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斯六1不眠夜】「那夜,王睡不著覺。」

  該是“春眠不覺曉”的時節。
  以斯帖禁食三天過了,卻仍然在寢宮中禱告。日理萬機的亞哈隨魯王,雖然憂勞終日,卻就枕而不能成眠。那不是常有的事。也許,他在思想,為甚麼王后以斯帖,會那麼鄭重的請王和哈曼赴她的筵席?或是該給她甚麼合宜的賞賜?
  專制君王愛率性而行,只求自己滿意,很少會自己省察,也不需要對誰負疚。但他竟然例外的,叫人拿王室的紀事來,讀給他聽;當然,六七年前征伐希臘慘敗的事,不會留在光榮的歷史上。史官偶然讀到了不久前的事:

正遇見書上寫著說:王的太監中,有兩個守門的,辟探和提列,想要下手害亞哈隨魯王,末底改將這事告訴王后。王說:“末底改行了這事,賜他甚麼尊榮爵位沒有?”伺候王的臣僕回答說:“沒有賜他甚麼。”(斯六:1-2

  就在這時候,另一個深宵不眠人來了。哈曼想到王后給他的特殊寵遇,在廣大的王國中,有幾人能得到?真箇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歡喜得睡不著覺,更感覺那個煞風景的末底改難以忍受。仗著自己得王的寵幸,不管時候對不對,就連夜去見王。他應該後悔:這麼非緊急的事務,儘可等到天亮!但神的時候催迫著他,作這種不合體制的冒失事:他一生服事王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的一次。
  那樣的深宮大院,王在寢宮堙A竟然會聽到外院的聲音。誰會在這個時候來吵擾王?是來人低微的語聲?是寂寞空庭的跫音?王就在這當口,覺察到外面有人:“誰在院子堙H”
  侍從叫進了哈曼來。王劈頭問:“王所喜悅尊榮的人怎樣待他?”卻沒說出那人是誰。哈曼以為是自己,回答說:

“當將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馬,都交給王極尊貴的一個大臣,命他將衣服給王所喜悅尊榮的人穿上,使他騎上馬,走遍城堛熊韞哄A在他面前宣告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就如此待他’。”(斯六:5-9

  王同意他設想周到,少不得加以獎勉,就派他去向救王有功的末底改行。哈曼勞心勞思設計的,都歸到末底改身上。當然,哈曼知道,那不是要求把末底改挂在木架上的適當時候。
  神並不睡覺。祂聽人的禱告。── 于中旻《以斯帖記箋記》

 

【斯六1王不能成眠是神所安排的】為了要在明天之前作成這兩件事,神就安排了一些人事物來效力。有趣的是那天晚上,不只是哈曼興奮得不能合眼,巴不得天早一點亮,好稟告王把末底改掛起來,連亞哈隨魯王也是輾轉反側不能成眠。有人猜想說,亞哈隨魯大概在睡前吃了太多的龍蝦,所以睡不著,其實我們知道歸根究底這件事是出於神全能的主宰。── 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六5~9他正在揀選最合適的封爵授予這位忠心的人,呀,看呀!他的首相正好晉謁──正是最好的助手!這堣w有喜劇性的色彩。舞台上的人物,毫不知道別人的動機和計畫。君王不知道哈曼的心媟Q除掉末底改,哈曼也不知道君王的心媟Q提升末底改。國王說了(6節),撐住這有趣的誤會。他說的『王所喜悅尊榮的人』令這自負的哈曼相信,這正是他自己。(他在6節堛爾隉A很可以完全用啞劇的手勢表明!)在這錯覺下,幻想所及,他為自己圖謀,提出難以置信的酬報。哈曼,在其盲目狀態下,猛抓時機,表面上似乎不為自己。任何人提出這樣的建議,都會引起國王的懷疑。穿上王的朝服,騎上王的御馬,等於是另一位君王。──《每日研經叢書》

 

【斯六10】「照你所說的,向猶大人末底改去行。」

這裡整個情形完全轉變了,這個謙卑的猶太人不想高抬自己,卻由傲慢的哈曼給予尊榮。在末底改的心目中,他一定會想起這些讚美的話:「祂提拔貧窮人自糞堆起來,把他們安置在王子中,又使他們承受榮耀的王位,因為地的柱子屬於耶和華。」也可想到其他的話:「你略有一點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沒有棄絕我的名……我要使他們來到你腳前下拜,也使他們知道我是已經愛你了。」

神顯然為祂的兒女成就,木架是預備了,卻是為哈曼的。哈曼所準備的尊榮,原為自己的,卻給了末底改。

這不是絕少僅有的例證,有許多類似的情形可以說明。在美國波斯頓有一間教會拒絕黑人進入的,以後那地方竟成為美國極興盛的黑人教會。

親愛的,在任何環境中無論有譏刺憎恨與威脅,你都要有信心。你的事就是神的,一切必得勝。祂必為你辯屈。尊重祂的,必蒙祂看重。凡輕忽祂的,祂也必輕視。

在神的磨坊中雖轉動得慢,卻很細膩。

祂忍耐地站著等候,只認真地切實作成。── 邁爾《珍貴的片刻》

 

【斯六10「照你所說的,向猶大人末底改去行。」】這真是晴天霹靂,萬萬不可能!哈曼心中一定這麼想。如果王所喜悅的人不是哈曼而是第三者,哈曼也許還可以忍受,但這個人竟然是他所厭憎、所想要摧毀的末底改,對於哈曼來說,不能不說是驚天動地的震撼。王命既出,駟馬難追。他只好硬著頭皮,照王的意思將朝服給末底改穿上,使他騎上馬,走遍城堛熊韞哄A在他面前宣告說:王所喜悅尊榮的人,就如此待他。哦!巴不得我們能看見,哈曼在遊行時一路上臉上尷尬痛苦的表情,他原來希望別人走在他的前面,宣告他的尊榮,而現在竟然是他自己走在末底改的前面,告訴全世界這個人是王喜悅的。感謝神,這實在是神的幽默!神知道如何對待肉體!現在哈曼所代表的肉體,是到了最狼狽不堪的地步。哈曼若未享過尊榮,也許還不會感覺這般的委屈和恥辱,就像以斯帖記所形容的,哈曼就憂憂悶悶的蒙著頭急忙回家去了。── 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