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尼希米記第二章拾穗

 

【尼二1「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擺酒,我拿起酒來奉給王。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

  尼散月』當時波斯曆制的一月,即今陽曆四月;從基斯流月(1)至今已隔約四個月。

   有四個月的時間,甚麼事也沒有發生。四個月當中,尼希米一直等待著。沒有一絲可見的希望,沒有一點改變的跡象,他繼續等待,倚靠神、相信神會改變他上司的心。―― 查理士.司溫道《再遞塊磚來――從尼希米記看有效的領導方法》

【尼二1尼希米的愁容並非自憐或自棄,他的愁容說出他對屬靈光景的關切。――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主前444年的“尼散月”(三、四月間),尼希米已經禱告四個月,但仍在亞達薛西執政的第二十年(一1),因為亞達薛西的年分在提斯利月(九、十月間)開始和結束。有關一年堛漱諵嚏A參看出埃及記十二章2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尼希米禱告過後,等待了四個月(從頭年陽曆十一、十二月到次年三、四月),直到神的時候來到。“尼散月”:看《出埃及記》十二2注。

         臣僕在君王面前,無論有何痛苦,都須強顏歡笑。但尼希米無法強抑悲痛,為王看出。王的發問給了他說話的機會。他措詞十分得體,未直接提耶路撒冷,以免引起不快(參拉四19);只提東方人最重視的祖宗墳墓所在地;也未提重修城垣,因為城垣正是省長利宏早期奏本的題目(拉四916),只說他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需要重新建造。

         主前444年的“尼散月”(三、四月間),尼希米已經禱告四個月,但仍在亞達薛西執政的第二十年(一1),因為亞達薛西的年分在提斯利月(九、十月間)開始和結束。有關一年堛漱諵嚏A參看出埃及記十二章2節的腳註。

         「尼散月」:是波斯曆制的一月。

         亞達薛西王。《尼希米記》中的亞達薛西是波斯國王亞達薛西一世,是以斯拉回耶路撒冷時的那個國王,有厄勒番丁島的紙莎草紙文獻為證(見本章後的補充注釋)。

         尼散月。根據第108頁的表格,亞達薛西一世二十年的尼散月,是從西元前44442日開始。對照尼1:1,表明尼希米是按照始於秋天的猶太民用曆計算波斯王執政年份的。

         奇怪的是尼希米在得到耶路撒冷的消息以後,等了四個月才向國王提出要求。這種耽擱可能有好幾個理由。原因之一是國王可能不在首都。即使他在首都,因他的性格反復無常,需要等待恰當的機會,才能向他提出要求。在這段時間裡,尼希米設法掩蓋自己的真情,在國王面前強裝笑容。

 

【尼1 尼散月】希伯來曆法的尼散月等於西曆三月中旬至四月中旬。這月帶來春雨和大麥、亞麻的收成。尼散一名是猶大人被擄之時沿習自巴比倫的。這月從前名叫亞筆月。──《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1 亞達薛西】名叫亞達薛西的波斯王共有三位。尼希米記中的最有可能是亞哈隨魯一世之子亞達薛西一世(主前465424年)。在聖經以外,現今對他所知極少。希臘史家希羅多德提到他在位時的課稅表,以及一些不良的經濟政策。希臘諸城邦在薩拉米斯和布拉的二度大捷(主前480479年)之後,乘勝多方設法削弱波斯在近東的權勢。因此亞達薛西在位之時,需要忍受兩次的叛亂(見:尼一1的注釋)。但他至終仍能作王四十年之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1 朝臣在王面前的責任】波斯浮雕有時描繪朝臣以手遮口,免得向君王呼氣而獲罪。此舉究竟表示他們注重衛生(不太可能)、口臭問題普遍,還是對君王極度尊重,已經無法肯定。但其結果是面部表情看不清楚。當時的要求應該是每個人的面上,都要反映著得以服事君王的喜樂。──《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1~2尼希米對於工作的負擔】「亞達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擺酒,我拿起酒來奉給王。我素來在王面前沒有愁容。王對我說,你既沒有病,為甚麼面帶愁容呢?這不是別的,必是你心中愁煩。於是我甚懼怕」(1~2)

   把第一章頭一節和第二章頭一節所記的時間比較一下,我們就知道在尼希米聽見耶路撒冷的苦況到神為他開路開始行動,二者相差大約有四個月的時間。此種關於時間上的精確記載,不單是有歷史上的意義。   在那四個月當中有過甚麼事情,聖經並沒有告訴我們,但是我們可以從前後段的經文中想得出來。當尼希米見到工作的需要的時候,並沒有急切開始工作。他深知他若要為神成就任何工作,他必須確實知道神呼召他出來工作。在那四個月當中,尼希米必定常常獨自向神祈求,求神要麼消滅他心靈中的感動,要麼就加強那個感動,使他不能不接受神的呼召。

   他必定切切為他在宮廷中的職位而禱告。一個人能夠進入波斯的宮廷任職是很不容易的事;而叫一個人離開宮廷的職務是更加的困難。在王的面前面露愁容是一件不可赦免的罪過,甚至可能因此被處死刑。他應不應該冒性命的危險向王吐露真情呢?或則他應當等待神的時候並信靠祂呢?若是神呼召他去耶路撒冷工作,那麼神必定能行一件神蹟使他在王面前蒙恩。於是尼希米不斷地哀哭,不斷地禱告,一直禁食祈求,直到一天神為他開了門。根本他都不用向王開口,王自己對他說話了。

   在他心靈中的負擔是越禱告越沉重,直到沉重到使他幾乎無法忍受的時候,神的答應來了。對事情的發動,並非操諸尼希米的手中;乃是在神的手中。

   從這個例子中我們可取得一個非常實用的教訓,此中有一個很基本的原則是我們每一個為主工作的人必須記取的。這教訓是說,只有在心靈中對工作有極大負擔的人,神才把工作付託他做。如果你對於工作沒有絕大的負擔,你的工作必不可能有果子。環境的需要絕對不能構成神對你的呼召。有許多人只是一聽到遠方工作的需要,由於一時同情之故即刻答應去工作,結果是悲慘地失敗了。――Alan Redpath《基督徒勝利的工作――尼希米記的訊息》

 

【尼二1~3尼希米豈能面無愁容呢?】尼希米記第二章第一節:「我素來在王的面前沒有愁容。」這個人在他平常的生活裡面,他其實是一個非常有見證的人,他充滿了平安、喜樂,可是當他聽見神家的時候,他就沒有辦法不痛苦。王發現了他的痛苦,就問他說:「你既沒有病,為什麼帶著愁容呢?這不是別的,必是你心中愁煩,於是我甚懼怕。我對王說:『願王萬歲!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城門被火焚燒,我豈能面無愁容嗎?』」(2-3節)。今天很多人對神家沒能這種憂愁,沒有這種痛苦;甚至對自己屬靈的情形沒有這種憂愁、痛苦,因為我們裡面缺少了使命感,我們的屬靈生命病了,所以遲鈍,失去了敏銳,失去了對仇敵作為的敏察,失去了對自己健康的了解。── 于宏潔《尼希米記查讀》

 

