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二十三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二十三1「約伯回答說:」

  〔呂振中譯〕約伯回答說:

  〔暫編註解〕約伯對以利法的答覆用了兩章(伯23章和24章)共42節。與前幾次回答不同,這次是以獨白的形式,而不是對朋友們的致辭。他先說自己傾訴的原因。在24章中,他回顧了自己以前的觀點,繼續認為惡人得享興旺。最後他請對手們否證他所說的事實。

     17 約伯表明他渴望神,而且再一次堅稱自己是無辜的。

         1-7以法庭為背景,重申渴想見神,與祂辯明自己的無辜。

       本章和次章為約伯的答覆,為自己的無辜受苦再度申訴。他雖害怕神,仍渴求能與神辯論。他歷數世間的不平現象,強淩弱,眾暴寡,神卻袖手旁觀。

     23章為一首哀歌。約伯再次強調他的清白,哀歎神與他互有隔閡。

         23:1-24:25   必見我如精金。

 

【伯二十三2「“如今我的哀告還算為悖逆;我的責罰比我的唉哼還重。」

  〔呂振中譯〕『就是今日我的哀怨還是沉痛〔傳統:悖逆〕呢:我雖哀聲嘆氣,他的〔傳統:我的〕手仍重重責罰我。

  〔暫編註解〕悖逆。敘利亞譯本,武加大譯本,塔古姆譯本為“痛苦”。約伯並沒有為自己的抱怨而感到歉意。他明知他的對手們都說過否認他有權抱怨的話,他仍要像以前那樣的傾訴。

       責罰。直譯是“手”。可譯為“我的手重壓在我的呻吟之上”,意為約伯竭力抑制自己呻吟。呻吟無法充分表達他的苦難。七十士譯本裡為:“他的手重壓在我的呻吟之上”。

     「我的責罰」:原文是「我的手」,七十士譯本翻譯為「神的手」。

 

【伯二十三3「惟願我能知道在哪裡可以尋見 神,能到他的台前;」

  〔呂振中譯〕哦,巴不得我能知道哪堨i以尋見他,好到他臺前,

  〔暫編註解〕即祂的住處。約伯感到苦惱,因為他覺得神離他太遠,無法接近。他必須找到神。他重申想把自己的案子直接提交神。

       「臺前」:「座位前」。

 

【伯二十三4「我就在他面前將我的案件陳明,滿口辯白。」

  〔呂振中譯〕我就可以將案件擺在他面前,滿口辯訴;

  〔暫編註解〕「陳明」:法律術語,「依次序說明」的意思。

 

【伯二十三5「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語,明白他向我所說的話。」

  〔呂振中譯〕我就知道他要回答我的話,我就明白他要對我說甚麼。

  〔暫編註解〕約伯厭煩于同人爭辯。他急於想知道神的態度。

 

【伯二十三6「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必不這樣!他必理會我。」

  〔呂振中譯〕難道他是用大權勢同我爭辯麼?不!他一定留心聽我。

  〔暫編註解〕「他豈用大能與我爭辯嗎」:神不會採用高壓手段,只會按公平審判約伯。

         約伯表示相信神的公義。

         「理會」:原文是「安置」、「放置」省略了「心」。意思是「留心」、「存心」的意思。

       612約伯曾說過不敢與神爭辯(九1420),現在他有了信心,如果神給他陳述的機會,他的案件必得直。但是他找不到神,儘管如此,他仍謹守神的道,視之比飲食還重要。他現在明白神在考驗他,變成火煉的精金。

 

【伯二十三7「在他那裡,正直人可以與他辯論;這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

  〔呂振中譯〕在他那堙B正直人可以同他辯訴;我就永蒙搭救、脫離那審判我的。

  〔暫編註解〕「我必永遠脫離那審判我的」:約伯確信神必宣判他無罪。

       約伯的良心證明他正直誠實。他覺得如果神聽他,他就會永遠得到洗刷。他在1-7節的傾訴基本上都是他不知道如何找到神。他似乎覺得只要來到神面前,神就會善待他。

     「審判我的」:指「審判者」,原文是單數,是把神的審判擬人化的用詞。

         ◎約伯在此似乎又獲得了自信,認為神一定能夠了解他的清白,不會無故的用權勢壓迫他,只要能到神的寶座前,他的無辜一定會被確立。

 

【伯二十三8「“只是我往前行,他不在那裡;往後退,也不能見他。」

  〔呂振中譯〕『阿,我往東行,他不在那堙F往西邊呢,我也不能見他;

  〔暫編註解〕本節開始了新的一段。第8和第9節形象地描述約伯找不到神。約伯四處尋找神,卻是徒然。東方地理學家認為自己是朝東,而不是像我們那樣朝北的。西方在他們的身後。南方在右面,北方在左面。

       8~9 約伯無論往何處去,都找不到神,因而不能把他的案情向神表述。

     8-17雖然神不可捉摸,但約伯自問未曾偏離神的道,確信神必證明他純全無疵。然而當約伯想到神行事的大能和專橫時,心裡不禁驚惶。

 

