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四章拾穗

 

【拉四1 歸回者的敵人】被擄者回歸時以色列和猶大地都不是沒有人煙的地方。沒有被擄到巴比倫之人的後代,和被亞述遷徙至此之人(王下十七16)的後代,都以明確的種族身分存在。作者以斯拉稱他們為「敵人」,顯出歸回者已經和他們發生過衝突(拉三3),而他們提出協助重建聖殿,並不是出自真心。無論如何這些人對於崇拜耶和華,很可能與被擄歸回者有不同的理解(見:王下十七33)。這一點有助於理解所羅巴伯對他們的回答,為什麼如此簡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1~2“敵人”。以色列人與外邦人通婚所生的後裔,於主前669年由亞述王“以撒哈頓”遷移到這堥荂A應驗以賽亞書七章8節的預言,這預言在主前734年宣告(王下一七24)。亞述人此舉有效地窒礙猶太人的民族精神,並且製造一種混合的宗教。所羅巴伯和耶書亞不接受他們的幫助。──《雷氏研讀本》

 

【拉四2 以撒哈頓的徙置政策】撒瑪利亞在主前七二二年淪陷以後,亞述王撒珥根二世下令將以色列大部分的人口,遷徙到哈臘和瑪代兩地(見:王下十七6的注釋)。而亞述帝國內部的民族,則被安置來此取代他們(見:王下十七24的注釋)。以撒哈頓在位之時(主前681669年)大概還有進一步的外遷活動(見:賽七8的注釋),西頓人大概是在主前六七六年的戰役之後被遷至此。這些人的後代被形容為「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但在這麼早的波斯時代,他們還未稱為撒瑪利亞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4~5在四至五節所用動詞的時態,如『使……手發`』,『擾亂』,『賄買』,都是慣常性的行動。這說明了敵對行動的本質。凡是神發動新的靈性工作,必有反拒隨之。很有趣的,六節所用『控告』是stina,與『撒但』有密切的關係。這堣ㄚ亄M楚,這點是否只是語義的關係。不過在歸回的人看來,他們遭遇敵對行動,乃是出於惡者的『火箭』(弗六16)。──《每日研經叢書》

 

【拉四4~5四至五節的活動,乃是敵人想以甘言巧語,以為自己與歸回的人,有同一命運,說服歸回的以色列民,放棄他們正在熱心所做的事。第五節更清楚說,他們雇用『謀士』,去破壞他們的『計謀』。那就是說,他們以假意的關心和勸告,想引誘回歸的以色列民,離開神的心意,走向歧途。當第一個詭計被識破(3節),或許改變了策略(從自願協助建造,改為勸告他們不要建造)。──《每日研經叢書》

 

【拉四5“賄買謀士”。大概是書珊宮中的公關專家。由於但以理已經逝世,猶太人再沒有人在王宮媕飢U他們對付敵人的詭計。──《雷氏研讀本》

 

【拉四5 古列至大利烏】波斯王古列一直統治到主前五三○年,當年他在帝國東北部邊界與西古提部落作戰陣亡。繼位的是他兒子剛比西斯。剛比西斯最大的成就是征服埃及。但他在此後不久即遭謀殺,在一連串鬥爭之後大利烏繼位。大利烏爭取到多數波斯貴族的支持,並且娶了古列的女兒。他在主前五二二年登基,耶路撒冷聖殿是在他在位之時竣工的(主前515年)。──《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567大利烏、亞哈隨魯、亞達薛西是何等人?有幾位?】

         答:1.大利烏--意即約束者,在舊約聖經中提到的有三人:一、是攻取迦勒底國的瑪代王,因迦勒底王伯沙撒被人殺了,他便取了迦勒底國,隨心所願,立一百二十個總督,又立總長三人在他們以上,並在這三人中提升先知但以理,想立他治理通國(但五月3031 ,六全)。二、是波斯王,在主前五二一年即位,在位卅六年,為善戰之魁首,常帥師親臨大敵,在亞西亞西北、歐洲東南、非洲北部佔據許多國土為屬國。主前四九○年,希臘再複富強,制勝波斯,而使之衰微。在大利烏年間,恩准猶太人重建聖殿,並撥給貢銀作為修殿之經費(拉五至六章)。三、在尼希米記中所說的波斯王大利烏(十二22),不是指以上一、二項所說的王,乃是波斯末王。於主前三三○年,這個王國即被希臘王亞力山大所滅亡。

