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七章拾穗

 

【拉七1這事以後,波斯王亞達薛西年間,有個以斯拉,他是西萊雅的兒子,西萊雅是亞撒利雅的兒子,亞撒利雅是希勒家的兒子,

 

【拉七1“這事以後”。即第六章之事件的五十七年後。“西萊雅”。主前586年被擄時的大祭司(王下二五18)。──《雷氏研讀本》

 

【拉七15 以斯拉的世系】以斯拉必須有一定的資格,他的使命才能得到認可,他的行動才可能有法律上的效力。以斯拉和耶書亞(見三2的註釋)不同,聖經沒有提到他是大祭司。但身為亞倫的後裔(本段從亞倫到以斯拉只列出了十六代,詳細家譜,見:代上六553),依然證明了他有顯赫的家世。經文很可能暗示他是西萊雅的後代;西萊雅是主前五八六年聖殿被毀之時的大祭司。這家譜沒有提及耶書亞,很可能是因為他屬西萊雅另外一系,或本段所指是西萊雅另有其人(這名字在這時代十分普遍)。──《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178 年代小註】這些事件如果發生在亞達薛西一世任內,亞達薛西王第七年就是主前四五八年。上一章所述事件至今已經差不多有六十年的時間。以斯拉的出發日期是正月(尼散月)初一日,即公曆四月八日,到達耶路撒冷的日期則是五月(阿布月〔Ab〕)初一日,即公曆八月四日。這是春季至盛夏的乾旱炎熱時分,須沿最北的道路而行,繞過沙漠地帶,並得小心計畫路線,使回歸者途中不致缺水。──《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1~10這段經文有兩個主題:第一個是主的安排,就是君王的動機和心意也是如此。以斯拉之所以能上耶路撒冷、執行使命,受這位君王照顧,是『因耶和華他上帝的手幫助他』(6節,參閱六22)。第二個主題是從被擄中得釋放。正如在主前五三八年被擄的從巴比倫歸回,現在八十年以後,又一次新的浪潮,包括祭司,利未人,及其他聖殿人員(7節),伴著以斯拉,返歸故土。二者的前景,都是主手的能力,完成祂的旨意。──《每日研經叢書》

 

【拉七2希勒家是沙龍的兒子,沙龍是撒督的兒子,撒督是亞希突的兒子,

 

【拉七2關於大祭司“撒督”,參看歷代志上六章8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七3亞希突是亞瑪利雅的兒子,亞瑪利雅是亞撒利雅的兒子,亞撒利雅是米拉約的兒子,

 

【拉七4米拉約是西拉希雅的兒子,西拉希雅是烏西的兒子,烏西是布基的兒子,

 

【拉七5布基是亞比書的兒子,亞比書是非尼哈的兒子,非尼哈是以利亞撒的兒子,以利亞撒是大祭司亞倫的兒子。

 

【拉七5以斯拉簡略的家譜追溯到“亞倫”。──《雷氏研讀本》

 

【拉七6這以斯拉從巴比倫上來,他是敏捷的文士,通達耶和華以色列神所賜摩西的律法書。王允准他一切所求的,是因耶和華他神的手幫助他。

 

【拉七6“文士”。他的職責可見於第10節。另參看馬太福音二章4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七610~12有關以斯拉的陳述:『敏捷的文士,通達耶和華以色列神所賜摩西的律法書』(6節)。把他安放在接受神律法的摩西後裔(借喻的說法)之列。傳統上,祭司在專職擔負有關崇拜的事務之外,也擔任教導律法的任務(參閱申卅一10以下)。從這方面來看,祭司以斯拉擔任教導律法,並非甚麼新事。在被擄時期,祭司無論他們怎樣不願意,也不能執行祭司任務;教導律法,成為他們主要的事工。但這不是他們獨佔的工作,因為傳統上,有一批稱為『智慧人』的,與祭司和先知並列為第三大類(耶十八18)。以斯拉被稱『文士』,也是屬於這些人的一類。──《每日研經叢書》

 

【拉七612 以斯拉的專長】這裡描述以斯拉有好幾個特點,大部分都以他作為文士和天神律法之教師的才幹有關。身為文士的以斯拉可能是波斯的公務員。古代近東政府習慣僱用受過外交和法律訓練的文書或書記。這些人負責翻譯屬國或盟邦的文件。並且受派出訪調查,以協助君王及其謀士作出決策(進一步資料,見:尼八1的註釋)。史籍中的例證包括主前七世紀亞述文書阿希卡爾,和埃及中王國時代《行業的諷刺》中對文書行業的形容。後者稱讚這是值得尊敬的專業,其利益遠勝其他職業。──《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7亞達薛西王第七年,以色列人、祭司、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尼提寧,有上耶路撒冷的。

 

【拉七7“尼提寧”(殿役)。基遍人的後裔,他們在聖殿堛A役。參看約書亞記九章2021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拉七8王第七年五月,以斯拉到了耶路撒冷。

 