尼二1~3尼希米的勇氣】在這堙A尼希米的舉止行動,很值得注意。第一,他顯出勇氣。一開始,他的膽量,只是在國王面前顯出愁容。朝廷的常例,是要有愉快的外表,以消除對王上的不敬。尼希米說,他在國王面前,從未有過愁容(1節),可見這件事的嚴重性。那也不是說,他有意顯出悶悶不樂。他的情形,或許因為他對於耶路撒冷的憂心忡忡,加上缺少睡眠和飲食所致(參閱一4──這可能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更積極地表露他勇氣的地方,是當他決定回答國王的話,為耶路撒冷請願時,無疑的,為最恰當的機會,他已經過一段漫長、渴望的等待。他知道得很清楚,有可能其後果是可怕危險的;(參閱以斯帖遲疑不前,向亞哈隨魯王冒險請願,斯四11)。除了與朝廷禮儀不合以外,要求為任何城市,加強防禦工作,潛在猜疑的危險。況且這國王早存有反對耶路撒冷的成見,在他早年的任期堙A中了在撒瑪利亞的利宏及其友人的詭計,阻止了耶路撒冷的重建,現在尼希米卻要求繼續(參閱拉四7-23──這是向前展視現任的國王)。毫不希奇,尼希米甚是懼怕,他看見決定性的時刻來臨了(2節)。這沒有消弱他的決心,他的恐懼帶來了他的勇氣。──《每日研經叢書》

 

【尼二2尼希米為甚麼那麼害怕?】王察覺到尼希米的愁容,令尼希米甚是懼怕,因為任何人露出愁顏令王不悅的話,王都有權賜他死罪,因為穿麻衣的不可進朝門,而愁容滿面與披麻蒙灰無異(參斯4:2)。──《靈修版聖經註釋》

 

【尼二2王宮堣ㄝe許有人愁眉苦臉,因此尼希米感到懼怕是有理由的(比較斯四2)。──《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王宮堣ㄝe許有人愁眉苦臉,因此尼希米感到懼怕是有理由的(比較斯四2)。

         尼希米的愁容可能會令王不悅,以至受罰,所以他甚恐懼。

         為什麼面帶愁容呢?這個國王對自己卑微的僕人提出這個善意的問題,說明他比歷史學家對他的一般評價要好一些。他在歷史上被認為是一個軟弱的統治者,常常不顧王室的尊嚴與背逆者妥協,然後有背信棄義,污辱了王室的威儀。他雖然軟弱,偶爾也會表現出柔情善意。很少有波斯的國王會關心下屬,注意到他們的悲傷,表示同情的就更少了。薛西斯在這種情況下可能立刻下達死刑的命令,亞達薛西則會表現出惻隱之心,願意減輕他僕人的悲傷。

         甚懼怕。儘管國王的話裡有仁慈和同情,尼希米仍意識到危險。他在國王面前表顯出悲傷,還要請求離開宮廷,這兩點都有悖於波斯宮廷生活的基本規則。沐浴在國王的榮顏之下,應感到無限的幸福才是。國王會不會生氣,拒絕他的要求,解除他的職務,把他關起來呢?還是會原諒他表面上的無禮,答應他的請求呢?

 

【尼二3「我對王說:『願王萬歲!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荒涼,城門被火焚燒,我豈能面無愁容嗎?』」

   我豈能面無愁容嗎?」依照當時的律法是不能在王面前憂愁的,否則是犯欺君之罪,可以砍頭的。在四個月以前聽到的消息,所帶來的憂傷並沒有消失,反而加重,以致於無法掩飾的流露在臉上。── 周神助《異象與使命》

   〔暫編註解〕尼希米避免談及政治,所以沒有直接提及耶路撒冷的名字和城牆被毀一事,而以個人的鄉土情懷去引起王的同情,希望他給予援助,重建城牆。

         願王萬歲。東方人對國王致辭的一種普通方式(王上1:31;但2:43:9等)。

 

【尼二3~8尼希米靠神提出工作上的要求】尼希米不單是帶著一種工作上的負擔,他也要求在工作上能蒙福。尼希米要知道下列三件事:()是王派遣他去到那堙A()他此番去是安全的去;()有人供給他工作上的需要。在此對我們又有一個極重要的教訓:有差遣,有保障,有供給 ─ 這些因素在神的工作上都是十分重要的。

   若是沒有確實的知道自己是蒙召和受差遣,貿然從事任何一種屬神的工作,實在是一種悲慘的事。今天太多基督徒工作中滲雜著「自我宣教」的成分。似乎在我們腦子埵酗@種思想,以為我們必須為神做出某些特別的事情,藉此顯示我們的勇敢和犧牲精神,並且叫每一個人張開嘴吧說:「這個人真是了不起的人物!」若是要那樣,你不需要神的恩惠就能做得到。

   尼希米不但是要知道他有神的差遣,他還要有保護。當然這不是指身體的安全而說──我們被召乃是要於必要時為福音冒性命的危險。但是在屬靈意義方面說,我們有理由要有保護。沒有一個人可以獨自地出發到工場服事神,或單獨一個人為神做任何的工作。因為一個人答應神的呼召出去工作,會遇到許多失望、苦難、試探的事情,所以他必須有人為他禱告,有人經常在靈堣銕虪L。

   還有的就是尼希米要確實得到供應。為神重新建造,不止需要物質方面的供應,它還要屬靈的力量。請問你在你現今所做的工作上,有沒有得到供應呢?神有沒有滿足你的需要的一切呢?你有沒有得到神供應你屬靈的力量呢?在我敢於為主作任何工作之前,我要有主的差遣,有保護,以及有供應。我必須知道我進入這工作,是因為神差遣了我;我必須知道我有保護,因為有人為我禱告;我必須知道我在此地靠神的恩典所做的工作,現在就有神的供應,因為若我不知道現在如何支取屬靈的力量,我就永遠不能學到如何在完全不同的環境中支取祂的力量。――Alan Redpath《基督徒勝利的工作――尼希米記的訊息》

 

【尼二4他是一位有使命感的人】當王問他:「你要求什麼?」他整套的計劃清清楚楚,他要作什麼,需要什麼資助,要去多久,他的計劃是什麼,他都清清楚楚。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榜樣,尤其是今天在  神家事奉,尤其是在神家當領袖的,我們一定在主面前要有這樣的責任。什麼都不知道,那並不是一個負責任的領袖,我們應該在主的面前什麼都知道,但是我們卻又是從深處,連於元首,倚靠我們的主,這是我們一起要學的。── 于宏潔《尼希米記查讀》

 

【尼二4尼希米的禱告是隨時隨地的】『王問我說:「你要求什麼?」於是我默禱天上的 神。』他人在地上,是站在地上的王面前,可是他裡面,他的心卻是在天上的王面前站立。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榜樣讓我們看見:他人是在地上的王的面前,可是他的禱告卻是向著天上的王去。這是一個非常寶貴的事。── 于宏潔《尼希米記查讀》

 

【尼二4「王問我說:『你要求甚麼?』於是我默禱天上的神。」

   他要回答王的話時,是心媄咩i天上的神,這是說明他依靠神的幫助。――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尼二4「我默禱天上的神。」】

在環境的周圍都是偶像,有神龕燒著香,空氣中彌漫著這種氣味。但是尼希米在這些異教的表像之間,只在心靈中向天上的寶座俯伏,他只感到在至大至高的王面前。記得在你內力只能有一個敬拜的殿,甚至在天上的殿堂興奮的情景中,你只退至內裡,祈求你王的指引。

尼希米心中的愁苦不知不覺表現在他臉面上,所以經王一問,不禁感到惶恐,他原想找機會晉謁王,陳明他的請求(一章十一節)。現在無意中卻有這番機會,表面上看起來對他極為不利,所以他本能地將這事化為禱告。

王也不知道從他發問至答覆,不費多少時間,卻有那麼大的變化。這對我們來說,卻有十分美好的例證與榜樣。我們平時若沒有長久的時間好好與神靈交,現在簡短的禱告也不會,因為沒有這樣習慣。你與神單獨的機會越多,臨時向神祈求的事越不感到困難。最繁忙的市場,最擁擠的街道也隨時充為禱告的地方。

──邁爾《珍貴的片刻》

 