    2.亞哈隨魯--意即大王,乃波斯王亞達薛西(斯一1)。有神學家說,在以斯拉和尼希米二書中所說的亞達薛西,是波斯國的兩個王,非指一個王的名字,其中之一是禁止猶大人建造聖殿的(拉四全);另一位是允准猶大人建造聖殿,重修耶路撒冷城牆的(拉七全,尼二l,五14,十三6)。但是,也有神學家認為二書所記的亞達薛西,實在是指一個王,就是波斯王亞達薛西第一。他為前王薛西的第三個兒子,作王四十三年,即主前四六五至四二四年,有一大臣殺其父,立之為王。此王好戰爭,人稱他綽號為長手,曾廢其後瓦實提,封立以斯帖為王后(斯二1617)。主前四五八年,即他在位第七年,准許以斯拉率領猶大人回歸故土(拉七128,八1)。到了第二十年(主前四四五年),覆命尼希米再回耶路撒冷(尼五14,十三6)。此外,還有亞哈隨魯其名者,系為瑪代族的一人,乃迦勒底王大利烏的父親(但九1)。――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拉四6“亞哈隨魯”即薛西一世。參看以斯拉記簡介的“歷史背景”部分。聖經再沒有別處提到這位王,這事件發生於主前486年。──《雷氏研讀本》

 

【拉四6 亞哈隨魯】大利烏的兒子亞哈隨魯於主前四八六或四八五年登上波斯寶座。初年致力於鎮壓巴比倫和埃及的叛亂。亂平後巴比倫獨自成為一個行省,受波斯政府直接統治。此後,亞哈隨魯秉承父親一意征服希臘的野心,率領龐大軍團強渡希拉海(Hellespont;現稱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從北面入侵希臘,焚雅典城。但他的海軍在薩拉米斯海戰中全軍覆沒,陸軍糧道因而不繼。接而大將馬頓尼烏(Mardonius)主前四七九年在布拉的戰役中陣亡,使他再無勝望。亞哈隨魯以好幾個龐大的建築工程聞名,但他的統治卻於主前四六五年因遇刺而結束。進一步資料,可參看:以斯帖記一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623 年代次序】本書是在以斯拉/尼希米時代寫作的,當時大約是主前四四○年。開首幾章回顧差不多一個世紀以前,發生在主前五三八至五一八年之間的事件。作者在第5節提到反對和耽延時,岔開話題從第一次遭受反對至寫作之時的長久歷史,最後才言歸正傳,回到主前五二○年繼續他的記述。貫徹這個離題段落的共同主題,是被擄歸回耶路撒冷之人的夢想遭到反對。他從大利烏王談到亞哈隨魯王,又再談到亞達薛西王(當時是他在位)。亞哈隨魯在主前四八六或四八五年登基,一上臺便忙於鎮壓巴比倫的叛亂──此事大概觸發了西方各省的起義,葉胡德(猶大)亦可能牽涉在內。無論如何,大規模動盪已足構成理由,擱置耶路撒冷的建築活動。這情形一直延續到到亞達薛西年間(主前465424年),並且從接二連三指控以色列人不忠的信件看,他們的首領也身受嫌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7“亞達薛西”(主前464424年)。“他別”。也許就是尼希米記二章19節的多比雅。“亞蘭文”。當時的商業語言,以斯拉記四章8節至六章18節原是用亞蘭文寫成的。參看但以理書二章4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四7 亞達薛西】名叫亞達薛西的波斯王共有三位。尼希米記中的最有可能是亞哈隨魯之子亞達薛西一世(主前465424年)。在聖經以外,現今對他所知極少。希臘史家希羅多德提到他的課稅表,以及他在位時的一些不良經濟政策。希臘諸城邦在薩拉米斯和布拉的二度大捷(主前480479年)之後,乘勝多方設法削弱波斯在近東的權勢。因此,亞達薛西在位之時,需要忍受兩次的叛亂(見:尼一1的注釋)。但他至終仍能作王四十年之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7 亞蘭方言】亞蘭語和希伯來語在語系上是近親。它在亞述時代已經十分重要(見:代下三十二18的注釋),巴比倫和波斯都以它為外交界的通用語言。波斯的內部檔雖然繼續使用波斯文(往往是譯自亞蘭文),他別(Tabeel)等官員的奏章當會使用亞蘭文書寫。這樣,全國各地的官員便可以有共通的語言,來執行王的事務(參較羅馬帝國使用希臘語,以及現代的外交上使用法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9這分不可小看的名單使他們的信更有權威。──《雷氏研讀本》

