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八章拾穗

 

【斯八1當日,亞哈隨魯王把猶大人仇敵哈曼的家產賜給王后以斯帖。末底改也來到王面前,因為以斯帖已經告訴王末底改是她的親屬。

  〔暫編註解〕猶太人的死敵已除,但還有一個死結未解,這便是王已頒發全國在亞達月十三日剪除猶太人的詔令。成命不能收回,解決的辦法是由王另頒新詔,准許猶太人自衛。請求頒旨的事又落到以斯帖身上。

         “哈曼的家產”依例須沒收歸給王室,但亞哈隨魯王把它賜給了以斯帖。

         「把...哈曼的家產賜給...以斯帖」:罪犯的家產充公歸給王室,早已有了先例 王上 21:7-16 ,史學家希羅多德也記載波斯有類似的情況。

         此處王將哈曼的家產賜給以斯帖,可見王對以斯帖的寵愛,和試圖為她受苦給予補償。而王后在 8:2 則將王賜給她之哈曼家產派給末底改,使得末底改有和新職分相稱的產業。

         猶大人仇敵。本卷自此對哈曼的稱呼(見斯9:10,24)。

         哈曼的家產。罪犯處決之後,財產被國王沒收,國王可以隨意處置。亞哈隨魯樂意把哈曼的財產都給了以斯帖。哈曼似乎財產很多(見斯3:9注釋)。

         來到王面前。末底改被任命取代哈曼成為首相,在國王身邊時常侍奉他。

         以斯帖已經告訴。在危機發生以前她顯然沒有說。現在沒有必要再隱藏了,因為末底改已經被公認為國王的恩人(見斯2:21-236:3-11),並且以斯帖為了救同胞已被迫承認自己是個猶太人。

         1-2 哈曼的產業改為以斯帖所有,而末底改得了哈曼先前所擁有的地位和權柄。

 

【斯八1“是她的親屬”。即是她的堂兄和監護人。──《雷氏研讀本》

 

【斯1 哈曼遺產賜給以斯帖】希羅多德列舉了被王下令處決之人產業被充公的例子。他的另一個案例,更證明了亞哈隨魯這樣把財產賜給以斯帖是很有可能的。阿勒泰恩特索取阿默斯特裡親手織成的袍子之後(見五3的注釋),亞哈隨魯試圖給她整個城市、大量黃金,甚至私人軍隊,希望能夠換回袍子。──《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1 波斯記錄中的末底改】博爾西帕(Borsippa)出土的一塊版片提到一位波斯官員名叫瑪爾杜卡(Marduka),有些學者認為他就是末底改。瑪爾杜卡是一位會計師,于大利烏的末年至亞哈隨魯初年在世。按考證來自主前五○五至四九九年之間,以攔文的波斯波利斯版片中,這名字經常出現,但在版片之中分別指好幾個人。這幾個人中究竟有沒有一個是未升官之前的末底改,卻無法肯定。現存史料之中沒有提到有末底改其人,居於本書所述的高位。──《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1~17逢凶化吉】兩個諭旨──先前哈曼求王下的諭旨,又用王的戒指蓋了印,製定普珥(就是掣籤),決定何日為吉,好殺害猶大族人。這時雖然惡人哈曼已死,但他的遺禍仍然存在的;因為用王戒指蓋了印的諭旨是不能廢除的。那諭旨既仍生效,猶大族人便仍在危險之中,仍有被殺害的可能。故此,以斯帖再要俯伏在王前,流淚哀告,求王除掉哈曼所傳的諭旨。王恩准以斯帖並向她伸出金杖,又擲下戒指,准許猶大人在亞達月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戳仇敵。

  兩個日子──哈曼起先想殺害末底改與猶大人,就占卜製普珥,掣定了亞達月十三日為吉日,可以向猶大人行事;而這日子在猶大人方面就成了凶日、死亡之日,毫無盼望,無人能廢除或更改。但聽禱告的神扭轉了整個局面,反倒使這日成了猶大人吉祥得勝之日,不但可以聚集殺戮仇敵,更可以奪取他們的財產。神若不准許,甚麼事也不會臨到我們身上,我們所遭遇的都在神的掌握之中。

