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四1「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呂振中譯〕提幔人以利法說:

  〔暫編註解〕以利法首先發言,他可能是最年長或者最受尊敬的。
         「回答」:應該翻譯為「說話」,因為以利法並不想要回答什麼。
 “以利法”。約伯三位朋友中最有同情心的一位,他首先發言,而其言論是以經驗為權威。他大概是年紀最大的(一五10)。

         以利法是第一個回答約伯的朋友。他的論述比其他人更加深刻。可能他是他們中最年紀最大的。他清楚地歸納了當時人們對痛苦與罪惡之關係的看法。以利法的話有一定的道理。他見地深刻,但缺乏溫情和憐憫,未能正確評估約伯的處境。以利法代表那些未能理解神及其對人的旨意,誤解深奧真理的誠實人。

         四1∼6前言:要約伯想起自己以前曾經幫助過軟弱的人,現在自己遭遇禍患怎麼就陷入焦躁驚惶之中了?不是應該敬畏神、行事純正以獲得依靠和盼望嗎?

         1-6約伯從前怎樣教導和扶助人,這種純正行為神必顧念。

         4:1-5:27  禍患與惡行:首先是以利法發言。在約伯三位朋友中,可能他最年長(參15:10),他的論點是以經驗作根據,指出凡事必有因,而約伯禍患的「因」就是惡行。

       45兩章是以利法的談話,深思熟慮,處處流露年長者的智慧和深度。他可能是三人中年紀最大的。他的短處是很少站在受苦的一方設身處地想,言詞難免冷酷。他認為惡人難免禍,人受神懲罰必為犯罪的結果。他責備約伯毫不留情。

         以利法的發言分三部分:1,賞善罰惡的原則(四211);2,所得默示和信息(四12∼五7);3,對約伯的勸勉(五827)。

       本章至14章為四人第一回合的對話,發言的次序似依年齡的長幼。

         本章至27章記約伯與三友的對話。他們對發生在天上的事毫無所知,都是根據自己的看法發言。他們本來肯定約伯受苦罪有應得,聽過他的獨白,十分詫異,打破沉默,一一說話。

 

【伯四2「“人若想與你說話,你就厭煩嗎?但誰能忍住不說呢?」

   〔呂振中譯〕『冒昧試要跟你說話、你耐不住麼?但抑制着不說、誰能彀呢?

  〔暫編註解〕「你就厭煩嗎?」:也可以譯為「你能忍受嗎?」,如果是這樣翻譯,有可能是以利法要為以下的發言致歉。不然就是以利法責備約伯無法聽別人的發言。

       「你就厭煩嗎」:或譯作「你能忍受嗎」,表示以利法為自己以下的發言致歉,恐怕約伯厭煩,顯示他同情約伯的境況。

       想與你說話。以利法用提問的方式開始講話。這種方式經常在《約伯記》中出現(見伯8:211:215:218:222:2)。很難確定以利法的提問是抱歉還是溫和的諷刺。

       厭煩。該詞在第5節譯為“昏迷”。

       忍住。以利法目睹約伯的痛苦,聽見他的怨言。他覺得不能再保持沉默。他來到這裡,關於受苦問題顯然抱有先入之見。他現在設法用這種理論解釋約伯的困境。他立場堅定,決心不惜代價為自己的見解辯護。

 

【伯四3「你素來教導許多的人,又堅固軟弱的手。」

   〔呂振中譯〕看哪,你素來管教許多人,使軟弱的手強壯過來。

  〔暫編註解〕「教導」:「管教」、「訓誡」、「糾正」、「教育」。
         「許多」:「眾多」。
         ◎此處以利法責備約伯軟弱,沒有辦法以身作則,實踐他自己以前的教導。這樣指責也對,不過約伯目前遭遇的,跟他以前教導的人所遭遇的並不相同,所以不太能直接類比。

       教導。可能是在道德方面教導人,視痛苦為糾正錯誤的懲戒。

       軟弱的手。直譯為“下垂的手”。表示失望和氣餒。以利法稱讚約伯盡心地幫助同胞。

 

【伯四4「你的言語曾扶助那將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軟弱的膝穩固。」

   〔呂振中譯〕你說的話曾把將要跌倒的人扶起;你又使屈弱的膝蓋穩健。

  〔暫編註解〕跌倒的人。或“失足”,“蹣跚”,“搖晃”。

       軟弱的膝。或“屈膝”。無法承重之膝。約伯曾幫助了灰心的受苦人。他一定向他們指出了神。他的勸勉在他們身上產生了效果。

 

