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十四1「“人為婦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難。」

   〔呂振中譯〕『婦人所生的人歲數短促,滿有煩擾。

   〔暫編註解〕日子短少。直譯是“光陰短暫”(見詩90:10;創47:9)。

         多有患難。這個經常使用的短語引出一段精彩的話描述人類的軟弱。

         14:1-6人生短促而苦難多,求神憐憫放過自己。 
         ◎約伯用三個理由來求神放過他:人的日子短暫、人處於污穢的環境中、人的年歲與生存的範圍已經被神限制。所以神應該不要再看重人,讓人受苦。

         1-6約伯從個人的不幸看到人類悲苦的命運──人生如朝露,瞬息逝去。故他祈求神不要折磨受造的人類。

         十三28至十四章末,約伯嗟歎人生太匆匆,世間也無完人。既然如此,神何不讓世人樂享此短暫生命,反要求人沒有過犯呢?樹斷了可以再長,人死了一去永不返(710節)。他願在陰間躲避神的忿怒(13節),但連大山都能崩塌,人豈能逃避神的毀滅?

 

【伯十四2「出來如花,又被割下;飛去如影,不能存留。」

   〔呂振中譯〕他長出如花草,又被割下〔或譯:如同花,旋又凋謝〕;他飛去如影兒,並不停留。

   〔暫編註解〕。聖經作者常常把人生比作花草。(見詩37:290:5,6103:15;賽40:6;雅1:10,11;彼前1:24)。

         “這就是人生──他今天長出

   柔嫩的希望之葉;明天開花,

   濃濃地帶著豔麗的光彩;

   後天降霜,致命的霜,

   他自認為十分安逸,富有,

   他功成名就,根卻腐爛,

   竟致衰落。”──莎士比亞。

         如影。沒有什麼比影子更空虛(見代上29:15;詩102:11144:4;傳6:12)。

 

【伯十四3「這樣的人你豈睜眼看他嗎?又叫我來受審嗎?」

   〔呂振中譯〕這樣的人你豈睜眼看他,又叫他〔傳統:我〕上法庭同你對訊麼?

   〔暫編註解〕「睜眼」:代表留心(比較6)。

         你豈爭眼看他嗎?即“如此無足輕重的人,你還要追究、懲罰嗎?”

         叫我來受審嗎?即:這麼軟弱的人,還要到如此偉大的主面前受審嗎?

 

【伯十四4「誰能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無論誰也不能。」

   〔呂振中譯〕巴不得污穢之中能有潔淨呢!一概不能阿!

   〔暫編註解〕學者多認為本節表示人有原罪。

         約伯承認自己的缺點,但是他問:“我怎樣才能被視為沒有缺點?我本屬有罪的種類。為何神對我如此嚴厲?”

 

【伯十四5「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數在你那裡,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過;」

   〔呂振中譯〕人在世的日子既被限定:他年月的數目既在你那堙G他的界限你也制定着,使他不能越過,

   〔暫編註解〕說明人類的軟弱。他的生命十分有限。沒有幾年他就要過去。

 

【伯十四6「便求你轉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直等他像雇工人完畢他的日子。」

   〔呂振中譯〕那就求你轉眼不注視看他;停手吧,使他不再受擾,直到他像雇工人享受他領薪的一天。

   〔暫編註解〕即希望神讓人得享安息,像雇工在晚上得著安歇機會一樣。

         轉眼不看他。約伯求神不要這麼嚴厲地監視他,好他在離開世界以前,可以暫時鬆口氣。

         歇息。直譯是“停止”。這裡不是指休息,而是求神不要使他受苦。約伯求神不要管他(見伯10:20)。

         雇工。夜幕降臨時,雇工開始真正享受的時光,因為他得到了所希望的休息和自己的工資。同樣,約伯也希望得到苦難悲痛的結束所帶來的滿足。

 

【伯十四7「“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

   〔呂振中譯〕『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再萌芽,幼枝生長不息。

   〔暫編註解〕約伯曾看見樹被砍下,也見過樹重新長出,像原先一樣茂盛。可是人的指望連一棵樹都不如。

         14:7-12人不像植物,死亡還有機會再生。人死不能復生。 
         ◎約伯在這段對神動之以情,要神想到人比植物還軟弱,死了就失去了一切的希望。當然,這是約伯時代對死亡以後的狀況還不是很了解所產生的悲歌。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約伯在這種狀況下仍然信神。

         712 在絕望之中,約伯斷言樹的結局比人的結局更好,因為一棵樹可以再次發芽。

         7-12在極度沮喪中,約伯認為樹木比人的命運好,前者被砍後仍可再生,而人死了就完全消滅。

 

【伯十四8「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裡,幹也死在土中;」

   〔呂振中譯〕其使其根衰老於地堙A其樹墩子死於塵土中,

 

【伯十四9「及至得了水氣,還要發芽,又長枝條,像新栽的樹一樣。」

   〔呂振中譯〕到一得了水氣,還是會發芽,長枝條,像新栽種的一樣。

   〔暫編註解〕到了雨季,看上去已經死亡的樹根會復蘇,長出枝條。

 

【伯十四10「但人死亡而消滅,他氣絕,竟在何處呢?」

   〔呂振中譯〕但人死了就過去〔傳統:軟弱〕;人一氣絕,究竟在哪堜O?

