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十二1「約伯回答說:」

   〔呂振中譯〕約伯回答說:

   〔暫編註解〕在伯12-14章中,約伯第一次奚落自己的朋友。但這顯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他主要是為自己先前的主張辯護:一,地上發生的一切事情,不論好壞,都是出於神;二,他既受苦難,就有權求告神,並要求知道為什麼會受到這樣的懲罰。

         1-3聲言自己的智慧不比三友遜色。

         12:1-12約伯陳明自己也有智慧與聰明,並且認為受造物顯示出的弱肉強食道理就顯出瑣法等人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觀念是有問題的。

         本章至14章為約伯的答覆。他受到瑣法的無禮怒責,轉取激烈態度,力施反擊,指責三友一味取悅神。他知道神智慧且全能,但若不守公平的原則,運用起來必害多於益。他哀傷人生太短,巴不得能躲在墳墓裡等候神的忿怒過去。他反譏瑣法,說他自以為世上智慧全在他一人身上,他若死了,世間智慧也會跟著消失。他指出沒有受過苦的人不能答覆他的問題:何以公義完全人反而受苦而惡人卻興旺(56節)。

         約伯的答覆包括:1,對三友自視高明的態度不滿,但承認神的智慧與全能(十二225);2,決意和神講理,嘲笑三友道理的空洞(十三127);3,哀歎人生苦短(十三28∼十四22)。

         約伯與三位朋友的談話,都循先答覆人後對神說話的次序。

         一二1一四22 約伯在這埵^應他的三位朋友。他嚴厲地批評他們(一二1一三12),斷言自己的義(一三1319),然後向神作出懇求(一三20一四22)。

         12:1-14:22  反唇相譏:約伯的朋友對苦難的論點不但不能幫助約伯,且令他對他們那種自以為是的態度產生反感。在他看來,他們的智慧無異於禽獸,但神的智能卻變幻莫測(12章)。約伯又指責朋友說大堆話諂媚神,而且他們為神的辯證有不盡不實之處(13章)。最後約伯再次感歎人生短暫,求神讓他死前能喘一口氣(14章)。

 

【伯十二2「“你們真是子民哪!你們死亡,智慧也就滅沒了。」

   〔呂振中譯〕『你們真是有知識的人哪!你們死了,智慧也就跟你們同滅沒了!

   〔暫編註解〕「你們」真是子民哪:表示這論述不只針對瑣法,還廣泛的論及三友。
         你們真是「子民」哪:「百姓」、「國民」,可能是強調「人性」的意思。等於說“你們真是重要人物”,諷刺他們自以為獨佔人間智慧。

         「子民」:大概指佼佼者、頂尖兒人物。

         真是。希伯來語是'omnam。音譯是“阿門”。

         子民。這是一句諷刺。約伯似乎在說:“只有你們才算實實在在,值得一顧,可以說話的子民。”

         也就滅沒。他們一死,智慧也就從地上消失了。

 

【伯十二3「但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並非不及你們。你們所說的,誰不知道呢?」

   〔呂振中譯〕但我也有聰明的心、像你們一樣阿;我,我並不是落於你們之後呀;像這些事、誰不知道呢?

   〔暫編註解〕有聰明。直譯是“有心”。“心”常用來指聰明或心靈。我們用“心”表示情感的所在。但希伯來人認為心是聰明的所在。約伯可能在這裡反駁瑣法在伯11:12中的攻擊,如果那句話理解為:“如果野驢能生下人,愚妄的人就會得到知識”(見伯11:12注釋)的話。

         不及。約伯聲稱自己和他的朋友們都可以引用先輩的話。所以他接著引用了幾個格言。

         你們所說。約伯認為朋友們的觀點並無出色之處。他說自己十分瞭解。誰如果不知道,那才奇怪了。

 

【伯十二4「我這求告 神,蒙他應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譏笑的;公義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譏笑。」

   〔呂振中譯〕我竟成了一個給朋友譏笑的人:我,我這呼求神,而神應了的人,一個又正氣又純全的人竟成了人所譏笑的!

