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十1「“我厭煩我的性命,必由著自己述說我的哀情,因心裡苦惱,我要說話。」

   〔呂振中譯〕『我討厭我的性命;我要向自己任意傾吐哀怨;因我心堛滬W惱我要說出話來,

   〔暫編註解〕約伯宣佈自己要暢舒衷曲。有人把這節的三個短語說成“三聲抽搐,就像暴風雨之前的幾滴大雨點”。

         10:1-7約伯控告神欺壓他,偏袒惡人。因為他沒有罪惡,卻又無法逃脫神的手。 

       17 至於神為何使他受苦,約伯想盡每一個可能,而結論是:神必定知道他是一個正直的人(7節)。

       1-7約伯向神坦言苦情,追問神為何如此殘酷待他,因神知道他完全正直。

 

【伯十2「對 神說:不要定我有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

   〔呂振中譯〕對神說:不要定我有惡;要指示我、你為甚麼竟和我爭辯。

   〔暫編註解〕「定我有罪」:應該是指著約伯的遭遇就像被神定罪的人一樣。

       約伯重申他是無辜受苦,並深信全能的神也知道他無辜(7節),要求神解釋為何要和一個象他這樣忠心的僕人作對,他覺得有生不若無生(1819節)。

         約伯重提尚未解答的問題:“為何?”在下面幾節裡,約伯列舉了有關為何神如此對待他的一個個推測。約伯的這些推測均不符合神的本性。到了本章結束,約伯仍不明白神的旨意。

 

【伯十3「你手所造的,你又欺壓,又藐視,卻光照惡人的計謀。這事你以為美嗎?」

   〔呂振中譯〕你施行欺壓,棄絕你手所造的,卻使惡人的計謀顯耀:這於你哪是好呢?

   〔暫編註解〕「美」:「好的」、「愉悅的」、「歡喜的」。

       這事你以為美嗎?神有沒有從欺壓自己所造的得到快樂呢?神既造了人,又為何厭棄自己所造的呢?

         光照。約伯問:為什麼惡人的待遇看上去比愛神的人更好呢?

 

【伯十4「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

   〔呂振中譯〕難道你的眼是肉眼?或你的察看像人之察看一樣?

   〔暫編註解〕神既能鑒察人心,就不應在判斷上犯錯誤。

       約伯的第二個問題:神的判斷力是不是有限的——根據對人品行的錯誤理解來賞賜和懲罰人?朋友們誤解了他;也許神也誤解了他。

 

【伯十5「你的日子豈像人的日子?你的年歲豈像人的年歲?」

   〔呂振中譯〕難道你的日子像人的日子?你的年歲像人的年歲?

   〔暫編註解〕神在未查明約伯是否犯罪以前,為何立刻刑罰他,好像 如人一般壽命短促,眼見時日無多,急於裁決。

         像人的日子。約伯的第三個問題:神是不是壽命有現,所以經驗和理解都有限?神是不是不久就要死亡,所以追逼約伯,就像時間有限?

         像人的年歲。希伯來語是kime geber,“像一個強壯者的日子”。上半句是 kime `enosh(像人的日子)。

          10:5-6 的意思是神的壽命如果跟人一樣,那就會怕報應不到約伯,急著提前報應。

 

【伯十6「就追問我的罪孽,尋察我的罪過嗎?」

   〔呂振中譯〕你得追問我的罪愆,尋察我的罪,

 

【伯十7「其實,你知道我沒有罪惡,並沒有能救我脫離你手的。」

   〔呂振中譯〕而你卻明知我並非邪惡,又沒有能援救我脫離你的手?

   〔暫編註解〕你知道。或“雖然你知道”。

         沒有能救我。約伯的講話中始終貫穿兩個觀點:第一,他是清白的;第二,他是無能為力的。約伯意識到自己的問題(第3-6節)顯然不符合與神的品性,所以不可能予以認真的考慮。心煩意亂的受苦者回到了他的起點,仍然面臨尷尬的問題:為什麼?

         ◎這一段都是用諷刺的口吻說的,說明約伯實在不知道神為什麼要讓他遭遇這些事,因為神又不是人,有那些天然的限制。

 

【伯十8「你的手創造我,造就我的四肢百體;你還要毀滅我。」

   〔呂振中譯〕你的手雖造了我,製造了我,一旦轉而毀滅了我!

