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以斯帖記第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斯十2歷史的主】「豈不都寫在瑪代和波斯王的歷史上嗎?」

  神是自隱的神。祂隱名作事,但顯然是出於至高者的手。
  神創造了宇宙,卻沒有留下一紙藍圖,用任何人類的文字簽名。如果真的那樣作,“一一都寫出來…所寫的書,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約二一:25)萬有至大,這樣說,絕不是誇張。因此,“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一:20)不過,神的可知,人能曉得神,絕不是像一本書那樣。
  神是世界歷史的真正作者,雖沒有在任何篇頁上留下祂的名字。背逆的人,在歷史著述中很少提到神的名,只誇揚自己的英雄作為。歷史是得勝的人寫的。但智者可以說:“王的心在耶和華的手中,如同隴溝的水,隨意流轉。”(箴二一:1)看到在恰當的時候,各個人的際會,和事的發展,除了神的精心布置運作,不能有別的解釋。
  聖經是神的書。但以斯帖記中,沒有提到神的名。但如果沒有神的介入,哈曼的計畫得逞,猶大族真箇被滅絕了,那麼彌賽亞將無從降生,基督的救贖將無從實現,墮落的人類,也將永遠沒有盼望。全人類的一線希望,竟繫於亞哈隨魯王的權杖的金頭!這才是真實的危機。假設納粹德國凶惡的種族滅絕成功了,並不影響人類救恩;哈曼的計謀成功,更是可怕。但神的選民在掌握歷史的神手中,是無比的穩妥。
  在惡人看來,神子民是一群待宰殺的羔羊,沒有誰保護,他們的命運,可以輕易的擲骰子決定。掣普珥就是擲骰子。骰子擲下了,在那堭衕遄C惡人在獰笑。他們看來似乎控制了全局,但控制不了骰子的轉停。神並不玩骰子;祂的手掌握著擲骰子的人的心,和在他們之上君王的心。
  神古老的仇敵撒但,無時不在想法破壞神的工作。它的靈在悖逆之子的心中運行。它看神的子民是將宰的羊,隨時預備消滅他們。不過,他們不曾仰望天上,沒有看到群羊的大牧。不管哈曼的後代有多少,總有一個普珥節。
  願我們的眼睛,透過鉤心鬥角的殿堂,紛亂爭殺的營帳,看到歷史的真正作者:祂是全智全能的神,不論哈曼如何精心設計,紛繁的世局如何運作,我們在危難中,要效法以斯帖和末底改的禁食禱告,打敗那惡者,神的旨意必然成就。阿們。── 于中旻《以斯帖記箋記》

 

【斯十3】「為本族的人求好處,向他們說和平的話。」

一個單純與誠心的人,生活就是這樣。你也應當現在採取這兩種特性。周遊世界,求人們的好處。那不是說你只給他們一點小惠,而是真正犧牲自己,為他們求好處。你要知道你若肯捨己,對待一個疲倦的母親,哭泣的孩童、有病的人,甚至要傷害你的,這樣就開了傳福音的門,這好似開放了地上的水泉,使生命滋長。你算算有多少日子浪費過去,沒有幫助人。貴格會有一句名言:「盡你一切能力行善,向你一切的人行善,用你一切方法行善。」

要對一切困苦的心靈給予安慰。在我們周圍有許多焦慮憂苦者,一句同情的話,一個懇切的禱告,都會除去他們沉重的負擔,摸平他們的皺紋。讓恩慈的法則常在你的口舌。不要在背地說人,或用些刻薄或惡毒的話,要說和平的話,追求和睦。那賜意外平安的神必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親愛的,來吧!我們趕快去,到憂苦者那裡;

我們的愛心如夏日的炎熱,點燃起烈火來。──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