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二十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伯二十四1「“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

  〔呂振中譯〕『為甚麼全能者既不將罰惡的日期貯藏着,又不使認識他的人望見那日子呢?

  〔暫編註解〕約伯詢問:神為何不訂定一個時間來審問一切恃強淩弱的人,刑罰罪人,為正直的人伸冤?神一定已經定了這個審判的日子,但為什麼不讓正直人知道?

       約伯抱怨神沒有設定懲罰行惡之人的時間,叫世人看見祂確實會懲罰行惡者(比較12節)。

     「那日子」:惡人遭報的日子。

         定期。前半節可譯為:“為什麼全能者沒有銘記祂的定期呢?”這裡的“定期”可能特指神顯現維護義人審判罪人的日子。約伯在困惑之中看不到神實施報應的證據。

         認識他的人。即“為什麼認識祂的人看不見祂的日子呢?”這當然指懲罰的日子。

         「定期罰惡」:原文中只有「定期」,不過由後文可以看出這裡的確是指「定期罰惡」、「定期審判」的意思。

         「既定期」:原文是「不儲存或珍藏時間」。

         1-12約伯看見窮苦人遭遇壓迫,暴力猖獗,他就心懷不平,質問神為何不理會。

 

【伯二十四2「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

  〔呂振中譯〕惡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去牧養。

  〔暫編註解〕約伯描述的世間不平現象(212節)的確觸目驚心:赤身無衣的人在寒夜戰慄,為人醡酒的人自己口渴。這些現象到今天仍存在。他的朋友講的道理解釋不了這些不平現象。

       “挪移地界”去偷取別人的產業。參看申命記十九章14節的腳註。

         地界。約伯開始述說他所認為神既不獎賞義人,也不懲罰惡人的證據。關於地界,見申19:1427:17;箴22:2823:10;何5:10。在東方,人們的產業一般沒有用柵欄等隔開。唯一的辨別標誌就是地界,通常是每隔一段距離,就立幾塊矮石頭。搶奪最容易的方法,就是把地界挪移到深入鄰居土地的這一邊。

         搶奪群畜。把別人的牲口偷來,與自己的一同牧養。

     224 約伯描述世上邪惡的猖獗,而那情況顯然是神所容許的。

 

【伯二十四3「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呂振中譯〕他們把孤兒的驢趕走,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暫編註解〕見撒上12:3。自私的人出於本性不會憐憫孤兒和寡婦。關於抑制這種傾向的法規,見出22:22;申24:1727:19;詩94:6;賽1:2310:2;耶5:28;亞7:10。孤兒的驢和寡婦的耕牛,是這些不幸者最值錢的財產。

 

【伯二十四4「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

  〔呂振中譯〕他們推着窮人離開大路;地上的困苦人一概躲藏着。

  〔暫編註解〕「正道」:或許指公民權利。

       「隱藏」:即被逼逃亡,乏人照顧。

     惡人強迫窮人離開正在走的路,先讓他們過去。或者指惡人實施暴力,使道路充滿危險。他們只得走小路以求安全。為了得到保護,這些窮人集中在能夠提供安全的任何地方(見伯30:6)。

         「世上」:「地上」。

 

【伯二十四5「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殷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糊口,」

  〔呂振中譯〕這些窮人〔傳統:看哪〕如同野驢在曠野,他們出去作工勞碌,在原野上尋找可抓撕的,做自己和兒女的食物。

  〔暫編註解〕如同野驢出到曠野。可能是指像野驢那樣穿越曠野的強盜,或者指受壓迫的窮人被迫離開社會,過不安定的生活,如同曠野裡的野驢。

       尋找食物。即孩子們的食物。約伯平民困境的關注,說明了他正直的品格。

 

【伯二十四6「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余剩的葡萄;」

  〔呂振中譯〕他們在田間收割不是自己的莊稼,摘取惡人餘剩的葡萄。

  〔暫編註解〕窮人要偷取富人(惡者)的農作物以補不足。

       本句有兩種解釋:一,指以掠奪他人莊稼為生的強盜;二,指“被踐踏的窮人摘取惡人余剩的葡萄(英文RSV版)。”

 

【伯二十四7「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

  〔呂振中譯〕他們赤身無衣地過夜,在寒冷中、毫無遮蓋。

 

【伯二十四8「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

  〔呂振中譯〕他們被山上的暴雨淋濕透,因無躲避處就緊貼着磐石。

  〔暫編註解〕形象地描述無家可歸的人,尋找躲避風雨之所。

 

【伯二十四9「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

  〔呂振中譯〕(惡人從別人的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貧困人的嗍奶嬰兒〔傳統:上頭〕為當頭。)

  〔暫編註解〕惡人把寡婦的嬰兒搶來,養大後逼使他終身為奴。

       「衣服」:或作「兒女」。

     孤兒。指以兒女為奴來償還父債的惡習(見尼5:5;參王下4:7)。

         當頭。見伯22:6注釋。

 

