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三章拾穗

 

【拉三1到了七月,以色列人住在各城;那時他們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

 

【拉三1他們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在他們歸回第一年的七月(主前五三七年九月十月之間),他們遵守出埃及記廿三章十六節堣W帝的律法。(這堜珨〞滿y收割節』就是4節所說的『住棚節』;參照利廿三34-36。)在單純的服從命令之外,他們又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他們表示他們的合一。他們一年三次,從全國各處,集合一起(參閱出廿三14),以平衡經年累月分成小組,散居各處。『被擄歸國之人』的信仰,猶如現代的基督徒,依憑在每個個體或小組屬於一體的觀念上,在共同崇拜中,共同認信,共同表達信仰和合一。

         第二件,在住棚節中,他們特別記念他們的祖先,從埃及獲得拯救(利廿三42-43)。這件事,對於新近從統治他們的帝國手中獲得釋放的社體很合時宜。因此一同前往,主要是在上帝的恩典中同樂。在這七月堛漱@切活動後面,都存有這種動機。祭壇重建起來(23節),不只是為即時所需,也是為日常崇拜,如每日的獻祭及各種節期(25節;參照出廿九38-42;利廿三)。數月以後,在聖殿奠基的時候,彼此唱和(11節),表明他們清楚確實知道他們的存在,完全依賴上帝的『永發慈愛』。──《每日研經叢書》

 

【拉三1從巴比倫到巴勒斯坦的旅程要走九百英里(或1,448公里),以斯拉後來走最短的路線(530英里或852公里)也起碼需要四個月(比較七8,9)。──《雷氏研讀本》

 

【拉三1 七月】七月稱為提斯利月,時值秋季(約等於西曆九至十月)。它和住棚節的關係亦可見於尼希米記七73∼八2中,以斯拉的盟約更新典禮。──《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2約薩達的兒子耶書亞和他的弟兄眾祭司,並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與他的弟兄,都起來建築以色列上帝的壇,要照神人摩西律法書上所寫的,在壇上獻燔祭。

         祭壇是豫表十字架的救贖。――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拉三2“神的壇”在七月初一日(6節)立起來,當時是吹角節的開始(民二九16),正好預示以色列人最後的重聚。參看利未記二十三章24節的腳註。“燔祭”。關於燔祭的意義,參看利未記一章3節的腳註。燔祭要在早上和晚上獻上(3節)。參看出埃及記二十九章3841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三2 耶書亞】耶書亞是被擄歸回時代初期的大祭司。他祖父西萊雅在巴比倫攻取耶路撒冷時,被尼布甲尼撒所處決(王下二十五1821;留意以斯拉也是西萊雅一系的人,見七1)。猶大王位的繼承人所羅巴伯(見下一條注釋)充任省長一職。由於猶大仍在波斯的權下,他的權力是有限制的(不得與波斯王競爭)。故此統治社群的責任由省長、大祭司二人分擔,祭司的角色變得更為重要。現今對他所知不多,只知他是有份重建聖殿的領袖之一,沒有同時代的經外文獻提到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2 所羅巴伯】所羅巴伯是大衛王位的繼承人(他是約雅斤的孫子,見:王下二十四的注釋),在波斯王大利烏一世手下任猶大省長。當時人對他的期望頗大,這些期待更富有彌賽亞的色彩。無疑有些人期待他建立應許中的王國,將自由帶給為奴的他們(波斯人的奴隸)。他的職責雖以俗務為主,以斯拉記則把他和大祭司耶書亞,形容為重建耶路撒冷聖殿幕後的動力。他在波斯王准許之下統治,維持法紀和收稅是他的責任。所羅巴伯是大衛家作省長的最後一人,但考古學家卻發現了示羅密(代上三19將她列為所羅巴伯的女兒)的一個印章,把她標明為以利拿單的妻子之一或屬下官員。以利拿單相信就是所羅巴伯後繼任為省長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2 燔祭】修建聖殿和正式開始崇拜耶和華的第一步,是建築祭壇,恢復燔祭(見:申二十七67的先例)。值得留意的一點是,按照伊裡芬丁蒲草紙的記載,當地的猶大社群希望能夠重建被毀的聖殿,但立誓不在壇上獻上燔祭,以保全耶路撒冷的優越性。有關燔祭的概論,可參看:利未記一章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3他們在原有的根基上築壇,因懼怕鄰國的民,又在其上向耶和華早晚獻燔祭,