兩個歷史──歷史是指過去事實的一本忠誠記錄。神的子民百姓因犯罪被擄到外邦,寫下了慘痛的歷史。要是肯謙卑悔改歸向神,神必施恩典憐憫、並拯救他們;既改變了歷史,猶大人在普珥節日便得以歡呼快樂,殺戳仇敵,奪取財物,大有光榮;在外邦地方寫下了一頁輝煌的歷史。這歷史更可貴的是已被列入聖經堶情C──《新舊約輔讀》

 

【斯八2王摘下自己的戒指,就是從哈曼追回的,給了末底改。以斯帖派末底改管理哈曼的家產。

  〔暫編註解〕原先是王給哈曼的戒指,授權隨意對待猶太人和保管答允獻給王室的銀子(三10);現在這個戒指給了末底改,並獲以斯帖授權管理哈曼的家產。

         王的戒指是授權的根據。

         「王摘下自己的戒指」:可參考 3:10 3:12 ,王指上的戒指通常是用印時用來壓在軟蠟或泥上,用以確保送出的信件是法定官方文件。此處表明王對末底改的重用,使他成為如同哈曼一樣首相的地位。 41:42 法老也摘下戒指給約瑟。

         摘下自己的戒指。這個戒指肯定是從哈曼那裡取回來歸還亞哈隨魯的。它戒指是王權的標誌,上面上刻有國王的印章(見斯3:10注釋)。

         派末底改。哈曼的財產被國王沒收,交給以斯帖照管(見第1節注釋)。但是她不能隨便轉贈國王交給她以王后的身份掌管的財產。所以以斯帖沒有把家產送給末底改,而是派他管理。從實用的意義上來說,這等於是贈送。於是末底改得到了與他首相的新身份相稱的住宅。

 

【斯八2哈曼的財產都歸給以斯帖,以斯帖派末底改管理這些財產。──《雷氏研讀本》

 

【斯八3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腳前,流淚哀告,求他除掉亞甲族哈曼害猶大人的惡謀。

  〔暫編註解〕波斯王在筵席上是關切王后的安危,忿而判哈曼死刑,但滅猶大人的命令還未撤銷,因此以斯帖必須另一次流淚哀告,請求波斯王推翻以前的命令。

         這與哈曼被殺中間間隔了一段時間,以斯帖也是冒生命危險違例進去見王。

         俯伏在王腳前。表示完全的順從,而不是敬拜。這是東方的慣例(見斯3:2-5注釋)。

         流淚哀告。以斯帖仍不請而來。她向國王懇求是依據他對她個人的感情。

         除掉……的惡謀。即“讓惡謀失效”。

         末底改雖然掌握著國王的印章,但是他不敢擅自用它頒發新的諭旨,以撤銷國王過去所發的諭旨。

         8:3-6 這一段王和王后的互動,我們可以看到以斯帖非常懂得王的心理,她知道自己所求的是未受邀而主動提起,因此為了避免王的不悅, 8:3 記載她俯伏來到王的腳前迫切地哭著,又巧妙地希望請王廢止哈曼的陰謀(刻意不將王牽涉到諭令內,完全沒有責備王的口吻),然後陳述要點 8:5-6 ,以表明她的期望。

 

【斯八4王向以斯帖伸出金杖;以斯帖就起來,站在王前,

  〔暫編註解〕亞哈隨魯王第一次伸出金杖(五2),是赦以斯帖違例的死罪;現在伸出金杖,表示悅納她,願意允諾所求。

         王以為事情到此應該告一段落,但是他卻忽略了王后最關心的並不是末底改的高昇或哈曼的消滅,而是猶太人的安危與拯救,因此 8:3 以斯帖「又」在王面前俯伏「說話」,此時王向她再次伸出金杖,可見王對她的友善,或許表明她不需要這樣對他說話。

         國王這時伸出金杖,不僅表示對以斯帖的悅納,而且表示願意聽她的講述,按照她的意願辦,以消除哈曼的諭旨所造成的惡果。

 

【斯八5說:“亞甲族哈米大他的兒子哈曼設謀傳旨,要殺滅在王各省的猶大人。現今王若願意,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為美,若喜悅我,請王另下旨意,廢除哈曼所傳的那旨意。

  〔暫編註解〕「廢除....那旨意」:其實是廢止法律,這是波斯法律所不允許的。不過以斯帖委婉的說這是「哈曼傳的旨意」,而不用「法律」一詞。

         6:8,12,15 也提到瑪代王大利烏面臨同樣的兩難困境。解決辦法不是廢掉原先的諭旨,而是另寫一道諭旨加以抵銷。

         現今王若願意。以斯帖在懇求中,把國王的正義感同他對她的感情結合起來,使他無法拒絕。

         廢除。即 “取消”。

 

【斯八6我何忍見我本族的人受害?何忍見我同宗的人被滅呢?”