【伯四5「但現在禍患臨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驚惶。」

   〔呂振中譯〕但現在禍患臨到了你,你竟耐不住;觸害着你,你竟然驚惶。

  〔暫編註解〕「昏迷」:「厭煩」、「焦急」、「耐不住」。

       「昏迷」:或譯作「厭煩」。

       但現在。形勢發生了變化。約伯再也不能客觀地對待苦難。他需要親身體驗先前的觀點。

       昏迷。或者“厭煩”(參伯第2節注釋)。

       驚惶。或“氣餒”,“驚恐”。以利法發表了一條重要的意見:努力幫助別人忍受痛苦的人,應該樹立在考驗中堅強的榜樣。但不知約伯有沒有鼓勵過像他那樣處境嚴酷的人。以利法似乎未能理解約伯在幾天之內所遭受的痛苦,超過了一般人一生的苦難。按照以利法的推論,苦難就是苦難。喪失一切的約伯,應該以和失去一個孩子的人一樣的堅強態度來應付苦難。

 

【伯四6「你的倚靠,不是在你敬畏 神嗎?你的盼望,不是在你行事純正嗎?」

   〔呂振中譯〕你的安心信賴豈不是在於你的敬畏神?你所指望的豈不是在於你行徑之純全麼?

  〔暫編註解〕以利去指出約伯並非無望,因為他一向行為純正,他現在所受的是神的管教(參5:17-27)。

       你敬畏。指敬畏神。這句也可譯為:“你的信心不是在你敬畏(神)嗎?”

       純正。或“完全”,“正直”。和伯1:1的“完全正直”詞根相同。這一行與上一行構成平衡。以利法提到了約伯的兩大美德:敬畏神和純正。難道這些在試煉中還不夠用嗎?

 

【伯四7「請你追想,無辜的人有誰滅亡?正直的人在何處剪除?」

   〔呂振中譯〕『你請追想:無辜人有誰滅亡?正直人在哪堻Q抹除呢?

  〔暫編註解〕「無辜」:「乾淨的」、「無罪的」。
         78這幾句話可說是約伯三友對苦難的核心思想:義人不會受苦。種罪孽才收罪孽,苦難乃犯罪的結果。約伯受此大苦,可見罪孽之深。
         79 以利法斷言滅亡的是惡人,而不是無辜的人。但事實不一定如此。

         四7∼11神是賞善罰惡的神,並且擊打惡人時,強而有力。

         7-11節表達的觀點是:患難是犯罪的直接懲罰。

 

【伯四8「按我所見,耕罪孽、種毒害的人都照樣收割。」

   〔呂振中譯〕據我看,耕奸惡種毒害的都必照樣收割。

  〔暫編註解〕「毒害」:「患難」、「勞苦」。

       「照樣收割」:收割他們邪惡的果子。

       得到的結論是約伯在自食其果。

 

【伯四9「 神一出氣,他們就滅亡; 神一發怒,他們就消沒。」

   〔呂振中譯〕他們由神噓的氣而滅亡;由神怒氣的風而消沒。

  〔暫編註解〕以詩歌的手法,把人的特性用在神身上。

 

【伯四10「獅子的吼叫和猛獅的聲音盡都止息,少壯獅子的牙齒也都敲掉。」

   〔呂振中譯〕獅子的吼叫和猛獅的聲音盡都止息;少壯獅子的牙齒都敲掉。

  〔暫編註解〕「獅子」:常常用來比擬強暴的惡人。

       10~11 這堛熒N思是,雖然惡人可能很有力,但他們至終不能昌盛。

       10-11  惡人縱然強壯,但至終必如獅子一樣不得善終。

       10和第11節描寫了所有五種狀態的獅子,從幼崽到無助的老獅子,刻畫了獅子家族的毀滅。在一個獅子眾多的國家裡,這個比喻是很有意思的。在人們的心目中,獅子就是暴力和毀滅。以利法指出,所有的惡人都將毀滅,包括年輕的,年老的,體弱的,強壯的。即使是一群獅子,也要瓦解。以利法可能是喻指約伯的家族。