【伯二十四10「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饑餓扛抬禾捆。」

  〔呂振中譯〕窮人赤身無衣地流浪;食而不飽地扛抬禾捆;

  〔暫編註解〕這些赤身捱餓工作的可能是奴僕,他們只有工作而沒有報酬。

       形象地描述了各世代的壓迫:饑餓的人背著糧食,卻不可以吃。神似乎並不出面懲罰那些造成這種慘狀的人,還縱容他們隨心所欲地作惡。

 

【伯二十四11「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榨酒,自己還口渴。」

  〔呂振中譯〕在惡人的橄欖樹行列間榨油,踹酒池,還覺得口渴。

  〔暫編註解〕同命運的不幸者一起在壓迫者的園裡榨橄欖油和葡萄汁。他們渴得要命,卻不得享受身邊的產品。

 

【伯二十四12「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 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

  〔呂振中譯〕從城埵麥{死的人在唉哼着,有受傷的人〔有古卷:嬰孩〕在呼救着;神卻不理睬惡人的禱告〔傳統:狂妄〕。

  〔暫編註解〕「那惡人的愚妄」:應作「那些人的祈求」。

       受壓迫者的呻吟,不僅從曠野和農場,也從城市傳來。約伯反對朋友們的錯誤觀點,指出神並不急於懲罰每一件罪行,獎賞每一個善行。惡行往往長期得不到報應;善行也得不到報賞。所以不可以根據一個人的興旺或不幸來評價他的品格。約伯所謂的朋友們觀點上的基本錯誤就在這裡。這也是整個猶太民族的錯誤所在。

 

【伯二十四13「“又有人背棄光明,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呂振中譯〕『又有人背判了亮光,不認識亮光之道路,不堅持於亮光之路上。

  〔暫編註解〕神的默默無語反讓本節至17節所說的惡人可以橫行。

       本節開始新的一段(13-17節)。述及兇手,姦夫和盜賊。這一類罪惡在黑暗的掩蓋下滋生。他們“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但反對白晝,也反對理性,良心和律法的光。他們不接受任何道德上的約束。

     13-17神好像縱容作奸犯科者,沒有懲罰他們。

 

【伯二十四14「殺人的黎明起來,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

  〔呂振中譯〕殺人的、天未亮〔傳統:天亮〕就起來,屠殺困苦貧窮的人;夜間又去作賊〔傳統:像賊〕。

  〔暫編註解〕「困苦窮乏人」:指無力反抗的人。

       「黎明」起來:原文是「光」起來,應該是指「白天起來」。

 

【伯二十四15「姦夫等候黃昏,說:‘必無眼能見我’,就把臉蒙蔽。」

  〔呂振中譯〕姦夫的眼守候到黃昏,說:必沒有眼目望見我;他並且把臉蒙着。

  〔暫編註解〕姦夫也在等待黑暗的來臨,以尋找他的獵物。他把自己偽裝起來,怕被認出(見箴7:8,9)。

 

【伯二十四16「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

  〔呂振中譯〕盜賊在黑暗中挖進人的房屋,白日閉門不出,硬不認識亮光。

  〔暫編註解〕黑夜挖窟窿。古時往往是這樣盜竊的。那時的房屋窗戶很少,而且很高。大門又被牢牢閂住。但牆壁是用黏土,碎石或風乾的磚砌的,所以很脆弱,容易敲碎。參結12:5,12

       白日躲藏。這些罪犯喜歡黑暗,不喜歡光明。

 

【伯二十四17「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

  〔呂振中譯〕因為他們看深夜的漆黑和早晨一樣,因為他們對漆黑的可怖很熟悉。

  〔暫編註解〕「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原指他們以幽暗為友。

       他們在深夜幽暗之時開始一天的工作。夜幕的降臨對他們來說,就像黎明的來到。本段從第13節開始到這裡結束,強調違背第五、第七和第八條誡命的人愛黑暗不愛光明。

     「曉得幽暗的驚駭」:「認識黑暗的驚嚇」。表示這些作奸犯科很了解怎樣運用黑暗的特質。

         24:1-17約伯在此詳細的描述當時代作奸犯科、欺壓貧窮的人的罪行,也清晰的描繪出被壓迫者走投無路的悲慘。這些描述,都做為24:1 他對神提問的支持:「為什麼不讓我們看見惡人被懲罰?」。

 

【伯二十四18「“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份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呂振中譯〕『惡人如在水面上輕快地過去;他們在地上所得的分兒被咒詛;他們不得再回轉而走葡萄園之路。