   〔暫編註解〕。希伯來語是geber,指“壯士”,“武士”。

         氣絕。即“死亡”(見伯3:11注釋)。

         在何處?約伯很難揭開未來的帷幕。死人復活的細節要到基督的日子才顯明(見約5:28,29;林前15:12-56;帖前4:13-18;提後1:10)。

 

【伯十四11「海中的水絕盡,江河消散乾涸。」

   〔呂振中譯〕湖〔同詞:海〕中的水絕盡,江河旱竭乾涸。

   〔暫編註解〕「海中的水」:或作「湖中的水」。

         這裡不再把人比作重新發芽的樹,而是乾涸消失的江湖。死亡的後果就像穹蒼一樣不變。

 

【伯十四12「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來,等到天沒有了,仍不得複醒,也不得從睡中喚醒。」

   〔呂振中譯〕人也這樣:他躺下去,就不能再起來;等到天都沒了、仍醒不過來,也不能從長眠中喚醒過來。

 

【伯十四13「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密處,等你的忿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紀念我。」

   〔呂振中譯〕『巴不得你將我珍藏於陰間吧!將我隱藏,等你怒氣轉消吧!願你為我定了期限,並懷念着我。

   〔暫編註解〕“陰間”。參看創世記三十七章35節的腳註。約伯渴望死亡能夠成為他目前之痛苦的解脫。他若可以指望陰間以外有復活,便能忍受目前的困難。

         陰間。希伯來語是she'ol(墳墓)。死亡是無夢之眠,約伯並不懼怕。他眼下倒是歡迎死亡。因為他可以躲避神的忿怒。見箴15:11注釋。

         為我定了日期。這是本段的轉捩點。約伯希望在死亡之眠過去,神的忿怒結束以後,神會紀念他。人一想到不可避免的死亡就難過。他會覺得人生沒有意義。

         14:13-17求神讓自己可以在陰間躲過神的忿怒,不過他又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陰間只有死人會去,但人死不能復生,且神目前正緊緊的監視他。 
          14:13-15 中約伯陷入情緒激動的矛盾中, 14:13 約伯希望神可以讓他藏身陰間躲避神的忿怒, 14:14 他反過來想,認為人死不能復生,因此自己只有等死一途。 14:15 他又擺盪回正面的想法,認為神總不會平白無故造他,應該會關懷他,就像他也會回應造物者的呼叫一樣。

         13-17從絕望中約伯忽然顯出希望;他渴望陰間只是暫時隱藏的地方,直至苦難過去。

 

【伯十四14「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等我被釋放的時候來到(“被釋放”或作“改變”)。」

   〔呂振中譯〕只要人死了、能再活,那儘我勞役的日子、我就要等候,等到輪着我免役時來到。

   〔暫編註解〕「釋放」:原文是「改變」、「替代」。可能是指「像軍人被由崗哨上換下來」的意思。

         “爭戰的日子”亦作“服勞役的日子”。希伯來文的“勞役”一字多指服軍役,被抽調出去打仗,故也可能作“爭戰”解。“釋放”也有“替換”的意思,作戰的士兵為他人所替換。全句的意思是說:“約伯只有忍受眼前的苦痛,這是人人都有的命運(看七1),直等到神記取他,拯救他出苦難,得到一個改變了的新生命。他不敢作此期望,除非神肯赦免他的罪孽,忘記他的過犯(1617節)。

         “爭戰”。直譯作:服兵役。參看第七章16節的腳註。死亡就是爭戰的一種解脫。

         「在我一切 ...... 時候來到」:取材自古時兵士的生活──兵士在戰場上爭戰,經過一段時間,別人來替他作戰,讓他回營休息。

         豈能再活呢?約伯似乎在凝視今生以外的彼岸。雖然他不像新約作者那樣清晰地看到遠方永生之城的塔頂,但他所看到的,已足以給他帶來希望。

         我爭戰的日子。直譯是“我的爭戰”。這裡採用了軍事用語。士兵要服役到退伍為止。

 

