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1~2""為中心的生活】(根據原文)亞哈隨魯[]字在以斯帖記堙A提起一百六十九次,[王國]也提起了十一次,但是神和他的名字,一次也沒有提到。當保羅的羅馬書第七章不停的說到"",或者說代表我們的已的亞哈隨魯一而再、再而三出現在以斯帖記堙A就使人連想到,在美國有一種鳥叫Me鳥。這一種鳥一天到晚只唱一個調,Me個不停,唱來唱去離不開Me字,永遠停留在Me調上,老不進步。所以人就給這鳥取名作Me鳥,大家都知道這個Me字在英文就是"",這種鳥不是終日吱吱叫,而是"我我"叫。Me鳥所唱的歌,也就是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所唱的"",也是亞哈隨魯在以斯帖記堜珧菄犖q,其實這不也是我們終日所唱的歌嗎?我們一天到晚想的是"",關心的是"",愛護的是"",表現的也是""。真是""是處處,處處是""。醒來是"",夢堣]是""

有一次在巴西聖保羅市,有一些華僑基督徒聚在一起讀以斯帖記,他們讀到我們現在所讀到的這一段的時候,他們就借用了狄斯耐樂園的名曲;"這是小小世界"來學Me鳥唱歌。在葡萄牙文Me字也是""的意思,但是會中有一些弟兄姊妹只會中文,而中文的"""Me"音不同,所以大家各用中文或葡萄牙文合唱" me"鳥之歌的時候,有人唱" me",有人唱" me"這樣" me"""交織,中西合壁的合唱,不只有趣而且非常富有教育意義。這首歌無意中提醒我們真是:"Me"""翻出來就是"我迷",今天有許多"球迷""棋迷""影迷",但遠趕不上"我迷""已迷"佈滿天下。難得有幾個人迷於棋藝,然而幾乎人人迷於自己,連基督徒也不例外。——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4已怕光芒】多少時候,我們真願意讓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認定他是我們人生每一幅圖畫的主題,而我們只是站在背景和襯托的地位上。但是當背景的光強烈的時候,神即便是站在主題的位置,人也只能看見他的輪廓,他的大概,就像在以斯帖記堙A人只見他的作為而不見他的名字一樣。我們可以作一個有趣的實驗;假定一個人站在視窗,你從室內放眼望去,當響午的陽光恰好從窗外照射進來,你會發現站在視窗的朋友,你只見他臉的輪廓,由於背景的光線太強你幾乎看不見臉上的口眼鼻耳。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在以斯帖記堙A找不到神的名字,因為亞哈隨魯的光芒太耀眼了,結果人只隱約看到神的輪廓,神的作為,這豈不是對我們這些愛主事奉主的人一個極大的警告嗎?多少時候,我們""的生命太強,魂太活躍,鋒鋩太露,恩賜太大,即使我們讓基督居首位,我們退居背景的地位,然而人明顯看見的還是我們,而基督的榮美反而不見了。人似乎只看見一個愛主的人,但是碰不著我們所愛的主。——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4""的投影】以斯帖記的光景,不只表現在我們個人的生活堙A許多時候也重演在教會的聚會堜M屬靈的工作上。一般說來,當教會開始的時候,滿了神的同在,大家實在是謙卑,每一個人都是隱藏起來的,但是當教會蒙了許多恩典和祝福,許多的恩賜也顯了出來,弟兄姊妹漸漸的把眼睛從主身上,轉移到教會的身上來。

