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五章拾穗

 

【斯五1第三日,以斯帖穿上朝服,進王宮的內院,對殿站立。王在殿裡坐在寶座上,對著殿門。

  〔暫編註解〕“第三日”。不足一天也算為一整天,所以所謂禁食三晝三夜(四16),仍可在第三日結束。參看馬太福音十二章40節的腳註。

         第三日。即禁食的第三天(斯4:16)。以斯帖和她的宮女們(可能也是猶太人)從第一天的某個時候起什麼都沒有吃,第二天也沒有吃,直到第三天的上午(見斯4:16注釋)。

         穿上朝服。禁食時以斯帖可能穿上麻衣,蒙了灰塵,但這時她換上了顯赫的朝服。以斯帖離開宮殿的女宅,經過皇室大殿周圍的禦園,進入面對敞開的王座大廳的庭院(見斯1:5注釋)。以斯帖站在王座對面,與王座保持一段距離,以引起國王的注意,等待國王的悅納。她知道她來的時候國王正坐在自己的寶座上,一定能看見她。

         對著殿門。即大殿入口的對面。王座朝著大門,可能設在一個平臺上。國王坐在寶座上可以透過立柱看到大門和外面的庭院(見斯1:5注釋)。

         「第三日」:一天的任何時段都可以當作一天計算,因此這裡指的大概是經過四十到四十八小時後。

         「朝服」:直譯為「王室的尊貴」、指「皇后的正規禮服」。

         「對殿站立」:站在王宮的內院表示站在王的視線範圍內。

 

【斯五1“第三日”。不足一天也算為一整天,所以所謂禁食三晝三夜(四16),仍可在第三日結束。參看馬太福音十二章40節的腳註。──《雷氏研讀本》

 

【斯1 王宮的地形】王既坐在寶座上,他無疑是在聽政室內。儘管書珊城以及其他波斯宮殿的遺址已有大規模的挖掘,本節的用語依然過於含糊,無法肯定是指王宮複合建築的哪些地區。有關書珊王宮複合建築的發現,可參看一章2節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五2王見王后以斯帖站在院內,就施恩于她,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頭。

  〔暫編註解〕伸出金杖表示國王悅納。模杖頭表示接受國王的悅納。以斯帖擅入庭院是違法的(斯4:11;參斯6:4)。亞哈隨魯一定意識到以斯帖有要緊的事才未經召喚就來到御座。

 

【斯五3王對她說:“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麼?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賜給你。”

  〔暫編註解〕“就是國的一半也必賜給你”只是王在宮廷中說話的口吻(五6;七2;九12),等於說:“不用怕,你說吧!”不能照字面去解釋(參可六23)。以斯帖的要求很簡單,只是請王和他的寵臣哈曼當天出席她的筵席。

         你要什麼。未經請求就已准許,這是東方君主表達善意的習慣做法。據希羅多德記載,國王在一年中有一天,要答應酒席上一位客人的任何請求。以斯帖的來到說明她有要緊的請求要提。

         國的一半。證明國王高興的又一個證據(見可6:23)。

         「就是國的一半也必賜給你」:這應該是一個通用的俗語,波斯王用來表明樂意答應王后的各項要求。

         波斯王很清楚王后違例來找他,恐怕是有重要的事情請他幫忙,因此他就直接詢問王后的要求。

 

【斯3國王向以斯帖伸出金杖,也許可以賜她一半國土(3節)。這媯L疑含有東方色彩的誇大成分。這種時刻,一般國王或多或少慣於藉讚美表現他過量的慷慨,其實並非有文字的實意。賜予的與受恩的,都明白實際的限制,是言過其實。相似的情況,希律王被希羅底的女兒所逼,要求實踐他的諾言,而陷於窘境:馬可福音六章廿二節以下。薛西斯自己,依照希羅多德的記載,他擺脫不了向他情婦所作的許諾,付出了王后阿美斯提為他所做的一件美麗的袍子。(阿美斯提,見引言。)所以,以斯帖知道得很清楚。薛西斯是善變的。即使漸漸進入國王的領域,她必須確定獲得國王寵愛使其請求得以成功的限度。那可能是比薛西斯王心堛熒N願或者會准許的,更接近他提供的字面的意思。──《每日研經叢書》