【尼二4雖然這時尼希米急切需要的禱告是簡短而沉默的,但他先前已經長時間向耶和華禱求(一411)。──《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雖然這時尼希米急切需要的禱告是簡短而沉默的,但他先前已經長時間向耶和華禱求(一411)。

         尼希米是一個祈禱的人。在一切患難和危險之中,他隨時會獻上禱告(尼4:4,95:196:1413:14;等)。在現在這樣的緊急時刻,他是採用默禱的方式。

 

尼二4在那種情況下,尼希米仍不忘求問神的旨意】尼希米沒多考慮,便立刻跪下禱告。在尼希米記中,先後有八次他發自內心的祈禱(2:44:4-595:196:1413:142229)。尼希米隨時禱告,因他知道神掌管一切,與他同在並樂意聆聽和回應他的祈求。尼希米有信心地祈禱,因為恆常禱告,使他與神更親密了(1:4-7)。若我們想禱告達到神面前,必須花時間深入地祈禱,纔能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靈修版聖經註釋》

 

【尼二4~5尼希米作事的時候,說兩句話,就有幾句禱告。辦事和禱告調在一起,不是辦事歸辦事,禱告歸禱告。王問他的時候,這一邊和王說話,那一邊和主說話。調和,是信徒生活堻怑n緊的一件事。

 

【尼5 重建列祖墳墓所在的城】家庭關係在古代近東文化中,占了很重要的地位。在世的家人必須小心留意保全去世家人的遺體。在古代文化中,這包括奉行保養死者的儀式。以色列人保存死者的遺骨。他們顯然相信人死之後依然存在,並且能夠意識。約瑟懇求家人在他們離開埃及時,要將他的遺骨運回迦南。尼希米亦關心維修先祖的墳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5「我對王說:『僕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歡,求王差遣我往猶大,到我列祖墳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

   〔暫編註解〕尼希米要求王派他去猶大。從所負責任來看,有同要求任命他為此省省長。他以專使身分從書珊去耶城;到達之後,出任省長(五14)。他知道若無省長權力,必難主持重建計畫。

 

【尼二6「那時王后坐在王的旁邊。王問我說:『你去要多少日子?幾時回來?』我就定了日期。於是王喜歡差遣我去。」

   『那時王后坐在王的旁邊』當時可能是在後宮,因王后甚少出現於公眾場所;或許王后在旁幫助尼希米遊說王。

   『我就定了日期』根據以後的記載,尼希米一去十二年,這樣長的時間,王不會批准,或許他起先所定的是一段較短的時間,後來蒙王批准延長逗留在耶路撒冷,並擔任猶大地的省長。

   我們不禁會問,為何尼希米在這時候提到王后的存在?的確令人奇怪,不是嗎?希伯來文中,『王后』的譯文事實上是『親密的朋友』、『夥伴』、『配偶』的意思。也許這位王后靠過身子,向王耳語了一番,也許尼希米先和王后說過甚麼話,王后便向王促成了他所希望的。―― 查理士.司溫道《再遞塊磚來――從尼希米記看有效的領導方法》

 

【尼二6我就定了日期】箴言十六9說:『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憑信心踏步出去,並非要你零亂隨便地走,必須要定出計劃,並要計算經費。―― 查理士.司溫道《再遞塊磚來――從尼希米記看有效的領導方法》

 

【尼二6王的心在耶和華手中】箴廿一1希伯來原句不是以『王的心』為起首,而是以『隴溝的水』為起首,指水池的水經由溝渠,灌注了乾燥荒蕪的平原。無論王是否為信徒並不重要,由於王的心是在祂手中,只要祂高興,祂可以『使之扭轉』,整句合起來便是:『王的心正如水流於隴溝,在耶和華的手中,祂使它彎轉,流向任何祂所喜悅的方向。』―― 查理士.司溫道《再遞塊磚來――從尼希米記看有效的領導方法》

 

【尼二6“王后”通常不會出席正式的宴會,所以從她的出現可見那是一次私人的活動。“我就定了日期”。大概尼希米同意在短時間內返回王宮,但其後延長了,因為他逗留了十二年(五14)。──《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王后在座,未發一言,但對王的決定似有影響力。史家筆下的亞達薛西王特別嬌縱後妃,有求必應。可能為了讓王后看見他是個寬宏慷慨的大君,也可能是由於對尼希米信任逾常,一口答應,只問他要去多久。

         “王后”通常不會出席正式的宴會,所以從她的出現可見那是一次私人的活動。“我就定了日期”。大概尼希米同意在短時間內返回王宮,但其後延長了,因為他逗留了十二年(五14)。

         王后很少出現於公眾場所,這事可能發生在後宮內。當時王后或許在旁幫助尼希米向王遊說。根據以後的記載,尼希米一去歷時十二年,按理王不會批准讓他離開這麽長的日子,可能他先申請返回故土一段短時間,以後再求王允准他延期逗留在耶路撒冷,作猶大地省長。

         王后。據古代歷史學家說,在國王決策的時候,婦女人往往起著重要的作用。據說薛西斯是他的妻妾手中的玩物。比起政治和管理國家來,他更喜歡沾花惹草和留戀後宮。大利烏王二世則完全被他陰險殘忍的妻子帕裡薩提斯所控制。她也是他的妹妹,據說權欲特別強烈。

         希伯來語shegal 通常譯為“王后”,僅在這裡和詩45:9中使用,意思是“妾”。其詞根是shagal(“強姦”,“性交”)。如七十士譯本的尼2:6所準確翻譯的。這裡所記錄的討論是在“王后”面前進行的,尼希米也許認為是一個提出請求的好機會,可能會得到對他有好感的亞達薛西之妾的支持。

         我就定了日期。沒有說尼希米要求多長時間,但不會超過兩三年,因為這已經足夠往返和完成工作了。據尼5:14,尼希米缺席宮廷達十二年之久,遠遠超過原計劃。他可能多次得到延長的許可。尼希米不大可能請十二年的假,因為這麼長時間是不可能批准的。

 

【尼6 王後坐在王的旁邊】古代近東圖像有很多王後坐在君王旁邊的例證。她通常有自己的寶座。很多學者按照希臘史家希羅多德的著作,辯稱這時代的王后在波斯宮廷中,有非比尋常的影響力。亞達薛西的王后名叫達瑪斯皮亞(Damaspia),但這時坐在王后寶座上的可能是王太后阿默斯特裡。歷史記載她極具權勢(見:帖五3的注釋)。主前四四九年時她仍積極參與政事。當時可能依然在世。──《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6 行程的長短(時間和距離)】尼希米從書珊前往耶路撒冷,走的可能是較長的陸路,沿波斯的王道進入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再往西行直達敘利亞─巴勒斯坦。旅途全長約九百哩,應該要走四個月的時間。以斯拉的旅程也是走了這麼久(見:拉七1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7 大河西的省長】本節譯作「省長」的字眼可以是指小省分的總督,或波斯帝國中最大行政區的行省總督。帝國的組織是把國家分成多個效率高,大致自治的較小行省。大河西行省總督所統治的,是美索不達米亞以北,現代之亞美尼亞和喬治亞的一帶地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7 通行信】由於尼希米此行有政治上的目的,他可能預期會遭受當地波斯官員的不友善對待。帝國各處動盪不安亦可能使他受到關注(見:尼一1的注釋)。主前五世的亞蘭文獻就包括了這樣一封通行信。其主要功用是指示地方官員動用王室的公款,供應這些旅人的需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7「我又對王說:『王若喜歡,求王賜我詔書,通知大河西的省長准我經過,直到猶大;』」

   〔暫編註解〕尼希米沒有請求下達蘇沙和亞蘭北部省長們的詔書。他一定認為這一部分路程比較安全,不需要特別的保護。但他的敵人在撒瑪利亞,亞捫和其他猶大周圍的省份,屬於“河西”地區。他要求得到這一段旅程的特殊保護和受權此行的王室檔。見本章末補充注釋一。

