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斯七2】「你要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為你成就。」

在異國不正確的婚姻觀念中,王的心胸有那一份情懷,與美麗的往後有基本的合一。她的另一半,她的呼求使他聽見自己人格中高貴的呼聲。他所說的這不只是一個應許。這是亞哈隨魯王自己向以斯帖籲求的,因為他高尚的品德不禁被喚醒了。一個純潔崇高的品格能激發別人。你曾否想以你的慷慨純真來引發四周的人,使他們有理想可以隨從,就是永生基督的形象所表露的。

從王的話語,我們也看出神所成就的,實在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祂不只給我們一半的國,而是全部,要照祂運行在我們心中的大能大力。但是我們的禱告必須奉主的名,就是照祂的性格,在我們裡面祈求,神必認可。神必認可我們奉祂的名代求。聖靈在我們裡面感動,使主的聖潔彰顯,祂必凡事為我們成就,甚至過度的全部。

「你若住在我裡面,我的話必住在你裡面。凡你所祈求的,必為你成就。」「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什麼,祂必賜給你。」── 邁爾《珍貴的片刻》

 

【斯七9~10把肉體釘在十字架上】哈曼一心以為末底改的下場竟成了自己的下場!羅馬書第六章6 節說「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十字架……。」在神的眼光中我們的肉體是破爛不堪的。人的襪子若只破一兩個洞,還可以去修補,但如果是空前絕後,就只有丟在拉圾筒裡。我們的肉體是空前絕後的,所以兩千年前神就把我們的肉體與基督同釘十字架認定十字架是肉體應該在的地方。等到我們眼睛被開啟,認識肉體的真面目,就開始恨惡我們的肉體同意說十字架是我們的下場,雙手贊成神對於我們肉體的處置,這就是蒙拯救的開始。── 陳希曾《聖靈中的喜樂──以斯帖記剪影》

 

【斯七10哈曼的木架】「將哈曼挂在他為末底改所預備的木架上。」

  是哈曼的妻子細利斯和他朋友們的設計,哈曼滿懷歡喜的吩咐人執行,哈曼從王宮赴宴歸來,天色已將薄暮,入夜就作成了五丈高的木架!(斯五:9-14)人心中強烈的仇恨,藉權勢轉化成效力,是多麼可怕的事。
  那夜見王回來,識時明理的哈曼,知道精心設計的木架,很少有給末底改使用的機會。但他到現在還未曾領悟,把末底改同以斯帖連在一起的可怕。那天早晨,他向御馬廄牽了馬,服事了末底改乘馬游行書珊城的街市。他沒有忘記,回家後,洗澡換衣,宮中來的太監,已經來催哈曼去赴王后的筵席。
  這兩項應酬,一辱一榮,相差有多遠!但誰能夢想得到,會連在一道?
  如果在筵席間,哈曼表現得神思不屬,應對有些木訥,該不算意外的事。不過,亞哈隨魯王並沒有在意,王后依然笑靨迎人,舉止嫻雅。哈曼可能在想,如果王萬一對他恩眷衰減,王后是有力的靠山。不是麼?他手上還戴著王蓋印的權戒!
  酒,還是那麼醇;人,還是那麼美。王舉杯邀哈曼共飲。哈曼儘量使自己相信:一切還是同昨天一樣。
  可是,這思想停留不了多久。急性情的王,為了表現他對以斯帖的愛和關心,再問說:“王后以斯帖啊,你要甚麼,我必賜給你;就是國的一半,也必為你成就。”當然,這只是王者情感的語詞,不能真箇照字面接受。(斯七:2,參可六:23
  但以斯帖似乎很注重這“國”的意義。她說:性命比國還重要;如果生命沒有了,得甚麼都沒有用。現在,她向王求保全自己和族人的生命;因為猶大全族被滅,會是王國有損失。
  在以前,哈曼並沒有向王提過“那一種民”(斯三:8,11)是甚麼民,到現在王才發覺,人可以用語詞欺蒙,作出甚麼樣的惡事!在羞怒之下,王忽然離席衝到花園堙C到他回來的時候,發現哈曼伏在王后的靠榻上求救命。這忽略禮制和言語的行動,又激起了王的烈怒,一句話就決定了哈曼的祿命終止。哈曼計畫經營,趕工製造的七十五呎高木架,用在自己身上。
  亞哈隨魯才明白哈曼的狂妄:他不但以為自己就是王,簡直以為自己就是神。他一切的計畫,都以為沒有神,正現出自己的愚昧,作架自斃,是何等的諷刺!── 于中旻《以斯帖記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