   〔暫編註解〕「毀滅」:「吞噬」。
         「四肢百體」:原文是「四圍」、「環繞」,可能應該接著後面「毀滅」而翻譯成「四圍環繞毀滅我」。

       「你還要毀滅我」:你現在千方百計毀滅我。

         誰製造一個美麗的花瓶,是為了毀壞?誰用大理石雕了一個像,是為了砸碎?誰建造一幢大廈,是為了拆毀?誰種了一棵名貴的花,是為了摧殘?

         8-13約伯回想神以愛造他,一直眷顧有加,但發覺神現在這樣以殘酷相待,前後判若兩人,便懷疑神先前的眷顧也是不懷好意的。

         10:8-17約伯追想自己生命的起源,更是不解神為何要毀滅他。他感覺自己不管怎樣都無處可逃,無法抵擋造物者的攻擊。  

 

【伯十9「求你紀念,製造我如摶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嗎?」

   〔呂振中譯〕求你記得、你製造了我如摶泥一般,你還要使我歸於塵土麼?

   〔暫編註解〕如摶泥。七十士譯本為“用泥”。見伯33:6;賽29:1645:9;耶18:6;羅9:20,21

 

【伯十10「你不是倒出我來好像奶,使我凝結如同奶餅嗎?」

   〔呂振中譯〕你不是將我倒出如奶子,使我凝結像奶餅麼?

   〔暫編註解〕「奶餅」:「乳酪」。 10:10 表現出古人對於精液如何產生胎兒的看法。

       以奶凝結成乳酪的過程比喻胎兒在母腹中成形的經過。

         10~11 指神對胎兒的關懷。

 

【伯十11「你以皮和肉為衣給我穿上,用骨與筋把我全體聯絡。」

   〔呂振中譯〕你將皮肉給我穿上,又用筋骨把我交織起來。

   〔暫編註解〕這一節和下一節一般認為指受孕和懷胎。

 

【伯十12「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呂振中譯〕你造生命施堅愛與我;你的眷顧還保守着我的氣〔或譯:靈〕呢。

   〔暫編註解〕慈愛。希伯來語是chesed。有“憐憫”,“仁慈”,“喜愛”之意。很難用人的語言來表達神的品性。

         眷顧。不僅指眷顧的過程,也指眷顧的結果,就是對約伯的關懷和照顧。約伯認識到神保守的大能,從他受孕到長大成人。但這種認識增加他的疑問:為什麼神對他如此嚴厲。

 

【伯十13「然而你待我的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裡,我知道你久有此意。」

   〔呂振中譯〕但以下你待我的辦法早已藏於你心堙F我知道這是存於你旨意:

   〔暫編註解〕◎約伯控訴神早就準備好要讓他遭遇目前的景況 10:13 。神的大能同時在約伯的創造與毀滅中彰顯。

       這些事。指約伯受造的神奇性,或神帶給約伯的苦難。一般認為指後者。

         你久有此意。即帶來這些苦難。有人認為這是為了引出以下幾節。約伯說,如果這種解釋是正確的,那麼,神儘管以前眷顧了他,仍懷有惡意,現在表現出來了。

 

【伯十14「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並不赦免我的罪孽。」

   〔呂振中譯〕我若犯罪,你就窺察我,從不以我為無辜而免受罪罰。

   〔暫編註解〕犯罪。希伯來語是chata',指沒有擊中目標,不是故意背叛,詞根是pasha'。約伯埋怨神對小罪太嚴厲。

       14-17指出神嚴峻苛刻,約伯雖無罪也不能逃脫,重重受罰。

 

【伯十15「我若行惡,便有了禍;我若為義,也不敢抬頭,正是滿心羞愧,眼見我的苦情。」

   〔呂振中譯〕我若行惡,我有禍阿!我若理直,也不敢抬頭,寧願飽受恥辱,看着自己的苦難。

   〔暫編註解〕行惡。詞根有暴力之意,與chata'不同(見第14節)。

         我若為義。約伯抱怨說,在這種情況下,他無法抬頭。儘管他行義,仍然受苦。他無話可說。

 