 

【斯3 亞哈隨魯允准所求】根據希羅多德的記載,亞哈隨魯曾經兩度以無限制承諾答允請求而後悔莫及。作出第一次承諾時,他在追求阿勒泰恩特(Artaynte)作他的情婦。她所求的是亞哈隨魯的妻子阿默斯特裡親手織成的美麗袍子,這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十分不幸的事。阿默斯特裡因此發現了姦情而謀求報復。她在亞哈隨魯的生日得到了機會。在得到同樣的承諾之後,阿默斯特裡索取阿勒泰恩特的母親(因為她認為這一切都是這女子幕後策畫的),並且殘暴地把她切割得面目全非。此舉導致女子的丈夫──亞哈隨魯的兄弟──發動政變。承諾國土一半的案例早至新亞述文學已經出現。文中提到亞述王會願意將國土的一半送給能夠治癒他兒子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五4以斯帖說:“王若以為美,就請王帶著哈曼今日赴我所預備的筵席。”

  〔暫編註解〕為何以斯帖邀請哈曼赴筵,引起學者不同的推測,一般以為此舉是要引哈曼墮入圈套。無論如何,哈曼至終在筵席上受到王的懲罰(7)。

         這個邀請有點不尋常。國王和王后通常是分開用餐的。王后除了邀請國王,還邀請另一個男士,這就更不尋常了。這對於受邀請者似乎是的很大善意。亞哈隨魯可能還記得瓦實提拒絕出席他宴席的事。以斯帖這種不尋常的邀請,加上由她親自提出,一定令國王感到驚奇。國王可能胡亂猜測了好幾個小時,越發好奇。

         王后也很謹慎,沒有直接提出自己的要求,而要求國王私人赴宴。這可能是為了避免在王宮中人多口雜,波斯王無法專注於王后的說明。在私下的場合中王后更可以直接影響波斯王。至於以斯帖為何要到第二次筵席才表明自己的請求,其動機無法確定,有可能是讓國王了解哈曼是她和他之間的障礙。

 

【斯4 波斯的筵席】波斯王族很喜歡宴客,他們的宴會往往十分鋪張。按照希羅多德的描述,典型的生日筵席的菜肴包括整只的牲口(牛、馬、鴕鳥、駱駝,或驢子)。波斯人特別愛吃甜品,飲大量的酒。會中又有樂師和照顧一切細節的侍者。波斯的宴會通常威嚴而不混亂,並不鼓勵嘔吐之後繼續暴食的行徑。──《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五5王說:“叫哈曼速速照以斯帖的話去行。”於是,王帶著哈曼赴以斯帖所預備的筵席。

 

【斯五58幸好以斯帖在第一次筵席上沒有勇氣向王揭穿哈曼的惡行,致使她在翌日必須再設宴。當天晚上,第六章的事件發生了;這事件使以斯帖更容易在第二次宴席上揭穿哈曼。──《雷氏研讀本》

 

【斯五6在酒席筵前,王又問以斯帖說:“你要什麼?我必賜給你;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為你成就。”

  〔暫編註解〕以斯帖冒著生命的危險,未經召喚就來到王座,亞哈隨魯當然知道這絕不是單為了宴請他和他的首相。

     67以斯帖對王給“國的一半”的慷慨的答覆,仍是請他和哈曼再赴宴,但預告將有所求;王若接受邀請,須準備聽她的請求。

 

【斯五7以斯帖回答說:“我有所要,我有所求。

 

【斯五8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願意賜我所要的,准我所求的,就請王帶著哈曼再赴我所要預備的筵席。明日我必照王所問的說明。”