 

【拉四910 上奏者的官職】利宏的官銜「司令」(NIV,和合本:「省長」)是個有資格發佈命令或王室敕令的文職官員。作為書記(sapar)的伸帥負責抄錄官方文件,翻譯為亞蘭文或其他語言,並且撰寫課稅記錄。帝國到處,包括伊裡芬丁,都可以找到這種官吏,因為職位較高的官員經常都用得上他們的服務。「審判官和官吏」(NIV,和合本:「底拿人、亞法薩提迦人」)等其他官職則較不明確,大概是指利宏的隨行人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10“亞斯那巴”。亞述王亞述巴尼帕(A s h u r b a n i p a l,主前668626年),他完成了由以撒哈頓開始的百姓遷移行動(1,2節)。“大河”。幼發拉底河。“等”。原文是:及現在。其它地方譯作:“云云”(參看11,17節;七12)。──《雷氏研讀本》

 

【拉四10 亞斯那巴所遷移的人】亞斯那巴是亞述巴尼帕的亞蘭文名字。聖經再沒有其他經文提到這位亞述王的遷移活動。但每一任的亞述王都打過很多場戰役,有的是鎮壓叛亂,有的則是對付敵國的聯盟(如:賽二十14中所提及,發生在主前711年的亞實突之亂)。亞述巴尼帕於主前六四八年攻打叛亂的巴比倫時,很可能牽涉西方各省,導致被株連的以色列人遷離本地。──《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1216 控訴的性質】本段所指的回歸者可能是古列、大利烏年間來到耶路撒冷的人,不然,就是最近在亞達薛西一世年間回來的。重建這城引起這些官員關注,似乎表示基於以往的經驗,耶路撒冷素來是反叛和騷亂的淵藪,將會再次在全區引發叛亂。但真正的威脅也有可能是叛變了的總督默加比朱斯(Megabyzus;約主前448年),耶路撒冷可能會樂於與他合作。拒絕交稅與叛國同罪(亞述王西拿基立的年表指控希西家的,也是類似的罪名)。他們誇大事態的嚴重性,可能是蓄意引起王的注意,對耶路撒冷人加以留難,要他們在動工建築之前,先向王室請求核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1316留意當中的請求在三方面刺中王的要害:他若不停止猶太人的工程,便要遭受財政上的損失(13節),他的尊榮將要受損(14節),而且會失去該部分的國土(15,16節)。“我們既食禦鹽”。即我們既在朝廷供職。──《雷氏研讀本》

 

【拉四15“先王的實錄”。有時會在不同城市的檔案館保存好幾個世紀。也留意第五章17節、第六章1節、以斯帖記二章23節、第六章12節。“反叛的城”。不是反叛波斯,而是在主前701年反叛亞述,在主前600589年反叛巴比倫。──《雷氏研讀本》

 

【拉四15 先王實錄的性質】這些檔案可能包括年表和編年史。古代近東各國都有記錄王室年表的習慣,現存例證大部分來自主前第二千年紀中葉的赫人諸王,以及主前九至六世紀的亞述和巴比倫。年表亦可以詳述戰役之年表性王室碑文的姿態出現。此外,王室又有編寫年鑒,記載每年發生的大事。考古學家至今仍未發現任何來自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年表,但波斯政府大抵也會盡可能搜集亞述和巴比倫的官方檔案。這些檔能夠從歷史的角度,幫助他們瞭解如今所統治的百姓。因此,要求考察的先王實錄,可能包括從前與以色列國和猶大國的關係(特別是撒珥根二世、西拿基立、尼布甲尼撒諸王的年表),以及波斯文書所記的較近期事件。──《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16 河西之地】幼發拉底河(和合本:「伯拉大河」)以西的地區,除了獨自為一行省的巴比倫以外,是個龐大的波斯行省,由總督所治理。總督屬下的官銜包括「帕赫特」(pah]at;見五3的達乃,和合本:「總督」)和帕蒂法拉薩patifrasa),即王室監察。行省中有一些較小的行政單位,葉胡德(猶大)是其中之一。治理這些單位的,都是王所任命的官員。──《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18 譯成何種語言】亞蘭語雖是外交界(公文、條約)的通用語言,波斯王朝的官方語言仍是波斯文。因此,這信讀給亞達薛西之時,文書會將亞蘭文譯成波斯語以方便君王(NIV:「已經在我面前翻譯宣讀」,和合本:「已經明讀在我面前」),以及維持御前會議的莊重性。──《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21王後來撤回這個決定(在主前444年;尼二)。──《雷氏研讀本》

 

【拉四23「……用勢力強迫他們停工。」】

{命題4}何以敵党造成重建聖殿的事工停頓,而哈該書一章2節卻說事工停頓是猶大人對建殿不關心遲延所致?