有一位很有名的義大利雕刻家米開蘭基羅,他很細心完成他的作品,一點一畫都是精心之作,力求完美他每次雕刻的時候,頭上總要戴著一盞燈。別人問他為什麼這樣作,他說"當我雕刻的時候,我恐怕我的影子不小心會投在我的作品上,而糟蹋了整個的工作。"但願這句話能提醒我們,多少時候聚會中,或者在主所委託的一個工作上,我們不知不覺把我們自己的影子投在其上,就叫聚會或整個神的工作受了虧損。但願主憐憫我們,叫我們怕自己的投影,像怕火一樣,願主的光除去我們的影子,好讓基督的教會只被基督充滿,叫我們不見一人,只見耶穌。——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4魂的豐富】我們對於魂的豐富和能力,常常有許多誤解,從以斯帖記第一章,我們看見亞哈隨魯的豐富,恰好描寫我們的魂的豐富。亞哈隨魯王把他的豐富給人看了一百八十天,他真有那麼多東西給人看!人看完了不能不佩服亞哈隨魯,不能不覺得他了不起。我們會問,難道我們的魂也有這麼多東西給人看嗎?

有人作過一個統計,一個小小的人腦,一生能裝進去的東西,大約等於美國國會圖畫館所有藏書的九十倍。在圖書錧堭`常看見十幾冊的巨著,只是出於一個人的手筆,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寫呢?在巴黎的羅浮宮堙A許多美不勝收的藝術品,常常是一個藝術家的精心傑作,許多的音樂欣賞會,從頭到尾只演奏巴哈或貝多芬的作品。我們今天對宇宙的認識,除了聖經的啟示之外,我們不能不歸功於牛頓和愛因斯坦的貢獻。無論從文學、音樂、美術或者是科學的角度來看,人的魂是豐富的,是了不起的,是經得起看一百八十天的,因為人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的,即使是承受了神智能的一絲半縷,已經是可以汗牛充棟的了。——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4魂的能力】平常的時候,一個人身體用力只有他全部力量的五分之一。如果放出潛在的其他五分之四的能力,那麼他一支手可以舉重二百五十公斤,兩支手就可以舉起一部小型氣車,身體是如此,我們的魂也是如此,具有潛在的能力。神當初賜予亞當魂的能力就是非常驚人的,比如他可以從容不迫的替所有動物命名。自從人墮落以後,神沒有意思叫人發揮這些不可思議的潛能,相反地神的辦法是魂必須喪掉的,十字架必須對付人墮落之後魂畸形發展的部分。一些不肯順服基督福音的人,他們用克制身體的辦法,達到發揮魂的潛能的目的,因而產生了一些不可思議的奇跡,其實這都在魂的領域之內。我們如果知道魂有多豐富,並且潛在的能力有多大,我們遇到這一類事情,就不會受迷惑了。——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4~7自我炫耀】魂不只喜歡表現,而且找機會來表現,甚至不惜創造讓人表現的機會,來達到表現自己,有一次法王路易十五的父親和恩師在一起談論以斯帖記第一章。王師說:我真不明白,亞哈隨魯王那麼大的忍耐,來應付一百八十天的筵席。王父說:我不明白的是王那堥茬o麼多錢,來應付這麼久的筵席。其實你我若看見亞哈隨魯代表我們的魂,那麼這些問題就不難回答了。
   