【拉七8四個月的旅程】漫長旅途所發生的事件,照例不予記錄(見:創十二19)。公曆四月出發,八月抵達,表示途中炎熱乾旱。他所走的最有可能是商旅北路(長約900哩),沿幼發拉底河北上,在馬里轉往西行,直達塔德莫爾(Tadmor),然後西南經大馬色(大馬士革)入巴勒斯坦。同行人數眾多,並且包括婦孺,每日平均腳程大抵不會超過十哩。──《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8~9八至九節乾脆述說以斯拉和他的同伴,在急速的時間內,完成了從巴比倫來的一段艱巨的路程。日期是四月八日正月初一日)及八月四日五月初一日)。由此可知,這次上路是一年中最熱的季候,經過的路雖然迴避了荒蕪不毛之地,經行人踩出來的一條路,但不可避免的,常有盜賊出沒。記錄這次旅程捲入的危險,更清晰地出現在八章廿二節堙C一至十節,預期在此次旅程中,神要克服復國的各種阻礙,和照顧祂的百姓。這句話,『他神施恩的手幫助他〔以斯拉〕』(9節)──《每日研經叢書》

 

【拉七89旅程走了九百英里(1,448公里)的路,為期四個月,從主前458年尼散月初一日(三、四月間)至亞筆月初一日(七、八月間)。──《雷氏研讀本》

 

【拉七9正月初一日,他從巴比倫起程;因他神施恩的手幫助他,五月初一日

  

【拉七10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

 

【拉七11祭司以斯拉是通達耶和華誡命和賜以色列之律例的文士。亞達薛西王賜給他諭旨,上面寫著說:

 

【拉七11亞達薛西的信(直至26節)表達他對猶太人大力的支持;他只是為其帝國的平安付出一個細小的代價而已(23節)。──《雷氏研讀本》

 

【拉七11~26以斯拉的使命】依照君王的諭旨,以斯拉使命的目的,記在廿五節堙G他要立士師為判官,根據上帝的律法,施行審判,並且保證社體中的各人,熟悉上帝的律法。前者的工作,令人想起出埃及記十八章十三節及以下的話,摩西同意將審判的權柄,交給其他的人。兩者都反映要公正地把律法在人民中間執行出來。儘管審判官裁判公正,如果百姓不知道律法的要求,怎麼能有一個公正的社會呢?因此以斯拉的工作並不輕省。以色列和猶大百姓有一段歷史,在他們的意識堙A把他們所認識的上帝埋藏得很深,以至於他們無法在生活中發揮實際的影響,在早期他們亦並非未嘗試過改革。歷代志可給無數的證明,自亞撒(代下十四章)至約西亞(代下卅四至卅五章)。──《每日研經叢書》

 

【拉七12“諸王之王亞達薛西,達於祭司以斯拉通達天上神律法大德的文士,云云。

 

【拉七13住在我國中的以色列人、祭司、利未人,凡甘心上耶路撒冷去的,我降旨准他們與你同去。

 

【拉七14王與七個謀士既然差你去,照你手中神的律法書察問猶大和耶路撒冷的景況;

 

【拉七14“七個謀士”。與王關係特別密切的一群人,在以斯帖記一章14節也有提及。──《雷氏研讀本》

 

【拉七14王的七個謀士】按照以斯帖記一14和古代歷史家色諾芬、希羅多德的記載,波斯王倚重的樞密院,由七名親王或參謀組成。故此,以斯拉所擔任的這種調查性任務,由王和謀士的名義下達是很自然的事。──《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14 任務的性質】關注屬國是否各自保持神明的寵愛,是波斯諸王的一貫作風。重修廟宇可以取悅神明,按照本節,奉行宗教法令是另一方法。以色列的神若是喜悅百姓遵行祂的教訓,這些教訓便必須強制執行。必須設立官吏負責教導,並且督促監察其實施情形。因此以斯拉的使命是斷定波斯國葉胡德省的猶大人,是否謹守摩西五經的律法。當地人上書投訴或諮詢的次數,顯示這個調查有進行的必要。身為文士的以斯拉的專門技能足以應付這個任務,亦有資格判斷法令是否實行。如此,波斯王使用屬國的子民(又同樣使用尼希米),試圖保證帝國得到神明的認可,以及避免冒犯神(見23節)。──《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15又帶金銀,就是王和謀士甘心獻給住耶路撒冷、以色列神的,

 

【拉七1517 波斯人向耶和華獻祭】波斯王有公開向地方性神祇獻祭的記錄,一方面是表示尊重,另一方面安撫新被征服的民族,對他們有政治上的利益(例如古列圓柱上所載古列為瑪爾杜克神所做的事)。祭牲的清單,以及附加的素祭、奠祭(民十五210),顯示波斯人在起草撰寫諭旨之前,必已諮詢過猶大人的專家。剛比西斯年間(主前530522年)就有這樣一個例證:埃及薩伊斯(Sais)的祭司烏札荷爾(Uzahor)出力說服王重修內特女神的廟宇,並且監督重修過程。工程包括奠基,恢復儀式、節期,以及挪用公費津貼廟宇的運作。──《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16並帶你在巴比倫全省所得的金銀,和百姓、祭司樂意獻給耶路撒冷他們神殿的禮物。

