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十七1「“我的心靈消耗,我的日子滅盡,墳墓為我預備好了。」

  〔呂振中譯〕我的生氣〔同詞:靈〕斷絕了,我的年日消盡了,所留給我的只有墳地。

  〔暫編註解〕消耗。直譯是“毀滅”,“破壞”。該詞在賽10:27譯為“撐斷(毀壞)”。心靈。希伯來語是ruchi(氣息)。

         滅盡。約伯覺得自己快死了。

         墳墓。該詞在七十士譯本和武加大譯本均為單數。希伯來語的複數可以解釋為墳墓中安葬屍體的各墓室。

         心靈「消耗」:「被毀滅」、「被破壞」。

         「滅盡」:「被滅絕」。

       1-5約伯一方面堅持自己無辜,求神作保證人,另一方面求神懲罰他的朋友,因他們對他不忠誠。

     本章繼續約伯從16章開始的抱怨。從邏輯上說,本章與16本章是渾為一體的。如果有分界線,那也是在伯16:21

 

【伯十七2「真有戲笑我的在我這裡,我眼常見他們惹動我。」

  〔呂振中譯〕實在的、我左右都是戲弄譏笑;我的眼老跟他們的挑激住一起。

  〔暫編註解〕戲笑我的。約伯的朋友們堅持認為,如果他悔改自己的罪,神就會饒他的命。他們甚至把的光明興旺的前景擺在他面前。但在約伯看來,這個前景太遙遠了,簡直就像開玩笑。

       他們惹動我。“惹動”的詞根是“悖逆”。意思似乎是,約伯從這些戲笑裡得不到解脫。

         17:2 「真有」其實是一個誓言,約伯等於把朋友對他的戲笑搬上法庭,並且請神當見證人。 17:5 可能是一句格言,不管如何,約伯要求神在他與朋友的爭論中,會站在他這邊。

 

【伯十七3「“願主拿憑據給我,自己為我作保。在你以外誰肯與我擊掌呢?」

  〔呂振中譯〕『願主拿保證給我,親自為我作保;有誰肯同我頓手,為我擔保呢?

  〔暫編註解〕「擊掌」:即擔保(箴22:26)。

         拿憑據給我。這是司法術語。約伯呼求神與他一同到庭。“憑據”是指法庭在立案調查以前所收取的費用。如果我們瞭解古代司法的程式,對這一段就會更加清楚。約伯似乎希望神保證他能公平地進行訴訟。

         作保。可能又是一項司法要求。含義不明。也許指訴訟當事人相互保證遵守法官的裁決。

         擊掌。表示批准某一協議(見箴6:117:18)。

         「願主拿憑據給我」:原文僅有「願你安置」或「願你設立」。

         「願主拿憑據給我,自己為我作保」:意思是「願你設立自己為我作保證人」。

         「擊掌」:表達「一言為定」、「雙方同意」、「立約」的意思。

       35 約伯求神親自拿憑據(擔保)保證他的無辜。“擊掌”。作擔保的一種方法。

 

【伯十七4「因你使他們心不明理,所以你必不高舉他們。」

  〔呂振中譯〕因為你隱蔽着他們的心、不讓明理,故此你不高舉他們。

  〔暫編註解〕“他們〔的〕心”。其指控者的心。

       指他的朋友們。他肯定神不會讓他們獲勝。

 

【伯十七5「控告他的朋友,以朋友為可搶奪的,連他兒女的眼睛也要失明。」

  〔呂振中譯〕那為分東分西而說朋友壞話的、連他子孫的眼也必失明。

  〔暫編註解〕朋友會遭報,他們的兒女也受連累。

       控告他的朋友。有人認為這是指把朋友出賣給強盜的人。若是這樣,約伯是把他的朋友們比作把鄰居的行蹤告訴強盜,好讓他們搶劫的人。

     連他兒女。兒女被父母的災難殃及。

 

【伯十七6「“神使我作了民中的笑談,他們也吐唾沫在我臉上。」

  〔呂振中譯〕他使我成為萬族民中的笑談;我也成了被人吐唾沫於臉上的人。

  〔暫編註解〕“吐唾沫在我臉上”。一種憎惡痛恨的表達。

         笑談。約伯在苦難確實流傳了下來。但不像他所預料的。他很好地忍受痛苦,成為一段忍耐的佳話(見雅5:11)。

         唾沫。希伯來語是topheth。英文KJVtabret來自tophethtoph(手鼓)的混合。

       6-7約伯受盡羞辱,身體衰弱。

 

【伯十七7「我的眼睛因憂愁昏花,我的百體好像影兒。」

  〔呂振中譯〕我的眼睛因受苦惱而昏花,我的軀體竟像影兒。

  〔暫編註解〕我的眼睛。見詩6:731:9

       影兒。約伯骨瘦如柴,筋疲力盡。

 

