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一章拾穗

 

【拉一1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

 

【拉1 <syncBible ref=1:1>以斯拉記所記載的歷史,不知道是何模樣呢?】

    以斯拉記是從西元前538年開始記載,那正是尼布甲尼撒毀滅耶路撒冷,打敗南國猶大,並把猶大人擄去巴比倫後的第四十八年(參王下二十五章;代下卅六章)。尼布甲尼撒在西元前562年駕崩,繼位者軟弱無能,到西元前539年,在以斯拉記未展開序幕之前,巴比倫便被波斯殲滅。不論是巴比倫人或是波斯人,都對俘虜採取懷柔政策,容許他們擁有土地和家園,過正常的生活。很多猶太人,如但以理、末底改和以斯帖,都能夠在那裡居顯要位置。波斯王塞魯士更准許不少離鄉背井者重返故國,當中也包括了猶太人。他希望藉此使人甘心效忠,在邊境周圍建立起緩衝區,為帝國阻擋外敵。這一政策對猶太人來說是一個希望,也是一個新開始。──《靈修版聖經注釋》

 

【拉1 <syncBible ref=1:1>不知道這個塞魯士是一個怎樣的王?】

    波斯王塞魯士(西元前559-530年)在征服瑪代人後,建立了強大的瑪代波斯帝國,勢力從近東崛起。每征服一個城市,他都對當地居民施行仁政。雖然塞魯士不是信奉耶和華的人,卻蒙神使用,使猶太人能返回祖國。塞魯士王可能讀過先知在前一世紀寫下的預言,就是以賽亞的預言:塞魯士會幫助猶太人重回耶路撒冷(參賽四四28-四五6)。出色的政要但以理早已熟識這預言(參但2928)。但以理書對塞魯士王有很詳盡的記載。──《靈修版聖經注釋》

 

【拉一1“古列”統治巴比倫的第一年(主前538年)。古列從主前559年開始統治波斯,並且在主前538年十月打敗巴比倫(但五3031)。古列的行動,大約二百年前已有預報(參看賽四四21,28;四五1,5的腳註及撒迦利亞書的簡介),應驗“耶利米”的預言(耶二五12)。──《雷氏研讀本》

 

【拉一1 年代小注錄于古列圓柱的詔書宣告要重建被擄到巴比倫各神的廟宇。按照這詔書,「古列元年」最可能是他攻取巴比倫城,下達敕令的主前五三九年。古列於主前五五九年登上波斯國(當時名叫安香〔Anshan〕)的寶座,花費了二十年的時間鞏固王國,將勢力延伸到小亞細亞的裡底亞(主前546年攻取撒狄),最後才轉而攻打巴比倫和巴比倫王拿波尼度。──《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1 古列】細心參較希羅多德的《波斯戰爭》(Persian Wars;參看以斯帖記的附論)和《巴比倫年鑒》所得的結論,是古列原為波斯某族(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的酋長,主前五五○年與瑪代的末代君王阿斯推阿格(Astyages)奪權得勝。接而集合底格裡斯河東兩區(今伊朗)的兵力,向裡底亞進軍(主前547年),並且在攻取小亞細亞西部的撒狄之後,攻打愛奧尼亞。他在主前五四六至五四○年之間鞏固東北兩面的疆界,然後於主前五三九年往西攻陷巴比倫,將新巴比倫王國納入版圖。巴比倫城于當年西曆十月打開大門迎接古列,古列則保證瑪爾杜克神殿不遭毀壞或污穢。他的行政方針容許崇拜地方性神祇,並且認可本土文化。稱為「古列圓柱」的文物(參看下一條注釋),就是這個政策的最佳例證。古列於主前五三○年在東北部邊界與西古提部落作戰時陣亡,兒子剛比西斯(Cambyses)繼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1~2古列是誰? 】