〔難題〕以斯拉記四章7-23節記載以色列民開始立聖殿根基,之後猶大和便雅憫的敵黨用盡方法來阻擋聖殿的重建工作。但是,哈該書卻說是猶大民對重建工作不關心。到底是什麼理由使聖殿重建工作延遲停頓?

 【解答】

這兩個理由都對。雖然敵人的勢力造成重建聖殿工作的停頓,也是百姓對建殿的工作不關心造成工作遲遲不開始。在古列王時,當時的情勢以色列民受到極強勁的敵對,重建工作受到頑強的反對。一旦大利烏王在主前522年當政,情勢轉為和緩,對重建的工作較為有利。但是以色列民的領袖他們正忙於自己個人的私事,對重建聖殿這麼重大的任務無心過問。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拉四24建殿的工程停止了,直至主前520年才恢復。在那一年,哈該催促所羅巴伯開始重建聖殿(五1)。本節在年代上跟第5節相連(第623節是一個插段,追述遭受敵對的歷史)。──《雷氏研讀本》

 

【拉四24 大利烏第二年】在描述城牆系統之建築的插曲之後,敘述在此回復到大利烏王年間耶路撒冷聖殿的重建工程。大利烏第二年是主前五二○年或五一九年初。當時剛比西斯過世後的繼位問題已經解決,大利烏有餘暇處理耶路撒冷聖殿等事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四章  為何重建聖殿的工程被拖延了?真正原因何在?】

     所羅巴伯及約書亞於五三六年領導猶太人重建聖殿,情況非常樂觀。以斯拉記四7-23指出,當時有異族人(利宏及伸師)干擾他們,致使工程受阻。但哈該先知控告當時在耶路撒冷的領袖不熱衷於建殿工程,指摘他們不嘗試再建聖殿(參該一2)。猶太人建殿工程,在古列王統治末期停頓了,而哈該則在五二O年發出他的訊息,離工程停頓有十四年了。

    事實上,以斯拉記及哈該書所說的都正確。周圍的異族覺察一個新的猶太人聚居地在耶路撒冷建立了,便雇請波斯宮廷的謀士遊說王,迫使猶太人停止建殿工作。到了後來,甘拜西於五二四年逝世,高馬他(Gaumata)於五一二年登位,之後就是大利烏一世執掌大權的時代了。大利烏當政期間,較有利於猶太人重建聖殿。但在那時候,耶路撒冷的領導階層都只顧為自己的事情忙碌,沒有熱心為重建聖殿的計劃付上一點力量;尤其是他們正面對一個問題——他們沒有王的允許就重建聖殿,是冒險的行動。

    有很多人誤解了以斯拉記所記載一連串事情的先後次序。哈該於五二0指出重建聖殿的挑戰,但利宏和伸師不是當時代的人。請留意他們的書信在四六四年才發出(他們寫信的對象是亞達薛西王,他在四六四至四二四年作王)。利宏伸師寫給王的信,或工給他們的回覆都沒有提及建聖殿,而只有關於建城牆及防禦工事的記載。聖殿已於五一六年(拉六15)建成了。在重建聖殿的過程中,的確受到異族的干擾,而河西總督達乃和示他波斯乃的確達信予大利烏一世,要知道猶太人所宣稱古列王批准他們建殿是否真有其事(拉五3-17)。大利烏一世終於找到以前由古列發出的禦旨,於是禁止達乃等人干擾猶太人的建殿工程,還命令他們盡力供應猶太人建殿所需的費用。

         利宏和伸師的反對在數十年後才提出,所針對的是建城牆的工程(雖然這段記述被置於較前的部份)。以斯拉所關心的,顯然是幫助修補已破毀的城牆(拉九9),以及耶路撒冷居民在敬拜耶和華這事上的更新。但因著一些沒有記在聖經裡的原因,以斯拉的努力不完全成功;建城牆的工作,要待尼希米時才完成。──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