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六章拾穗

 

【拉六1“典籍庫”。即檔案館。──《雷氏研讀本》

 

【拉六1 巴比倫藏寶物之典籍庫】有關波斯帝國檔案之保存的討論,可參看:以斯拉記四15的注釋。大利烏在位之時,巴比倫仍是大河西行省的省會,因此屬下省分的一切檔案都是在此儲藏。這些檔很多都是寫在泥版或泥柱,但也有一些是寫在蒲草紙或皮卷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2講求效率的波斯政府把國事記錄在蒲草卷或羊皮卷上,然後收藏在“亞馬他城”(今天的哈瑪但,位於從巴格達往德黑蘭的路上)。那是一座屹立在海拔六千英尺(1,829米)的城,氣候有利於卷軸的保存。──《雷氏研讀本》

 

【拉六2 亞馬他城的宮】截至主前五五○年為止,亞馬他一直是瑪代的首都。這城位於今伊朗西北部之札格洛斯山脈,奧朗底山(Mount Orontes)腳。被古列攻取之後,成為波斯君王的夏宮的所在地。他們將朝廷在書珊和亞馬他之間搬來搬去,以求享受宜人的氣候。地區中心巴比倫找不到有關古列和被擄以色列人的檔案,搜索範圍便擴大到此地的王室典籍庫。波斯帝國廣泛使用皮卷存檔。──《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3 殿的規模】學者一般的意見是聖殿的大小在抄錄時出現了錯誤。所羅門聖殿只有六十肘長,二十肘寬,三十肘高。這殿既是建在舊殿根基之上,大小應與之相同。另一個可能是諭旨中所記的是理想的尺寸,或最大的限度。奇怪的一點是,古列和大利烏都如此關心資助廟宇的重建工程,因為(無論是按照文獻還是考古資料)廟宇對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國教祆教來說,並沒有扮演什麼重要角色。希羅多德亦同樣提到波斯的宗教活動並無廟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35這些附加的詳情,屬於官方的備忘錄,並不包含在第一章24節的公告上。關於聖殿的尺寸,參看列王紀上六章2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六7 在原處建造】美索不達米亞王室年表最常記錄的任務之一,是重修廟宇(如:吾珥第三王朝之吾珥南模,和加瑟王庫里加珥朱〔Kurigalzu〕的年表)。聖潔空間一旦被確定,並且投入宗教性應用,便必定要繼續應用。因此君王如古列會相信重建聖殿的惟一適當地點,就是原有聖殿的地基(見:拉三3,三10的注釋)。這通例也是身為征服者的國家或宗教,往往將其崇拜場所建於廟宇或教堂舊址的理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8 經費出於王庫】諭旨包括重建聖殿的大小(見3節),表示波斯政府顧慮開支可能超出預算。大河西行省可能需要徵收特殊的賦稅,以應付重修工程。但這些稅款應該是首先歸入國庫,才按需要支付給耶路撒冷承建的工匠。這工程既成王室預算案中的一項,就算是得到了正式的認可。古列圓柱(見一24的注釋)並沒有清楚說明柱上所記各項工程的費用,究竟有多少是由王室庫房所承擔。但巴比倫好幾處遺址的挖掘,都發現用來重修神殿的磚磈,上有古列之名的戳印,表示重建經費是由王室庫房所提供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810大利烏不但肯定古列先前的詔命,而且還加上他自己的條文,就是撥出部分“貢銀”(稅款)作猶太人建殿的經費——這撥款必定使達乃感到震驚,因為那是從他轄區的款項中撥取的。此外,還要為聖殿的獻祭提供牲畜和糧油。──《雷氏研讀本》

 

【拉六910 使用所供應的祭物】在此之經文和帝國各地的碑文,都反映大利烏在這事上極其慷慨。受益的埃及人甚至稱他為「眾神之友」。本段所提的牲口是指定作燔祭之用的(見:利一34的注釋)。由於配給的小麥、鹽、酒、油都是按日分配,它可能是祭司和建築工人共用,但亦有可能是供獻祭之用。素祭(細面加油製造)經常與其他祭物同獻,主持的祭司可以分得一份(有關這些祭中小麥、油、鹽的使用,見:利二章的注釋)。有關用酒作為奠祭的討論,可參看:利未記二十三1213的注釋。按照約瑟夫的記載,幾個世紀後安提阿古大帝(Antiochus the Great),亦同樣向猶大人供應建殿經費和本節所述的祭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10 為王的壽命祈禱】古列圓柱也有類似的話:請求神明(大概還包括其信徒)向瑪爾杜克神「託付」古列和他的兒子,賜他們「長壽」。此舉的用意雖然可能僅是希冀得到神祇的祝福,但也有可能是防止他們祈求推翻其王權,或對他作出咒詛。實際上按照希羅多德的記述,每次獻祭都必須同時為王代求。伊裡芬丁蒲草紙更向某位波斯官員承諾,他若幫助重建被毀的神殿,他們就會為他代禱。諭旨可以將王描述成熟悉子民的宗教習例,並且對他們十分關心的樣子,桑索斯法令(Xanthos Charter)就是一例。這份來自主前三五八年之利西亞(Lycia,今為土耳其一部分)的檔,確立波斯對當地一種祭儀的支持。其中所提到的爭議與本段相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11 違者所受的刑罰】條約和聖旨在條款的後面,經常以咒詛或警告違者受罰作結。約書亞記六26中約書亞對重建耶利哥之人所宣告的咒詛,可與卡拉特珀的阿齊塔瓦達王建築城門的命令中,對任何改建他城門的諸侯所宣告之咒詛相提並論。漢摩拉比法典的結語亦同樣任命將來的統治者維持法紀,不然便要面對神明的咒詛。亞述的拉吉浮雕和好幾個王室檔案都提及過刺刑。其作法是將被處死者的屍首插在尖柱上示眾。波斯有刺刑的例證,阿默斯特裡(Amestris)在她兒子亞達薛西在位之時處死因納羅斯(Inaros,呂彼亞的叛亂領袖),就是例子之一。死者屍身被雀鳥昆蟲所食,不得埋葬。大利烏在碑文中所用的咒詛之一,是:「你若塗抹這些字句,願阿胡拉馬茲達殺死你,毀滅你家。」又一個說:「你所建造的,願阿胡拉馬茲達拆毀。」──《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12 奉地方性神祇之名咒詛】由於大部分初民相信各地有各地的神祇,受地方和人種所規限,神明許可權之內的事務交由地方性神祇處理是理所當然的作法。──《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15聖殿在主前515年三月十二日完工。──《雷氏研讀本》