         78尼希米請求二事:一是下詔河西省的大小省長,保護他過境並供給沿途所需;一是下令禦園的管理人,供給建門和牆並他自己住屋所需木料。禦園或為當年所羅門王所建,在耶城南十公里。管理禦園的亞薩可能是猶太人。

         7 9  這些讓尼希米通行無阻的“ 詔書”,就是但以理書九章25節所說的命令。“營樓”用來保護聖殿。“殿”。即省長的官邸。尼希米也獲得一隊武裝的護衛隊(9節)。參看以斯拉記八章22節的腳註。

 

【尼二79清楚使命,充足準備】大河西的省份在當時是個大省份,也管理猶大的土地,尼希米清楚他的使命,熟知他將要投身的工作環境。故此他沒有錯過這個好機會,早有準備的向波斯王提出各樣適切的需要。我們作為神的僕人,對神所交付的使命清楚嗎?──《新舊約輔讀》

 

【尼二7 9 這些讓尼希米通行無阻的“ 詔書”,就是但以理書九章25節所說的命令。“營樓”用來保護聖殿。“殿”。即省長的官邸。尼希米也獲得一隊武裝的護衛隊(9節)。參看以斯拉記八章22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尼8 王園林的管理者】王園林管理員的名字是希伯來語(亞薩)。這園林大概是在利巴嫩(主前六世紀中葉被波斯所攻取)。但巴勒斯坦沿海好幾處地方,都可能足以供應他的需要。希臘史家色諾芬和狄奧多羅斯(Diodorus Siculus),都提到當地有由波斯官吏管理的公園。──《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8 木材的使用和計畫中的建築】尼希米要求木料時清楚說明其用處:(一)營樓的門,這是大希律在聖殿北面興建之安東尼亞堡(Antonia Fortress)的前身;(二)城牆的重建工程(城牆雖是用石塊或泥磚建築,木材仍有支撐或製造城門之用);(三)作為省長之尼希米的官邸。泥磚和石塊雖然是住宅建築的主要材料,香柏木仍可用來製造內牆的護牆板。──《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8「『又賜詔書,通知管理王園林的亞薩,使他給我木料,做屬殿營樓之門的橫梁和城牆,與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 神施恩的手幫助我。」

   〔暫編註解〕“營樓“:舊約首次提到,大概是猶太人返國後才建立。很可能就是希律後來建安東尼堡的所在,位於聖殿北邊(徒二十一34)。

         園林(pardes)。是波斯外來語。在希臘語中,該詞變成了paradeisos(樂園)。在波斯語中,該詞指王室公園,而不是森林。

         尼希米提到木材的三個用途:一,“屬殿營樓之門”。“殿”無疑是聖殿,“營樓”是聖殿西北的堡壘。這個堡壘控制和保護著聖殿,似乎建于所羅巴伯時代和尼希米回來的西元前444年之間,顯然是約瑟弗斯(《上古史》xv.11.4)所記載希律建造的安東尼亞堡壘的前身。原名巴里斯(Baris),接近於希伯來語birah(營樓),尼希米在這裡所用的就是這個詞。二,“城牆”,主要是城門;三,“與我自己房屋使用的”。尼希米可能想修復他毀損了的老家,或造一個新的住所。他顯然推斷他所要求的權力包括被任命為猶大省長。以這樣的地位他打算建造一座合適的房屋。

         王就允准我。如此易變的國王毫無保留地答應尼希米的一切要求,這只能解釋為上帝的影響。尼希米認識到這一點,就將他的成功歸榮耀於上帝(見拉8:18注釋)。

 

【尼二9「王派了軍長和馬兵護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長那堙A將王的詔書交給他們。」

   〔暫編註解〕關於前往耶路撒冷的路程,他只提到訪問了延途的省長,特別“河西” 省長。在這個過程中,他遇到了猶太人的敵人。他們以後要成為他的死敵。他持有國王的詔書,又有波斯軍隊的護送,因此在路上沒有遭遇困難和危險。

 

【尼二9~10仇敵反對的原因】那時候在耶路撒冷的還有很多其他的猶太人,他們已經長久住在那堙A但是他們對於倒塌的城牆和拆毀的見證並不在意。他們對於現狀十分滿意;他們從來沒想到神的名是如何的蒙羞;他們對於魔鬼毫無一點威脅。但是尼希米是一個心靈有負擔的人,他有神的差遣和供給,他是一個有工作異象和負有使命的人。在此有一個人他的整個態度是對現狀宣戰。當仇敵一看見他有決心收復失地,他們即刻被激動起來反對。

   就屬靈的意義來說,除非有基督徒加入戰爭,世上就沒有真正的戰爭。撒但除非是看見有一個捨己、單求神的榮耀、決心擊敗撒但在人心中的權勢、並且靠主的名而生活,牠根本不必為教會擔心。請問你為神所做的工作,是否叫撒但很煩惱呢?你的教會到底叫撒但在地獄中作多少加班的工作呢?你所關心的是以色列子民的好處呢?或是別有所求,另有企圖呢?――Alan Redpath《基督徒勝利的工作――尼希米記的訊息》

 

【尼二10「和倫人參巴拉,並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聽見有人來為以色列人求好處,就甚惱怒。」

   『和倫人參巴拉』是當時撒瑪利亞省長,與大祭司以利亞實有姻親關係(十三28)

   惱怒是仇敵的第一個反應,但是他們的惱怒沒有甚麼果效,未能對城牆的恢復加以任何破壞。――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0“參巴拉”。伊裡芬丁蒲草紙提到他是撒瑪利亞的省長。他認為尼希米的來到,威脅撒瑪利亞對猶太地的控制權。“多比雅”。從前可能是一個奴隸,這時是亞捫的省長。──《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猶太史家約瑟夫認為,參巴拉是撒瑪利亞省長,和倫(在以法蓮地,參書十六3,5)當為他的出生地或居所。尼希米時代,撒瑪利亞人住在此城。多比雅是亞捫人的首領,或任外約但省長(參六18)。二人與猶大的貴胄聯手(六17;十三4,28),陰謀破壞以斯拉和尼希米重建耶城的計畫。

         “參巴拉”。伊裡芬丁蒲草紙提到他是撒瑪利亞的省長。他認為尼希米的來到,威脅撒瑪利亞對猶太地的控制權。“多比雅”。從前可能是一個奴隸,這時是亞捫的省長。

         參巴拉是當時撒瑪利亞省長,與大祭司以利亞實有姻親關係(參13:28);多比雅是管理亞捫人的官員。

         「為奴的」乃指他是波斯王的官員。

         和倫人。尼希米沒有提參巴拉的官職,只稱他為“和倫人”,不知道是否出於蔑視,也不知道這是否暗示參巴拉來自摩押城市何羅念(耶48:34,該城的位置尚未確定),或者來自離耶路撒冷西北約十二英里的兩座伯和侖城市中的一座(書16:3,5等,現名上拜特歐爾和下拜特歐爾,在尼希米的時代屬於撒瑪利亞)。有些注釋者認為尼希米看不起參巴拉是因為他來自摩押,算不上真正的撒瑪利亞人。

         參巴拉。學者們過去一直憑著尼希米的一些話(見尼4:1,2)推測參巴拉是撒瑪利亞的省長。現在有一份厄勒番丁島的紙薩草紙文獻(考利《阿拉姆語紙莎草紙文獻》第30號),寫於西元前407年,直接稱參巴拉是“撒瑪利亞的省長”,澄清了這個問題。所以他是尼希米的非常危險的仇敵。他不是普通的百姓,手中掌握著軍隊(尼4:2)。他的地位可以帶來很大的危害。他決心破壞尼希米的計畫。