  〔暫編註解〕以斯帖一再延遲揭發哈曼的毒計,雖未說明理由,但決不是因為不夠勇氣,她大概要給王一點心理準備的時間。就在這延長的時刻中,神垂聽了禱告,施行奇事。末底改的地位有了提升。當年王的性命曾受威脅,救他的是個猶太人(6章)。以斯帖在王對猶太人的觀感已有改變,而又非聽王后請求不可的雙重有利因素下,抓住王第三次給“國的一半”的應許(七14),揭露了哈曼的陰謀。

         以斯帖並沒有即席為猶太人求赦,原因不明,可能是利用這兩次機會爭取王的歡心,同時又可趁機觀察哈曼。

         把陳述請求推遲一天,對以斯帖是很有好處的。最主要的是亞哈隨魯無疑會對她的請求更加重視。她早一天不情而來,說明她的請求不僅涉及到她本人的生死,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是出於一時的衝動。拖延還會增強國王的好奇心(見第4節注釋),使他對意外的情況不會過於吃驚。對於以斯帖來說,推遲使她有時間祈禱和仔細考慮表達請求的方式。天意在以斯帖不知情的情況下引導了這次推延,使國王的思想做好了準備(斯6:1-11)。

 

【斯五9那日哈曼心中快樂,歡歡喜喜地出來,但見末底改在朝門不站起來,連身也不動,就滿心惱怒末底改。

  〔暫編註解〕當以斯帖有所行動時,末底改便脫下麻衣,生活如常。

         或“不站起來,也不顫抖”(英文RSV版)。被哈曼的敕令判處死刑的末底改勇敢地藐視始作俑者。他站在朝門,證明他不再像兩天前那樣穿著麻衣(斯4:2)。他無疑已知道以斯帖蒙王悅納,相信她的計畫會取得成功。

         「不站起來,連身也不動」:看起來末底改是變本加厲,連站起來都不願意。

 

【斯五10哈曼暫且忍耐回家,叫人請他朋友和他妻子細利斯來。

  〔暫編註解〕哈曼儘管對末底改很生氣,但不屑於理他。

         「細利斯」:可能是波斯語「黃金」的意思。

         哈曼能爬到高位果然是有一套,遇到末底改這樣挑釁,他都先忍耐下來,但是到了家裡就無法抑制住怒氣了。

 

【斯五11哈曼將他富厚的榮耀,眾多的兒女,和王抬舉他使他超乎首領臣僕之上,都述說給他們聽。

  〔暫編註解〕「富厚的榮耀」:這包括他的十個兒子(見串)。當時無論波斯人或猶太人,都認為眾多兒女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富厚。見斯3:9注釋。

         兒女。直譯為“兒子們”。據9:7-10,哈曼有十個兒子。兒子多在波斯人和其他東方人中是很體面的。

         「眾多的兒女」:哈曼有十個兒子 9:7-10 。史學家記載波斯人是兒女成群為榮耀,僅次於作戰驍勇;波斯王會頒獎給生養最多的大臣。

 

【斯五11“眾多的兒女”。哈曼有十個兒子(九10)。──《雷氏研讀本》

 

【斯五12哈曼又說:“王后以斯帖預備筵席,除了我之外,不許別人隨王赴席。明日王后又請我隨王赴席;

  〔暫編註解〕哈曼在12節大誇自己不但被王后邀請王和他單單他一個人赴宴,而且強調明天也是只有他,由於王的臣子眾多卻獨有他一人受邀,可見他在王和王后的心目中地位有多重高,卻沒有意識到這種邀請是何等的不尋常,畢竟此舉有可能也會引起國王對他的不滿,畢竟國王也有可能會覺得哈曼不配在他妻子心目中有如此重要的地位。

 

【斯五13只是我見猶大人末底改坐在朝門,雖有這一切榮耀,也與我無益。”