   〔暫編註解〕這句話不很清楚是指誰。如果是約伯,那是他的過去。當時他的祈禱常常得到回應。如果指瑣法,那就是諷刺他。約伯哀歎自己這個認識神,品格正直的人,竟成了譏笑的對象。

       4-6約伯的個人經歷與朋友所說的相反:惡人盡都亨通,公義並不存在。

 

【伯十二5「安逸的人心裡藐視災禍,這災禍常常等待滑腳的人。」

   〔呂振中譯〕境遇順利的人的想法藐視災禍;災禍時常準備着、要害失腳滑跌的人。

   〔暫編註解〕「安逸的人」:暗指「瑣法」,他們以為自己沒有得罪神,現況又安逸,就很容易對災禍沒有防備,但事實上災禍常常是「一不小心就臨到」(滑腳的)

         這句經文深奧難解,意思大概是:你們住在自己安舒的環境媦J笑我是最容易不過的。

         本節不易理解,大概是指:身居安樂窩者不會同情陷逆境的人,只會譏笑他們;比喻友人幸災樂禍。

         本節的意思十分清楚,也可理解為“安逸的人心裡藐視災禍;滑腳的人遭人藐視”。約伯指出,人性的軟弱使他藐視不幸的人,給步履蹣跚的人雪上加霜。有譯本(KJV)為“滑腳的人就像一盞燈,為安逸的人心裡所藐視”。意思是燈光亮的時候,被人看重,但熄滅以後,就被蔑視和拋棄了。同樣,人在興旺的時候,會被視為榜樣和典範;但如果身處逆境,他的話就沒人聽了,人也被藐視了。

 

【伯十二6「強盜的帳棚興旺,惹 神的人穩固, 神多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

   〔呂振中譯〕強盜的帳棚興旺,激動神發怒的人安居無慮;這種人將自己手所作的當作所崇拜的神。

        〔暫編註解〕「神多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原文沒有「財物」,是「把神帶在他的手中。」或者是「把自己的力量當神明」。這一句可理解為:“將他們的神送到他們手中”。即強盜的神是他們手中的武器。

         ◎如果我們真的是認同成功神學,認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真的是不可能去防備隨時可能臨到的災難。也可能倒果為因,把惡人當大善人了。

         最後一句可理解為:“將他們的神送到他們手中”。即強盜的神是他們手中的武器。

         「神多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此乃意譯;原文晦澀,或可譯作「將神放在他們的手中」,意即倚靠自己手中力量,奉若神明,或有神授予權力,可恣意妄為。

         強盜的帳篷。第5節哀歎不幸者的苦難。本節則反映惡人表面上的興旺。約伯堅持說,神在這世界上對待人,並不按照他們真正的品格。惡人亨通,義人遭殃。

         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原意不明。有人理解為:“將他們的神送到他們手中”。他們似乎沒有神,只相信自己強壯的膀臂(見英文RSV版)。

 

【伯十二7「你且問走獸,走獸必指教你,又問空中的飛鳥,飛鳥必告訴你;」

   〔呂振中譯〕『但是你請問走獸,走獸就會指教你;問空中的飛鳥,飛鳥就會告訴你;

   〔暫編註解〕約伯似乎指出,在低等動物中間,是弱肉強食的。神並不保護溫順,馴良和無辜者,懲罰兇暴和殘忍者。

          12:7-8 是說受造物都知道災難不一定是來自罪惡,也知道生命氣息以及隨時可能遭遇的災難都來自神( 12:9-10 )。原則上年紀大的有智慧,但是人的耳朵也會分辨言語的正確與否,就像舌頭可以分辨味道一樣,並非什麼勸告都可以被接受的。更何況,神比老年人更有智慧,而且有「能力」可以實行智慧。

         79 約伯反過來責備瑣法(他曾提到驢子;一一12),告訴他“走獸”比他更聰明,因為他們知道災難可以從“耶和華的手”而來。

         7-10朋友所說的連動物也曉得。

 

【伯十二8「或與地說話,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

   〔呂振中譯〕或是地上的灌木,灌木就會指教你;海中的魚也會向你說明。

   〔暫編註解〕「或與地說話」:可作「或與地上的爬蟲說話」。

 

【伯十二9「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作成的呢?」

   〔呂振中譯〕由這一切誰不知道是永恆主的手在這樣作呢?

   〔暫編註解〕12:9 是約伯在他的言論中第一次提到「耶和華」。

         約伯堅持認為神專制獨斷。他竭力表白自己的不幸不能證明他是壞人。他說,甚至自然界也不贊同這樣的說法。這裡的耶和華(Yahweh),是《約伯記》的詩體部分裡唯一一次提到的。神的一般稱呼是'Eloah,或'el(見第46節)。對於這一有趣的變化,沒有明顯的解釋。一些文稿在這裡用'Eloah

 

【伯十二10「凡活物的生命和人類的氣息都在他手中。」

   〔呂振中譯〕眾生的牲命都在他手中;一切血肉的氣息全在手堙C

   〔暫編註解〕生命。希伯來語是nephesh(見王上17:21注釋)。

 

【伯十二11「耳朵豈不試驗言語,正如上膛嘗食物嗎?」

   〔呂振中譯〕『耳朵豈不試驗話語,上膛豈不嘗食物麼?