         為奴的`ebed)。該詞有時在聖經和其他文獻中指政府的高級官員(王下24:10,11;哀5:8)。所以多比雅可能是外約旦亞捫省一個高級官員。多比雅家族後來成為外約旦最有影響的家族之一。他的一個後代于托勒密初期在亞捫有一個堡壘,給埃及國王提供野驢、馬和狗。他在`Arâk el-Emir城堡的廢墟,現在仍能看到,位於耶利哥和阿曼中間,有多比雅的名字刻在一個洞穴入口的外牆上。

         就甚惱怒。所羅巴伯重建聖殿的時候拒絕與撒瑪利亞人合作(拉4:3),使這兩個民族之間的敵意不斷加深,直到耶路撒冷被提多所毀滅。懷有敵意的也許還有附近的其他民族,如亞捫人和阿拉伯人(見尼2:194:7),特別是在以斯拉的改革時期(拉9,10章)。他們瞭解到尼希米的來意,意識到他是為了增進猶大人的利益時,也許就向他表示他們在耶路撒冷的擁有很大的影響力(尼13:4-8,28)。所以尼希米到達以後謹慎而秘密地進行他最初調查。

 

尼二10要省查自己是否單純】尼希米在書珊城中,可能發展自我,同樣,在耶路撒冷也可能有發展自我的成分。我們要省察:『到耶路撒冷只為了神,或也為了擴張自己的地盤?』在我們的事奉中,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自我混在其中。固然我們不在世界堸l求名利,但要提防自己在教會中追求名利。仇敵不怕我們事奉神、關心神,但是仇敵怕我們單純的關心神、事奉神。因此當尼希米單純地為神的緣故求以色列人的好處時,連仇敵都惱怒。── 周神助《異象與使命》

 

【尼10 參巴拉】和倫人參巴拉是撒瑪利亞的省長。埃及伊裡芬丁的亞蘭語蒲草紙文獻有他的記錄,又提到他的兩個兒子。達利葉幹河(Wadi Daliyeh)的蒲草紙文獻記載了一系列撒瑪利亞省長的名字,其中名叫參巴拉的共有三人。由於他兩個兒子的名字都具有「雅」(yah)這個神名構詞的成分(「雅」是雅巍的第一個音節;以利亞、烏西雅等名字最後一個音節都是耶和華聖名的簡稱,參巴拉二子亦然),因此參巴拉可能是耶和華的崇拜者(但見:尼十三28)。「和倫人」一詞意思不明,但可能不過表示他所來自的城鎮,名字中含有「和倫」。參巴拉反對尼希米的原因,是耶路撒冷和猶大本來屬於他的轄區。但猶大究竟是他的省分的一部分,還是在行政上受他監管,卻不能肯定。──《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10 多比雅】多比雅是亞捫人,因此來自國外。他或許是後世來自約旦地方顯赫的多比雅家族先祖。雖然並未直接記載,多比雅可能是亞捫地方的省長,正如他的孫子(亦名為多比雅)在主前第三世紀擔任亞捫省長。──《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11「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埵矰F三日。」

   〔暫編註解〕三日。參拉8:32。長途跋涉以後需要休息幾天。

 

【尼二11~20尼希米為神工作的三要素】()瞭解情況:「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埵矰F三日。我夜間起來,有幾個人也一同起來;但神使我心堶n為耶路撒冷作甚麼事,我並沒有告訴人;除了我騎的牲口以外,也沒有別的牲口在我那堙C當夜我出了谷門,往野狗井去,到了糞廠門,察看耶路撒冷的城牆,見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我又往前,到了泉門,和王池;但所騎的牲口沒有地方過去。於是夜間沿溪而上,察看城牆;又轉身,進入谷門,就回來了。我往那堨h,我作甚麼事,官長都不知道;我還沒有告訴猶大平民、祭司、貴冑、官長和其餘作工的人」(11~16)

   尼希米在他開始工作以前,他決心要知道最險惡的實情。在這一段聖經中,我們可以看到他是對於神的事工胸有成竹的人,他不和屬血氣的人商量,也沒有告訴人他心中要作甚麼事。我們有基督徒的朋友是好的,但是事事太隨便對人說也是危險的事。在你心中應當有一個密室的地方,只有你和神交通、知道,別的人不能知道。

   在此他是一個有決心和有準備的人;他也是一個不匆忙做事的人。尼希米甚至在他開始進行偵察之前,在耶路撒冷等候了三天。他要單獨朝見神,並且計算好代價之後,才開始他的工作。

   尼希米在夜間騎著馬出去作一次視察;當別人熟睡之際,他全然儆醒,滿有負擔,認識到他所面臨的羞辱、破敗和無比的需要──他對當前局勢加以詳細的診斷,測量那些殘牆斷壁,並且細想神所召他從事的工作是何等的宏大。我們為神作任何事情,都必須認識到最困難的實情,因為每當聖靈要作一種奇妙工作的時候,必定是從一些像尼希米那樣的人開始,他敢於面對事實,加以診斷,然後起來工作。

   ()彼此合作:「以後,我對他們說,我們所遭的難,耶路撒冷怎樣荒涼,城門被火焚燒,你們都看見了;來罷,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再受凌辱。我告訴他們,我神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並王對我所說的話。他們就說,我們起來建造罷。於是他們奮勇作這善工」(17~18)

   尼希米面臨著偉大艱鉅的工作,他覺得絕對需要有別人來幫助他。我們要得著別人來參與同樣的事工,必須先使人得著相同的異象,抱有同一的目的。

   聖經中說到一人能敵一千,二人就能敵一萬。這在禱告上是如此,在工作上也是如此。要記住:所有的基督徒都有分於基督的生命,我們也都有分於那一個目的和工作──本著生命以建造神的國。這工作必須基督徒同心合意才行。教會復興的最大攔阻,是有些基督徒為了他有某些地方對聖經的解釋與別人不同,就拒絕與人合作。

   ()決心完成:「但和倫人參巴拉,並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和亞拉伯人基善,聽見就嗤笑我們,藐視我們,說,你們作甚麼呢?要背叛王麼?我回答他們說,天上的神必使我們亨通;我們作祂僕人的,要起來建造;你們卻在耶路撒冷無分、無權、無記念」(19~20)

   尼希米所碰到的麻煩,是三個詭計多端的人,向他發動恥笑的第一攻勢,但尼希米勇敢地對付他們。他指出,工作乃是神所開始的,是神施恩的手幫助的;他並且宣告天上的神要幫助他辦成這一份事工。他也實實在在說出敵人的光景:這堥S有屬於你們的東西,這地方的特殊權利與你們沒有分。――Alan Redpath《基督徒勝利的工作――尼希米記的訊息》

 

【尼二12「我夜間起來,有幾個人也一同起來;但 神使我心堶n為耶路撒冷做甚麼事,我並沒有告訴人。除了我騎的牲口以外,也沒有別的牲口在我那堙C」

      『神使我心堶n』按原文或譯作:『神放在我心堶n我作的』。

   〔暫編註解〕到目前為止,尼希米還沒有把他的目的告訴波斯國王以外的人。他料到會有阻礙,就決定盡可能先掩蓋自己的真實計畫,以便迷惑他的對手。他夜間勘察城牆,避免被人看到。所以他只帶幾個隨從,一個坐騎。他急於要親眼看看城牆的破壞情況,以及需要什麼程度的修復。他還要儘量不引人注意。

 