 

【伯四11「老獅子因絕食而死,母獅之子也都離散。」

   〔呂振中譯〕獅子因無抓撕而死〔同詞:滅亡〕;母獅之子便都離散。

  〔暫編註解〕「老獅子」:原文沒有「老」字,就是「壯獅」的意思。
         「絕食」:「缺少食物」。
         ◎以利法的邏輯就是「因果報應」、「怎麼種就怎麼收」。有如 37:25 中的觀念。這樣的原則本來是沒錯,不過以利法將之擴張到「沒有例外」 4:7-8 ,就出了問題,因為約伯正好是個例外。而且,這樣的說法就暗指約伯犯罪,甚至是強暴的惡人,對於約伯來說,更是進一步的傷害。

       「老獅子」:應作「壯獅」(參箴30:30)。

       「絕食」:應作「缺食」。

 

【伯四12「“我暗暗地得了默示,我耳朵也聽其細微的聲音。」

   〔呂振中譯〕有一件事暗暗傳達於我,我耳朵聽到其細微聲音。

  〔暫編註解〕默示dabar)。一般譯為“話語”。本節也有這樣的意思。

         細微的聲音shemes),“耳語”。在本卷最生動的段落之一中,以利法講述了他所認為的神啟示。

         1213以利法講述所見到一個異象,令他“毫毛直立”。他認為夢中所得的神秘經驗乃神所啟示,因此自己的觀點正確。他的論點:天使在造他的主面前尚且不完全,何況人呢!人只是塵土、蛀蟲、微不足道,連明天如何都不知道。

         四12∼21自己透過靈異的經驗,知道神比人公義、超越。而人是會迅速毀壞消逝的存在。

       1221 以利法試圖提出他曾經看見的異象(15,16節)來支持自己的論點。他問道:“倘若天使都不能信賴,人類又怎信得過呢?”(18,19節)。“被蠹蟲所毀壞的人”。或譯作:比毒蟲更早死的人。“帳棚的繩索”。死亡比作繩索拔出,帳棚便倒塌。

       12-21以利法以個人在夢中所經驗的異象道出世人的卑微。

 

【伯四13「在思念夜中異象之間,世人沉睡的時候,」

   〔呂振中譯〕在夜間異象之煩想中、世人沉於酣睡時候、

  〔暫編註解〕「在思念夜中、異象之間,世人沉睡的時候」:直譯為「在思念中、夜間的異象裡,世人沉睡的時候」。
         「思念」:「分裂」、「矛盾的思想」,也有人翻譯為「惡夢」。

       思念。直譯是“不平靜的思想”,“激動的意念”。夜晚的黑暗為下面的事提供了神秘的氣氛。

 

【伯四14「恐懼、戰兢臨到我身,使我百骨打戰。」

   〔呂振中譯〕恐懼戰兢臨到我身,使我百骨震顫。

  〔暫編註解〕百骨。骨骼是人體的框架,在比喻中常與人的內心感情緊密相連(見箴3:812:415:3017:22;伯30:30;詩31:10)。

         打戰。指骨頭。用於上述相同的比喻。

 

【伯四15「有靈從我面前經過,我身上的毫毛直立。」

   〔呂振中譯〕有微風從我面前掠過,我肉身的毫毛都倒豎起來。

  〔暫編註解〕「靈」:也有可能是「風」的意義。

       「靈」:或作「風」。

 

【伯四16「那靈停住,我卻不能辨其形狀;有影像在我眼前。我在靜默中聽見有聲音說:」

   〔呂振中譯〕那微風停住。我卻不能辨認其形狀。有形像在我眼前;我聽見有低微的聲音說:

  〔暫編註解〕我們不知道這是否真的是啟示。以利法顯然相信是的。但聖經沒有說他有先知的恩賜。

 

【伯四17「‘必死的人豈能比 神公義嗎?人豈能比造他的主潔淨嗎?」

   〔呂振中譯〕「“能死的人在神面前能算為義麼?人在造他的主面前哪是潔淨呢?