 

  〔暫編註解〕「我何忍見」:原文是「我怎麼能看見」。

   以斯帖仍把她的懇求寄于國王對她的個人感情,進而說明她與她同胞密切關係。

 

【斯八7亞哈隨魯王對王后以斯帖和猶大人末底改說:“因哈曼要下手害猶大人,我已將他的家產賜給以斯帖,人也將哈曼掛在木架上。

  〔暫編註解〕亞哈隨魯先讓以斯帖和末底改回想他對於猶太人的友好態度,然後提出了一個解決的辦法。

 

【斯八8現在你們可以隨意奉王的名寫諭旨給猶大人,用王的戒指蓋印,因為奉王名所寫、用王戒指蓋印的諭旨,人都不能廢除。”

  〔暫編註解〕國王的前一個命令不可以被推翻,因此這個諭旨就是在前一個命令有效的狀況下授權給猶大人自衛,讓前一個命令無法發生效用。

         隨意奉王的名寫諭旨。即取消哈曼所寫的那個諭旨(見斯3:12)。

         給猶大人。或“涉及猶大人”。這個新的諭旨是要寫給猶太人,而不是像哈曼的諭旨那樣寫給波斯人。

         8-14 按照波斯的規矩,哈曼奉王名用王印章所發出的諭旨是不能廢除的(3:12),唯一辦法是另發諭旨,准許猶太人武裝自衛,使他們不致被滅絕。

 

【斯八814雖然王不能廢除先前哈曼所擬的諭旨(比較但六8,12,15),但可發出另一道相反的諭旨。末底改得到王的批准,便發布這樣一道諭旨,容許猶太人在哈曼諭旨生效之日,以自衛為理由,殺死攻擊他們的人,奪取所有的財為掠物。這道相反的諭旨在主前474年六月二十五日頒布,並且火速傳開去,讓猶太人有大概八個月時間作準備防衛。──《雷氏研讀本》

 

【斯八9三月,就是西彎月,二十三日,將王的書記召來,按著末底改所吩咐的,用各省的文字、各族的方言,並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寫諭旨,傳給那從印度直到古實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和總督、省長、首領。

  〔暫編註解〕“三月”為陽曆五至六月,消滅猶太人的詔令發出了已兩個月,但距離執行期還有八個月。猶太人有充分時間預備自保。

         “一百二十七省的猶大人”:可見猶太人在波斯帝國分佈之廣,大小省分都有。

         「西彎月」:「三月」的意思,這個時間相當於西曆的五、六月。由頒布猶大人滅族的一月十三日到命令取消的三月二十三日,時間過了兩個多月。

         「三月...二十三日」:這是亞哈隨魯王在位第十二年,相當於西元前四七四年六月二十五日,也就是 3:12-13 提到的諭旨頒佈後兩個月又十天。這段時間可能是因為因為以斯帖的行動不是如一般想像的在第一道諭旨發佈後立刻去執行,或者是制訂一道可以達到預期效果的諭旨有一定的困難,需要一點時間。

         三月,就是西彎月二十三日。無法確定這是亞哈隨魯第十二年還是第十三年(本書460頁;見斯3:7注釋,參第12節)。如果第十二年,那個就是西元前474625日;如果是第十三年,那就是西元前473612日。無論怎樣,哈曼的諭旨發佈已有兩個月零十天了,離生效還有八個月零十九天或二十天。

         這是聖經中最長的一節,含有43個希伯來語詞語,即192個字母。

         王的書記。國王的諭旨不能更改,這是波斯的慣例,末底改想出了一個辦法,取消了哈曼的諭旨,而又不在實際上違背它。他用各種語言頒佈了這個諭旨,由皇家的書記員抄寫了副本(見斯3:12)。