尼二12須有頭手的看見】尼希米在行動之先,首先使自己對當時的局面有一個完整而準確的認識。如果我們要和神同工,要使事情能像主所要的光景,我們心中必須先對今日的光景,有一個頭手的認識和親身的體驗。我們絕不能只作客觀的抱怨專家;相反的,我們必須由於深知今日的屬靈情形,因而心堶I負苦難,又因我們的眼睛看得清楚了,因此眼之所見就成了心中的困苦。――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2要瞭解真相】尼希米到了耶路撒冷夜間獨自去觀察。惟有了解真相,異象才會真實。人的報告,並不一定恰如其分,不誇張、不渲染的。以教會來說,若只看參加聚會的統計數字、聚會安排的內容,也許我們有些滿足,但若實際的參加、進入,再看看我們個別的情形,就由不得我們不傷心難過了,因為離神的榮耀、神的標準,仍相當的遠。── 周神助《異象與使命》

 

【尼二12~16他對神子民及神家屬靈的情形,先有第一手的認識】當尼希米回到耶路撒冷的時候,他什麼人都沒有講,他先作了一件事情── 對神家屬靈的情形,神百姓屬靈的光景,有第一手真實的了解。這是尼希米給我們很好的榜樣,他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對神子民屬靈的情形,對神家屬靈的情形,有一個準確、深入,而且是第一手的認識。他沒有讓太多人知道,他就在夜間起來,察看城牆被毀壞的情形。對一個消極的人、喜歡批評論斷的人,他知道神家的軟弱、難處,知道的越少越好。對一個真正有使命感,愛  神,愛神家的人,他應該對神家的難處知道越多越好。── 于宏潔《尼希米記查讀》

 

【尼二13「當夜我出了谷門,往野狗井去(野狗:或譯龍),到了糞廠門,察看耶路撒冷的城牆,見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

         尼希米在晚上出來察看,免得引起別人的注意,以致惹了仇敵的干預。――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暫編註解〕谷門在城西,野狗井在城南,距谷門約四百五十七公尺(五百碼)。尼希米從西向東繞著城牆走。城牆毀壞的部分是在東南面。

         谷門。描述耶路撒冷的地形特徵,有助於理解尼希米的夜間勘查(第13-15節),重建過程中(尼3章),以及奉獻典禮時(尼12:27-43)城牆的不同部分。見《尼希米記》第三章的補充注釋和本書406頁《尼希米時代的耶路撒冷城牆》。

         那些認為尼希米時代的耶路撒冷包括西山的人,把谷門定在耶路撒冷的西南角附近,欣嫩谷對面。而那些認為當時的耶路撒冷僅限於東部兩個山的人,則把谷門定在西牆的中間。烏西雅在兩個世紀之前所加固的城門可能就包括谷門(代下26:9)。後一種可能性大一些。英國考古隊於1927年發現了其廢墟,是經蒂洛泊伊安(Tyropoeon)谷通向城內的。

         往野狗井去(野狗:或作龍)。 “龍井”在聖經其他地方沒有出現。一般被認為是“隱羅結”(書15:7),現名約伯井,或尼希米井,位於欣嫩谷和汲淪溪的交匯處。這個定位的前提是希伯來語'el-peneKJV版被譯為“之前”)理解為“朝……方向”。但這無法確定。然而如果把該詞理解為“旁邊”或者“對面”,那龍井在尼希米時代以後就一定乾涸了。若是這樣,它要麼位於欣嫩谷西部,要麼位於推羅波安(Tyropoeon)谷中部,根據對尼希米時代耶路撒冷規模的理解來定。

         糞廠門。離谷門一千肘(尼3:13444.4米)。該城門的來歷顯然是因為城市的垃圾都是經它運到欣嫩谷。

         察看耶路撒冷的城牆。尼希米通過谷門出了城,從城外觀察城牆,以便確定這部分城牆損壞的程度。城市北部的城牆,尼希米在到達耶路撒冷以後,訪問聖殿和官員的時候,可能已悄悄觀察過了。他們顯然都住在城市北部。

         1315“野狗井”一作“龍井”,可能就是基訓泉,因此外說此井位於谷門和糞廠門之間。基訓泉在城東,糞廠門則在城南,可能為去欣嫩谷的城門。“王池”大概就是王園西羅亞池(三15;參王下二十20),“泉門”很可能是東南城垣的一個門(三15;十二37)。從這幾節可知,尼希米夜訪所見為耶城南邊的城牆。19611967年考古學家嘉泰琳·肯楊發現,尼希米所建的城牆範圍不大,主要為城東聖殿區和東南面的俄婓勒區(大衛城舊址),以及延向西北的一小段(參三3)。“沿溪而上”的溪指汲淪溪。

         1315 尼希米的午夜勘察從西南部的“谷門”開始,向東前往“王池”(大概是西羅亞池),然後“沿溪〔汲淪谷〕而上”,因為他的驢子或騾子不能越過東牆的粗石堆。第15節沒有清楚交代他其後是往西走,再向南行繞回他的起點,還是沿原路往南走,再向西返回“谷門”。

 

【尼二13~15尼希米兩次察看城牆的毀壞狀況。希伯來文『察看』的意思是『非常仔細地檢查』,這是一個醫學上的用語,探索受傷部位危險的程度。―― 查理士.司溫道《再遞塊磚來――從尼希米記看有效的領導方法》

 

【尼二1315尼希米的午夜勘察從西南部的“穀門”開始,向東前往“王池”(大概是西羅亞池),然後“沿溪〔汲淪穀〕而上”,因為他的驢子或騾子不能越過東牆的粗石堆。第15節沒有清楚交代他其後是往西走,再向南行繞回他的起點,還是沿原路往南走,再向西返回“穀門”。──《雷氏研讀本》

 

【尼1315 主前五世紀耶路撒冷的地勢】這幾節所提及的地名十分難以考證。城北和城西尼希米所視察的城牆的和城門若非已不存在,就是埋在大希律所建的聖殿平臺的底下。城東的王池大概可以考證為西羅亞池。所提的山谷大概是汲淪溪穀。在當地的挖掘找到了大量的石磈,至少很像擋著尼希米去路的石頭。尼希米顯然決定放棄城的東坡,反在該處興建新牆。因此重建的城肯定比被擄之前小。學者估計當時城的周邊約有一哩半,所包圍的土地約有八十至九十英畝。──《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13~15尼希米為何要在夜裡視察?為何要保密?】尼希米對身負的使命保持緘默,在深夜視察城牆,是為了避免他的巡視引起各種不利謠言,並防止敵人對他的計劃起戒心。惟有審慎計劃,一切準備就緒,他才將神託付的使命公諸於世。若時機未成熟便公佈計劃,可能會導致猶太人的反對。尼希米不願被冗長費時的計劃會議耽誤時間,他要的是一個能夠坐言起行的計劃。──《靈修版聖經註釋》

 

【尼二14「我又往前,到了泉門和王池,但所騎的牲口沒有地方過去。」

   〔暫編註解〕泉門在城東,「泉」是指通往谷底的基訓泉。

         泉門。位於該城東南角,在隱羅結井對面,現名約伯井,或尼希米井。

         王池。在聖經其他地方沒有出現。不知道尼希米指的是西羅亞池(該池的水是西羅亞泉經希西家管道引進的,見王下20:20注釋),還是所羅門池。據照約瑟弗斯說(《戰爭史》v.4.2),所羅門池為於汲淪溪谷下麵。如果是指西羅亞池子,尼希米一定再次通過泉門進城,但在這裡看到大量的廢墟,沒有勘察完畢就回去了。如果是指所羅門池,那麼尼希米過了泉門以後,就會在汲淪溪谷下面見到大量廢墟擋住去路。

 

【尼二15「於是夜間沿溪而上,察看城牆,又轉身進入谷門,就回來了。」

   〔暫編註解〕「溪」:是汲淪溪。

         。可能是汲淪溪谷。沿著該谷,尼希米能看見上方耶路撒冷被毀的城牆。這可能是在一個滿月之夜。否則他就不可能看見這麼多了。因為從南山懸崖的東牆到他所經過是汲淪溪谷之間有相當的距離。

