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六章拾穗

 

【斯六1那夜王睡不著覺,就吩咐人取歷史來,念給他聽。

 

【斯六1“睡不覺”。直譯作:睡眠離他而去。神再一次施行祂的統治。“歷史”(比較二23)。──《雷氏研讀本》

 

【斯1 以斯帖記中的時機】在以斯帖記中,時機是十分有力的文學題旨。世人如哈曼者試圖藉謀算和觀兆控制時機,猶大的讀者卻看出時機是在幕後工作之神的手中。因此希羅多德放在亞哈隨魯的顧問阿塔巴努斯(Artabanus)口中的話,最是可圈可點。他在將要慘敗收場的希臘戰爭的前夕說:「人是在時機的掌握之中,但時機卻永不屈從人意。」這是哈曼快要學到的功課。──《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睡不著覺」:原文是「睡覺離開」的意思。

         「歷史()」:「備忘錄」、「王的日誌」,也就是「年鑑」。

         6:1 是故事的文體結構中心,事情至此正式有了轉折,也讓人看到,神實在垂聽禱告,祂是掌權的神。

         王為何失眠會想到讀歷史,有學者認為可能是因為這些記載中充滿了軼事趣聞可以消愁解悶,或者是為王提供一些指引的資料,或者是希望能以讀書聲助眠。不過更有可能的是,乃是神激動波斯王,幾乎所有的古卷都認為波斯王為何會一夜失眠是出自於神的攔阻,尤其是王睡不著讀歷史還『正巧』又讀到五年前末底改救王之事的歷史,這些看似巧合的背後讓人不得不認同這很有可能是神大能的手在掌管人類歷史的作為,否則這麼多的巧合實在難以解釋,且若沒有這段恐怕第一批回歸的猶大人都在這次哈曼的計畫下被殺害。

         睡不著覺。他可能在猜測以斯帖的請求是什麼。以前有一次,她曾給亞哈隨魯帶來驚人的消息(斯2:21,22)。那次以斯帖也不可能等待國王的召喚,因為情況非常緊急。國王在好奇和想像中消磨夜間的時光,無疑想到一切可能加害他的陰謀。為了回憶起那個事件,也可能是擔心一些共謀者逃過追究,國王叫人讀了那份記錄。再說以斯帖邀請哈曼,說明他在某種程度上與此相關,但是國王無法判斷他是敵是友。怪不得國王睡不著覺!

         取歷史來。在斯2:23和斯10:2提到的似乎是同一本書本。

         念給他聽。可能國王自己無法閱讀。但更有可能閱讀是由專人負責的。在當時,寫作閱讀屬於很高的技術,只有專業人員才能勝任。

         1-13  末底改得尊榮:事情的發展對末底改愈來愈不利,正當哈曼要下手加害他的時候,故事突然峰迴路轉,亞哈隨魯王竟使末底改得尊榮。

     本章有力說明神大能的手掌管人類歷史。波斯王一夜失眠,內心受到激動,要人為他讀歷史。一讀就讀到五年前末底改救王的事。在最關鍵性時刻,猶太整個民族的命運有了改變,先知的預言可以應驗,而救贖主降世的計畫可以實現。如果沒有以斯帖、末底改舍生救同胞,已經回國的第一批猶太人,包括所羅巴伯,一定悉遭殺害,大衛一脈中斷,耶穌不會如預言所說出生。本章故事益足證明,神的計畫的確長久且不改變。

 

【斯六2正遇見書上寫著說:王的太監中有兩個守門的辟探和提列,想要下手害亞哈隨魯王,末底改將這事告訴王后。

 

  〔暫編註解〕6:2 的事蹟可以參考 2:21-23 的記載。

         見斯2:21-23節。

 

【斯六3王說:“末底改行了這事,賜他什麼尊榮爵位沒有?”伺候王的臣僕回答說:“沒有賜他什麼。”

 

  〔暫編註解〕希羅多德提到波斯有一類人叫做「得王恩的人」,就是曾經特別為王效力得到王賞賜的人,對波斯王來說公正的論功行賞和他的名譽攸關。在此,對於自己沒有給末底改什麼賞賜而耿耿於懷,不論是因日誌中沒有賞賜的記載,或碰巧知道末底改沒有得到報償,也因此,王立即決定要賞賜末底改,絲毫沒有猶豫。

         看到亞哈隨魯王竟然忘記末底改的救命之恩,我們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我們是否也同他一樣,忘了記念救我們脫離幽谷的神呢?