【伯十四15「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

   〔呂振中譯〕你就要呼叫,我便回答你;你手所作的、你就會想慕。

   〔暫編註解〕「你手所做的」:指的就是「約伯」,約伯認為自己是神創造的。
         你必「羨慕」:「渴望」、「嚮往」。
          14:15 中約伯認為神既然創造他,就一定會「關懷他」,因此他還存有一絲希望,希望神給他藏身之處。不過他一想到他現在的遭遇,立刻就放棄了這些微的希望。 不過如果「豈不窺察」和「縫嚴了我的罪孽」,都採取「不窺查」、「遮蓋了我的罪孽」的意義,那就是約伯約伯進一步希望神赦免他的過錯,不深入查究他的罪惡(這樣他就可以由苦難中解脫)

         「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指有一日神會盼望再與約伯交往。

         你呼叫。指復活。如同睡眠的人在清晨被喚醒,約伯堅信將來有一天他會被召喚享受新生。

         羡慕。或“渴望”。約伯相信神不會忘記祂所造的。所以他有復活和永生的指望。

 

【伯十四16「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過嗎?」

   〔呂振中譯〕但如今呢、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麼?

   〔暫編註解〕「豈不窺察」:也有可能是「不窺查」的意思。

         約伯已經瞥見神有朝一日會施恩紀念他。但異象消失了。約伯又看見自己目前的苦難,和神對他的生活的監察。

 

【伯十四17「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

   〔呂振中譯〕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口袋中,我的罪孽你也牢固封着。

   〔暫編註解〕「縫嚴」:「粘著」、「膠住」的意思。

         緊接16節,強調神緊記約伯的罪行。

         。正如司庫清點了金錢,裝進錢袋裡,蓋上章,標上金額,神也記錄了約伯的每一樁罪。

         有人認為第1617節不是描述神的監視,而是祂所承諾的饒恕,故譯為:

  “你將數點我的腳步,

   你不窺察我的罪過;

   我的過犯被封在囊中,

   你遮掩了我的罪孽。”

 

【伯十四18「“山崩變為無有,磐石挪開原處。」

   〔呂振中譯〕『但山岳崩墜成灰;碞石挪開原處。

   〔暫編註解〕既然最堅固的山與磐石都要毀滅,何況脆弱的人呢?

         本節是約伯最後一段話的開始。約伯曾表達了他的希望,儘管像透過鏡子觀看,模糊不清(見林前13:12)。但是現在他指責神如此對待他的人生,使他的希望破滅了。他用崩山走石來比喻人生的悲劇。

         18-22再次跌進絕望中,人死後便面對著肉身腐爛的痛苦,與世界隔絕。

         14:18-22如果不蒙救贖,人就完全失去指望,僅僅知道自己身上的疼痛與悲哀絕望。 
         ◎不管如何,當約伯回頭看到自己的身體與處境,不由得失望悲嘆了起來,他不覺得自己還有什麼希望。

 

【伯十四19「水流消磨石頭,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塵土;你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

   〔呂振中譯〕流水消磨石頭;所瀉出的洗掃地上的塵土;人所指望的你也這樣毀滅。

   〔暫編註解〕如同滾動的岩石和憤怒的河水摧毀大地,人生的不幸也要摧毀人的希望。約伯把不幸歸咎於神。

 

【伯十四20「你攻擊人常常得勝,使他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

   〔呂振中譯〕你永遠勝過人,人就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把他送走。

   〔暫編註解〕神的救贖的計畫此時還沒有完全啟示給人,約伯只能憑人有限的智慧來體會,認為人所以無盼望是神不理會的結果(19節)。神既不施援手,約伯的生活全是苦痛與悲哀(2122節)。

         「改變他的容貌」:象徵死亡。

         即持續不斷的苦難最後導致死亡。

 

【伯十四21「他兒子得尊榮,他也不知道;降為卑,他也不覺得,」

   〔呂振中譯〕他的兒子得尊榮,他也不知道;降為微小,他也不覺得。

   〔暫編註解〕本節證明約伯視死亡為睡眠(見約11:11注釋)。

 

【伯十四22「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

   〔呂振中譯〕但知自己的肉身有疼痛,自己的心使他悲哀。』

   〔暫編註解〕約伯與三位朋友的第一輪辯論在這媯異禲C他們的結論都是約伯因自己的罪而受苦。約伯推翻他們的假定,認為死亡是他惟一的解脫方法。但他激起了三位朋友的忿怒,他們渴望再次發言。

         本節用詩的語言把墳墓中的屍體擬人化,說它知疼痛,心中也有悲哀。這是描繪死亡所帶來的後果。不可把本節解釋為死人有感覺。詩歌的語言常常把智力,人性和情感賦予無生命的事物和抽象概念(見士9:8-15)。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