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五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十五1「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呂振中譯〕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暫編註解〕《約伯記》的講話分為三輪。本章是第二輪的開始,到伯21章為止。第二輪的順序與第一輪相同:以利法,比勒達和瑣法依次發言。每一個人的發言以後都有約伯的回應。在本章中以利法的語氣嚴厲尖刻,分為三個部分:一,責備約伯的冒昧(第1-6節);二,譏諷他的自負(第7-16節);三,以古代聖人的經驗為依據,闡述神待人的方式(第17-35節)。

         1-6斥責約伯言語空洞,對神不敬虔,為自己的罪辯護;這些足以定他有罪了。

         116 以利法直接地批判約伯,他責備約伯是一個空話連篇的人(16節),拒絕長者的智慧之言(713節),也忽略人的罪性(1416節)。

         15:1-16以利法責備約伯說話犯罪,目中無人、自以為是,又目中無神,對神無禮。  
         ◎以利法不滿約伯「不敬虔」的表現與言語,又覺得約伯不接受他的勸告是拒絕他的好意又自以為是,因此他嚴詞責備約伯。他認為約伯剛剛說的話就已經定自己的罪了。

         本章為第二回合對話的開始,在首次對話中,以利法強調了神道德的完美,比勒達則強調神不能動搖的公正,而瑣法則指出神的無所不知,約伯在回答中再三為自己無辜受苦力辯,願意與神當面對質。這三位朋友無法說服他,覺得此人已自絕於神之外,因此在新的對話中對約伯的責備轉趨嚴苛。以利法保持君子風度,先責約伯不智,不應說無益的話,影響他人對神的敬畏(26節),然後析解何以他對自己的智慧有信心(716節),最後提出惡人必遭惡報的道理(1735節)。

         15:1-35  惡人在世受盡驚嚇:本章為以利法第二次發言。

         本章起至21章約伯三友改換語氣,嚴厲斥責他;而約伯的態度更強硬,更迫切地要求公正的仲裁。

 

【伯十五2「“智慧人豈可用虛空的知識回答,用東風充滿肚腹呢?」

   〔呂振中譯〕『智慧人哪可用虛空如風的知識來回答,用熱東風去充滿自己的肚子呢?

   〔暫編註解〕「虛空的」:原文也是「風」。
         「用東風充滿肚腹」:東風是沙漠吹來的熱風,東風充滿肚腹,可能是表達約伯暴躁、缺乏忍耐。另外也可能暗示約伯的講論好像放屁。

         智慧人。以利法每一次講話都以問句開始。 約伯在上一次講話開始的時候,自稱有智慧。他說,“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見伯12:2)。他在伯13:2節重複了同樣的意思。以利法用譏諷的口吻對那智慧提出疑問。

         虛空的知識。直譯是“如風的知識”。約伯在伯6:26中也用過這個比喻。

         東風。東風被認為是最不好的風。這是乾燥的風,吹過沙漠,有破壞作用(見創41:6,23;耶18:17;結17:1019:1227:26;何13:15)。

 

【伯十五3「他豈可用無益的話和無濟於事的言語理論呢?」

   〔呂振中譯〕他哪可用無益的話和無濟於事的言語來辯訴呢?

   〔暫編註解〕「無益」:「無用」、「沒有幫助」。
         「無濟於事」:「沒有益處」、「沒有幫助」。

 

【伯十五4「你是廢棄敬畏的意,在 神面前阻止敬虔的心。」

   〔呂振中譯〕實在的、你是廢止敬畏的心,限制在神面前的虔思啊。

   〔暫編註解〕「廢棄」:「破壞」、「違背」。

         「阻止敬虔的心」:妨礙別人敬畏神。

         敬畏。即敬畏神。約伯對神的態度大膽無禮(見伯9:23注釋)。他的自信使他向神提出詰問,要求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以證明神的不公(見伯13:3,15,22)。他的辯詞充滿自信(見伯13:18)。以利法把這些話理解為褻瀆。