         在任何國家,只要有人揭露謀害國王的陰謀,都會得到優厚的報賞。在波斯,“國王的恩人”構成特殊的階層。他們的名字登記在專門的名單上。國王特別要保證這樣的人得到與他們的服務相應的報酬。亞哈隨魯雖然想不起細節,但他覺得已經給了末底改某種尊榮或者爵位。據斯3:1,在這次陰謀揭露之後不久,也可能是這次事件的結果,哈曼得到亞哈隨魯的提拔。有人認為哈曼可能有功於這次陰謀的揭露。

 

【斯六4王說:“誰在院子裡?”(那時哈曼正進王宮的外院,要求王將末底改掛在他所預備的木架上。)

 

  〔暫編註解〕「誰在院子裡」:王的意思應該是「有哪個官員在場可以與我商討此事」。此時『正好』哈曼『正進了』王的外院,準備請王授權將末底改吊死。

         這裡的時間應該在清早,波斯王尚未正式辦公的時候,哈曼希望插隊提早辦妥處死末底改的事情,因此來見王。正好王也急著要找人商量獎賞末底改的事。

         由第四節我們看出來國王不知道哈曼心裡正想除掉末底改,而哈曼也不知道國王心裡想提升末底改,兩個人的想法在此成為強烈的對比,也將故事帶到高潮。

         在哈曼來到的時候,可能天剛濛濛亮,所以能看到身影,但看不清是誰。在東方的宮庭,重要的事項往往是在清晨商定的。哈曼急於在第二次宴席開始以前,完成他針對末底改的計畫,就及早來到王宮,想成為第一個晉見者。他想殺害末底改是操之過急了,正好讓他被選為帶給末底改最高榮譽的人。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

 

【斯六45在神的安排下,哈曼一早上朝求王允許他把末底改處死在木架上,就是他前一晚所造的木架。──《雷氏研讀本》

 

【斯六5臣僕說:“哈曼站在院內。”王說:“叫他進來。”

 

  〔暫編註解〕在庭院中即使有其他參見國王的人,也要讓給像哈曼那樣的高級官員。

 

【斯六6哈曼就進去。王問他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當如何待他呢?”哈曼心裡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不是我是誰呢?”

 

  〔暫編註解〕先前哈曼對王有所保留,不說「有一種民」是誰 3:8 ,現在王也同樣不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是誰,對照之下顯得諷刺。

         當如何待他呢?直譯為“該做什麼呢”(見斯1:15)?

 

【斯六7哈曼就回答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

 

【斯六8當將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禦馬,

 

【斯六8亞述人的浮雕描述他們給禦馬帶冠的習慣做法。哈曼的妻子和他的智慧人這時才懷疑末底改是一個猶太人,而倘若他確實是猶太人,他們預計哈曼必遭災禍。──《雷氏研讀本》

 

【斯8 王的朝服】按照色諾芬的記載,波斯王的袍子是紫色繡金的。在普盧塔克(Plutarch)的著作《塞密斯托克里茲》(Themistocles)中,流亡的斯巴達王(與亞哈隨魯同時)請求以頭戴波斯王的冠冕騎馬穿越撒狄,作為所得的禮物。普盧塔克又記載亞達薛西亦曾答允索取朝服的請求,但卻在禮物之上加上條件,下令不得穿著。在希羅多德的筆下,亞哈隨魯有一件著名的袍子,勉為其難、不幸地給了他的情婦(見五3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六8 戴冠的御馬】波斯波利斯的波斯浮雕上,有一匹雙耳之間安著冠冕的馬。──《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暫編註解〕王的“朝服”是權力、尊榮的象徵。

         「冠」:乃是禦馬的頭飾。

         「王常穿的朝服」:直譯是「王曾穿的朝服」,是權力、尊榮的象徵。

         「戴冠的御馬」:也是另一種國王的徽號(可從浮雕上看出來)。

         王常穿的。或“王穿過的”。穿國王穿過的朝服,在一般情況下,按波斯法律要判處死刑的。穿的人有擅取國王權威之嫌。國王當然也可以特許例外,作為他喜悅的標誌。

         御馬。直譯為“國王騎過的馬”(英文RSV版;參創41:43;王上1:33)。

 

【斯六9都交給王極尊貴的一個大臣,命他將衣服給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穿上,使他騎上馬,走遍城裡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就如此待他。’”

 

  〔暫編註解〕哈曼的建議顯出他有覬覦王位的野心,因為他不求高官厚祿,只求本屬於君王的榮耀。

         「街市」:而是城中的主要廣場,可供大群人聚集之處。

         哈曼自以為是能得到這份尊榮,卻成了“極尊貴的一個大臣”,把榮譽帶給的他最恨的敵人。

 

【斯六10王對哈曼說:“你速速將這衣服和馬,照你所說的,向坐在朝門的猶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說的,一樣不可缺。”

 

