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二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二十二1「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呂振中譯〕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說:

  〔暫編註解〕以利法第三次講話的顯著特點,是指責約伯對同胞犯下的具體罪行。儘管以利法是約伯最親密的朋友,他在這次講話裡似乎竭力維護自己的立場。他在結束講話時,就像第一次講話一樣,呼籲約伯改變行為,以便從苦難中得救。

     1~4以利法認為萬物既然都為神所造,人把神所給的歸還給祂,對神毫無增益。人本應正直良善,人若行惡,神會注意(4節)。

         22:1-4以利法斷言神是一個冷漠的神,超乎眾人之上,也不受眾人的喜怒哀樂所影響。因此他認為約伯就算行了公義,神也不會「喜悅」。問題是我們看見神的確喜悅,還向撒但誇耀,也就是因為這樣才導致約伯的苦難。

         1-5以「惡人必受苦」這邏輯指證約伯犯了罪。

         22:1-30  責備約伯恃權勢欺壓人:由本章起至27章,約伯與朋友進入第三回合的辯論,不過,瑣法這次卻沒有發言。與先前的言論比較,以利法在這裡的指責直接得多,不過語氣仍然充滿真誠。

         22:1-30以利法這次再也沒有保留,直接認定指責約伯犯了罪,並且一一指出約伯所犯的罪。但事實上這些都不是約伯犯過的罪,好像為了辯論以利法已經不顧真相了。

         二二1二六14 在第三輪的辯論,我們發現以利法和比勒達比前更努力去證明約伯是罪惡滔天的(二二5)。

       本章至二十六14為約伯與朋友第三回合的對話,十分簡短。比勒達只說了幾句(二十五15),瑣法則未發言。三友既無法說服約伯,約伯也不能接受他們的道理。

 

【伯二十二2「“人豈能使 神有益呢?智慧人但能有益於己。」

  〔呂振中譯〕『人對神哪能有用處呢?明智人只能對自己有用處而已。

  〔暫編註解〕這是四個問句中的第一個。可以把這四個問句看作一個三段論。前兩個問句(第2,3節)是大前提;第三個問句(第4節)是小前提;第四個問句(第5節)為結論。在第2節中,以利法承認一個智慧人能發揚自己的長處,但是他否認任何人會給神帶來好處。他覺得約伯認為神對他負有責任,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伯二十二3「你為人公義,豈叫全能者喜悅呢?你行為完全,豈能使他得利呢?」

  〔呂振中譯〕你為人有正義、全能者哪能有興趣呢?你的行徑純全、哪能使他得利呢?

  〔暫編註解〕「豈叫全能者喜悅呢」:或作「豈叫全能者得益」。

       以利法所描繪的神是不近人情的。他說人的公義或完美不會給神帶來快樂或收穫。他似乎竭力證明神使人受苦的動機既不自私,又不武斷。但以利法在證實自己觀點的時候,未能體現出神公義的品格。詩人對神的看法則有更加完美(詩147:11149:4)。

 

【伯二十二4「豈是因你敬畏他,就責備你、審判你嗎?」

  〔呂振中譯〕他責打你、同你爭訟,哪是因你的敬畏心呢?

  〔暫編註解〕敬畏他。這句有兩種不同的解釋:一,以利法問約伯是否認為神怕他;二,以利法問“豈是因你敬畏祂就責備你?”後一個問句的答案是否定的:“肯定不是!如果祂責備你,一定是因為你不敬畏祂。你受責備就證明你有罪。”這裡的“敬畏”是虔誠之意:“神絕不因一個人的虔誠而使他受苦!”

       審判。約伯曾一再表示希望把自己的案子直接提交神(見伯13:3)。以利法認為這種想法十分荒唐。

 

【伯二十二5「你的罪惡豈不是大嗎?你的罪孽也沒有窮盡。」

  〔呂振中譯〕你的邪惡不大麼?你的罪孽的確無窮無盡呀!

  〔暫編註解〕以利法沒有再說安慰的話(四6;五17),反責備約伯欺侮貧苦無告的人(6,7,9節),約伯所受的苦難就是證據。6節的“衣服”是指窮人借貸時作抵押品的外衣(參出二十二2527)。

       接著以利法列舉他認為約伯所犯的罪。

         22:5-20以利法大概是用推測的方式將一些富有的人常犯的罪惡套在約伯身上,不過這樣的推測如果沒有實據,跟誣陷、作假見證有何兩樣?