 

【拉六15 告竣日期】第二聖殿竣工這麼大的場合,必須細心記錄。所記的日期為亞達月,是巴比倫曆法中的十二月,即西曆二月至三月。大利烏王第六年應該是主前五一五年。本節的完成日期是亞達月初三日,即西曆主前五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應該提到的是次經以斯得拉一書七5和約瑟夫都記載竣工日期是亞達月二十三日。有些學者認為這才是正確的日期,因為初三日是安息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16他們歡歡喜喜的慶祝】這慶祝分為兩部分:第一,奉獻聖殿(16-18節);第二,守逾越節,表明根據以色列最古的節期舉行的定期崇拜(出廿三15以下)得以恢復。

         這慶典,一方面往後回顧,一方面向前展望。回顧,因罪帶來了審判,現在憂傷痛悔;展望,蒙恩的時代,蒙釋放他們的上帝眷顧。這種對比,是靈性健康的表徵。──《每日研經叢書》

 

【拉六17獻祭之祭物的豐裕程度遠不及所羅門獻殿的時候,當時所獻上的牛羊是這次的二百倍(王上八63)。這次百姓人數較少,也比從前貧窮得多。──《雷氏研讀本》

 

【拉六17 獻殿禮與列王紀上相比】有關所羅門聖殿奉獻活動的討論,可參看:歷代志下七57的注釋。第二聖殿奉獻典禮中所獻祭牲的實際數目遠不及所羅門時代(王上八63):當時是二萬二千隻,如今是一百隻,當時是羊十二萬隻,如今公綿羊二百隻、綿羊羔四百隻。公山羊作為贖罪祭是按照祭禮獻上(利四2226;見:利四1332的注釋)。十二隻的數目正與以斯拉有意重新強調十二支派聯盟在經歷被擄劫運之後獲得新生,可在猶大和耶路撒冷恢復與耶和華之立約關係的觀念相符。──《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18“按班次”。共有二十四班。參看歷代志上二十四章4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六19關於“逾越節”,參看出埃及記十二章11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六19 逾越節】自約西亞王(一百年多年以前)以後,聖經再沒有守逾越節的記錄(見:代下三十五18的注釋)。如今猶大人社群在猶大地復興,這個與被擄歸回者脫離捆綁之歷程對應的禮儀(見:出十二128的注釋),自然亦須恢復。正月(尼散月)十四日是宗教曆所指定的日期(出十二26;利二十三5)。留意上一次的逾越節慶典,也是在潔淨重修聖殿之後舉行(見:代下三十章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21這堜珓的兩群人:從被擄之地歸回的人,以及沒有歸附異教的本地居民。──《雷氏研讀本》

 

【拉六21用『以色列人』的名稱,指歸回的人(21節,參閱16節)。只有他們可稱為神的百姓。但是這並無狹隘的宗派主義,因為吃逾越節羊羔的人,不只是有被擄經驗的人,並且『和一切除掉所染外邦人污穢歸附他們,要尋求耶和華以色列神的人』(21節;參照尼十28;出十二48)。那就是說,猶大『外邦』的居民,準備與歸回的人認同,一同事奉主,事實上就歸屬他們了。──《每日研經叢書》

 

【拉六21 除掉所染外邦人的污穢】這些人的身分有好幾個不同的理解。他們可能是北國的餘民,或猶大沒有被擄的人(見:代下三十1721)。這些人在被擄時期與非以色列人的接觸可被視為污穢,現在必須定意與他們隔離。另一個可能是可以參與逾越節的慶典者,按照出埃及記十二48的規定,延伸到包括進猶太教的人(gerim),即皈依單獨崇拜耶和華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六22關於“除酵節”,參看出埃及記十二章1520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六22 除酵節】請參看:出埃及記十二1420;利未記二十三68的註釋。由於希西家(代下三十13)和約西亞(代下三十五1617)慶祝逾越節時亦包括這個節期,在此慶祝這節期也很適合。這個七日慶典所表達的喜樂,是由於神的作為使「亞述王的心轉向他們」(象徵位於美索不達米亞的波斯統治者),使聖殿得以修復。──《舊約聖經背景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