魂為達到表現的目的,有的是忍耐,也有的是辦法,我們很少看見喜歡表現的人缺少忍耐的。表現的時候總是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有一個好說話的朋友,和另外一位朋友坐下就講個不停,從頭到尾對方一語不發,講話完畢,那位說話的朋友心中愉快,告訴別人說:真好!我們這一次的談話真是投機。另有一次,一位朋友打趣的問:你知道為什麼許多人的家堙A多半是祖母長壽而祖父先走了呢?他自己幽默地回答說:因為祖父的話老早說完了,所以先走一步,而祖母還有很多話還沒有說完,要等一等才走。哦!一百八十天的展覽會,對亞哈隨魯王一點都不是重擔,他有的是忍耐。那麼他那堨h湊錢呢?其實辦法有的是,許多作妻子的常常歎息說:我總是缺少一件出客的衣服。說完之後,她常常是又買了許多她所缺少的那一件出客的衣服。當我們的魂刻意要求表現的時候,很少遇到能源危機的。——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10~11屬魂的人又稱天然的人】魂就是我們人格的所在,是一個感覺"自己"存在的機關。俗語中常說:"死要面子"。從這句俗語中,可以舉一個可笑的例子:有一位朋友,在一個高朋滿座的宴席上,用湯匙舀了一匙雞湯,雞湯的表面上浮著一層油,使人看不出油底下的湯溫度甚高,說時遲,那時快,等到那位朋友用舌覺發現時,他必須用幾十分之一秒的時間來決定,是當即吐出來呢?還是保住面子往喉嚨堳|,結果面子要緊,就不容分說往肚塈],接下去悲劇就發生了。主的話真是不錯,凡要救自己魂的必喪掉魂。我們說過以自己為中心而生活的人,是屬魂的人,現在如果讓我們從全本聖經的光中來看,這樣的人,就是波斯王所代表的。——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10~12自我貶值】一個屬魂的人是"自我貶值",或者說'自貶'。亞哈隋魯的名字另有一個意思就是:"我要變成安靜,而且貧窮。"這話應用在亞哈隨魯王身上,怎麼說也是不相稱的。一個安靜的人,絕對不求表現的,何況亞哈隨魯絕對不會貧窮。他這樣說叫作"自我貶值"
   
比方有弟兄說:我的肉體是特大號的,而且是最敗壞的。這句話他自己說是可以,別人可不能說阿們,如果你說對,他就會生氣。因為自我貶值乃是變相的驕傲。有時我們自己貶值,乃是叫人看我們是如何的謙卑,身上常帶著十字架的記號,又溫柔又屬靈,像這樣自我貶值,其實是另一種的自我炫耀,所以是屬魂的。
   
從前有一位剛剛出來服事主的青年弟兄,來到一位在主堶惚雃陴`度的老弟兄那堙A要得屬靈的幫助。他對老弟兄說:弟兄,請你為我禱告,求主使我能化成無有。那位老弟兄回答說:弟兄,神已經聽了你的禱告,現在起來用信心取用神的話:你是一無所有!哦!只有十字架能指教我們從心婸﹛G我們是一無所有的。——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12退化的人】魂既是亞當的縮影,那麼它不只彰顯亞當豐富智慧的一面,也自然表現亞當消極退化的一面,說到質的退化,魂特別表現了在罪污染後的醜陋面目,顯於外的"暴虐""昏庸"。難怪以斯帖記是用外國的王來形容我們的魂,而不是以大衛或所羅門王來形容。因為自從人墮落之後,有了外來的東西,這個舶來品就是罪,因此以亞哈隨魯來代表一個曾經墮落的魂,是非常恰當的。

有一位父親想幫助他十歲的女兒認識我們是如何的在亞當堙A有一次當他女兒發脾氣的時候,這位父親知道這是機會,是教育的好時候,就拿一面鏡子到她面前說:你不是一直好奇,想知道你的祖母的祖母.......夏娃,長得什麼樣子嗎?喏,往鏡子媮@她,就是這個樣子。哦,在我們身上不只看見在亞當堛甄袨I,也看見在亞當堛滷捙a。——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15~22廢棄了那一個"最好"的】瓦實提在原文的字義是"最好"。當一個人還沒得救以前,他身上最美好的部分是什麼呢?不是人的身體,他不是人的魂,而是人的良心。你知道當人墮落以後,雖然人的靈死了,失去功用,但是神不肯放棄,還在人的堶扈d了一個最後的喊話筒,那就是人的良心。把良心拿走,人連得救的希望都沒有。良心就是靈的三個功用中其中之一。所以請我們記得,當我們接受了變了形的心思的建議之後,有一個結果,就是把良心的感覺壓了下去。這就是我們常常作的廢棄瓦實提的事。

