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九章拾穗

 

【拉九1“迦南人”等是閃族人,卻是異教徒,所以通婚的禁令不是基於種族,而是宗教的原因。──《雷氏研讀本》

 

【拉九1 異族名單的意味】本段的非以色列種族的名單所列的,是征服時代的標準清單(以色列人受命將他們驅逐),夾雜一些出埃及時代惡待以色列的民族(申二十三36)。因此它所反映的,是以斯拉所引述之律法的時代,而非被擄歸回之時代。這些種族在以斯拉時好些已不復存在。因此這名單的用意不是針對這些民族,而是提出某些種類。在被擄歸回的時代背景中,有人被視為當被驅逐者,又有人以猶大人仇敵自居。任何屬於這種類的人,都不得與他們通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九1~2以斯拉所面對的,並非枝節的小問題,乃是破壞了所立的約。到底他們所犯的,只是與外邦人通婚,或是還有其他的罪,我們不知道。不過他們所犯的,已經足以失去神子民的地位。禁止離婚,在古代條文,是件緊要關頭的事(出卅四11-16;申七3),為汛~續保存一種純粹的民族。──《每日研經叢書》

 

【拉九12 指控的性質】以斯拉不久便得到消息:有人嚴重違犯他來此堅立的律法,與一系列的非猶大人通婚,對以色列的文化和宗教的存亡構成威脅。內族通婚──即只容許特定團體之內的人(包括改信猶太教者)通婚──成為被擄歸回社群的信條(見九1012的注釋)。他們瞭解異族通婚能夠造成文化上的分裂,削弱他們在宗教上作為分別出來之「選民」的獨特性。這罪行特別令人髮指之處,是本當熟知律法的祭司和利未人(參較:何四6),也參與這種「不忠」(NIV)的行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九14當眾首領請以斯拉解決混婚問題時,他已經到達耶路撒冷四個半月了(八31;一○9)。參看申命記七章34節的腳註。這罪從前曾使以色列人蒙受災難(士三5,6),以後在尼希米和瑪拉基的時候(尼一三2328;瑪二11)仍然這樣。以斯拉完全明白那情況的嚴重性,於是表現出哀悼和憤慨(比較利一○6;賽五○6;尼一三25)。──《雷氏研讀本》

 

【拉九2猶如以斯拉記堛漸H色列,『首領』或教會領袖,常為先導(2節)。與此或稍有不同,有的人對於基督教與其他宗教對話,發生興趣,主張基督教必須保持其信仰,不然會遭受損害。譬如與印度教的關係,如採取完全容忍的態度,尋求中庸之道,或嘗試建立一個第三者tertium quid)。實際上已變成印度教徒,不再是基督徒了。從個人的層面,凡是追求的目的和事業,不與熱心愛主和祂子民的聖潔有關的,都是不可恕的。──《每日研經叢書》

 

【拉九3 以斯拉的回應】以斯拉對異族通婚指控的第一個反應是傳統的志哀動作:撕裂衣服、拔脫鬚髮。這是古代近東共通的作法,埃及的古墓壁畫和各處的文獻(如:烏加列《阿赫特的故事》)都有描繪。有關本節所述和其他志哀方法的資料,可參看:以斯帖記四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拉九3~4以斯拉撕裂衣服,驚懼憂悶,和禁食(3-4)。撕裂衣服,拔了鬍鬚,還有禁食,證明以斯拉的情感,受到極大的騷動。情景有些特別,他表現的屬靈的影響力,依然在我們身上發揮作用,沒有失去,我們也不會認為已經過時,輕易把它們擱置一邊。這是一個把神的事當作自己事的人,看見了這種情況,所引起的創痛。今天好多人表面胸襟廣闊,態度容忍,但是在事實上,對於促進天國的事業,卻毫不關心。我們可以從以斯拉極其敬虔的態度,學到很多功課。──《每日研經叢書》

 

【拉九5~15】如果我們說無罪……】以斯拉的驚恐失望,驅使他去禱告。在這埵酗@點很是重要,他沒因發怒而採取行動。(相對來說尼希米採取較直接的方法;尼十三15。)他把這件事,交給神。他的禱告含有四個重要的特點。

(甲)團結一致。以斯拉沒有因為百姓的景況,把自己和他們分開。他禱告的用詞是『我們的罪孽……我們的罪惡』(6節)。雖然他完全拒絕百姓的罪,他和他們親屬密切的關係,不能把他們置之不顧。他負起擔任中間人物的角色。

以斯拉的禱告,不只是深摯真誠的代禱的典範,雖然的確如此,也是說明立約社體間強有力的結合力量。聖經堨N禱的範例,都是根據神子民間合一的感覺,因此代禱人的願望是整體的良善公義,因為至終不能分辨他自己的利益和為他代禱的人的利益。