【伯十七8「正直人因此必驚奇,無辜的人要興起攻擊不敬虔之輩。」

  〔呂振中譯〕正直人必因此而驚訝;無辜人必對不拜神之輩而振奮。

  〔暫編註解〕驚奇。正直的人會感到奇怪,為什麼忠誠的人竟遭遇如此可怕的苦難。

         興起。正直的人將攻擊不敬虔的人。約伯可能指他的朋友們。但不很明確。

       8-10這段與上下文頗不協調,然而清楚表明約伯在困苦中仍堅守正直公義。

 

【伯十七9「然而義人要持守所行的道,手潔的人要力上加力。」

  〔呂振中譯〕然而義人總要執守他所行的路;手潔淨的人必越發有力量。

  〔暫編註解〕約伯受的苦大,他的哀歎極深,但他深信正直的道路不可改變。人非因神賜福才敬畏神。人應行事完全、正直,這是從神得到力量的唯一途徑。

       約伯似乎指他自己。他自稱是正直的人,雖然飽受委屈,仍將“持守所行的道”。儘管他遭遇誘惑和不幸,仍堅信能堅持下去。他心中已建立起信念。災難可以搖動他,但是不能摧毀他的忠貞(見林後4:8,9)。

 

【伯十七10「至於你們眾人,可以再來辯論吧!你們中間,我找不著一個智慧人。」

  〔呂振中譯〕至於你們眾人呢、回來吧!來吧!你們中間、我找不着一個有智慧的人呀。

  〔暫編註解〕你們可以再來攻擊,辯論和無情地指責。你們將再次暴露自己缺乏智慧。

         17:10 大有「豁出去、視死如歸」的氣勢。但 17:11-16 就顯出約伯對現狀的絕望:他現在就只有等死一途了。

 

【伯十七11「我的日子已經過了,我的謀算、我心所想望的已經斷絕。」

  〔呂振中譯〕我的日子已經過去,我的計畫、我心所想望的、已被拆壞。

  〔暫編註解〕約伯實際上是在問:“我現在所遭遇的又有什麼嗎?”恢復的希望全都沒有了。他的話就像垂死之人的喘息。

       11-16約伯再度陷入絕望,渴望死亡,以墳墓為他的唯一希望。

 

【伯十七12「他們以黑夜為白晝,說:‘亮光近乎黑暗。’」

  〔呂振中譯〕人們〔傳統:門閂〕將黑夜變為白晝,說:亮光幾乎等於黑暗。

  〔暫編註解〕約伯的朋友瑣法曾說過,只要他肯悔改,“雖有黑暗,仍象早晨”(十一17),約伯笑他,說他看不見那個早晨,他唯一的指望就是黑暗的墳墓(參1節),與朽壞和蟲為伍(14節)。

       「他們」:或許指約伯的朋友。

     整節表示他們安慰說:只要約伯悔改,順境必臨到,困境會過去;但這些話都不是事實。

         指約伯的朋友。他們試圖讓約伯相信,如果他悔改,黑暗就會過去(伯5:18-268:21,2211:15-19)。他們以自己的方式表達了他們的看法:“黎明以前是最黑暗的時辰”。他們似乎缺乏誠意。約伯沒有從這些保證中得到安慰。

 

【伯十七13「我若盼望陰間為我的房屋,若下榻在黑暗中,」

  〔呂振中譯〕假使我盼望陰間做我的房屋,假使我在黑暗中展開我的鋪蓋,

  〔暫編註解〕陰間。希伯來語是she'ol(墳墓)。約伯指望墳墓能讓他脫離苦難,得到安息。

       13~14 約伯再次表達他對死的渴望。在墳墓堙A“蟲”與人是一家人!

 

【伯十七14「若對朽壞說:‘你是我的父’;對蟲說:‘你是我的母親姐妹’。」

  〔呂振中譯〕假使我對冥坑呼叫說:你是我父親,對蛆蟲說:你是我母親,我姐妹

  〔暫編註解〕「朽壞」:或作「墳墓」。

       「蟲」:指侵蝕屍體的蛆蟲。

         用父親比喻死亡。再用母親姐妹比喻陰性的“蟲”。

 

【伯十七15「這樣,我的指望在哪裡呢?我所指望的誰能看見呢?」

  〔呂振中譯〕那麼、我的指望在哪堜O?我所指望的、誰能望得見呢?

  〔暫編註解〕這是一個難解之謎。他的朋友們曾經提出過希望。但對於一個行將就木的人來說,希望在哪裡呢?

 

【伯十七16「等到安息在塵土中,這指望必下到陰間的門閂那裡了。”」

  〔呂振中譯〕所指望的要同我〔傳統:門閂〕下到陰間麼?或是我們要一同落〔傳統:安息〕於塵土中呢?』

  〔暫編註解〕“陰間”。參看創世記三十七章35節的腳註。

       本節或作「難道這指望會下到陰間,和我一道跌落在塵土中嗎?」

     關於“下(到陰間)”的主語尚有分歧。按照語法規則,該動詞需要陰性複數主語,但是句中沒有,上下文中也找不到。有人把陽性名詞“門閂”當作主語,譯為:“墳墓的門閂下去嗎?”有人以陰性單數名詞“指望”為主語,譯為:“指望必下到陰間的門閂。”

         約伯以完全絕望的語氣結束了他的話。墳墓似乎是他唯一的希望。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