【伯二十三9「他在左邊行事,我卻不能看見;在右邊隱藏,我也不能見他。」

  〔呂振中譯〕北邊呢,他在作事,我望不着他;我〔傳統:他〕轉向南邊,也看不見。

 

【伯二十三10「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

  〔呂振中譯〕然而他知道我素常的路;他試煉了我,我就顯出是黃金。

  〔暫編註解〕“我所行的路”。直譯作:在我堶悸爾禲F即我的行為。本節下半並非指受苦的煉淨效果,而是指他的無辜。當“試金者”試煉他的時候,祂找到的不是約伯靈巧地在人前隱藏起來的渣滓(正如他朋友所指控的),而是金子。

       本節指出雖然約伯尋不見神 (8-9), 但神知道他的一切行為,把他試煉後,必找不著他有任何隱藏的罪,只發現他純如精金。

     這是本書重要的一節。雖然約伯似乎找不到神,他仍相信神知道他所行的路,並對他存有旨意。約伯開始認識到自己在受試煉。但他仍不知道是撒但在控告他。從絕望到信心的階梯中有一級就是約伯認識到自己不是在受懲罰或委屈,而是受試煉,在爐子裡煉成精金。

         「他試煉我之後」:這裡是約伯第一次想到他的遭遇可能是神試煉他。

 

【伯二十三11「我腳追隨他的步履,我謹守他的道,並不偏離。」

  〔呂振中譯〕我的腳緊跟着他的步伐;他的道路我謹守着,並不偏離。

  〔暫編註解〕11~12 約伯聲稱自己一直遵守神的律法(跟以利法的指控相反,二二22)。

 

【伯二十三12「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背棄;我看重他口中的言語,過於我需用的飲食。」

  〔呂振中譯〕他嘴唇的命令我未曾離棄;我口中說的話我珍藏於〔傳統:從〕胸懷堙C

  〔暫編註解〕我需用的飲食。希伯來語是chuqqi,直譯是“我該得的份”。可能就是食物(見創47:22choq譯為“常俸”)。Choq還被譯為“律例”等(出15:25,2618:16;創47:26;代上16:17;詩94:20105:10)。所以有些學者把它譯為“過於我自己的律例”,意思是神的旨意超過我自己的意願。還有人按七十士譯本理解為“在我的心中”,即約伯十分珍視神口中的言語,(參第14節不同的解釋)。

 

【伯二十三13「只是他心志已定,誰能使他轉意呢?他心裡所願的,就行出來。」

  〔呂振中譯〕但是他決擇〔傳統:在於一〕了,誰能轉移他呢?他心堜痁@的、他就行出來。

  〔暫編註解〕見雅1:17。約伯清楚地認識神的主權。

       「他心志已定」:原文是「他是獨一的」。

 

【伯二十三14「他向我所定的,就必作成;這類的事他還有許多。」

  〔呂振中譯〕因為他所給我定的、他就作成;這類的事、他心媮晹陶\多。

  〔暫編註解〕下半節可指神會繼續在約伯或其他人身上降下更多的禍患。

         向我所定的。原文是chuqqi,直譯是“我該得的份”。參該詞在12節的用法。在第14節中,該詞意為“所定的”,而不是“在心中”。故兩處似應採用同樣的譯法(見12節注釋)。

       1416 約伯承認他受苦是出於神的旨意,縱然這種想法令他很困擾。

 

【伯二十三15「所以我在他面前驚惶,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

  〔呂振中譯〕因此我在他面前驚惶失措;我思念這事、便懼怕他。

  〔暫編註解〕約伯的恐懼源於他的苦難,和對將來的未知。神賜給約伯信息的最大宗旨之一(從伯38章到41章)就是消除這種恐懼和迷茫。神不讓祂的兒女處在恐懼之中。

       ◎約伯在此又陷入失望與自我矛盾中,他覺得神定意讓約伯找不到,使得約伯無法伸冤。

 

【伯二十三16「 神使我喪膽,全能者使我驚惶。」

  〔呂振中譯〕神使我的心膽怯,全能者使我驚惶。

  〔暫編註解〕喪膽。或“膽怯”(見申20:3)。

 

【伯二十三17「我的恐懼,不是因為黑暗,也不是因為幽暗蒙蔽我的臉。”」

  〔呂振中譯〕因為我被滅絕、乃是〔傳統:並不是〕因了黑暗的緣故,也是因了幽暗之故我的臉纔被蒙蔽。

  〔暫編註解〕本節頗難解釋,和合本的翻譯為其中一解釋,表明約伯的恐懼不是因為他所遭遇的苦難,而是由於神的舉動令人難以捉摸。

       本節也可指約伯為黑暗包圍,被幽暗蒙蔽。

     最使約伯傷心的還不是他所受的苦,而是想到他所敬愛所侍奉的神使他遭遇苦難。他承認黑暗包圍他,但驚訝為什麼神不在降災以前毀滅他,或把苦難從他身上挪走。他在伯24章中繼續他的傾訴。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