         歸回的人,有一種危危乎的感覺,可從『懼怕鄰國的民』一事上見之。這句話不太清楚,他們的懼怕究竟與建造祭壇有甚麼關連。很清楚的,這一種懼怕,不是宗教的懼怕,不是『敬畏上主』(如果是,在希伯來文堶n用另外一個字);而是歸國的人對仇敵的恐懼。──《每日研經叢書》

 

【拉三3 根基】為了保持與被擄之前耶路撒冷聖殿崇拜的延續性,把壇築在原有地基上是不可或缺的一環(類似的重建過程,見:代下二十四1213)。如此聖潔空間就得以復蘇為祭祀耶和華的惟一正確地點。古代神廟或廟宇地點的選擇是永不輕率從事的。早至主前二○○○年古德的泥版已經記載一個複雜的異夢。他在夢中得到關於廟宇之地點、大小、方位的詳細指示。因此,重建之時一找到正確的地方,就必須設法尋找原有的建築設計和地點。巴比倫的末代君王拿波尼度在一個碑文中,記載他在差不多一個世紀之前撒珥根王建築的地基上重建西帕爾的廟宇,一吋的偏差也沒有。美索不達米亞一些考古學遺址,發現在同一地點上多次重建廟宇,文化層有十幾個之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3 早晚獻燔祭】能夠維持在每日晨昏不斷獻祭,是完全遵守聖殿體制的標記。按照出埃及記二十九3842和民數記二十八38(進一步資料,見這兩處經文的注釋),這祭是每早晨黃昏各獻一隻一歲的羊羔,和細面、油、酒。這制度曾經兩次在停息一段時期之後恢復(主持者是代下二十四14的約阿施,和代下二十九72729的希西家)。停息的理由包括疏怠和亞述壓力的抑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4又照律法書上所寫的守住棚節,按數照例獻每日所當獻的燔祭;

 

【拉三4“住棚節”。從七月十五日至二十一日(九、十月間)。參看利未記二十三章3443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三4 住棚節】有關這個主要宗教節期的資料,可參看:出埃及記二十三16b;利未記二十三3343;申命記十六1317的注釋。這個節期的慶祝與所羅門聖殿的奉獻(代下五3),和以斯拉的盟約更新典禮(尼八1318)也有關聯。三個案例都象徵百姓有新的開始,而慶典包括筵席則必定是使締結盟約或條約正式化的步驟(見:創三十一54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5其後獻常獻的燔祭,並在月朔與耶和華的一切聖節獻祭,又向耶和華獻各人的甘心祭。

 

【拉三5“月朔”。參看阿摩司書八章5節和民數記二十八章1115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三5 月朔與一切聖節】有關這些以色列宗教曆上之節期的背景,可參看:民數記二十八130的註釋(又留意撒上二十5)。他們很明顯是決意恢復所有昔日之宗教禮儀,使宗教活動正規化。──《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拉三6從七月初一日起,他們就向耶和華獻燔祭。但耶和華殿的根基尚未立定。

 

【拉三7他們又將銀子給石匠、木匠,把糧食、酒、油給西頓人、推羅人,使他們將香柏樹從黎巴嫩運到海裡,浮海運到約帕,是照波斯王古列所允准的。

 

【拉三7這模式是仿照所羅門建聖殿的時候(王上五712)。古列詔命的細節記載在第六章35節。──《雷氏研讀本》

 