答:古列Cyrus(意太陽,寶座)是波斯第一個王的名字。其父大約是波斯前王的兄弟,母親乃瑪代王的女兒。古列頗有英勇才能,兼任巴比倫,瑪代,波斯三國,(主前538529)。且有許多小國臣服,非因威力脅迫,實乃中心悅服。當猶大人住在巴比倫時,亦因悅服蒙他恩惠,得以自由回國,重建聖殿。且許運送利巴嫩的香柏樹為建殿之材料,並將尼布甲尼撒王Nebuchadneezear(意尼波神的太子)以前在耶路撒冷所掠取的金銀器皿,交給派為省長的設巴薩Sheshbazzar(意敗火者,是巴比倫文名字,即所羅巴伯,拉一8;二 2)帶去放在殿中。以賽亞先知預言耶路撒冷的事時,曾說古列是上帝的牧人,為耶和華所膏的王。(拉一111;三7;四3;五1316;代下卅六23;賽四28;四五1)。——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拉一1~4古列王懷柔政策的歷史背景】巴比倫採取高壓政策,驅逐反叛的人民,古列及繼承他的人卻採取懷柔政策,讓他們有一些自決權,並尊重他們的宗教。在著名的古列圓柱上(Cyrus Cylinder──現存大英博物院之高圓柱碑銘),國王宣告,有關各國人民的神明,被帶到巴比倫的,這樣說,『我歸回他們原來的地方,作他們永久的居所。』正文明確提供的,正是以斯拉記一章的歷史背景,古列命令流放在巴比倫的社體回歸故國,並且帶著他們的神明回去,放置在那堛獐q宇聖殿中,無分彼此。古列自己是一個多神主義者,因此他能將宗教動機和政治狡計,揉合在一起。古列接著說,『讓所有被我帶回他們城市的神明,在我有生之年,向貝勒(Bel)及那婆(Nabu)禱告。』──《每日研經叢書》

 

【拉一2“波斯王居魯士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上帝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

         因以色列亡國了,神在地上沒有駐腳的地方;沒有國了,沒有子民了,所以改稱『諸天的神』了;這是一個特意的改變。由此一直繼續下去,在被擄的先知書中,又說神是天上的神;這是聖經的事實(拉五11;尼二420)。—— 倪柝聲《未完成的最後講章》

 

【拉一2古列承認耶和華的態度(比較3,4節)並不能清楚證明他是相信耶和華的(參看賽四五5的腳註),卻能證明他對被征服的百姓及其宗教採取懷柔政策,如古列柱上所描述的一樣。這詔命是二十多年後由大利烏一世發現的(六2)。──《雷氏研讀本》

 

【拉一2 祆教的「天上的神」】古列王在古列圓柱中,將戰勝巴比倫歸功於巴比倫的主神瑪爾杜克。以賽亞書四十五15採取同樣的主題,但縱使古列並不「認識」耶和華,仍然把功勞歸給耶和華。這兩句話都很符合祆教相容並蓄的本質。祆教相信主神阿胡拉馬茲達(Ahura Mazda)不斷與惡神阿利曼(Ahriman)的黑暗勢力作戰。波斯人將被認為是協助波斯王的神明如瑪爾杜克、耶和華等,視作隸屬于阿胡拉馬茲達光明勢力之天軍。以斯拉所強調的重點與以賽亞相同,也是不提阿胡拉馬茲達,反而宣稱耶和華才是天上的神。「天上的神」一語又出現于伊裡芬丁蒲草紙(Elephantine papyri),這是來自主前五世紀末埃及的猶大檔。這裡稱耶和華為天上的神,並不反映古列本人的信念。他下令重建其他神廟時,對其他的神祇亦同樣表示尊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2~4 古列圓柱和波斯政策】波斯對待藩屬及其文化的行政方針,很明顯與亞述和新巴比倫帝國不同。古列圓柱所記載的詔書,反映古列容許帝國中的各民族一定程度的自治。圓柱沒有指名提及猶大,但卻下令所有神廟和廟宇受損的修理,被毀的重建,並歸還一切被擄為質的神像。考古學家在烏魯克城的廟宇遺址中,發掘到重修神廟所用的磚塊,上面有古列一名的壓印。被擄的人獲准歸回本鄉,但要在本地總督的領導下服事波斯帝國。這些總督往往都是本地人。上述方針顯示與其使用殘酷手段抑壓破壞本土文化,波斯所採取的是懷柔政策。他們希望認可地區性的特徵和在宗教上給予相當程度的自治,能夠避免帝國分裂,以及防止亞述和巴比倫所面對接連不斷的內亂。這些政策的基礎可能因為波斯王室的官方信仰祆教(Zoroastrianism,又稱瑣羅亞斯德教或拜火教),具有相容並蓄的特質。但亦必須瞭解波斯不會無視于地方性統治者越軌,或批評譴責波斯政府的行為(參看所羅巴伯的例證,即使在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敦促下,他仍不願輕舉妄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2~11猶太人何時亡國,幾次回歸本土。】

