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拉記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拉四2】「請容我們與你麼一同建造。」

這是對付教會最有效的辦法,最詭詐的試探,容易上當,是神的兒女會妥協的。在表面上這沒有什麼危害,對窮乏的世界不失為一種得福的途徑。其實我們蒙福的條件只有一端:完全順服信靠主,依賴十字架的功勞。這卻是世界不願考慮的,在心中苦痛之間,用盡其他方法,也不肯求助於主。

有五件事是我們不可不慎於防範的,與不義相交,與黑暗相同,與彼列相和,與不信同軛,與偶像接近。我們必須除去心靈與肉體的污穢。有些損失與犧牲似乎是不必要的,我們何必求助於省長利宏、書記伸帥呢?我們一經他們幫助,就付太重大的待機,阻礙了我們的力量。

有時我們退縮,不敢承受神的大事,甚至求助於不虔的富人,但是我們付出的代價並不值得。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干呢?

求主使我與你同心,同站一方。

決不留戀彼處。──邁爾《珍貴的片刻》

 

拉四2敵人的方法——妥協法】

       「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拉四2)他們所用的方法非常可怕,先來到以色列人面前,叫百姓與他們妥協,一同事奉。曾有人說,信耶穌是可以的,但不要信得太怪誕、太極端、太保守了。這是可怕的事,倘若與仇敵妥協,就失去了見證。他們一面敬畏耶和華,一面卻又事奉自己的偶像,多少基督徒也像他們,在這地位上失敗了。也許妥協一點可把問題暫時解決。但須知道,凡與世俗為友的,便是與神為敵。我們需要有堅定的立場,因為妥協便是與世俗為友了。若與世俗為友便失去了為主作見證的力量。敵人祗希望我們能遷就,放下見證;但是唯有極端的見證,纔能顯出我們的立場來。── 鮑會園《以斯拉記信息》

 

拉四3敵乎?友乎?】「我們建造神的殿與你們無干。」

  在作工作的時候,總希望有人來幫忙;但要看是甚麼樣的人,他們的存意如何。
  在反對神的工作上,人會很容易同心;但在神的工作上,就不那麼容易同心了。其實,人的同心固然重要,卻還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照神的旨意,而且同心工作,這就更加難得了。必須是有神生命的人,才能行神的旨意。
  當餘民歸回建殿的時候,當地有一些人,看來是很友善,志願參加幫忙。他們的話講得很動聽,但被稱為“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拉四:1-2)。那時,從巴比倫歸回的人數不多,要作的工卻很多。他們應該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艱難,多些朋友總比敵人好,接受人家的好意合作,豈不是好?
  但所羅巴伯,耶書亞和其餘以色列的族長,對他們說:

“我們建造神的殿與你們無干,我們自己為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協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古列所吩咐的。”(拉四:3

  這樣措辭嚴峻的答覆,是否必要呢?
  那時,十九世紀的國家意識型態,還沒有誕生。而且以色列已經不再成國,只是波斯王國大河西省的一部分;所羅巴伯是社區和族群的領袖。那麼,相近的鄰舍,豈不該和睦相處?
  那些被稱為“那地的民”,於所羅巴伯等從被擄之地回歸前,已經在那埵h年:北國以色列亡國時(主前722年),亞述王即推行遷徙移民政策,以後繼續多年。那些人民被遷移到撒瑪利亞,崇拜偶像和耶和華的混合宗教,所以從居住地和宗教來看,也可以說是自家人。他們把重建聖殿,看作是社區建設,所以要求參加,那是自然的。為甚麼拒人千里之外?
  這看來是種族問題,實在是信仰的差別。如果讓那些人參與聖殿的重建,他們就會以為也有分於聖殿,在敬拜,禮儀上面,都要參加意見,甚至會堅持自己的意見;你要遵行神的旨意,他會問:“是哪一位神?”這樣,日後必然有數不盡的煩惱和爭議。所以及早劃分清楚:“與你們無分”,並不是心地狹窄不能容人,更不是製造仇敵的不智行動,而是神的旨意。
  今天教會也是如此。如果不問信仰,輕易接受沒有屬靈生命的“同工”,不僅在建造上不能同心,後來必將變成同室相攻。既已從巴比倫出來,就不該再混雜。── 于中旻《以斯拉記箋記》

 

【拉四5敵人的方法——賄賂法】仇敵知道必須用一個有效的方法,來攔阻他們,因此便捏造謊話控告百姓。百姓返回耶路撒冷,還沒有建造城牆,但他們卻向王誣告百姓建城牆;反叛國王,百姓便不得已要停工了。當時百姓若因自己的過失受攻擊,還容易忍受;但仇敵的擊只是謊話,便難於忍受了。正如主耶穌曾在八福篇婸﹛G「……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太五11),在我們的生活中,很容易在這事上失去見證;但我們不能因敵人用謊話控告,便降低地位同樣用謊話來對付他。波斯王受仇敵欺騙,強迫他們停工;他們受此攻擊,卻沒有用自己的方法抵擋,只把這事交與神。結果,後來神又打發先知撒迦利亞和哈該,勸勉他們繼續工作,殿便建成了。── 鮑會園《以斯拉記信息》

 

【拉四12不與仇敵妥協】「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拉四2)他們所用的方法非常可怕,先來到以色列人面前,叫百姓與他們妥協,一同事奉。曾有人說,信耶穌是可以的,但不要信得太怪誕、太極端、太保守了。這是可怕的事,倘若與仇敵妥協,就失去了見證。他們一面敬畏耶和華,一面卻又事奉自己的偶像,多少基督徒也像他們,在這地位上失敗了。也許妥協一點可把問題暫時解決。但須知道,凡與世俗為友的,便是與神為敵。我們需要有堅定的立場,因為妥協便是與世俗為友了。若與世俗為友便失去了為主作見證的力量。敵人祗希望我們能遷就,放下見證;但是唯有極端的見證,才能顯出我們的立場來。── 鮑會園《以斯拉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