  〔暫編註解〕哈曼的提議不獨使末底改受惠,而且他要親手將尊榮加在末底改身上。

         從「猶大人末底改」這句話看來,王似乎前後矛盾,因為他先前下詔要將所有猶太人滅絕(3:13),現在卻使一個猶太人得尊榮,可見王對殺害猶太人一事並沒有明察。

         6:10 中波斯王似乎知道末底改是猶大人,但是他獎賞末底改的命令與他之前要滅猶大族的命令似乎不太相稱。不過這樣的混亂在獨裁的世界中也不是沒發生過。

         速速。國王不容許讓已經耽擱了太久的事再有耽擱。

         猶大人末底改。末底改的國籍和身份無疑記在僕人那天晚上所讀的歷史上。使國王瞭解了他現在所說的事實。他也許引用了歷史記錄的原文。

 

【斯六11於是哈曼將朝服給末底改穿上,使他騎上馬走遍城裡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就如此待他。”

 

  〔暫編註解〕這裡無疑對哈曼來說是相當大的打擊,因為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成為向自己最憎恨之敵人傳達國王美意的人。(本來哈曼有意要王發命令絞死末底改,沒想到不但沒機會提到這個陰謀,而且還竟被命令去榮耀末底改!)哈曼得完全照王的意思去行,因為他沒有任何身份可以反對王的命令。

         這裡並沒有交代哈曼和末底改在遊行過程中兩人有什麼對話,而且遊行回來之後兩人外表上沒有什麼改變,一個回到朝門一個回到家中,但是實際上就連哈曼身旁的人都知道兩人的情勢已經逆轉,悲哀的和歡樂的即將易位。

         哈曼沒有理由拒絕國王所交代的任務。他成為首相以後應該閱讀了歷史,看看有沒有應盡之責。現在他必須履行他所告訴國王一個尊貴的大臣應盡的義務。

 

【斯六12末底改仍回到朝門;哈曼卻憂憂悶悶地蒙著頭,急忙回家去了,

 

  〔暫編註解〕遊行回來,末底改仍舊回到朝門,哈曼仍舊回到家裡。外表看來二人都沒有甚麼改變。但連哈曼的謀士都知道,形勢已經逆轉,悲哀的與歡樂的即將易位。

         「仍回到朝門」:末底改沒有因為得了尊榮而身分地位提高了。

         「憂憂悶悶」:「悲傷」、「哀悼」的意思,遠比「憂悶」情緒強烈。

         仍回到朝門。末底改回到了原先的狀態和職位。國王認為這樣的尊榮已給了末底改足夠的報答。在東方人看來,這比金錢更具有象徵意義和實際價值。

         蒙著頭。傷心的標誌(見撒下15:30)。

 

【斯六13將所遇的一切事,詳細說給他的妻細利斯和他的眾朋友聽。他的智慧人和他的妻細利斯對他說:“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敗落,他如果是猶大人,你必不能勝他,終必在他面前敗落。”

 

  〔暫編註解〕「智慧人」:指哈曼的朋友(參5:10); 作者對這些朋友的作風似有譏諷含意,因他們和細利斯先前提議把末底改掛死(見5:14),現在卻轉了口吻,預言哈曼勝不過末底改。

         「智慧人」:應該是哈曼的「謀士」。

         「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敗落」:直譯為「你已在末底改面前開始敗落」,「敗落」為完成式。

         為何哈曼的妻子和謀士會斷言猶大人將勝過哈曼?可能是他們由其他地方可以看出猶大人果然是蒙神保守的民族。別人可以由今日的基督徒身上看出神的做為嗎?

         哈曼就像 37 裡面所形容的惡人,他們一開始似乎安享尊榮,而且一開始情勢對末底改來說並不利,讓人以為神任憑這樣的不公正;但是本章卻出現了轉捩點情勢,作者用戲劇化的方式描述了情勢倒轉的開始。

         他的智慧人。哈曼似乎有他自己的術士班子。希羅多德說波斯的術士據認為有講預言的能力。

 

【斯六14他們還與哈曼說話的時候,王的太監來催哈曼快去赴以斯帖所預備的筵席。

 

【斯六14在東方人的宴會堙A主人有派人來催促和護送客人赴宴的習慣。──《雷氏研讀本》

 

  〔暫編註解〕按照東方的禮節,主人要派一名護衛陪同受邀請的客人赴宴席或其他招待會(見路14:17)。

         作者的主要目的是要告訴人們,為謀害鄰舍而設置陷阱的,很可能自己會掉進去。人們往往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見太7:2)。

 

【思想問題(第6章)】

 1 王徹夜無眠、藉聽歷史度過漫漫長夜、重溫末底改的功跡、眼見哈曼出現這一連串的片段有什麽巧合的地方?若這些片段的先後次序調換了,整件事的發展可有影響麽?箴21:1是否本章恰當的注釋呢?

 2 將尊榮加在末底改身上的不是別人,偏偏是他的死對頭哈曼,這事對二人而言有什麽意思呢?不信神的人會如何解釋這出人意表的事情?信神的又如何?你對前途的順逆有什麽看法呢?

  ──《串珠聖經注釋》

 

參考書目: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