         轉身。不知尼希米沿汲淪谷向北走了多遠。他勘察城牆時,可能不包括聖殿以東的部分。他原先去過聖殿,可能知道那裡損壞的程度。尼希米和幾個隨從(第12節)經原路回到谷門悄悄進城。

 

【尼16 所提及的團體】官長很可能是指波斯帝國的代表,若非是與尼希米同來的人,就是管轄當地的官員。猶大平民是指一般百姓。被擄歸回之後,祭司在耶路撒冷社會中扮演主要的角色,政治勢力日增。貴冑是當地大族的領袖,大概等同於較早期文獻中的長老。──《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16「我往哪堨h,我做甚麼事,官長都不知道。我還沒有告訴猶大平民、祭司、貴冑、官長,和其餘做工的人。」

   〔暫編註解〕“官長”:上半節的“關長”指尼希米同住耶城的波斯官員;下半節的“官長”為當地猶太官員(參拉九2)。

         「作工的人」:指執行尼希米重建城垣計畫的人。

         官長。尼希米到達耶路撒冷的時候,沒有人在行使權威,只有一些被稱為“官長”和“貴胄” 的人。不清楚兩種人之間的區別。前者可能是所任命的官員,後者可能是家族的首領。

         其餘做工的人。指“官長”和“貴胄”以外的城市工作人員,或原來從事重建城牆的人。

 

【尼二17「以後,我對他們說:『我們所遭的難,耶路撒冷怎樣荒涼,城門被火焚燒,你們都看見了。來吧,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再受凌辱!』」

   主耶穌再來之前,神所要完成的工作,沒有別的,就是重修城牆所豫表的,要把見證恢復到豐滿的境地,成為一個榮耀的見證。――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他們』這班人不是被擄留在巴比倫的百姓,也不是留在亞拉伯的百姓,乃是已經歸回到耶路撒冷的猶大人。豐滿見證的恢復,不是託付在一般失敗的基督徒,或團體身上,乃是託咐在跟隨聖靈走生命道路的人身上,也就是在一班走十字架道路的基督徒團體身上,在他們身上才能有豐滿見證的恢復。――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尼二17尼布甲尼撒在主前586年拆毀了城牆。──《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尼布甲尼撒在主前586年拆毀了城牆。

         尼希米很快就採取行動。他夜間勘察城牆後的第二天,就召集城鎮和村莊的長老聽他報告。他提到民族的恥辱,講述了他在侍奉國王時上帝的幫助,以及自己的職權。他的講話達到了理想的效果,在大家心中產生了熱情,一致決定“起來建造”。

         17-20  呼籲民眾重建城垣:從開始,他們便遇到多比雅等人的攔阻,以後更不斷受到擾亂。

 

【尼二17免得再受凌辱】仇敵的目的是要使主的名受到凌辱。牠不惜任何方法,不擇任何手段,無論是直接的攻擊,或用詭計滲透、顛覆,目的就在使主的名和主的見證蒙受凌辱。――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7~18他向神兒女傳遞負擔與呼召】回來以後,尼希米的第二個具體的行動,他向神兒女傳遞負擔,他向神兒女們發出呼召,他說:「來吧!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再愛凌辱。」這真是一個寶貴的呼召,他帶著權柄、帶著負擔、帶著請求向神兒女們發出了這樣的呼召:「來吧!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再受凌辱。」然後他作見證  神施恩的手怎樣幫助他,並王對他所說的話。弟兄姊妹受到激勵、受到感動,他們就說: 「我們起來建造吧!」於是他們奮勇起來作這善工。19節:「但和倫人參巴拉,並為奴的亞捫人多比雅和亞拉伯人基善,聽見就嗤笑我們,藐視我們,說:『你們作什麼呢?要背判王嗎?』」表示要來怒害他們。馬上看見仇敵的反擊,仇敵要起來抵擋這件事。── 于宏潔《尼希米記查讀》

 

【尼二17~18異象一定要用眼睛看到才算嗎?】異象常叫人靈性復興。尼希米領受了異象,滿懷熱誠與耶路撒冷的領袖們分享,激動他們重建城牆。我們常低估別人,所以不常將神在地上的旨意宣告出來以激勵別人。神給你異象去為祂工作,你只管與人分享,相信聖靈會感動他們有同樣的意念。不要以為你是神惟一的僕人。神常藉著一個人宣講異象,而動員其他人去實現異象,當你激勵別人、鼓舞別人時,就是以團隊事奉來完成神的旨意。──《靈修版聖經註釋》

 

【尼二18作領袖和一般人大不相同】今天我們需要一班有異象的人,他們權衡過每一件事的輕重,面對著整個的情勢與其後果,對於神深具信心,知道今日光景原非神的本意,因而確信神要使局勢改觀;他們那種積極的衝擊力,影響了其他的人,因此也加入他們的行列。這誠然是今日最大的需要。在今天僅僅作一個客人,一直被別人背負是容易的;或者作一個寄生蟲,專靠吸取別人而生活是輕省的;但在這地作一個能激勵人,並成為別人的感召者,感召人來從事主的工作,實在幫助人進入神所要得著的事,那是一件大不相同的事。――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8工程在主前444年八月一日開始。──《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工程在主前444年八月一日開始。

 

尼二18尼希米是一個能影響眾人的人】首先是神激動尼希米的心,使他產生了極深的關切,因著對當時的現狀無法滿足,甚至不能安息。這是神的靈在行動。以後藉著神主宰權柄所提供的配備,尼希米到了耶路撒冷,那在他堶悸瘋F、心志和催促,立刻擴展出去,先臨到一些弟兄,以後達到眾百姓,只有極少數的例外(尼三5)。今天聖靈也在作工,使我們對現狀不能滿足和深處的不安,這是正面的,積極的,並非消極的,破壞性的。聖靈要叫我們在紛亂和毀壞中重建秩序。――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8修補城牆不必再立根基】尼希米並非從根基上重築城牆的全部,如果你仔細讀尼希米記,就可以看出他們乃是修補城牆,將那些倒塌和傾覆之處修復起來。今天,我們從神所承受的託付,並不是從根基上來建造,乃是使它恢復原初的完美。――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8『於是他們奮勇作這善工。』他們立即採取行動,並不遲延。―― 鄭天福《末時見證的恢復》

 

尼二19和倫人參巴拉】和倫是撒瑪利亞的一座城,所以他是一個從撒瑪利亞來的人,他們必是亞述王安置在這地之民。『他們又懼怕耶和華,又事奉自己的神』(王下十七33),是一班迷信的人。他們和耶和華沒有真實的關係,不管他們口堳蝏簼蚖{,用甚麼話語和詞句,裝成甚麼形式,他們自己與耶和華卻沒有真實的關聯。――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9亞捫人多比雅】注意多比雅(Tobi-jah)這個名字,那個『雅』(Jah)是耶和華的名。這人按名是和耶和華有著某些關係的。但亞捫人雇巴蘭來咒詛以色列人(申廿三3~4),這就是多比雅的背景。他在基本上是危害神的產業的,雖然外表和神有關,但真實上卻是與耶和華為敵的,這就是亞捫人多比雅。――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9阿拉伯人基善】阿拉伯人若不是以東人,就是以實瑪利的後代;這兩種人的歷史,總是與以色列人為敵。原則上他們都是代表肉體和聖靈之間,屬天然的和屬靈的之間的爭戰。――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9譏刺和嘲笑是用一種傲慢的態度,譏刺的言語,使人輕視恢復的工作,認為他們所作的根本不值得重視。―― 史百克《恢復神兒子豐滿的見證》