 

【拉七17所以你當用這金銀,急速買公牛、公綿羊、綿羊羔,和同獻的素祭奠祭之物,獻在耶路撒冷你們神殿的壇上。

 

【拉七18剩下的金銀,你和你的弟兄看著怎樣好,就怎樣用,總要遵著你們神的旨意。

 

【拉七19所交給你神殿中使用的器皿,你要交在耶路撒冷神面前。

 

【拉七20你神殿裡若再有需用的經費,你可以從王的府庫裡支取。

 

【拉七21“我亞達薛西王又降旨與河西的一切庫官,說:‘通達天上神律法的文士祭司以斯拉,無論向你們要什麼,你們要速速地備辦,

 

【拉七22就是銀子直到一百他連得,麥子一百柯珥,酒一百罷特,油一百罷特,鹽不計其數,也要給他。

 

【拉七22“銀子……一百他連得”即十二萬安士(3.75噸或3.4公噸)。“麥子一百柯珥”相等於六百蒲式耳(22千升)。一“罷特”相等於六加侖。──《雷氏研讀本》

 

【拉七22 供給的數量】亞達薛西王下達行省官員的配給數量雖有規範,其限額卻高得出奇:銀子三又四分三噸、小麥六百五十蒲式耳、酒六百加崙、油六百加崙、鹽無限量供應。這數字未必一定是按照聖殿運作的需要推算出來的。反之,正如下一節所顯示,其根據是轉離以色列神的怒氣需要何等大的數額。──《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23凡天上之神所吩咐的,當為天上神的殿詳細辦理。為何使忿怒臨到王和王眾子的國呢?

 

【拉七23 神學心態】按照初民的平息心態,神的怒氣若然不得平息,以色列的叛黨就有口實宣稱他們反抗波斯的行動是由耶和華所推動的。以斯拉時代波斯正面臨叛亂。呂彼亞人因納羅斯於主前四六○年奪取了埃及的控制權,在地中海又得到雅典艦隊的大力協助。這場叛亂在主前四五六至四五四年之間被默加比朱斯剿平,因此,以斯拉正在叛亂的高峰啟程(主前458年)。亞達薛西王對耶和華、聖殿、祭司極度尊崇,是按照波斯素有的政策(古列圓柱),承認天上之神的能力,並在諭旨中強調要「詳細辦理」,足見事態的緊急程度。──《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24我又曉諭你們,至於祭司、利未人、歌唱的、守門的,和尼提寧,並在神殿當差的人,不可叫他們進貢,交課,納稅。’

 

【拉七24所有在聖殿供職的人都毋須納稅。──《雷氏研讀本》

 

【拉七24 聖殿工作人員免稅】 豁免賦稅可能還有一個理由:以斯拉的處境是他不為人所知,並且與外來勢力有關。免稅可以在耶路撒冷的聖殿社群中,幫助他得到一些支持。來自大利烏年間的加達塔斯(Gadatas)碑文,記載了此舉在波斯帝國的先例。希臘神祇阿波羅(Apollo)的祭司得免納稅。──《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25“以斯拉啊,要照著你神賜你的智慧,將所有明白你神律法的人立為士師、審判官,治理河西的百姓,使他們教訓一切不明白神律法的人。

 

【拉七25依照君王的諭旨,以斯拉使命的目的,記在廿五節堙G他要立士師為判官,根據神的律法,施行審判,並且保證社體中的各人,熟悉神的律法。──《每日研經叢書》

 

【拉七25 任命官員】以斯拉得到授權在轄區內任命士師和審判官,似乎十分合適。這樣一來,司法系統就不會與他反對,政策亦能保證一致(見:代下十九411,約沙法王的司法改革)。波斯的行政架構包括雙重的官吏:一組管理地方性和習慣性的事務,另一組則負責實施王室的欽令和法例。以斯拉可能有權任命大河西行省內的兩組官吏,但鑒於「你神律法」一語,他的主要責任是地方性的事務,這些人可能是在行省各處處理猶大人的律法。──《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26凡不遵行你神律法和王命令的人就當速速定他的罪,或治死,或充軍,或抄家,或囚禁。”

 

【拉七26 授權處罰】由於以斯拉是在波斯政府的庇護下,行使波斯政府的權力,列舉的刑罰亦與波斯的刑法相符。以色列律法有提及死刑和抄家,但除了戰俘和基於政治因素的保護性拘留(耶三十七1116)以外,囚禁只包括在家的軟禁(利二十四12)。「充軍」一語譯作「鞭笞」或「肉刑」更佳,因為後者在波斯普遍使用。即使以斯拉從來沒有被逼行使,這個處罰權力已足反映他使命的重要性。──《舊約背景註釋》

 

【拉七27以斯拉說:“耶和華我們列祖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他使王起這心意修飾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

 

【拉七28又在王和謀士,並大能的軍長面前施恩於我。因耶和華我神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從以色列中招聚首領,與我一同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