 

【伯二十二6「因你無故強取弟兄的物為當頭,剝去貧寒人的衣服。」

  〔呂振中譯〕因為你無緣無故地強取你族弟兄的東西做當頭,剝去貧寒人的衣服。

  〔暫編註解〕“當頭”是債務人向債權人提交的擔保物。這裡指控約伯沒有正當的理由就收取當頭。即沒有欠債或債已還清了仍收取抵押,或抵押品超過債務的價值(見尼5:2-11)。根據摩西的律法,收取衣服為當頭的,必須在日落以前歸還(出22:26,27)。不可以磨石為當頭(申24:6)。欺壓窮人是各世代人類的普遍現象。

         以利法指控約伯所犯的罪,是有錢有勢的人所常犯的。第6-9節的動詞大都採用的一般時態,說明以利法認為約伯經常犯這樣的錯誤。他關於約伯犯這些罪的唯一證據,就是約伯的受苦。以利法認為,人遭遇可怕的災禍,就證明他犯有嚴重的罪行。

       69 以利法指控約伯(1)從前的財富是靠打劫窮人得來的(比較二○19),他堅稱約伯“剝去貧寒人的衣服”;這衣服只可用作抵押品,卻不能保留過夜。參看出埃及記二十二章2527節和阿摩司書二章8節的腳註。他又指控約伯也(2)扣留“飢餓的人”的食物,以及(3)虐待“寡婦”和“孤兒”。

     6-9假設約伯可能犯罪,推想他所失的財物原先是利用權勢強取來的(參8)。

 

【伯二十二7「困乏的人,你沒有給他水喝;饑餓的人,你沒有給他食物。」

  〔呂振中譯〕疲乏的人、你沒有給他水喝;饑餓的人、你把食物留着不給他。

  〔暫編註解〕給口渴的人水喝,在東方被視為人對同胞最基本的義務(箴25:21)。以賽亞稱讚提幔人(以利法就是提幔人),因為他們“拿水來,送給口渴的,拿餅來迎接逃避的”(賽21:14)。

 

【伯二十二8「有能力的人就得地土,尊貴的人也住在其中。」

  〔呂振中譯〕膀臂粗的人、就得土地;有體面的人就住在其中。

  〔暫編註解〕有能力的人。直譯是“有膀臂的人”。“ 膀臂”在聖經裡象徵能力(詩10:1589:1398:1;結30:21)。有人認為本節是指約伯。若是這樣,以利法是說約伯剝奪窮人的財產,強佔他們的土地。也有人認為“有能力的人”和“尊貴的人”可能指約伯的朋友和侍從。

       22:8 以利法可能是引一句諺語來描述約伯內心的想法:「弱肉強食」。

 

【伯二十二9「你打發寡婦空手回去,折斷孤兒的膀臂。」

  〔呂振中譯〕你打發寡婦空手回去,幫助孤兒的膀臂就被折斷。

  〔暫編註解〕聖經認為壓迫這些階層的人乃是嚴重的罪行(申27:19;耶7:622:3)。約伯不會不理會這樣的指控(見約伯在伯29:1331:21,22的駁斥)。

       「折斷....膀臂」:「毀壞....力量」、「壓壞....力量」。

 

【伯二十二10「因此,有網羅環繞你,有恐懼忽然使你驚惶,」

  〔呂振中譯〕因此有機檻環繞着你,有突臨的恐怖使你驚惶;

  〔暫編註解〕因此。以利法不讓約伯有誤解他話語的機會,就武斷地作出結論。他強調說,約伯遭遇不幸的直接原因是他粗暴地對待軟弱和有需要的人。

         網羅。參比勒達在伯18:8-10的威脅,和約伯在伯19:6的表白。

         有恐懼忽然使你驚慌。見伯7:1413:21

       10-11作惡者應得報應。

 

【伯二十二11「或有黑暗蒙蔽你,並有洪水淹沒你。」

  〔呂振中譯〕或是黑暗威脅你,使你不能看見;或是洶湧的水淹沒着你。

  〔暫編註解〕「或有黑暗蒙蔽你」:可作「你的光被蒙蔽了」。

       黑暗。象徵混亂和災難(見伯19:823:17)。

         洪水。聖經中常用來比喻災難(見伯27:20;詩42:7;詩69:1,2124:4,5;賽43:2;哀3:54)。

         「洪水」、「古道」、「江河沖去」:都是影射挪亞時代的惡人將被洪水毀滅。

     10,11節是過渡句,從前面的指控到後面的警告。

 

【伯二十二12「“ 神豈不是在高天嗎?你看星宿何其高呢!」

  〔呂振中譯〕『神不是如天之高麼?你看星宿的極點,何其高聳呀!