         阻止敬虔的心。或“阻止默想”,“阻止虔誠的默想”。以利法認為,約伯不虔誠的態度不僅對自己,而且對他人的屬靈生活,都產生不良的影響。如果神同樣地對待義人和惡人,義人就沒有什麼希望,惡人也就無所畏懼了。向神祈求的理由也就不充分了。如果神要給義人和惡人一樣的待遇,義人又怎能得到神特別的福氣呢?為什麼活得聖潔和活在罪裡是一樣的呢?這樣的神值得相信和祈禱嗎?以利法不理解來生的賞罰。那時將會補償今生的不平等。

 

【伯十五5「你的罪孽指教你的口,你選用詭詐人的舌頭。」

   〔呂振中譯〕因為你的罪孽在教導着你的口,你選用着狡猾人的舌頭。

   〔暫編註解〕罪孽「指教」你的口:「教導」。

         你的口。指約伯的話是他的罪所引起的。

         詭詐。其詞根與創3:1的“狡猾”相同。

 

【伯十五6「你自己的口定你有罪,並非是我;你自己的嘴見證你的不是。」

   〔呂振中譯〕定你為惡的是你自己的口,並不是我;你自己的嘴見證你的不對。

   〔暫編註解〕參照對耶穌的類似指控:“他說了僭妄的話,我們何必再用見證人呢?這僭妄的話,現在你們都聽見了。”(太26:65)。

 

【伯十五7「“你豈是頭一個被生的人嗎?你受造在諸山之先嗎?」

   〔呂振中譯〕『你哪是頭一個生下來的人呢?你被產出、是在岡陵之先麼?

   〔暫編註解〕這是一序列尖刻問句中的第一個。以利法設法用冷嘲熱諷來攻擊約伯。

         7-13斥責約伯目中無人,以為自己獨有一切知識,否定老者的智慧。

 

【伯十五8「你曾聽見 神的密旨嗎?你還將智慧獨自得盡嗎?」

   〔呂振中譯〕你曾聽見神機密的意旨?而能限制智慧獨歸你自己麼?

   〔暫編註解〕以利法認為約伯一己的看法怎樣也及不了傳統的信念(10節),並指出約伯一味抗拒他的安慰(11節)(,所說的話有如初諸惡人之口(1316節)。

         密旨。希伯來語是sod(聚會),指一班朋友聚在一起聊天。Sod在耶6:11中譯為“聚會”;在耶15:1723:18;結13:9中譯為“會”。

         將智慧獨自得盡。約伯在伯12:2中向朋友們提出了類似的指責。

 

【伯十五9「你知道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呢?你明白什麼是我們不明白的呢?」

   〔呂振中譯〕有甚麼你知道、而我們不知道呢?或是你明白、而我們不明白呢?

   〔暫編註解〕參伯13:2

 

【伯十五10「我們這裡有白髮的和年紀老邁的,比你父親還老。」

   〔呂振中譯〕我們中間有白頭髮的,有年紀老的,歲數比你父親還大呢。

   〔暫編註解〕「比你父親還老」:暗示以利法年紀大。

         以利法試圖讓約伯知道,他們時代的老人和古人一樣,都在他那一邊,與他有一樣的想法。比勒達在伯8:8也採用類似的說法。

 

【伯十五11「 神用溫和的話安慰你,你以為太小嗎?」

   〔呂振中譯〕神的安慰與溫和和同你說的話你以為太小麼?

   〔暫編註解〕「神用溫和的話」:事實上神還沒有發言,以利法在這裡是把三友的話當成是神的話,把約伯三友當成是神的使者。

         “神用溫和的話安慰你”。以利法竟這樣形容自己給約伯的勸慰!

