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八章拾穗

 

【伯八1「書亞人比勒達回答說:」

   〔暫編註解〕約伯的另一友人比勒達發言。他不理約伯痛苦的呼喊,反施冷酷的責備。他不相信神會不公平,約伯兒女乃因罪而死亡。約伯須謙卑痛悔向神認罪,才能脫離苦難。

         以利法根據所見的異象發言,重心為神的啟示,比勒達則以古人的智言慧語為依憑,道理本諸傳統的經驗和智慧。比勒達力言犯罪乃人受苦之因。他深信約伯有罪,責他說話太狂妄。他的談話分三部分:1,確認神的公正(27節);2,引述古人的智慧(817節);3,結論(2022節)。

         本章是比勒達對約伯在第67章所講之話的反應。比勒達並沒有提約伯所表達的絕望(伯6:1-13),也不提約伯對朋友們的長篇大論,慷慨陳詞(伯6:14-30)。他只談到約伯對神的批評。以利法用他所稱來自神的異像證明自己的觀點(伯4:13)。比勒達則借助于古人的智慧。

         8:1-7比勒達責備約伯說話過份,因為神不可能不公平正義。約伯的兒女和約伯可能都是得罪神才受此報應,如果約伯無辜,終究是可以得福。

       17 “比勒達”。同情心較以利法薄弱,他暗示約伯眾子被殺是由於他們的罪(4節)。他對約伯受苦的診斷基本上跟以利法一樣;即約伯是由於自己的罪而受苦(57節)。“書亞人”。亞拉伯人書亞的後裔;書亞是亞伯拉罕與基土拉生的兒子(創二五2)。

       1-7責備約伯言論偏激、空洞無物,力證神的公義,表明惡有惡報,約伯的苦難也許出於他兒女犯罪之故,然而他若謙卑、自潔,必再蒙神的憐憫。

       8:1-22  神公義無私:另一位朋友比勒達發言。

 

【伯八13約伯與他朋友們之間的不一致,在比勒達的第一篇講論中變得更為擴大。他並不是像以利法一樣謙恭有禮地開始的,而是粗魯地指控約伯是一個饒舌的人,猛烈但卻空洞(2b節)。摩法特的譯文──「兇猛而混亂的言語」──是相當引人注目的。

  比勒達在他有關神與人的講論中作客觀的分析,結果呢?他就成為一個靈巧但膚淺的思想家,他是一個道德家。在他簡單的神學中,每一件事都可以根據兩種人來解釋──完全人(ta{m20a節;伯一1所用的)與鬼祟的惡人(h]a{ne{p13b節);在外觀看來是一樣的,但神卻把他們分開來,使一個興盛,另一個毀滅;他並且暗示說事情永遠都是這樣,不然就是懷疑神的公平。——《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八2「“這些話你要說到幾時?口中的言語如狂風要到幾時呢?」

   〔暫編註解〕到幾時?朋友們無疑希望以利法的話可以使約伯啞口無言,想不到約伯竟發出這麼一大通充滿激情的言論來。

         狂風。約伯把自己的講論比作“風”(伯6:26)。比勒達似乎借用了這個比喻。在這一點上,他與約伯觀點相同!

 

【伯八3「 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

   〔暫編註解〕「偏離」:「彎曲」。
         「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這是約伯三友的立論主軸,不過他們大概是認為「神不能須臾偏離絕對公義的準則」,而不是廣義的「公義」。

       比勒達為神的公義辯護。他對於神公義的尊敬是正確的。但是他對於神公義的理解卻是錯誤的。他認為公義要求必須對人生的罪孽進行處罰。他覺得約伯就是這種公義所懲罰的物件。

 

【伯八4「或者你的兒女得罪了他,他使他們受報應。」

   〔暫編註解〕「或者」你的兒女:「如果」、「假設」。

       約伯最大的損失就是自己的兒女。比勒達說約伯兒女的死是因為犯罪,這種指責是不仁慈的。約伯曾年復一年地為自己的兒女獻祭(伯1:5)。比勒達的推論是錯誤的。災難並不一定是受害者自己的罪(見路13:1-5;約9:2,3)。

 