  〔暫編註解〕以利法也象比勒達和瑣法一樣,相信約伯是惡人,並不敬畏神(15節),且看低神的權能(1314節),輕視神的良善(18節),認為全能的神奈何他不得(17節)。

         「星宿」:原指在最高處的星辰。

         以利法呼籲人注意神的偉大和無限能力。這只是重複了約伯朋友們經常提到的觀點。他們十分看重神的統治。他們的話在一定程度上是對的。他們用高貴的語言描繪神,神最終卻責備了他們所說的話(伯42:7)。講述抽象的事實是不夠的。重要的是正確地應用這些事實。在伯21章裡,約伯用有目共睹,不可否認的事實為自己辯護。以利法沒有回應這些事實,卻指責約伯否定天意。他設法通過呼籲關注神能做的事情,來混淆神的實際作為。

         從以利法的日子以來,許多人犯下了同樣的錯誤。神實際上所做的事情,要比祂理論上所能做的事情重要得多。約伯尋求瞭解神,以利法則只是為神辯護。從長遠的眼光看來,一個設法弄清神作為奧秘的人,比僅僅滿足於口頭上恭維服從的人,更能有效地為神辯護。

         我們完全有理由儘量去瞭解神認為可以顯示的,有關祂對待受造物的旨意。只要祂讓某一種信息為人所獲得,就證明祂願意讓人們明白它。但是如果人想要探測神認為不宜顯示的秘密,那就是擅自闖入險境。許多人就是因此而迷路,喪失了他們的靈魂。所以我們要滿足於神認為值得顯示的旨意,盡我們有限的心靈努力去理解。

         「星宿何其高」:原文是「星宿的高處何等的高」、「頂端的星宿何其高」。

       1214 以利法膽敢對約伯作出以下的指責:他背地婸{為神既然高高在上,遠離世人,惡人就無須懼怕祂。

     12-20以利法警告約伯不要以為神高高在上,不會鑒察和留意他。

 

【伯二十二13「你說, 神知道什麼?他豈能看透幽暗施行審判呢?」

  〔呂振中譯〕故此你老說:神知道甚麼?他哪能看透幽暗而施行審判呢?

  〔暫編註解〕在第13,14節中,以利法想要堵住約伯的口。他沒有看到約伯怎樣為自己的觀點辯護。約伯並沒有否認神瞭解地球周圍的狀況(見詩10:1173:1194:7;賽29:15;結8:12)。他說約伯認為神看不透環繞著祂的幽暗(見詩18:1197:2)。

 

【伯二十二14「密雲將他遮蓋,使他不能看見;他周遊穹蒼。」

  〔呂振中譯〕密雲遮蔽着他,使他不能看見;他是周遊於天穹之上的。”」

  〔暫編註解〕「穹蒼」:指包圍地球的圓頂(參箴8:27-28)。

       穹蒼。希伯來語是chug,直譯是“圓圈”,見賽40:22

     「穹蒼」:原文是「天的圓頂」,這反應出當時人的宇宙觀。

 

【伯二十二15「你要依從上古的道嗎?這道是惡人所行的。」

  〔呂振中譯〕你要固執古舊的路徑、奸惡人所行的路麼?

  〔暫編註解〕「上古的道」:以前惡人的行徑。

       以利法認為約伯想要與前一章所描述興旺的惡人同流合污(第7-15節)。有人因為這是指洪水以前的人(見伯22:16)。

 

【伯二十二16「他們未到死期,忽然除滅,根基毀壞,好像被江河沖去。」

  〔呂振中譯〕他們未到死期就被攫去;他們的根基被沖瀉如河流:

  〔暫編註解〕可能指挪亞時期的洪水。

       以利法強調惡人的不安全。

 

【伯二十二17「他們向 神說:‘離開我們吧!’又說:‘全能者能把我們怎麼樣呢?’」

  〔呂振中譯〕他們對神說:離開我們吧!” “全能者能把我們〔傳統:他們〕怎麼樣呢?”」

  〔暫編註解〕離開我們吧。約伯曾把這句話用於興旺的惡人(見伯21:14,15)。

         把我們。與七十士譯本和敘利亞譯本相同,表示非常驕傲。有譯本為“把他們”。

 

