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五章拾穗

 

【拉五1 哈該】被擄歸回的人中包括了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兩人對於所羅巴伯領導百姓都有彌賽亞盼望的熱切表示,又都大力鼓吹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回歸者致力重建生命和家園而忽略聖殿,是哈該特別關注的問題(該一211)。哈該一名在伊裡芬丁蒲草紙(來自一個多世紀之後)中多次出現,但只能證明這是當時頗為常見的人名而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五1 撒迦利亞】撒迦利亞的意思是「耶和華紀念」,在被擄和歸回時代是個常見的人名。聖經指出這位主前六世紀的先知,是個顯赫的祭司家族的一份子,易多是其祖先(見:亞一1)。他的信息和哈該一樣都是強調重建耶路撒冷聖殿,但他亦提倡祭司于波斯所任命的葉胡德省省長以外,在政治方面擔任更重要的角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五1~17比兩刃利劍更銳利】神的話所發生的力量,顯明人的話原本軟弱無能。第四章把一連串灰心喪志的事擺在一起,無疑是主題性的編排,部分原因,都在哈該和撒迦利亞的活動報告堣洉M出來。

『言』與『行』先後次序,很明顯表現在首兩節經文中:『哈該……撒迦利亞……說勸勉的話;所羅巴伯……耶書亞,都起來動手建造……』──《每日研經叢書》

 

【拉五2“所羅巴伯”。被指為“撒拉鐵”和撒拉鐵的兄弟毗大雅的兒子(代上三1 7 19),暗示一段叔娶寡嫂制的婚姻。參看申命記二十五章510節的腳註。他是基督的祖先(太一12,13),是大衛後裔中最後一個掌管政治權力的人(到了千禧年基督再來統治全地的時候,大衛後裔才再次掌權)。另參看哈該書二章23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五3“達乃”。管理幼發拉底河以西的波斯省長。“示他波斯乃”。可能是他的行政副官。──《雷氏研讀本》

 

【拉五3 河西的總督達乃】達乃是總督(satrap)烏什坦努(Ushtannu)屬下的帕赫特pah]at)或佩胡peh]u)(和合本:「總督」),按照一份來自主前五○二年的巴比倫史料,後來升任為總督。作為地方官,他盡職調查聖殿的重建,向大利烏請示這項工程是否得到核准。他一得許可便全力執行欽令,可見是位盡責的官員(拉六1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五3 示他波斯乃】若是人名,這是指達乃的同僚(大概是文書),參與調查耶路撒冷聖殿的建築活動。這詞亦有可能是達乃的官銜,意即「大法院首席書記」。──《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五6“亞法薩迦人”。移居這堛漱H,或特別效忠於王的官員(比較四9)。──《雷氏研讀本》

 

【拉五6~17這堙A猶大的長老在外邦諸王中見證耶和華是掌管歷史的神;這是多麼機智、恰當的說話。正如使徒彼得勸勉眾人常作準備,以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三15)。跟式A以色列民指出他們之需要,贏得大利烏王的追查與允准,察看巴比倫王的府庫,找尋古列王先前的詔旨。──《新舊約輔讀》

 

【拉五8“大石”。直譯作:滾石;即石頭大得需要用滾軸來搬運。──《雷氏研讀本》

 

【拉五8 大石和插入牆內之梁木】本節譯作「大石」之亞蘭詞彙的意思,學者看法頗不一致。部分解經家認為這字和「滾」有關,據此臆測這些石頭大概是鑿成可以滾動的形狀,推到適當位置才加工雕琢,與其他石塊砌在一起。其他學者則引證亞喀得語 aban galala 一詞,指為建築用的料石。梁木設計可能是防止地震的措施,也可能是模仿所羅門聖殿的建築風格(見:王上六36)。──《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五1115信中引述猶太人給達乃的回答時,敘述聖殿的歷史,從所羅門建成此殿開始(11節),講述到它在主前586年被毀(12節),又講到主前538年下令重建的詔命(13~15節)。──《雷氏研讀本》

 

【拉五11~16上帝的愛在那些歸回的人的話中,也證實了他們重新發現的信仰,他們是上帝的愛特別的對象。他們提起一位大君王首先建造聖殿(所羅門)(11節),和尼布甲尼撒採取相反劫掠的行動(注意劫掠的實況,14-15),顯示他們再體驗上帝現在在他們當中活動,正如以往一般。他們回報達乃的話,非常的適當,暗示他們的決心,將來有一天,以完成一座新的聖殿,與先前所羅門所完成的聖殿(11節)相配(16節)。這決心是因深信上帝復在他們中間。這堜狳ㄙ澈H仰十分健全。他們並不袖手徒等上帝顯現。他們立刻採取行動;這是上帝的行動;將來必得證實。──《每日研經叢書》

 

【拉五12認罪這堬@無推諉責任的意思。被擄是由於歷代不順服上帝的結果。他們說列祖犯罪,並非要表明自己無罪。他們說話的語氣,顯出他們全心接受哈該的斥責,將他們自己也包括在內。認罪,是他們從新發現他們是上帝子民的第一步。──《每日研經叢書》

 

【拉五12 尼布甲尼撒拆毀耶路撒冷】伊裡芬丁書函(Elephantine letter)於主前四○○年申請在該埃及軍事殖民地重建被毀之廟宇。耶路撒冷長老為重建聖殿所提出的理由很值得與此參較。兩者都提到「天上的神」,同時又提出歷史的理由。以斯拉記中所提出的解釋,則將巴比倫對猶大人的毀滅,歸因於他們的不忠,和潔淨時期的必要性(見:耶二十五814)。本段又呼籲波斯王仿效先王古列,作為他們宗教復興的媒介(見:賽四十五13)。──《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五12 天上的神】請參看:以斯拉記一2的 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

 

【拉五14 設巴薩】請參看:以斯拉記一11的註釋。──《舊約聖經背景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