  〔暫編註解〕「比神」:或作「在神面前」;

         「比造他的主」:或作「在造他的面前」。

         整節指人在神面前不能自義,不能稱為潔淨。

       必死的人`enosh)。 該詞一般譯為 “人”。 “必死的”是外加的。聖經有許多章節都體現了人類的必死性(提前1:176:16;等)。本節的譯法可能源於希臘語七十士譯本。

         公義。許多譯者譯為:“必死的人在神面前能算為公義嗎?人在創造主面前能顯得潔淨嗎?這種譯法也是對的,可能更符合本節的意思。人不僅不能超越神的公義和潔淨,而且根本無法在神眼裡視為公義和潔淨。

 

【伯四18「主不信靠他的臣僕,並且指他的使者為愚昧;」

   〔呂振中譯〕看哪,主尚且不以他的臣僕為可靠,乃指他的使者為處理失當;

  〔暫編註解〕「他的臣僕」、「他的使者」:指「天使」。

       臣僕。顯然指天上的生靈。他們與人類不一樣(第19節)。他們是無罪的。按他們的標準,他們是完美的。但他們的聖潔無法與神無限的聖潔相比。天國的叛逆史證明,即使是天上的生靈也有可能受到誘惑而反叛神。參啟12:3,4

         愚昧。直譯為“錯誤”。

         18-21本段可能是神的默示或以利法對默示的解釋。神的天使比人尊貴,尚且得不到神的信任(不能在神面前完全稱義),更何況是人。

 

【伯四19「何況那住在土房、根基在塵土裡被蠹蟲所毀壞的人呢?」

   〔呂振中譯〕何況那住在土房、根基在塵世堙B比蛀蟲易被壓碎的人呢?

  〔暫編註解〕「被蠹蟲所毀壞的人」:也可以譯為「像蠹蟲一樣被毀壞的人」。指的是人生命的脆弱。
          蠹蟲」:「蛾」、「蛀蟲」。

       「被蠹蟲所毀壞的人」:如譯作「像蠹蟲一樣被毀壞的人」,意思更貼切,指人生命的脆弱。

       「蠹蟲」:蛀蟲。

       何況。以利法把人類與天國的生靈進行比較,強調著人的軟弱。

       被蠹蟲所毀壞。或“像蠹蟲”,“比蠹蟲更快更容易”。有人解釋為:“他們仿佛是蠹蟲”。

 

【伯四20「早晚之間就被毀滅,永歸無有,無人理會。」

   〔呂振中譯〕早晚之間他們就被打碎,無人理會,永遠死滅。

 

【伯四21「他帳棚的繩索豈不從中抽出來呢?他死,且是無智慧而死。’”」

   〔呂振中譯〕他們帳棚的橛子一拔出,他們哪有不死去,毫無智慧地死去呢?”」

  〔暫編註解〕「帳棚」:比喻「生命」或「肉身」。
         「帳棚....抽出來」:比喻「死亡」。
         「無智慧」:因為時間短暫,還來不及累積智慧就死亡。
         ◎這個異象對以利法來說一定是印象深刻的,其實對別人來說,也應該是印象深刻的。今天如果誰能直接聽到神的聲音,豈不是被當成先知,其教訓被當成是不會錯誤的。說起來以利法在異象中聽到的也沒有錯,只是他太高舉這個經歷,認為這個正確的教訓以及其推論可以用在每一個地方:「人不可能比造物者超越、公義,所以人受苦一定是因為犯罪」。以致失去了成長與反省的空間,更把約伯推向更痛苦的深淵。
         ◎神蹟不等於信仰、直接默示不代表處處正確、靈恩不代表靈命、恩賜不等於生命成熟、經驗不等於真理。這些我們都知道,但人好像很難跳脫經驗的衝擊與影響。

    人的身體象“帳棚”,只是世間臨時的居所,把繩索一抽,帳棚便倒塌,人一停止呼吸也便死寂。“無智慧”是說沒有價值,無人理會(參20節)。

    以利法要求約伯視自己為一個普通人,人生的道路與他人無異。

    「帳棚的繩索,豈不從中抽出來呢」:喻死亡。(參賽33:20; 38:12

    繩索yether)。“抽出來”是為了出發。故有人譯為:“如果他們帳篷的繩索拔出來,他們不會無智慧而死嗎?”

    以利法所講述的啟示可以歸納為神的偉大和良善與人的罪惡和脆弱進行對照。但他的話中沒有同情,仁慈和理解。約伯需要有人鼓勵他在苦難中堅持信靠神。以利法只要提醒約伯所已經明白的道理——信賴神就行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