         8:9-14 3:12-14 平行,僅略有差異,特別強調「猶大人的文字方言」,因為這個諭旨跟猶大人特別有關。這份諭旨的重點是「猶大人可以聚集自衛,保護自己、攻擊意圖謀殺猶大人的人」。

 

【斯9 年代小注】西彎月二十三日是主前四七四年的六月,距離諭旨頒佈只有七十日。──《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八10末底改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寫諭旨,用王的戒指蓋印,交給騎禦馬、圈快馬的驛卒,傳到各處。

  〔暫編註解〕奉亞哈隨魯王的名。參斯3:12-15

         御馬圈快馬。這是英文RSV版的譯法。

 

【斯11 諭旨中的對策】由於先前的諭旨不能取消便算,所用的對策是以新諭旨抵消舊諭旨。第一個諭旨撤回帝國對猶大人的保護,並且供應攻打他們的軍費。第二個諭旨批准猶大人自組民兵,換言之,是撤回王室對受雇攻打猶大人之人的保障(但經費沒有撤回)。王室的支持被抵消,猶大人攻打仇敵便算不上是針對王室的叛亂。哈曼的手下陷於與猶大人相同的境地,成為被攻擊的對象,攻擊他們的人無需顧慮遭受政府的報復。──《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八1112諭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

  〔暫編註解〕君王已發的命令不能收回(但六8,12),憎恨猶太人和企圖奪取財物的人,仍可合法進行殺戮。新命令准許猶太人自衛。末底改用王的戒指寫的諭旨,內容和三13幾乎相同,只是要殺滅的物件換成了“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9章記有猶太人因保護自己性命而殺了不少人的事。

         「十二月...十三日」:相當於西元前四七三年三月七日。

         「和他們的妻子兒女」: 8:12 有兩種解釋,一種是認為這邊指的是那些攻擊他們的人及他們的妻子兒女;一種是猶太人可以毀滅那些以武力攻擊他們(猶太人)和他們妻子兒女(猶太人的妻子兒女)的人。

         如果我們仔細閱讀經文,會發現,所要剪除殺戮滅絕的,是要攻擊猶太人的人和其家人,而不是所有波斯人。

         「一日之間」:有了限期,表示殺戮行動受到控制,不至於演變為不可收拾的局面,殃及無辜。

         這段諭旨的報復性文字,是以斯帖記讓人難以接受的地方。不過如果我們思考當時的處境,在無法直接廢除第一個准許殺猶大人的命令下,要發佈怎樣的命令才能實質抵消第一個命令呢?恐怕也只有對等報復的命才有辦法了。當然,猶大人最後可能是報復過度,這點我們也無需為他們美化,但發佈這個對等命令的末底改,大概沒有要鼓勵報復的意思。

         聚集。就猶太人而言,團結起來就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有人說猶大人在阿達爾月十三日進攻他人,但是沒有證據。諭旨只允許他們自衛。

         剪除。參考哈曼諭旨的措辭(斯3:13)。末底改所發佈的諭旨,給了猶太人同樣的權利,讓他們利用機會保護自己。

         。即財產。在以前的諭旨裡,猶太人的仇敵得到同樣的許可(斯3:13)。

 

【斯八13抄錄這諭旨,頒行各省,宣告各族,使猶大人預備等候那日,在仇敵身上報仇。

  〔暫編註解〕抄錄。第13節的內容實際上與斯3:14相同。那一節是說哈曼的諭旨。

 

【斯八14於是,騎快馬的驛卒被王命催促,急忙起行。諭旨也傳遍書珊城。

  〔暫編註解〕這一節與斯3:15節相同,內容稍有增加。驛卒們帶著末底改的諭旨,被“催促”,比哈曼的諭旨更為緊急,可能擔心一些地方猶太人的仇敵利用哈曼的諭旨提前行動。

 

【斯八15末底改穿著藍色、白色的朝服,頭戴大金冠冕,又穿紫色細麻布的外袍,從王面前出來。書珊城的人民都歡呼快樂。

  〔暫編註解〕「藍色白色」:這是波斯帝國王室專用的顏色。

         「朝服」:這是末底改第二次得尊榮,第一次是在 6:11

         「頭戴大金冠冕」:指的是帶著碩大的頭巾(不是王冠)。

         「紫色....外袍」:當時紫色是相當貴重的染料,必須靠人工潛入地中海深海取得一種螺貝,取得其紫色分泌物染色。是非常富貴的人才能穿得起這樣的布料。這是紫色的亞麻斗蓬,可能是長而平滑的衣服,像現代阿拉伯人穿的長袍。