  〔暫編註解〕「快快飄去」:惡人好像被洪水沖走,很快消失。

         「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指惡人的葡萄園沒有收成。

         猶如浮萍快快飄去。形象地把盜賊的敏捷和無聲比作一艘快艇,一件漂浮的貨物,或一樣輕的物體,輕輕地在水面上漂流。本節也可能指惡人將來像垃圾一樣在急流中沖走。

         所得的分。指他們的生活方式,和謀生手段是該受詛咒的。

         葡萄園。他們的葡萄園將不出產。他們靠掠奪為生,所以生產不出葡萄酒。

         「浮萍」:與「咒詛」諧音。

         24:18-21 可以視為約伯對這些惡人的咒詛,他對他們深惡痛絕。也由此顯示出 24:22-23 是約伯對神的深刻抗議。

       18~24有人認為本節至24節所記是後來編輯所加,但無佐。有的人認為乃瑣法所說,因為第三回合對話中他沒有說話。這也只屬猜測。也有解經家認為這是約伯引用他朋友的話。這可能,因此有的譯文在本節前加有“你們說”數字。

     最可能的解釋,是這幾節為約伯的呼喚,求神讓惡人飄去,蟲子吃他,不被人紀念,…與眾人一樣被除滅。唯有這樣,才能證明約伯說謊(25節)。

         18-25本段內容與約伯朋友的觀點類同:惡人雖興旺,但神會繩之於法。有學者認為這證明約伯並非完全反對朋友的觀點,他只是堅持善人亦會受苦。

 

【伯二十四19「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呂振中譯〕乾旱炎熱奪取了雪水,使它乾涸;陰間也擄了罪惡之輩而使滅沒。

  〔暫編註解〕意思似乎是,就像炎熱的夏天會使雪融化,墳墓也會吞沒惡人。

 

【伯二十四20「懷他的母(原文作“胎”)要忘記他,蟲子要吃他,覺得甘甜。他不再被人紀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呂振中譯〕他們本地〔傳統:嗍它〕的廣場〔傳統:母胎〕把他們忘了;他們的名字〔傳統:蛆蟲〕不再被記念;不義的人也必如樹被折斷。

  〔暫編註解〕一般人都認為,惡人的命運就是被自己的母親所忘記,成為蠕蟲的食物,或像一棵樹被砍倒。這與約伯在上下文中對人生現實的論述並不一致。

 

【伯二十四21「“他惡待(或作“他吞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

  〔呂振中譯〕『他蠶食不能懷孕沒有生養之婦人的財產,又不善待寡婦。

  〔暫編註解〕在這新的一段裡,約伯重新回到弱者受壓迫的話題。不孕被認為是最大的不幸之一(見撒上1:5-8)。欺壓不孕者是極其殘忍的。不孕者受欺壓是特別的無助,因為她沒有兒子來維護她的權利。她的不孕往往被認為是犯罪和神不悅的結果。

 

【伯二十四22「然而 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呂振中譯〕然而神卻用能力延長強暴人的性命;自信不能活着的人居然得以起來。

  〔暫編註解〕有人把這句理解為惡人不僅欺壓弱者,而且使有勢力的人難受。也有人認為是指神延長有勢力之人的壽命。若是如此,這是約伯對神不懲罰惡人的又一次抱怨。

       「保全」:有「延續」、「延長」的意思。

     「性命難保的人」:也是指「惡人」。 24:18-21 提起這些惡人應該被毀滅,所以他們理應性命難保。

 

【伯二十四23「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 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呂振中譯〕神使他安心無慮,他就有所依靠;神的眼目也看顧〔傳統:鑒察〕他們所行的路。

  〔暫編註解〕神使惡人有所依靠。這是約伯根據自己的觀察而得出的結論。

       「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原文僅是「眼目也在他們的道路上」,不一定是看顧,有可能是鑑察。

 

【伯二十四24「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呂振中譯〕但是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被降低,被收拾,跟眾人一樣;又如穗頭被割下。

  〔暫編註解〕這是約伯有關神如何對待惡人的結論。他的朋友們認為惡人犯罪會在今生受到懲罰,犯大罪會遭遇大災難。約伯不同意這種看法。他說實際上他們會被高舉。但他知道時候將到,他們的罪行將得到懲罰。然而他又說,他們也許死得安靜輕鬆,沒有特別的證據證明他們離去時伴隨著神的不悅。

       「降為卑」:原文是「帶到低處」,可能也是指「死亡」而非「地位降卑」。

     ◎約伯並不是說惡人一定享福,他只是覺得神好像沒有特別去嚴懲惡人,雖然他覺得惡人該死,不過他沒看到神立即毀滅惡人,惡人跟其他人一樣,終究是死亡。這樣的話,朋友們所說的「報應」又在哪裡?

 

【伯二十四25「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呂振中譯〕若不然,誰能證我為撒謊,指我所說的為無物呢?』

  〔暫編註解〕約伯叫他的朋友即管去反駁他。

       約伯要他的朋友駁斥他的看法。他覺得自己有人生實際經驗的依據,是他們無法反駁的。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