尼二19希伯來文『嗤笑』的意思是『結結巴巴』、『口吃』和『重覆說嘲校的話』等意思。―― 查理士.司溫道《再遞塊磚來――從尼希米記看有效的領導方法》

 

【尼二19“基善”。亞拉伯西北部之底但一個有勢力的酋長。尼希米被眾敵人包圍,他們以他想背叛波斯王的讒言來恐嚇他。──《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亞拉伯人基善又名迦施慕(六6),其人或為亞拉伯聯盟(包括北亞拉伯、以東、猶大以南地,遠達埃及邊境)的酋長。

         參巴拉、多比雅和基善聯合反對重建耶城,都是基於本身政治或商業利益,尼希米的勢力一旦建立,其他省長的舊勢力受到挑戰;亞拉伯人的南北貿易通路也受阻。這些人知道波斯王不會相信他們的讕言,建議在阿挪會商,謀求妥協(六2,7)。

         “基善”。亞拉伯西北部之底但一個有勢力的酋長。尼希米被眾敵人包圍,他們以他想背叛波斯王的讒言來恐嚇他。

         基善官位高,管理亞拉伯省。

         參巴拉。關於參巴拉和多比雅,見第10節注釋。

         阿拉伯人基善。參巴拉顯然是撒瑪利亞省長(見第10節注釋)。多比雅可能是亞捫省長,或至少是亞捫有影響的領導人。基善(或迦施慕,見尼6:6)可能是波斯帝國阿拉伯省長。阿拉伯省大概還包括以東,因為尼希米沒有提到過以東。這個推測從最近發現的利晏人碑文上得到確證。利晏人於西元前五世紀取代了以東人。碑文中提到一個叫基善的人曾統治底但。

         嗤笑我們,藐視我們。可能像西拿基立那樣派遣使者(王下18:17-35),或通過正式的信函。

 

【尼二 19「……亞拉伯人基善聽見就嗤笑我們……」】

{命題1}為何尼希米的對敵名叫基善(Geshhem), 在尼希米記六章6節卻稱他為迦施幕(Gashmu)?

〔難題〕當尼希米要重建城牆時,他周遭的對敵群起反對。其中之一反對者亞拉伯人名叫基善。然而在尼希米記六章6節稱基善為迦施幕。到底何者才是他正確的名字?

【解答】

這兩者都對。對他不同的稱呼是由於希伯來文與亞拉伯文對這人名字發音不同所致。亞拉伯文在尼希米記六章6節的發音是帶有字尾的“u” ;希伯來文在尼希米記二章19節是沒有“u”,的發音,念成基善。

── 賈斯樂郝威《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

 

【尼19 基善】經外史料有亞拉伯人基善的記載。呂彼亞語和亞蘭語的碑文都提及過一位基善,他是基達的王。他的名字亦出現在後期的伯謝阿林(Beth Shearim)碑文,以及在他兒子凱努(Qainu)奉獻給女神漢伊拉特(Han'Ilat)的一件銀器上;後者在埃及尼羅河三角洲的瑪什庫塔遺址(Tell elMashkuta)出土。當時亞拉伯人剛剛開始在尼革和外約但地區定居(見:尼二10)。──《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尼二20「我回答他們說:『天上的神必使我們亨通。我們作他僕人的,要起來建造;你們卻在耶路撒冷無分、無權、無紀念。』」

   〔暫編註解〕尼希米洞燭其奸,知道這班人裝出一片維護王室的姿態,骨子裡為的是自身利益。他不提自己已獲王授權(這點他們都應知道),卻站在更高的層面上來回答,見證掌握宇宙大權的神。有了這位神,毋須外人的幫助,也無懼外來的阻攔,城牆一定可以建成。這些外人在耶城既無財產(“無分”),也無合法的權利(“無權”),更無讓後人永難忘懷的歷史傳統(“無紀念”)。他們不曾為這城付出過任何代價,憑什麼來干預?

         尼希米建城成功是由於對神的完全信靠:1,他得到波斯王的允准,是“因我神施恩的手幫助我”(8節);2,他巡視城垣,計畫建造,因“神使我心裡要為耶路撒冷作”此事(12節);3,城中猶太人回應呼籲,同心建造,是因為“我告訴他們我神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18節);4,因為有神幫助,他相信這位“天上的神必使我們亨通”(20節)。

         尼希米沒有運用王所給予建城垣的權柄來駁斥反對者,因他對神有充足的信心,知道 必保守。可惜祭司以利亞實竟然與反對建城的外邦人參巴拉和多比雅結起親來(參13)。

         我回答他們說。值得注意的是尼希米沒有理會說他圖謀造反的嚴重指控,也沒有提到他所持有的王室許可,而是讓他的敵人猜測他是憑著他自己的權威行事。他這樣回答仇敵一定有他的理由。

         天上的上帝。尼希米是一個虔誠的人,知道怎樣信靠上帝。他沒有提王室的諭旨,而是指出他所得到的許可來自那最高的權威。參考所羅巴伯對達乃的回答:“我們是天地之神的僕人,重建前多年所建造的殿”(拉5:11)。

         無分。當年撒瑪利亞人宣稱有權參與猶太人的事務,主動前來説明時(拉4:2,3)遭到了拒絕。現在他們的干預已充滿敵意,所以受到更強烈和堅決的拒絕。尼希米告訴他們,耶路撒冷的工程與他們無關,他們在其居民中甚至不會留下任何記憶。尼希米說明他不希望他們的干涉。他們只須管好自己地區的事,不要干擾敬拜真神的人。此前,尼希米掩蓋自己的計畫回避反對,但是一旦出現對立,他就勇敢地去面對。

 

【尼希米記有三個關鍵的事情】

我們一定要掌握住,再讀尼希米記就很清楚了。

第一 .有神聖的目的要來恢復神家該有的見證。   神的心中,在那些愛主、有使命感的人心中,都有一個神聖的目的,就是我們要來恢復神家該有的見證。

第二 .需要有具體的行動。在尼希米記具體的行動,就是起來重建城牆。

第三 .講到嚴肅的爭戰,馬上看見仇敵的工作。和倫人參巴拉、亞捫人、亞拉伯人,所有這些外邦周圍的人,馬上聯合起來抵擋神百姓,他們嘲笑、藐視、誣告,想要陷害他們。但是尼希米卻說:「天上的  神必使我們亨通,我們作祂的僕人要起來建造;你們卻在耶路撒冷無分、無權、無記念。」(20)這是一個多麼勇敢的宣告!這是一個認識  神的人,他知道仇敵的詭計,他抵擋魔鬼的作為,他不允許仇敵藉著任何的方式來威脅、來傷害、來攙雜,來混亂神兒女們神聖的工作。── 于宏潔《尼希米記查讀》

 

【思想問題(第2章)】

 1 尼希米內心的愁苦 (3),主要是因為耶路撒冷城荒涼,而不是因為他不願放棄在波斯國的崇高地位,回故土與同胞一起奮鬥。今天你若面帶愁容,是為了自己得失的緣故,還是為了神的工作與人的需要?

 2 對尼希米本人來說,向王提出返回耶城的建議,或自己留下擔任酒政,讓他人前往,那一種做法較安全、犧牲較小?參9-10節。返故土之行頗多障礙,尼希米用了什麽方法加以克服呢?參7-9; 2:4。內在倚靠神的操練和外在的謹慎是否能夠並行不悖,相輔相承呢?

 3 尼希米雖然是坐言起行的領袖,但從何看出他不是一個急躁魯莽的人呢?參11-16節。

 4 參與建造耶路撒冷城牆對以色列民有什麽重大意義(見17, 20)?外邦人可享受這種權利嗎?

  ──《串珠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