         神「溫和的話」:可能指以利法第一次說的話,包括他從神得的啟示(4-5)。

         溫和的話。希伯來語是dabar la'at。以利法可能指他和朋友們為了讓約伯認識錯誤而說過的話。

         安慰。可能指朋友們告訴約伯,如果他悔改,就會得到神的眷愛(見伯5:18-278:20-2211:13-19)。

 

【伯十五12「你的心為何將你逼去?你的眼為何冒出火星?」

   〔呂振中譯〕你的心為甚麼將你拿走?你的眼為甚麼冒出忿怒的火星?

   〔暫編註解〕「眼....冒出火星」:可能表示發怒到看不清楚真相的地步。

         冒出。希伯來語是razam,只出現在這裡,指眼神的閃爍。約伯在聽朋友們的指責時,可能眼神閃爍著。

 

【伯十五13「使你的靈反對 神,也任你的口發這言語。」

   〔呂振中譯〕以致你的氣〔同詞:靈〕針對着神,而讓你的口發出這樣的話語呢?

   〔暫編註解〕以利法指責約伯離棄神的時候,所指的似乎是約伯的話,記載在第七章1721節和第十章1617節。

         「你的靈反對神」:你發怒反對神。

         以利法和他的同伴們認為,約伯的抱怨,表現出驕傲,悖逆和褻瀆的精神。

 

【伯十五14「人是什麼,竟算為潔淨呢?婦人所生的是什麼,竟算為義呢?」

   〔呂振中譯〕人是甚麼,竟可以算為純潔呀?婦人所生的是甚麼,竟可以算為義麼?

   〔暫編註解〕以利法重複他第一次講話裡的觀點(見伯4:17-19)。

         14-16約伯實在忽視了人人的罪汙,在聖潔的神面前,人豈可自義!

 

【伯十五15「 神不信靠他的眾聖者,在他眼前天也不潔淨;」

   〔呂振中譯〕看哪,神尚且不以他的聖天使們為可靠;在他看來、天也不純潔,

   〔暫編註解〕“眾聖者”。即天使(五1)。

         眾聖者。顯然指天使。以利法認為,與神的無限聖潔相比,天國和天使都顯得不潔了。

         15:15-16 重複 4:18-19 中以利法的看法。

 

【伯十五16「何況那污穢可憎、喝罪孽如水的世人呢?」

   〔呂振中譯〕何況那可厭惡而壞道敗德的、喝不義如喝水的世人呢?

   〔暫編註解〕「喝罪孽如水」:比喻世人犯罪好像喝水那樣自然必需。

         說人道德敗壞,追求罪惡,就像口渴的人找水喝。

 

【伯十五17「“我指示你,你要聽!我要述說所看見的,」

   〔呂振中譯〕『我要指示你,你須要聽我;我經見過的、我要敘說:

   〔暫編註解〕以利法告訴約伯:惡人並不象約伯所說的個個興旺,他們內心苦痛(2024節),命運也極悲慘(2035節)。

         以利法用精心構思的語言引出了一段話(第17-19)。這段話可能引自書本,也可能是他自己所歸納的,講述了惡人的命運。第20節開到本章的結束,顯然是針對約伯的。

         15:17-35以利法用自己的所見所聞與祖先的教訓來說明惡人終遭惡報。
         ◎以利法對約伯的責備似乎顯示他對自己年紀比約伯大,但卻沒有獲得適當的尊敬相當在意。
         ◎雖然堆砌的言語不同,不過以利法的立論並沒有很大的改變,就是堅持「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且更進一步的以約伯為惡人,所以受苦也是應該。

         1735 以利法在此反駁約伯所說的惡人會興旺的話(一二6)。他卻認為惡人要經受痛苦(20節)、災難的威脅(21節)、急難困苦(2224節)和過早的死亡(32節)。他把約伯包括在這群人堶情C

         17-35約伯曾否定「惡人不得善終」,以利法極不同意他的看法,再強調惡人在世上必有各樣災難。

 

