“我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們說:“可以上去,因為上帝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

  

【代下十八6「約沙法說:“這裡不是還有耶和華的先知,我們可以求問他嗎?”」

 

【代下十八7「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還有一個人,是音拉的兒子米該雅。我們可以托他求問耶和華,只是我恨他;因為他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常說凶言。”約沙法說:“王不必這樣說。”」

 

【代下十八7 凶言】初民普遍相信先知不但宣告神明的信息,更能借著宣告觸發神明的行動。難怪對君王不友善的先知必須監視,免得他製造混亂。亞述王以撒哈頓給藩屬的指示,規定任何人說出不合體統或批評的話,他們都必須舉報。但被他特別指明必須舉報的物件,卻是先知、超脫式預言者,和圓夢者。如此,君王想要囚禁這種先知,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因為他們的話一出口,已經有煽動叛亂或帶來厄運之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8「以色列王就召了一個太監來,說:“你快去將音拉的兒子米該雅召來。”」

 

【代下十八9「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約沙法在撒瑪利亞城門前的空場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們面前說預言。」

 

【代下十八9 在禾場安設寶座】因著農業和豐饒的關係,禾場往往是舉行重要儀式的地點。禾場是個寬闊、平坦、空曠的地方,除了用作打禾以外,肯定還可作其他用途。因此,在宮殿設施不敷應用,或有公開集會的需要時,禾場用作露天場地並不令人意外。烏加列的《阿赫特史詩》形容達尼珥王在城門外的禾場上公開審斷案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10「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造了兩個鐵角,說:“耶和華如此說:‘你要用這角祗觸亞蘭人,直到將他們滅盡。’”」

 

【代下十八11「所有的先知也都這樣預言說:“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勝,因為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代下十八12「那去召米該雅的使者對米該雅說:“眾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說吉言,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

 

【代下十八12~22神何以使謊言的靈誘亞哈陣亡?】

答:1  亞哈Ahab(意父親的兄弟)是以色列國第七個王,他比以前列王行惡更甚(王上十六2934)。曾經多次見到神的作為,(王上十八),多次蒙神拯救脫離仇敵之手(王上廿)但他一樣怙惡不悛,多行不義(王上廿一127)。當他要與猶大王約沙法Jehoshaphat(意受神的審判)合攻基列的拉末時,信從一些假先知的預言吉語,「可以上去,必然得勝,因為上帝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代下十八5 11)。結果上陣與敵猛戰,中箭身亡。(代下十八33 34)。

2  神曾藉著先知米該雅Michaiah(誰能比耶和華),幾次對亞哈王說話,如A,「可以上去,必然得勝,敵人必交在你們手裡」。王的反應是「我當囑咐你幾次,你才奉耶和華的名向我說實話呢!」此處可見王是聽出先知的話,乃是一種寓意而帶反面諷刺的口吻,來告訴他,(參撒下十二16),不可信從那些假先知主張出戰的謊言。

B、「我看見以色列眾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你若能平安回來,那就是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話了」,這裡複以明顯忠告亞哈王,如果一定要去攻打基列的拉末,必然要陣亡。顯見米該雅的話,是要勸阻王勿出戰,凶多吉少,原非有意要用謊言的靈去誘他陣亡。

3  這謊言的靈本不是屬神的,顯然是撒旦自己或是牠們的使者。「牠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4)。當神要向人啟示真理,人倒棄絕神,喜愛不義的時候,「神就使他們一個生髮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徒虛謊。」(帖後二1012,參結十四15)。亞哈王因不聽神的先知勸諫,棄假從真,神就容許謊言的靈,進入眾先知的口去引誘他。(參撒上十六14,伯一612,二16)。並且命定降禍與他,使他上陣受傷而死亡了。(代下十八18223334)。——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代下十八13「米該雅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的上帝說什麼,我就說什麼。”」

 

【代下十八14「米該雅到王面前,王問他說:“米該雅啊,我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說:“可以上去,必然得勝,敵人必交在你們手裡。”」

 

【代下十八15「王對他說:“我當囑咐你幾次,你才奉耶和華的名向我說實話呢?”」

 

【代下十八16「米該雅說:“我看見以色列眾民散在山上,如同沒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華說:‘這民沒有主人,他們可以平平安安的各歸各家去。’”」

 

【代下十八16 沒有牧人的羊群】亞述王撒珥根二世的一個碑文描述某個敵軍的司令官好像羊群被偷的牧人一般逃跑,就擒後上著腳鐐被帶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17「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豈沒有告訴你,這人指著我所說的預言,不說吉語,單說凶言嗎?”」

 

【代下十八18「米該雅說:“你們要聽耶和華的話。我看見耶和華坐在寶座上,天上的萬軍侍立在他左右。」

 

【代下十八18 耶和華的朝廷和議會】在烏加列文獻中(《凱雷特史詩》尤然),天上議會圍繞寶座是人所共知的一幕;惟一不同之處,是這迦南故事中的議會是由諸神系統中的神祇組成。此外,主前十世紀比布羅斯的葉希米珥克(Yehimilk)碑文,和阿齊塔瓦達的卡拉特珀石碑,也提供了其他的例證。在亞喀得的《埃努瑪埃利什史詩》中,眾神之會推舉瑪爾杜克作其首腦。這會的成員有五十個神祇,其中七名組成內閣議會。在以色列的信仰系統中,這些神祇被天使或靈──神的眾子或天軍──所取代。在一般情況下,議會所商量的應該是為以色列出戰的策略,但這次他們卻討論如何使亞哈敗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19「耶和華說:‘誰去引誘以色列王亞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陣亡呢?’這個就這樣說,那個就那樣說。」