(乙)認罪。以斯拉沒有隱瞞現在或已過去的失敗(6-710-121511-12所引用的一段話,附帶的說,乃是從先知與及申命記媥蓂z出來的。)過去的責罰是他們罪有應得(7節)。人不能帶甚麼到神面前,只有他們的罪惡(15節)。禱文中,認罪佔了大部分,表明以斯拉沒有把罪輕易放過,就全神貫注在其他的事上。

(丙)準備戍幭。認識過去的罪,沒有甚麼價值,除非決心將來不再如此。以斯拉在這媦誘F種子,在十章十三、十四節採取行動。他概括的說:『這一切是我們所做的,看這是我們現在的遭遇;我們以後不再讓這些事發生,因為神的子民,任意不服從祂,必然貧窮,或有更壞的遭遇。』果然有『好的意願』不一定產生多大的成就,但那些藉旬囿瘋F而活扛漱H,隨手就得到幫助(羅八1-17,特別是9-11)。

(丁)相信神的慈愛憐憫。以斯拉知道這社體需要改變,同時他相信神是慈愛憐憫的。在以斯拉記堙A神的憐憫是複雜的。歸回的人從波斯獲得釋放。但是以斯拉仍然說『我們是奴僕』(9節)。只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其意義或許是,他們雖然獲得釋放,他們仍然很少政治權力,他們仍處於附庸的地位。──《每日研經叢書》

 

【拉九515跟但以理書第九章和尼希米記第九章的禱告相似,這篇也是聖經堸隊j的認罪禱告。以斯拉只在第6節使用單數的代名詞(“我”);在禱文的其餘部分,雖然他個人是無罪的,卻把自己與百姓的罪聯繫起來。他承認過去的罪(7節)、當前的拯救(8,9節;聖殿就是那支撐整個民族的“釘子”)、當下的罪(1012節)、應得的懲罰(13,14節)和神的公義(15節)。他沒有作出特別的要求或申辯,只是把自己投向神。──《雷氏研讀本》

 

【拉九1012 與外族通婚的罪行】不得與外族通婚的禁令雖然主要來自申命記七15,本段的話卻是引述自利未記和申命記好幾處地方的經文。與同宗族的人結婚(內族通婚)和與友邦和親,在古代近東社會都很普遍。早至蘇美人時代,反對異族通婚的態度已經存在。

  神話《瑪律圖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Martu)將貝督因人描述為吃生肉,不埋葬死者的野蠻人──文明人不會與他們通婚。以色列人亦受命在他們的「屬靈宗族」(即崇拜耶和華的人)之內通婚。但這時代在屬靈的一致性以外尚有另一個問題。揀選和盟約使土地的產權平添了神學上的意義。與外族通婚是能夠危害土地擁有權的因素之一,隨之受影響的包括了盟約上的益處。伊裡芬丁文獻(與以斯拉、尼希米相隔不及五十年的猶太文獻)描述土地重新分配,家族失去土地,是外族女子嫁入猶太家庭,得以承受產業的結果。與本地人結婚能夠在文化上污染以色列人,削弱他們作為被神分別為聖之民的宗教身分,違犯容許他們「吃那地的美物」(申六11)之盟約的條款。──《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思想問題(第9章)】

 1 以斯拉為什麽對百姓與異族通婚一事表現得如此激烈?這和聖經的一貫教訓是否相符?參出34:11-16; 54:5; 2:2-3; 林後6:14-15; 4:4

 2 領袖所犯的過失(2),比平信徒所犯的是否更為嚴重?領袖應怎樣加以防範?

 3 以色列民獻晚祭往往以什麽為祭牲呢?參撒上7:9; 王上18:36。以斯拉在晚祭時獻上了什麽呢?

 4 按以斯拉的性格而論(參7:6, 10, 21, 25),這篇禱文和上章(8)的禱告在性質上有何分別?你認為以斯拉用「我們」這代名詞有什麽深遠的含意?

 5 十八世紀英國神秘主義者羅威廉牧師說:「代求使信徒彼此間的相愛提升,超越人類所頌贊的友誼。」你個人在實踐為主內肢體代求時,有沒有相同的體驗?

 6 今日信徒的光景和以斯拉時代餘民的光景有否類似之處?今日的信徒有否因順從習慣、規條和風俗,而違背神的心意?在那些方面信徒有被世俗同化的情形?

 7 若夫妻婚前都不是基督徒,婚後一方悔改歸信基督,那麽雙方應怎樣辦呢?參林前7:12-16; 彼前3:1, 2

 ──《串珠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