【伯十五18「就是智慧人從列祖所受、傳說而不隱瞞的。」

   〔呂振中譯〕(就是智慧人從他們列祖所受、所傳說而不隱瞞的;

   〔暫編註解〕又一次提到古代的傳說。

         1819“列祖“指以前的世代。”這地“當指以東。以利法的意思是說,他的話有以前世代的經驗為證明,而以東地的人都以智慧出眾著稱(參耶四十九7),是最純全的智慧,沒有外人滲入。

 

【伯十五19「(這地惟獨賜給他們,並沒有外人從他們中間經過。)」

   〔呂振中譯〕地惟獨賜給他們,並沒有外族人從他們中間經過)。

   〔暫編註解〕東方人自古就認為,民族的純潔性是最高榮譽的象徵。

 

【伯十五20「惡人一生之日劬勞痛苦,強暴人一生的年數也是如此。」

   〔呂振中譯〕儘惡人一生的日子、他都翻騰難過,儘為強橫人保留的年數、他都痛苦。

   〔暫編註解〕「劬勞痛苦」:「受生產之苦」的意思。
         「強暴人」:「無情的人」、「強橫的人」。
         ◎以利法在此對惡人的描述是「在神面前逞英雄,並且膽敢向神挑戰的人,這就暗喻約伯之前的言行正是「惡人的舉動」。

         惡人20-35節構思嚴謹,引用了許多例證和比喻,說明惡人無法逃脫悲慘的命運。

         劬勞。約伯曾說:“惹神的人穩固”(見伯12:6)。以利法與他針鋒相對。二人似乎都在誇大其辭。實際上惡人可能興旺,也可能不興旺;義人可能受苦,也可能不受苦。

 

【伯十五21「驚嚇的聲音常在他耳中,在平安時搶奪的必臨到他那裡。」

   〔呂振中譯〕震懾的聲音常在他耳中;在興隆時、強盜必臨到他那堙C

   〔暫編註解〕「搶奪」:原指盜賊(12:6)。

         驚嚇的聲音。可能指惡意的咒詛。

         在平安時。見詩37:35,3673:18-20

 

【伯十五22「他不信自己能從黑暗中轉回;他被刀劍等候。」

   〔呂振中譯〕他不信他能從黑暗中轉回;他是被保留着要給刀劍宰殺的。

   〔暫編註解〕惡人恐怕自己不能脫離災禍。

         他不相信自己。惡人始終擔心大禍臨頭,從來沒有安心過。他們一直生活在恐懼之中。

         黑暗。常用來象徵不幸(見第23,30節;見伯19:8)。

 

【伯十五23「他漂流在外求食,說:‘哪裡有食物呢?’他知道黑暗的日子在他手邊預備好了。」

   〔呂振中譯〕他漂流在外求食,說:哪埵釧O?他知道有黑暗日子在他手邊準備好了。

   〔暫編註解〕可能描述富裕的壓迫者,因目睹饑荒而不安。

 

【伯十五24「急難困苦叫他害怕,而且勝了他,好像君王預備上陣一樣。」

   〔呂振中譯〕急難窘迫使他驚惶,又勝過他,像君王準備好了、等候衝鋒。

   〔暫編註解〕指約伯很難逃脫自己的命運。

 

【伯十五25「他伸手攻擊 神,以驕傲攻擊全能者,」

   〔呂振中譯〕因為他伸手攻擊神,自誇強大而抗拒全能者,

   〔暫編註解〕以「驕傲」攻擊:「顯示自己有能力」。

         指惡人違抗神的態度。漠視神和挑釁神不是一樣嚴重的嗎?