   〔暫編註解〕約伯似乎在呼籲辨別真假和是非。

         11-25在神的智慧、能力掌管下,人的希望被褫奪,人所定的一切制度要消滅,神的作為終究變幻莫測。

 

【伯十二12「年老的有智慧,壽高的有知識。」

   〔呂振中譯〕你說年老的有智慧,長壽的有明哲。

   〔暫編註解〕這兩個句子也許可理解為問題:“年老的就有智慧,壽高的就有知識嗎?”

         本節與上一節可能的聯繫是:正如耳朵能分辨語言的價值,嘴巴能分辨食物的味道,老年人由於長壽而對事物有真正的眼力。

         12-13   約伯認為老年人雖人生經驗豐富,知識廣博,但絕不能與神的智慧能力相提並論(20)。

 

【伯十二13「“在 神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謀略和知識。」

   〔呂振中譯〕其實智慧和能力盡在於神〔傳統:他〕;神〔傳統:他〕有謀略有明哲。

   〔暫編註解〕智慧與權能都屬神,也無人質疑神是那終極的善,約伯據此強調神控馭萬事萬物,善惡都在他權下(1625節)。有人認為約伯責神賞罰任性,並不公正。細讀本章,約伯反復申述的是神的權能跨越時空,其他一切都屬短暫渺小。自詡有學問、有能力的人都會成為愚笨、傾敗(1719節)。顯赫一時的文明曾幾何時便成為廢墟(23節),唯有神的權能長存。

         12節提到了長壽者的智慧。然而真正的智慧只有在神那裡。約伯在本章的剩下部分闡述了神的智慧和偉大。他的論點是:神創造了萬物;祂維持著萬有;祂能隨自己的意思改變人的狀況;祂抬舉祂所喜悅的人,並能隨意使他敗落。神的作為在許多方面都出於我們的意料之外。

         12:13-13:5約伯說明他自己很清楚神的智慧遠超過人,不過他還是要跟神理論。而約伯三友的言論有如為神編造謊言,約伯希望他們乾脆不要說話算了。 
         ◎約伯在這段經文中訟讚神的偉大,但主要是集中在神毀壞的能力上,顯示出他現在心中對神毀滅能力的畏懼。並且這裡並沒有說神的毀滅能力只針對罪人,而是「出乎常人意料之外的」。

 

【伯十二14「他拆毀的,就不能再建造,他捆住人,便不得開釋;」

   〔呂振中譯〕他若拆毀了,就不能再被建造;他若禁閉住了,便不能得開釋。

   〔暫編註解〕「他捆住人」:指把人囚在監牢裡。

       祂拆毀的。約伯說,沒有人能修復神所拆毀的。人們可以興建城市和鄉鎮,但是神能用火災,瘟疫或者地震將之摧毀。約伯無疑強調自己對神主權這方面的理解。因為他根據自己的經驗,認為自己是神所摧殘的物件。

         祂捆住人。神能剝奪人的自由。

 

【伯十二15「他把水留住,水便枯乾,他再發出水來,水就翻地。」

   〔呂振中譯〕他若抑制住水,水便乾了;他再送出水來,水就使地翻覆。

   〔暫編註解〕約伯認為,水災和旱災都是神主權的證據。這些自然災害,對於約伯當地的居民來說,可能是常見的。

 

【伯十二16「在他有能力和智慧,被誘惑的與誘惑人的都是屬他。」

   〔呂振中譯〕力量和成功的謀略盡在於他;受騙的與騙人的、都屬於他。

   〔暫編註解〕「被誘惑的,與誘惑人的」:指所有人。

         所有階層的人都受神的控制。濫用自己的智慧誤導別人,或為自己謀利的人,都在神的掌握之中,為神的旨意服務。神所定的界限沒有人能逾越。

 