答:1  北國以色列人時在主前722年亡於亞述,南國猶大人時在主前606年亡於巴比倫。他們亡國,人民被擄離開本地,而分散到各處去。及至波斯王古列登基時(主前536年),首先就宣告猶太人得返本國建造聖殿,盡返聖殿器物,實為仁道之君王。(王下十七56;廿五11121;拉一111)。

2  猶太人由巴比倫返回故土,他們的旅程計分三次:

第一次—系於主前536年。隨同首領所羅巴伯Zerubbabel(意在巴比倫生的)返回耶路撒冷者,計有49897人,騾馬,驢以及駱駝等共有8136頭,與自聖殿擄去的金銀器皿5400件。他們返後七月,築壇獻祭。次年開始,重建聖殿。中途遭受敵當阻建停工,後因受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之鼓勵繼續興建,至主前516年,大工告成。(拉一1211;二126465;三一—8;四15;六15;尼七6669)。

第二次系於主前457年。與祭司以斯拉一同返回耶路撒冷者,計有男子1754人,婦女孩童是否同行,未計其數。他們返回時,並將王和謀士,軍長,以及以色列人為聖殿所獻的金字100他連得Talent(合72華斤),銀子750他連得,金碗20個,光銅器皿兩個,一同攜歸於聖殿,其旅途共有四個月的時間。以斯拉返國時,考究律法,訓誨其民,宣告禁食,求神使他們得平坦的道路,安返聖城。向神獻上燔祭,以後認罪祈禱,勸民出其異族之妻,清除雜婚。(拉七10;八21242835;九57;十1911)。

第三次—系於主前444年。與省長尼希米同行者,有軍長和馬兵護送返回耶路撒冷。並即勸民重建聖城,中途遇敵党同謀阻擾驚嚇。然因民眾佩帶兵器操作,琱葹袕y城牆,終於五十二天之內,城垣竣工,使耶路撒冷成為設防的城市。以後民請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宣讀律法,聽從遵誓,戒之勿犯。(尼二56917;四78;六115;八13;十2829)。——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上)》

 

【拉一3在你們中間凡作祂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殿(只有祂是神)。願神與這人同在。

 

【拉一3 在耶路撒冷的神】「在耶路撒冷的神」(NIV)反映古列圓柱的用語,指示被擄之民及其神明歸回本鄉。神掌管萬有,控制權勢最大之君王的動機,以及祂寶座與痡`一樣,永在耶路撒冷的兩個觀念,同在本節之中。──《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4凡剩下的人,無論寄居何處,那地的人要用金銀、財物、牲畜幫助他,另外也要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獻上禮物。’”

 

【拉一4“那地的人”。即波斯的外邦鄰居,他們用金銀財物來幫助猶太人(6節)。──《雷氏研讀本》

 

【拉一4『凡剩下的人』的確切意義,或指沒有歸回的猶太人;不過『那地的人』可以指凡留在巴比倫的人。當時古列王治理那地,以色列民歸回與出埃及的事,很是相似。──《每日研經叢書》

 

【拉一46 提供物資和禮物】由於不是每一個以色列人都選擇從被擄之地歸回,這句話所指的人若非留下不走者,就是非猶大人的鄰舍。若是後者,本節就與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向埃及人要金銀器皿,「把埃及人的財物奪去」有密切的關係(出十一2,十二3536)。這些「甘心獻上」的禮物可與在曠野時用來裝備會幕的捐獻相提並論(出二十五29)。這樣一來,回歸者的需要(牲口和其他物資)和重建耶路撒冷所需的材料,都可以得著供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5於是,猶大和便雅憫的族長、祭司、利未人,就是一切被神激動他心的人,都起來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華的殿。