【伯十16「我若昂首自得,你就追捕我如獅子,又在我身上顯出奇能。」

   〔呂振中譯〕我〔傳統:他〕若昂首自得,你就如獅子追捕我,顯奇妙作為責罰我。

   〔暫編註解〕我若昂首自得。直譯是“他被抬舉”。敘利亞語(亞蘭語)譯本為“我被抬舉”。

         如獅子。見賽31:4;耶25:38

         顯出奇能。約伯說,神以奇異的方式使人受苦。

 

【伯十17「你重立見證攻擊我,向我加增惱怒,如軍兵更換著攻擊我。」

   〔呂振中譯〕你重新立見證攻擊我,向我增加你的惱怒;重領新兵來擊打我。

   〔暫編註解〕「重立」見證:「更新」。
         「重立見證」:「更新證人」、「更新證據」,「找到新的罪名」的意思。

       “重立見證”是說“用新的見證”,有人把“見證”解釋為加在約伯身上的痛苦,見證他有罪。“如軍兵更換著攻擊我”是說他受的苦如軍隊波浪式的進攻,一批又一批,向約伯進攻。

       「重立見證」:指約伯接二連三所受的苦楚。

         重立見證。每次新的苦難都證明神不喜歡約伯。

         更換著。指不斷輪換部隊以保持攻勢。

 

【伯十18「 “你為何使我出母胎呢?不如我當時氣絕,無人得見我。」

   〔呂振中譯〕『你為甚麼使我出母胎呢?把不得我當時就氣絕,不讓人眼看見我阿!

   〔暫編註解〕約伯再一次希望他從來沒有出生(比較三11)。

         使我出母胎。約伯又哀怨自己的出生(見伯3:1-13)。

         當時氣絕。即“斷氣”(見伯3:11注釋)。

         10:18-22約伯再質問神為何要給予他生命,然後讓他遭遇強烈的痛苦而死。

       18-22神創造後複又毀滅,約伯不由再次歎問為何生在世上(參三)。他唯一的希望是在未死以前,稍得喘息。

 

【伯十19「這樣,就如沒有我一般,一出母胎就被送入墳墓。」

   〔呂振中譯〕這樣、就似乎未曾有我一樣;一出母腹、就被送入墳墓。

 

【伯十20-21「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嗎?求你停手寬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蔭之地以先,可以稍得暢快。」

   〔呂振中譯〕我一生的日子不是很少麼?停手哦;放寬我吧,使我稍有喜色,在往而不返之先,往黑暗死蔭之地以先,稍有喜色。

   〔暫編註解〕寬容我。約伯哀求臨死之前給他一點安寧。

         幽暗。本節和下一節用不同的詞強調“黑暗”。21節用了表達黑暗的常用詞。接著用了 “死蔭”的詞。這是用詩歌的語言表達死亡的世界。

         2022 約伯乞求神在他死前給他一點點獨處的時間。

       21~22從本節至22節可以看出神如何逐步藉著主基督和眾使徒向人啟示祂的計畫:墳墓只是信徒進到光輝的永生的大門,在墳墓的這邊,人人有復活的盼望,在那邊則有永生(林前十五章)。這之間,人不是住在幽暗的墳墓裡,而是與主同住(林後五18)。

       21-22   描寫陰間的黑暗和可怕。

 

【伯十22「那地甚是幽暗,是死蔭混沌之地,那裡的光好像幽暗。”」

   〔呂振中譯〕那是幽暗之地,就像墨漆,死蔭,毫無秩序,就是光照、也像墨漆。』

   〔暫編註解〕沒有什麼比幽暗和混沌更形象地描寫死亡了。也沒有比光明和協調更能象徵生命了。

         ◎如果精心創造只是為了毀滅,那又是為了什麼呢?約伯求神可憐他、不要理他,讓他在死前可以暢快。
         ◎約伯言論主要的對象是神,質問神的動機。而約伯三友卻只是論及神的屬性,這點是很引人注意的。好像約伯的神是與人有關係、有感情的,而約伯三友的神是客觀的,與人不一定有關係的。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