【拉三7 糧食、酒、油】勞工的標準薪酬一定包括每日糧食、酒、油的分配(見:代下二10所列的各項)。巴比倫、馬里,和美索不達米亞很多其他城市,都發現了糧食配給總目(包括自由身之工人和奴隸所得的分量),作為這一點的佐證。──《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7 浮海運輸香柏樹】主前十一世紀埃及祭司溫納蒙向敘利亞的統治者訂購的香柏樹,也是浮海送貨。本節安排將重建聖殿所用的樹木運往海港約帕,也是根據類似的安排(有關此舉的進一步例子,見:代下二16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8百姓到了耶路撒冷神殿的地方。第二年二月,撒拉鐵的兒子所羅巴伯,約薩達的兒子耶書亞和其餘的弟兄,就是祭司、利未人,並一切被擄歸回耶路撒冷的人,都興工建造;又派利未人,從二十歲以外的,督理建造耶和華殿的工作。

 

【拉三8“二十歲”。參看民數記四章3節和歷代志上二十三章24節的腳註。根基在主前535年立下,結束從主前605年開始的七十年被擄生涯。“二十歲以外”。原本是三十歲,後來減為二十五歲,這時是二十歲,可能是由於利未人的人數不足。參看歷代志上二十三章24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三8 年代小注】第二聖殿和所羅門的聖殿一樣,也是在春季第二個月,即西弗月,動工建築(王上六137)。工程說是在所羅巴伯來到聖殿原址的第二年開始,問題是經文沒有清楚說明他是幾時來的。他從來沒有被形容為與設巴薩或古列同一時代(但四15或者可以如此解釋),但卻時常和大利烏有關。以斯拉記二章往往被視作另一次的回歸,大概發生在第一章所述的回歸之後十五年。故此,本節的第二年是指哪一年並不容易鑒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8-13「……並一切被擄回耶路撒冷的人,都興工建造」】

{命題3}開始重建聖殿是在波斯王古列年間,為何以斯拉記四章24節卻說是波斯王大利烏年間?

〔難題〕根據以斯拉記三章8-13節,重建聖殿開始于古列年間(拉五16),古列王統治波斯期間是主前 559-530年間。然而以斯拉記四章24節卻記載重建聖殿是開始于波斯王大利烏年間,大約主前520年。而且哈該書一章15節也提示聖殿的重修到主前520年時才開始的。這兩處經文所記載的不同,如何解釋?

【解答】

    以斯拉記三章10節和五章16節所記載的是有關立聖殿的根基;而以斯拉記四章24節和哈該書一章 15節所記載的是有關停工一段長時間後重新開始興建聖殿。以斯拉記四章4節提到當有些人聽到重建聖殿的計畫,就來擾亂他們企圖挫折敗壞他們的計畫 (這是在古列王統治的年間),以致使重建的事工停頓了十六年之久。在這個時刻,神曉諭哈該向耶路撒冷的子民激勵開始重建的事工。這就是以斯拉記四章 24節所記載的。因此重建聖殿在主前520年開始,也就是在大利烏年間在主前516年時完成重建的工作。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以斯拉記三8~15及五13~17指出,第二所聖殿于波斯王古列統治期間開始興建;以斯拉記四24則記載大利烏一世第二年才開始建殿;而哈該書二15則暗示建殿工程要待五三O年才展開。上述三個關於建聖殿的日期,如何能和諧一致?】

     以斯拉記三1011所描述的,只是立聖殿根基的情境。那時候正是五千個歸回者抵達耶路撒冷那一年的七月,他們在所羅門聖殿的遺址獻祭崇拜神。這年可能是主前五三七或五三六年。但以斯拉記四4清楚指出,當地的撒瑪利亞人及其他鄰邦妒忌猶大人,上告于波斯王古列的宮廷,於是波斯政府下令猶大人停止建殿工程。

    以斯拉記四24告訴我們,因為周圍的異族群起反對,所以建殿工程就停止了,直至大利烏一世的第二年,即主前五二O或五一九年。在猶大省內,富有的猶太人都忙於為自己建造漂亮舒適的房子,沒有為重建聖殿花絲毫力量,根本不熱衷於這項工作(該一3-4)。

    到了主前五二O或五一九年,哈該先知受神差派,要挑起猶大省及耶路撒冷居民的熱心,在十六年前所立根基上重建聖殿。猶太的領袖所羅巴伯及大祭司約書亞回應哈該的挑戰,全心全意投身於為神建殿的工作裡,猶大人亦上下一心,參與建殿工程(該一14):根據哈該書的記載,重新建第二所聖殿的工作,開始于同年六月二十四日(一15)。