 

【代下十八19 議會徵求志願者】在烏加列《凱雷特史詩》中,諸神議會的元首伊勒向會中成員徵求志願者驅除凱雷特的疾病。但到了最後,是伊勒親自動手創造一個活物來醫治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1922 謊言的靈】這是由「奸細」執行的行動。大衛當年想要破壞兒子押沙龍所發動之叛亂時,差派參謀戶篩在押沙龍的核心集團中臥底。戶篩的任務是提出迎合押沙龍心意,但至終能使大衛得益,使他計謀得成的策略(撒下十五3237,十六15∼十七14)。如今歷史又再重演。神計畫使亞哈敗亡。本段描寫他所信任之謀士(眾先知)獻上符合他心意的計策,是導致他面臨神所命定之厄運的因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20「隨後,有一個神靈出來,站在耶和華面前說:‘我去引誘他。’耶和華問他說:‘你用何法呢?’」

 

【代下十八21「他說:‘我去,要在他眾先知口中作謊言的靈。’耶和華說:‘這樣,你必能引誘他,你去如此行吧!’」

 

【代下十八22「現在耶和華使謊言的靈入了你這些先知的口,並且耶和華已經命定降禍與你。”」

 

【代下十八23「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前來打米該雅的臉,說:“耶和華的靈從哪裡離開我與你說話呢?”」

 

【代下十八24「米該雅說:“你進嚴密的屋子藏躲的那日,就必看見了。”」

 

【代下十八25「以色列王說:“將米該雅帶回,交給邑宰亞們和王的兒子約阿施,說:」

 

【代下十八26「‘王如此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裡,使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的回來。’”」

 

【代下十八26 米該雅被囚】古代的監牢並不是讓罪犯改過自新的地方。冥頑不靈的犯人大都會被派終生苦役。與苦役無關的監獄通常位於王宮或廟宇,但有時不過是深井而已。被囚者有些是在押待審,但大部分都是在此工作還債的人,有些則是政治犯。後者所構成的,是對國家穩定的威脅,而非對社會健康的危害。這等人所受的懲罰往往不是單獨監禁,而是示眾羞辱。米該雅還押等待的,卻是他的預言和戰爭的結果──這戰果就是他要受的審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27「米該雅說:“你若能平安回來,那就是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話了”;又說:“眾民哪,你們都要聽!”」

 

【代下十八28「以色列王和猶大王約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

 

【代下十八29「以色列王對約沙法說:“我要改裝上陣,你可以仍穿王服。”於是以色列王改裝,他們就上陣去了。」

 

【代下十八29 亞哈改裝上陣】當有對君王不利的凶兆(通常是日蝕)之時,亞述有時會舉行君王替身的儀式。此舉在主前八○○年已有佐證,但於主前第七世紀最是有名。這儀式由另一人穿上王袍,並且施行各種的儀式和咒語,使這人與君王認同。這人於是便承受了本該臨到君王的運數(通常是死亡)。他們相信這樣做就能夠轉嫁凶言,使君王免禍。本段經文雖然沒有什麼證據顯示君王替身儀式,卻反映了亞哈至少有類似的想法:他以為不穿戴君王的服飾,便能避免先知所宣告的厄運。然而必須指出的一點,是本段避禍的概念,遠比君王替身儀式中嫁禍的概念來得明顯(有關轉移禍患的進一步資料,見:王下五27的注釋)。最重要的是除了仍穿王服的約沙法以外,這裡並無指定的替身。約沙法最低限度變成了厄運的避雷針,這正是替身在計畫中要扮演的角色。亞哈的偽裝雖然有可能矇騙敵方的軍隊,最主要的用意卻是瞞過能使所宣告之命數成為事實的超自然力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30「先是亞蘭王吩咐車兵長說:“他們的兵將,無論大小,你們都不可與他們爭戰,只要與以色列王爭戰。”」

 

【代下十八30 亞蘭的戰略】步兵肉搏纏戰時,亞蘭戰車部隊的目標則是以色列王。馬車在戰鬥時通常有特定的用處,不會介入混戰。開戰時,他們或會作為前鋒,攻打對方的步兵,隨後則在週邊攔截或追擊某些目標,本節就是後者的例證。擒王策略的好處,是對他施以懲罰,同時避免釀成將來的禍端。——《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31「車兵長看見約沙法便說,這必是以色列王,就轉過去與他爭戰。約沙法一呼喊,耶和華就幫助他,上帝又感動他們離開他。」

 

【代下十八32「車兵長見不是以色列王,就轉去不追他了。 」

 

【代下十八33「有一人隨便開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縫裡。王對趕車的說:“我受了重傷,你轉過車來,拉我出陣吧!”」

 

【代下十八33 甲縫】本節形容鎧甲有兩個部分(「甲縫」直譯「鎧甲的兩個部分之間」):整塊的護心鏡和鱗甲戰袍。他中箭之處若非是在兩者之間的夾口,就是在鱗甲的鱗片之間。鱗甲的最佳形容來自努斯文獻。護甲用七百至一千塊大小不同的銅制鱗片,縫在皮革或布制的背心之上製成。前後兩片在肩膊處縫合(有洞留給頭部),長度大概及膝。從主前九世紀開始,有些鱗片是用鐵打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代下十八34「那日陣勢越戰越猛,以色列王勉強站在車上抵擋亞蘭人,直到晚上。約在日落的時候,王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