 

【拉一5雖然有四萬九千八百九十七人選擇回去(二64,65),但仍有許多人卻寧願留在巴比倫。──《雷氏研讀本》

 

【拉一6他們四圍的人就拿銀器、金子、財物、牲畜、珍寶幫助他們(原文作堅固他們的手),另外還有甘心獻的禮物。

 

【拉一7古列也將耶和華殿的器皿拿出來,這器皿是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掠來、放在自己神之廟中的。

 

【拉一7這些“器皿”中,部分在主前605年被巴比倫人奪去(但一2),還有部分分別在主前597年(王下二四13),及主前586年被奪去(王下二五14,15;耶二七1622)。聖殿的傢俱在主前586年被破壞和毀滅(王下二五13;耶三16)。──《雷氏研讀本》

 

【拉一710 耶和華殿的器皿】馬里文獻和古列圓柱的討論,皆顯示一個民族被征服時,他們的聖物──包括偶像和崇拜中使用的各樣器皿──都一同被擄為質。證明自己的神勝過被征服者之神的方法之一,是污穢其聖物,或將之放在臣服的地位上(見:但五14;撒上五12)。如今一切聖物都需盤存清點以保證沒有缺失,才歸還到耶路撒冷,作為修復聖殿(有關這些金碗的討論,見:代下四811),恢復敬拜耶和華的步驟之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8波斯王居魯士派庫官米提利達將這器皿拿出來,按數交給猶大的首領設巴薩。

         官員第八節米提利達似乎是一個波斯的官員,負責將古列上諭中所列各國掠來廟宇中的器皿,歸還帶回故土。設巴薩曾一度以為就是所羅巴伯,其實不是。他可能是古列王留任的一位巴比倫的總督,迨其死後,由所羅巴伯繼任(參閱該一1)。──《每日研經叢書》

 

【拉8 <syncBible ref=1:8>設巴薩,你認識他嗎?】

    設巴薩既可能就是帶領第一批以色列人回歸的領袖之一所羅巴伯的巴比倫名字(283),也可能是負責治理回歸的百姓的一位政府官員。設巴薩和所羅巴伯可能是一個人,原因是:(1)兩者都是省長(14;參該1);(2)同是建立起聖殿根基的人(816);(3)猶太人在放逐期間會有巴比倫名字(在但以理書17節,可見到但以理和他的同伴都各有新名字)。──《靈修版聖經注釋》

 

【拉一8“設巴薩”。很可能是所羅巴伯的巴比倫名字(比較五16;亞四9)。他是昏君耶哥尼雅一個敬虔的後裔(代上三1719;比較該二23)。有人卻認為設巴薩是官方的領袖,而所羅巴伯是人民的領袖。也有人認為他是示拿薩(代上三18);若是這樣,他就是所羅巴伯的叔父了。──《雷氏研讀本》

 

【拉一 8「按數交給猶大的首領設巴薩。」】

{命題1}設巴薩到底是什麼人?

〔難題〕當波斯王古列允許以色列子民回歸耶路撒冷時, 他將尼布甲尼撒從聖殿掠奪的器皿拿出來按數交給猶大的首領設巴薩。誰是設巴薩?

【解答】

對設巴薩是何許人,有兩種看法:

(1)有些解經學者認為設巴薩就是所羅巴伯在巴比倫的官名(Court name)。被俘在巴比倫的以色列人常常被起另外一個官方的名字。就如但以理被命名為伯提沙撒(但一 7)。這個看法有一個牽強的弱點就是設巴薩不一定是巴比倫的名字,而且常常以色列人一旦被起了一個官方的巴比倫名,同時父母也會為他起一個希伯來的名字。設巴薩和所羅巴伯都不是希伯來人的名字;而也不一定是巴比倫的名字。