  〔暫編註解〕哈曼沒有學會以喜樂克制痛苦,以高興克制悲傷,以滿足克制煩惱,也不明白人生的苦惱和磨練乃是化裝的福氣。雖然他在表面上有自制力,擔任強大的波斯帝國的首相,但他的本性與野蠻人無異。屬世的偉大並不能證明心靈的偉大或良善。

         「這一切榮耀,也與我無益」:在希伯來文中只有一個字,這個字有很多譯法。 3:8 「(容留他們與王)無益」指的是「不適合」國王; 7:4 譯為「不能補足」;本節 5:13 解釋為所有光榮的事,比起這個眼中釘末底改都算不了什麼。

         哈曼擁有財富成功和權力,但卻因為得不到別人尊崇的慾念沒達成的掃興而帶出行為差錯。我們也要當心自己是不是因為渴望別人的稱許或歡欣而不擇手段。

         哈曼因為對末底改心裡的苦毒,讓他從滿心興奮的宴會返家途中轉為憤怒憎恨。我們不能讓苦毒在心中萌芽,否則芽將會生長蠶食我們的生命,最後終將像哈曼一樣自食其果( 6:13 7:9-10 )

 

【斯五14他的妻細利斯和他一切的朋友對他說:“不如立一個五丈高的木架,明早求王將末底改掛在其上,然後你可以歡歡喜喜地隨王赴席。”哈曼以這話為美,就叫人作了木架。

  〔暫編註解〕“五丈高”原文為“五十肘”,有今天七、八層樓高(依長肘每肘約51.8公分計算,約25公尺〔參結四十5注〕。)“木架”為一刑具,將人吊死其上或示眾。

         「五丈」:原文作五十肘,約二十三公尺(七十五英尺),與當時城牆的高度相若。哈曼雖擁有一切財富尊榮,卻不能容納區區一個末底改,讓忿怒邪惡奪去快樂,實在可憐。

         木架。波斯人不採用絞刑,而是把人釘死(見斯2:23注釋)。

         五丈高。約73英尺(22.3米,見本書卷一165頁)。該詞還出現在斯7:9裡,說這個木架立在哈曼的家裡。波斯的住宅有內院,就像西班牙的房屋。把木架做高可能是為了讓全城的人都可以看到處死末底改。

         明早求王。哈曼的朋友們認為,只要首相請求,一定會批准馬上處死一個猶太人。

         「五丈」:原文是「五十肘」,一肘是44.45公分,因此高度大約22公尺。有人質疑這個高度是不是有抄錯,但是七十士譯本和希伯來文本所列一致,因此應該沒有抄錯的問題,可能是立在城牆上才有這樣的總高度,以致於與地面的距離這麼高。

 

【斯五14“木架”。像釘十字架所用的。參看第二章2123節的腳註。“五丈高”即高七十五英尺(23米),那是過分的高度,幾乎有城牆那麼高,可能哈曼希望所有人都看見他的勢力有多大。──《雷氏研讀本》

 

【斯五章  以斯帖的策略成就兩件事】第一,對於我們一般喜歡讀這故事的人,增添了我們的趣味,藉延遲帶真相面對國王,凝聚戲劇張力。這不只是文字方面的設計。第二,從心理層面,她的策略似乎有自己的理由。事實上,以斯帖策畫的是製造一種情況,能確保她內心的要求有結果。她要引介哈曼走上舞臺。——《每日研經叢書》

 

【思想問題(第5章)】

 1 你想以斯帖最難過的時刻是那時?當她步進內院時,她的心情如何?以斯帖一方面依靠仰望神,另一方面勇敢地踏上一步,這是否我們尋求神旨意的榜樣?

 2 以斯帖順利晉見王,她的計畫也逐步成就,這過程中你看見神的保守麽?

 3 哈曼在洋洋得意中走向滅亡,但表面看來他的情況是怎樣呢?參11-12節。當驕傲的惡人看似興盛的時候,我們該存什麽態度和信念呢?參詩37:1-4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參考書目: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