【伯二十二18「哪知 神以美物充滿他們的房屋,但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

  〔呂振中譯〕他們居然以美物充滿自己的房屋阿。惡人的謀算是離神〔原文:我〕很遠的。

  〔暫編註解〕惡人所得的財物其實乃是來自他們所藐視的神,而他們終必自食其惡果。

       「惡人所謀定的離我好遠」:以利法要遠離惡人的途徑,免得有他們的下場。

     充滿他們的房屋。這可能是一句反語:“你是說祂以美物充滿他們的房屋嗎!”以利法也可能是在表達自己所看到的矛盾現象:突然臨到惡人的審判,以及他們此前長期的興旺,表面上逃脫了懲罰。在伯21章中,約伯強調不敬虔之人的興旺。以利法則強調他們註定要滅亡。

         謀定。這裡重複伯21:16約伯在描述罪人亨通以後所說的話。以利法也用這句話描述惡人,但他顯然把約伯也列入其中,以此來證實自己的虔誠。

 

【伯二十二19「義人看見他們的結局就歡喜,無辜的人嗤笑他們,」

  〔呂振中譯〕義人看見惡人的結局就歡喜;無辜人嗤笑他們,說:

  〔暫編註解〕說義人因惡人的毀滅而高興。如果這是正常的反應,為什麼約伯的朋友們不高興呢?他們認為神懲罰約伯,是因為他罪孽深重。

       義人因惡人受到懲罰而高興,是有一定理由的。他們高興不是因為有人犯罪,也不是因為懲罰的痛苦,而是因為罪惡得到根除,正義獲得了勝利。

         22:19 暗示約伯三友看到約伯受苦,反應居然是「歡喜」,這樣的說法對約伯實在是太殘忍。

 

【伯二十二20「說:‘那起來攻擊我們的,果然被剪除,其餘的都被火燒滅。’」

  〔呂振中譯〕「“那起來攻擊我們的、果然被抹除了,他們剩下的、有火給吞滅了。”」

  〔暫編註解〕攻擊我們的。希伯來語是qimanu。有人譯為“我們的敵手”。他們認為本節是上一節“無辜的人”所說的話。有譯本為“我們的物質”,源於七十士譯本。

       。也是象徵惡人的毀滅。

 

【伯二十二21「“你要認識 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

  〔呂振中譯〕『你要與神〔原文:我〕和諧,而心平氣和,福祉就因此而臨到你。

  〔暫編註解〕以利法肯定約伯為惡人,現在渴盼禍去福來,恢復舊日富裕生活,因此向他提出一連串忠告,促其悔改。這些忠告包括:1,認識神(21節);2,領受神的教訓,遵行祂的話(22節);3,追求神,放棄對金銀財寶的貪戀(2426節);4,禱告神(27節);5,謙卑在神前(29節)。

         「認識神」:指順從神,向祂降服。

         認識。從本節開始以利法呼籲約伯悔改。以利法把約伯當作罪人,一個完全與神敵對、不認識祂的人。這個呼籲言辭優美,但用錯了物件。

         平安。見羅5:1

         福氣。與神交往而得到的“福氣”包括:一,罪得赦免;二,得救的保證;三,心靈的平安;四,戰勝罪惡;五,試煉中的支持;六,侍奉的快樂;七,榮耀國度的公民資格。

         「認識」神:「熟識」、「熟悉」。

       2130 他再一次催促約伯悔改。以利法認為約伯(1)十分不義(23節)和(2)是惟物主義者(2224節)。

     21-30以利法再重複他第一次勸戒的話(參5:17-27),催促約伯悔改,這樣神必再次眷顧和祝福他。

 

【伯二十二22「你當領受他口中的教訓,將他的言語存在心裡。」

  〔呂振中譯〕你要領受他口中的訓令,將他說的話存於心堙C

  〔暫編註解〕教訓。有譯本是“律法”。希伯來語是torah。在《約伯記》中僅出現在這裡,其基本含義是“教訓”。與神同居的內容之一就是接受祂的教訓並珍藏祂的話語。

 