         25-27描寫惡人的行徑。

 

【伯十五26「挺著頸項,用盾牌的厚凸面向全能者直闖;」

   〔呂振中譯〕挺着脖子、向全能者直闖,用盾牌的厚凸面自衛着;

   〔暫編註解〕用盾牌的厚凸面。指向敵人炫示的那一面。

         向全能者直闖。就像人們沖向戰場那樣。在發起猛攻時人們通常大聲呼喊,以恐嚇敵人。

 

【伯十五27「是因他的臉蒙上脂油,腰積成肥肉。」

   〔呂振中譯〕因為他臉上蒙着脂肪,腰上積成肥肉。

   〔暫編註解〕強調惡人的放縱和悖逆。

         描寫惡人奢侈不節制的生活(見申32:15;詩73:7;耶5:28)。

 

【伯十五28「他曾住在荒涼城邑,無人居住將成亂堆的房屋。」

   〔呂振中譯〕他曾住於被抹毀的城市,人不該住的房屋,就是註定成為土堆的。

   〔暫編註解〕「荒涼城邑」:指受咒詛的荒城(參書6:26; 王上16:34)。

         整節意指惡人充滿自信,不怕進入因受神咒詛而變成荒涼的城邑,且住在其中。

         可能指惡人因自己的貪婪而荒廢的城市,或受神咒詛,註定要永久荒涼的城市(見申13:16;書6:26;王上16:34)。後者是因惡人違抗神。

 

【伯十五29「他不得富足,財物不得常存,產業在地上也不加增。」

   〔呂振中譯〕他不得富足,他的資財不能永立,他的穀穗也不彎到地上。

 

【伯十五30「他不得出離黑暗,火焰要將他的枝子燒幹,因 神口中的氣,他要滅亡(“滅亡”原文作“走去”)。」

   〔呂振中譯〕他不能脫離黑暗;他的幼枝、火焰必燒乾,他必因神〔原文:他〕口中的氣而過去。

   〔暫編註解〕30-35把惡人的命運比喻為未結果子便死亡的植物;早逝乃是惡人所受的報應。

 

【伯十五31「他不用倚靠虛假欺哄自己,因虛假必成為他的報應。」

   〔呂振中譯〕他不可信靠虛假,而走迷了路,因為虛假必成為他的報應。

   〔暫編註解〕約伯的朋友們帶著偏見的眼光,只看到約伯話語的虛妄。

 

【伯十五32「他的日期未到之先,這事必成就;他的枝子不得青綠。」

   〔呂振中譯〕他的日期未到之先、這事就必成就,他的枝子不能青綠。

   〔暫編註解〕「這事必成就」:或作「必先凋萎」。

         即在未到期以前就完全實現了。

 

【伯十五33「他必像葡萄樹的葡萄未熟而落;又像橄欖樹的花一開而謝。」

   〔呂振中譯〕他必像葡萄樹掉落末熟的葡萄,又像橄欖樹的花、一開便謝。

   〔暫編註解〕「橄欖樹....一開而謝」:通常橄欖樹的花期是一個月,不會這樣一開而謝。

         就像一棵樹上落下無數花朵,惡人將失去一切財產。

 

【伯十五34「原來不敬虔之輩必無生育;受賄賂之人的帳棚必被火燒。」

   〔呂振中譯〕因為不拜神之輩必不能孕育,賄賂的住宅〔原文:帳棚〕、火必燒滅。

   〔暫編註解〕“無生育”的原文有“象石頭一樣”的意思,近乎我國的“石女”。以利法指出惡人必無後,而房屋也被火燒,暗示約伯遭難(一16),是作惡的結果。

         暗示約伯偽善和敗壞。

 

【伯十五35「他們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罪孽,心裡所預備的是詭詐。”」

   〔呂振中譯〕他們所懷的是毒害,所生的是奸惡;他們心腹中所豫備的是詭詐。』

   〔暫編註解〕以利法曾說約伯無知,好象“用東風充滿肚腹”(2節),他現在形容約伯的惡,是懷裡滿了毒害(“懷”原文指“肚腹”,35節)。依以利法的傳統看法,作惡的結果是惡人的毀滅,人的一切不幸都是自己招來。

         這裡用了另一個比喻(見賽59:4)。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