         「書珊城的人民都歡呼快樂」:因為吊死哈曼的事情已經轟動全城,所以有可能群眾聚集在王宮外面等待進一步的宣告,因此當末底改步出王宮時,群眾高聲喝采,表達對之前哈曼跋扈管制的不滿。又這段話也有可能不是發生於當晚,而是過了幾天以後發生的事情。也有可能是表達因著猶太人的得救,其他居民也跟著得到抒解,因為他們不必因背負要滅其他種族的罪疚感。

         據說波斯國王穿的是紫色的外袍和帶著紫色斑點的內衣。國王所賜的榮譽外袍通常是其他顏色的,而且是單色的。給末底改所穿的外袍像是國王的那種。

         外袍。可能是“斗篷”(英文RSV版)。含意不明。一些權威人士認為是指一種平滑的長外袍。

         書珊城的人民都歡呼。與第一個諭旨所造成的困惑形成對比(見斯3:15)。這說明波斯人大都同情猶太人。其他少數民族可能也不喜歡第一道諭旨,因為那會造成一個先例。厄運有可能將來也落到他們身上。

 

【斯15 末底改的朝服】末底改朝服的顏色和材料,反映他貴冑的身分和高級的政治地位。只有和王關係親密的人,才有權穿著王族的顏色。金「冠冕」是受寵信而非統治者的標記。

  希羅多德記載一位元船長的建議挽救該船不致沉沒,蒙亞哈隨魯賞賜金冠冕。這冠冕是金制的,因此不是纏頭巾。這種頭飾往往是縛在頭上的,因此,最有可能是戴在前額的小冠。──《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斯八16猶大人有光榮,歡喜快樂而得尊貴。

 

【斯八17王的諭旨所到的各省各城,猶大人都歡喜快樂,設擺筵宴,以那日為吉日。那國的人民,有許多因懼怕猶大人,就入了猶大籍。

  〔暫編註解〕“懼怕猶大人”:所懼怕的不是在猶太人手中被殺;只要不敵對,都可平安無事。這些人可能象當年迦南土著一樣(書二9),看到神與猶太人同在,產生了一種信仰上的敬畏,因而接受其信仰。在作者看來,用武力自保成功不算勝利,自發地歸向神才是真正的大勝利。

         「入了猶大藉」:很可能包括信奉猶太教。

         「懼怕猶大人」:可能是廣義的懼怕,而不一定專指怕猶大人報復他們。

         「入了猶大籍」:就是包含「行割禮」、「守律法」,也就是接受猶大人的宗教。有可能是像  12:48 那樣,受割禮,守逾越節成為猶太人.新約時代也有許多類似的例子,如 23:15 ,  2:10 ,  6:5 ,  13:43

         入了猶大籍。即申請並得到批准成為完全改變身份的猶大人。參考出埃及時一些埃及人對待希伯來人的態度(見出12:38)。

 

【斯八17“入了猶大籍”。即歸信猶太教。──《雷氏研讀本》

 

【斯17 成為猶大人】這用語只在聖經出現,有幾個可能的詮釋。非猶大人可能是借著皈信、聲稱(為可能得到的利益而「裝扮成猶大人」),或合作(「支持猶大人」),而成為猶大人(和合本:「入了猶大籍」)。最後一點解釋了猶大人後來戰勝的理由:他們的民兵中,有很多願意的支持者。──《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思想問題(第8章)】

 1 哈曼受處決後,以斯帖及末底改均獲王賞賜和擢升,但他們是否已感到滿足呢?他們為同胞的緣故求王廢掉哈曼的諭旨,給我們什麽榜樣?

 2 敵人哈曼的角度看,亞達月十三日原是吉日,對猶太人卻是凶日,但事情怎樣化凶成吉呢?在神的掌管下,患難或迫害對基督徒是吉還是凶呢?參羅5:3-5; 林後1:4-6; 13:7-10

  ──《串珠聖經注釋》

 

參考書目: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