【伯十二17「他把謀士剝衣擄去,又使審判官變成愚人。」

   〔呂振中譯〕他把謀士擄去,衣服都給剝奪了;他使審判官變成了狂妄人。

   〔暫編註解〕「謀士」:君王的參謀。

         “剝衣”。即有時候統治者也變得智窮才竭。

         「剝衣擄去」:指奪去他們的智慧。

         把謀士剝衣擄去。謀士和偉人的智慧不敵神。“剝衣”可能是指剝掉戰俘外衣的做法(見彌1:8)。

         使審判官變成愚人。神能挫敗那些似乎最有本事出謀劃策的謀士。約伯對神的智慧和偉人的智慧做了生動的對比。

 

【伯十二18「他放鬆君王的綁,又用帶子捆他們的腰。」

   〔呂振中譯〕他解開了君王綁人的繩索〔傳統:管教〕,又用腰布捆他們的腰。

   〔暫編註解〕「放鬆君王的綁」:可能是指「除掉王袍」的意思。
         「帶子」:「腰帶」、「腰間的布」、「內衣」。

         大概指神除去君王的統治權,並叫他們降卑、親手工作。

         君王的綁。就是捆別人的繩子。本節的後半部分說,那些曾經拘禁別人的國王現在被捆走了。這一連串的話都是指人生狀況的逆轉和變化。

 

【伯十二19「他把祭司剝衣擄去,又使有能的人傾敗。」

   〔呂振中譯〕他把祭司擄去,衣服都給剝奪了;又使基礎鞏固的人敗倒。

   〔暫編註解〕「有力之人」:原文是「河道」、「水溝」,原文與「強壯」僅有一點差異,此處可能是「強壯」抄寫錯誤而成。

         「祭司」:指受人尊敬大有影響力的人。

         祭司。希伯來語是kohanim。即使是宗教專職人員也會遭受別人所受的苦難。

 

【伯十二20「他廢去忠信人的講論,又奪去老人的聰明。」

   〔呂振中譯〕他把受信靠者的口才廢掉,又將老年人的謹慎智慮奪去。

   〔暫編註解〕「忠信人」:指社會上有名望的領袖。

         「講論」:原指嘴唇。

         忠信的人。神剝奪了那些有名望謀士的口才和領導能力。

 

【伯十二21「他使君王蒙羞被辱,放鬆有力之人的腰帶。」

   〔呂振中譯〕他向王子身上傾倒侮辱,又使壯士的腰帶鬆了勁。

   〔暫編註解〕「放鬆 ...... 腰帶」:即失去力量。

         東方人身穿寬鬆的長袍,腰上系著帶子。他們勞動,跑步或旅行時要束緊袍子。放鬆腰帶會妨礙行動。

 

【伯十二22「他將深奧的事從黑暗中彰顯,使死蔭顯為光明。」

   〔呂振中譯〕他將深奧的事從黑暗中啟現出,又使漆黑顯出亮光。

   〔暫編註解〕什麼都瞞不過神。祂能使黑暗顯為光明。 本文可能指:一,神能察覺陰謀詭計;二,神能預見未來;三,神能洞悉人的心靈深處(見太10:26)。

 

【伯十二23「他使邦國興旺而又毀滅,他使邦國開廣而又擄去。」

   〔呂振中譯〕他使邦國旺大、而又滅亡;使列族〔傳統:邦國〕擴展、又給帶走。

   〔暫編註解〕見但4:17

         2325 神決定“邦國”的結局,祂能使他們的領袖失去聰明智慧。

 

【伯十二24「他將地上民中首領的聰明奪去,使他們在荒廢無路之地漂流。」

   〔呂振中譯〕他將地上萬族之民的首領聰明之心除掉,使他們在荒蕪沒路之地漂流無定。

   〔暫編註解〕祂挫敗偉人的計謀,使他們的智慧失去意義,變得如同迷路的旅行者(見詩107:4)。

 

【伯十二25「他們無光,在黑暗中摸索,又使他們東倒西歪,像醉酒的人一樣。”」

   〔呂振中譯〕他們把黑暗摸來摸去,全沒有光;就迷迷糊糊〔傳統:他使他們迷迷糊糊〕像醉酒的人一樣。

   〔暫編註解〕這是本章的結尾,約伯用形象生動的格言表達自己的觀點。約伯證明自己和他的朋友們一樣,熟悉有關神的格言;也和他們一樣,對至高神的管理和政權懷有崇高的觀念。他的朋友認為,神要在人有生之年,按照他們的行為報應他們。約伯認為神是按照人行為以外的其他標準掌管人類的。他覺得自己的生活是無可指責的。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