    七月二十一日,即是差不多一個月之後(該二1),哈該發出令人鼓舞的訊息,預言第二所聖殿的榮耀將會蓋過第一所聖殿(9節)。兩個月後(10節),哈該更提醒猶太人說,自從他們在十六年前荒廢聖殿根基時開始(「追想到立耶和華殿根基的日子。」(18節),農作物的收成都不理想,穀物枯萎,受黴病及冰雹傷害。

    雖然河西(幼發拉底河以西)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並他們的同黨,上本控告猶太人建殿,但大利烏王在亞馬他城的宮內,找到一卷由古列於五三七年所頒佈的召旨,於是大利烏便降旨命令乃等人不得陰擾猶太人建聖殿(拉六3-12)。第二所聖殿終於在五一六年建成了,那是「大利烏五第六年,亞達月初三日」15節)

    由上文的陳述看來,這幾段經文是互相補足的,當然沒有衝突之處。──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拉三9於是猶大(在二章四十節作何達威雅)的後裔,就是耶書亞和他的子孫與弟兄,甲篾和他的子孫,利未人希拿達的子孫與弟兄,都一同起來,督理那在神殿做工的人。

 

【拉三10匠人立耶和華殿根基的時候,祭司皆穿禮服吹號,亞薩的子孫利未人敲鈸,照以色列王大衛所定的例,都站著讚美耶和華。

 

【拉三10 根基的重要性】有關地基立在聖潔空間的意義,可參看第三章3節的討論。此外按照美索不達米亞的慣例,需要獻上奠基的祭,並將記述君王奠基的版片、圓柱或圓錐埋於當地(正如現代也有將時代文物密藏器安置在公共建築之基石的習慣)。例如主前十九世紀馬里王雅頓林的地基碑文,不但描述沙馬士廟的建築,更描述遠征香柏山脈(Cedar Mountains)和地中海的戰役。主前五二五年剛比西斯親自參與埃及內特女神(Neith)廟宇奠基的慶典,足證波斯人十分注重在神殿的傳統地點奠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10 號和鈸】號、鈸、琴、瑟等樂器,經常在宗教禮儀中宣告開始,或在遊行中使用(見:代上十六56;代下二十五1113)。敲鈸可能象徵雷聲,或在遊行之時數節拍。號聲則是戰場上或重要場合中的發信工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11他們彼此唱和,讚美稱謝耶和華說:他本為善,他向以色列人永發慈愛。他們讚美耶和華的時候,眾民大聲呼喊,因耶和華殿的根基已經立定。

 

【拉三11“他們彼此唱和”。即輪流吟唱,然而,可能只需要譯作“他們吟唱”。參看詩篇第一百三十六篇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三12然而有許多祭司、利未人、族長,就是見過舊殿的老年人,現在親眼看見立這殿的根基,便大聲哭號,也有許多人大聲歡呼,

 

【拉三12許多想起(五十年前被毀的)所羅門聖殿何其宏偉的老人都哭起來,因為這聖殿細小得多,也不及被拆毀之聖殿那麼莊嚴。十五年後建殿工程重新開始的時候,人們也有相同的反應。參看哈該書二章3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三12 第一和第二聖殿的比較】古代廟宇的富麗程度,是基於幾個因素。大小雖有影響,建材的質素和工匠的手藝卻更加重要。被擄歸回的社群縱有波斯政府的援助,所能動用作為材料的資源依然遠遜于所羅門。金子的分量,石塊的品質和大小,石匠和金工的技巧,都是第二聖殿無望與第一聖殿匹敵的。老一輩之人的失望不一定反映他們是注重外表而已。當時和出埃及時代的看法,都同樣認為殿宇和陳設的豪華和壯觀,是向住在聖所之中的神表示尊崇的合理方法。百姓因為無能提供與神榮耀相稱的富麗環境而感到悲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三13甚至百姓不能分辨歡呼的聲音和哭號的聲音;因為眾人大聲呼喊,聲音聽到遠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