我們不要以為我們不會這樣作,其實我們這方面的本領大得很,我們總能在找到一個最冠冕堂皇的名義,最動聽的理由,來把王后廢掉。有一位弟兄有一個外生,只有八歲,當那位弟兄去房間媟Ёじg點東西,這小孩的外祖母就囑咐他,不要進去吵舅舅。他在屋子外面轉了幾個圈,忍不住要進去,他明明知道這樣作是不對的,因為外祖母已經說過不可以。最後他還是進去了,打攪他舅舅老半天,結果外祖母知道了,問他怎麼不聽話呢?他理直氣壯的說:其實沒有什麼,我只是和舅舅有一些交通而已。你知道這是非常屬靈的理由,這就是米母干的說詞。他明明知道不是很妥的,連小孩子的良心也會說話。因為他良心不安的緣故,需要冠冕堂皇的話,把良心的聲音壓下去。這就是廢掉瓦實提的行為,廢棄了那一個"最好"的。——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16~20自我憐愛】一個屬魂的人是"自我憐愛"的,或者說是"自愛"。有兩個弟兄在一起對話,其中一位元弟兄說:感謝神!我一點都不驕傲。另一位弟兄聽了就說:我若是你就驕傲不起來。當然那一個弟兄生氣了。就立刻反擊說:慢著,你有多少可驕傲的,我就有多少可驕傲的。所以你看見魂一旦受傷,就立刻有反應的,傷害愈重,反擊的行為就愈激烈,甚至不把你的弟兄當作弟兄,最要緊是保護自己。有一位弟兄站講臺的時候,常常引用屬靈的名言,但是沒有說明來源。比方他沒有交代清楚。某一句話是司布真說的,或是衛斯理約翰說的,這樣自然給人一個錯覺,以為這些金言玉句都是這位弟兄首創的,人家就自然覺得這位弟兄很了不起,屬靈造詣很深,恰好坐在台下有另一位弟兄,因為平時博覽群書的緣故,每當講的弟兄引用名句的時候,他就當眾把出處說了出來。比方當臺上說:麥穗包滿時,穗是下垂的,台下的那位弟兄就說:"這是蓋恩夫人說的"臺上又說:驕傲是一種死得最慢,而且是最難死的罪,台下喊著說:這是達秘說的,像這樣臺上臺下應對了好一會兒,講臺的弟兄實在忍耐不住了,就大聲嚷著說:你趕快給我住口。台下立刻就應聲說:這是他自己說的。這一回是道道地地的頭手貨,一點不是引用別人的話。你看見沒有,當""真的受傷害時,我們就有及時的反應,一面顯出我們的本相,另一面我們會發現許多時候,我們說愛弟兄,其實全世界最應愛的還是我們自己。——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一21~22自我放縱】一個屬魂的人"自我放縱"的,或者說"自縱"。從亞哈隨魯廢後和選後兩件事,就能看出他是個任性的人,是順著肉體而行的,這個人沒有原則,隨風而行,那埵釦Q益就往那媃p,那堨s他感官舒服,他就怎樣作,完全順著他的性子。有一個人演講,講的時候心中定意要朝一個方向講,但是說話溜了嘴,不小心往相反的方向說了幾句,沒有想到獲得了熱烈的掌聲,興奮之餘就往反方向又說了幾句,那堛器D竟然是滿堂"",後來欲罷不能,就乾脆向後轉,與起初所定方向完全背道而馳。他前後的方向應該是分得清楚的,他到底選擇了違心的方向,這個叫作沒有原則。

有一位弟兄在美國旅居的時候,看中了一間出租的公寓,原來這間公寓的客廳鋪有美麗的地毯,使得整個屋子氣派非凡,那位弟兄在讚賞之餘,毫不猶豫的就簽了租約,把房子租了下來,等到遷進去後,才發覺洗手間是設在公寓的外面,悔之晚矣!另有一位弟兄決定建入家庭,就是因為有一天他遇見了一位有一雙又大又黑眼睛的女子,等到結婚以後,眼珠黑的或白的統統忘記了。記得的是他們之間一大堆的難處。這就是一個屬魂的人的光景,只有十字架能對付我們,使我們不再為肉體安排,去放縱我們自己。── 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