(2)有些學者認為設巴薩是撒拉鐵的官名,撒拉鐵是所羅巴伯的父親。在此牽涉到為何設巴薩被稱為 「猶大的首領」(prince of Judah (拉一 8),他們認為設巴薩(撒拉鐵)當時被任命為官方省長,而到他死後才將這個頭銜傳給所羅巴伯。以斯拉記五章16 節記載是設巴薩立了聖殿的根基。因為在以斯拉記第三章記載他們重建聖殿時都沒有提到設巴薩這個名字,可以假定撒拉鐵(設巴薩)與兒子所羅巴伯以父子擋參與建殿的工作。這個看法有一個弱點就是在聖經裡沒有提到這兩人是猶大的省長。而且在以斯拉記第二章列出許多與所羅巴伯回歸的子民中並沒有記載設巴薩的名字。

從以斯拉記五章16節之後就不再提到設巴薩的名字;其理由都可以由以上兩個看法其中之一來作解釋。如果設巴薩與撒拉鐵是同一個人,則可能在立了聖殿的根基之後不久他就死了。如果設巴薩與所羅巴伯是同一個人則表示所羅巴伯不再使用巴比倫官方的名字,而只用他原來的名字。因此兩種看法都可以作圓滿的解釋。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拉一9器皿的數目記在下面:金盤三十個,銀盤一千個,刀二十九把,

 

【拉一9~11器皿的數目九至十一節,數字加起來,和總數不合。原文寫或有遺誤。標準修訂本根據以斯得拉一書加以修改。──《每日研經叢書》

 

【拉一9-11聖殿的器皿,神珍惜並保存之】每一件金器銀器都見證著神的保護和看顧,雖然經歷這麼多年,神仍然把它們帶回給自己的子民。我們或許會因生命中某些事情感到氣餒,但不要因此灰心放棄,因為神的應許給我們希望,說不定轉捩點就在前面。──《靈修版聖經註釋》

 

【拉一911器皿的總數是五千四百件,第910節所列出的,可能是最多和最重要的器皿。──《雷氏研讀本》

 

【拉一10金碗三十個,銀碗之次的四百一十個,別樣的器皿一千件。

 

【拉一11金銀器皿共有五千四百件。被擄的人從巴比倫上耶路撒冷的時候,設巴薩將這一切都帶上來。

         『被擄的人』,不是指一般被擄的人,而是指那些聽了神的話,摒擋一切,歸回本土的人。以斯拉的看法,認為只是被擄流放,不能保證神繼續照顧。從被擄中回歸的,才應驗了先知的預言。回歸這一回事,其本身即為順服的行動。在以斯拉記中,順服是應驗先知預言必要的行動。──《每日研經叢書》

 

【拉一11 設巴薩】儘管有人試圖將設巴薩解釋成示拿薩(代上三18),使這位「猶大的親王」(拉一8NIV,和合本:「猶大的首領」)成為大衛家的一份子,或解釋成所羅巴伯,以求協調以斯拉記和哈該書、撒迦利亞書的事件,但這位歷史中甚少提及的設巴薩,大概還是另有其人。「猶大的親王」可能是王裔的稱號,表示他是大衛家族中地位頗高的一員。但這稱號亦有可能是指其官職,若然,他可能是個陪同被擄者歸回本地,監督過渡為地方性省政府(將權力轉移給所羅巴伯)的波斯人。他是波斯指派治理猶大(稱為葉胡德〔Yehud〕)的第一位省長,負責保管聖殿的器皿,以及奠基重修耶路撒冷的聖殿。除他以外,考古學家借著出土的瓶柄和印章,又另外發現了三位現今對他們一無所知之猶大省長的名字。以斯拉記和尼希米記都沒有提及他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一11 從巴比倫上耶路撒冷】被擄者回歸的路線,最有可能是沿幼發拉底河北上到馬里或迦基米施,然後轉往西南到大馬色,再沿商隊大道下到沿海大道,或沿約但河谷直達耶利哥,再朝西北方前往耶路撒冷。巴比倫到耶路撒冷的距離大約是九百哩,這旅程可能需時八至十個星期。──《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