【伯二十二23「你若歸向全能者,從你帳棚中遠除不義,就必得建立。」

  〔呂振中譯〕你若回轉來歸向全能者,而自己謙卑〔傳統:就會得建立〕,從你家〔原文:帳棚〕中遠除不義,

  〔暫編註解〕本節可作「你若歸向全能者且存心謙卑,又從你帳棚中除去不義」。

       你帳篷。或“你的家”。參伯11:14,瑣法暗示約伯的帳棚裡藏有不義之財。

     得建立。似乎指如果回歸神就會得到重建和恢復的應許。有人根據七十士譯本譯為:“如果你回轉,並在神面前自卑。”

         「得建立」:原文是「被建立」、「被重建」。

 

【伯二十二24「要將你的珍寶丟在塵土裡,將俄斐的黃金丟在溪河石頭之間,」

  〔呂振中譯〕將你的寶礦石丟於塵土中,將俄斐的黃金丟於谿谷石頭間,

  〔暫編註解〕“俄斐”。參看列王紀上九章28節的腳註。

       「俄斐」:可指:1 亞拉伯的南部,2 東菲,3 印度;相傳該地黃金最純,價值不菲。

     描寫以利法所認為伴隨著約伯悔改的福氣,或者說明同與全能之主交往相比,黃金就算不得什麼,甚至可以拋到塵土之中。

         「俄斐」:位於阿拉伯南部,是所羅門時期黃金貿易重鎮。

         22:24 是勸約伯不要再把心思放在財富之上。

 

【伯二十二25「全能者就必為你的珍寶,作你的寶銀。」

  〔呂振中譯〕那麼全能者就必做你的寶礦石,做你的高貴銀錠;

  〔暫編註解〕珍寶。希伯來語是beser,在24節中譯為“黃金”。該詞還有“堡壘”之意。因它與前面的意思聯繫密切,故譯為“黃金”較自然。全句可譯為:“讓全能者成為你的黃金和寶銀”。參約伯在伯31:24,25的答覆。

 

【伯二十二26「你就要以全能者為喜樂,向 神仰起臉來。」

  〔呂振中譯〕因為那時你必以全能者為樂趣;你必仰臉敬畏神。

  〔暫編註解〕如果不埋怨神,就能在與祂的交往中得到快樂和信心。參約伯在伯7:17-209:173410:15-1713:2114:6-13中對神的抱怨。

 

【伯二十二27「你要禱告他,他就聽你;你也要還你的願。」

  〔呂振中譯〕你必向他懇求,他就聽你;你也必還你的願。

  〔暫編註解〕約伯覺得在他與神之間有一條奇怪的鴻溝。過去他禱告,神都垂聽。現在神似乎離得太遠了。以利法承諾,如果約伯悔改,過去的親密關係將會恢復。

 

【伯二十二28「你定意要作何事,必然給你成就;亮光也必照耀你的路。」

  〔呂振中譯〕你決定計畫,必然給你立成;你的路途必有光照耀着。

  〔暫編註解〕「定意」:「切割」、「頒布」的意思。

 

【伯二十二29「人使你降卑,你仍可說,必得高升。謙卑的人, 神必然拯救。」

  〔呂振中譯〕因為神使高而傲的降低〔原文:人使你降低,你仍可說高升〕,眼目謙卑的、他就拯救。

  〔暫編註解〕上半節或作「神使驕傲的人降卑」。

       見太23:12

     「人使你降卑」:原文是「人們降卑」,指周遭有人降卑。

 

【伯二十二30「人非無辜, 神且要搭救他,他因你手中清潔,必蒙拯救。”」

  〔呂振中譯〕無辜的人他必搭救;因你手清潔、你必蒙搭救。』

  〔暫編註解〕「人非無辜,神且要搭救他」:神搭救無辜的人。

       無辜。希伯來語是'I,有“島” 的意思,也有否定詞義。故本節可譯為:“應約伯的懇求,神連罪人也要拯救。”

     七十士譯本的意思完全相反:“神將拯救無辜者”。按照這種譯法,以利法只是強調他的基本承諾之一,即:神會使義人興旺。

         。與七十士譯本同。有譯本為“它”。

         22:30 是說神既然會搭救不是完全無辜的人,那即使約伯犯過罪,也會因為現在已經乾淨了而得救。

         ◎以利法邀請約伯來由他沒有犯的罪中悔改,不依賴他已經被拿走的財富。即使這樣的邀請是動人的,但約伯實在是不能接受的。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