【伯八47約伯沒有說過這些話,他相信神的公平,但他無法看見。書亞人在約伯無法回答的問題中看出危險的暗示來;因為神的行動是配合人的行為,他能夠回溯出理由來,一定是約伯的兒女犯了罪。這是逐漸接近事情的核心了,因為約伯曾經非常關心這一點,並且為了他們的罪(甚至是隱藏的罪)而獻祭贖罪(伯一5)。比勒達並不認識赦免的可能性,沒有什麼可以介入罪與其後果之間。唯一的選擇就是清潔正直6a節;第二個字是在序言中用來指約伯的一個字)。在這個基礎上,約伯可以尋求神,就能獲得賞賜,神必使約伯富足(和合本、修訂標準本之起來的另一可能譯法),恢復屬他的財產222——《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八5「你若殷勤地尋求 神,向全能者懇求;」

   〔暫編註解〕殷勤地。源於希伯來語動詞shachar,意思是“殷勤地尋求”,或“在清晨尋求”(見伯24:5;詩63:1;箴7:15;箴8:17;賽26:9;何5:15)。

         尋求神。比勒達似乎是說:“你兒女的死是因為他們的罪。你卻活著。如果你願意尋求神,過公義的生活,神就會補償你。”

 

【伯八6「你若清潔正直,他必定為你起來,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

   〔暫編註解〕神曾說約伯是完全正直的(伯1:8)。比勒達卻給約伯下了相反的結論。這說明人類的判斷是容易錯誤的。這句批評的話所含的無情和冷酷,一定給約伯的耐心帶來嚴厲的考驗。

 

【伯八7「你起初雖然微小,終久必甚發達。」

   〔暫編註解〕◎比勒達的立論與以利法一致,但言論更直接犀利,認定約伯的兒女犯罪,約伯也犯罪,要求約伯悔改。

       比勒達和以利法都預言,約伯如果悔改,就會重新發達。不能說這兩位“安慰者”對發達很有信心。比勒達的話中,含有挖苦之意。他似乎是說:“如果你真像自己所說的那樣無辜,就要相信你的未來。如果不相信心,就是自覺有罪。”但比勒達有無意中預言了約伯真實的未來情況(見伯42:12)。

 

【伯八8「“請你考問前代,追念他們的列祖所查究的。」

   〔暫編註解〕「考問」:「詢問」、「尋求」。
         「查究」:「探究」、「研究」。
         在各世代中,人們都在追求先輩的智慧。比勒達要約伯關注他們共同歷史的傳統。
         810 比勒達以先人的教訓為權威,期望約伯會聽他們智慧的話。
         8-10比勒達考察過往歷史及經驗,一再指出惡有惡報的不變法則。
         8:8-22比勒達要求約伯查考傳統流傳下來的智慧,就會知道惡人的下場與神的公義。 

 

【伯八810就像經常發生的一樣,論據越弱,陳述得越有確信。比勒達訴諸於古代的智慧,彷彿他正在說的是普通常識一樣。在這一小段中,有著輕微之諷刺文學的筆觸;約伯記的作者在此似乎要暗示出他這本書的目的之一:要質疑這類的傳說,打敗那盲目地持守它的人。比勒達與約伯從相同的起點開始:我們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兒9b節;參七716);但他們卻是朝著相反的方向前進,兩個人都承認:我們一無所知。一個人有限的經歷必須由過去所累積的經歷來擴大,或更好是由黃金時代起初較純的智慧來擴大223。追念224列祖225的尋索結果,是可靠知識的來源。——《丁道爾聖經注釋》

 

810 傳統訓誨在古代近東智慧文學中的重要性美索不達米亞很多智慧文學和聖經其他經文一樣(伯十五18;申四32;以及次經《德訓篇》八9),都強調古人智慧的重要性(如:巴比倫神義論〔Babylonian Theodicy〕、《盧魯彼勒南默基》〔即「我要讚美智慧的主」〕,和各種蘇美箴言)。在美索不達米亞傳統中,稱為阿普卡盧apkallu)的上古七哲是智慧的持有人,將智慧和文明的科技帶給世人。貝羅蘇斯(Berossus)的作品中,洪水前七哲蒙授全體的啟示知識一語,就反映了這個傳統。──《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八9「(我們不過從昨日才有,一無所知,我們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兒。)」

   〔暫編註解〕從昨日。比勒達暗示說,我們必須遵循歷史的基本原理。

         影兒。見詩102:11109:23

 

【伯八10「他們豈不指教你、告訴你,從心裡發出言語來呢?」

   〔暫編註解〕從「心裡」發出言語:「理性」、「內心」、「知識」。
 比勒達顯然把約伯當作一個固執的學生,希望他能傾聽歷史的聲音。有人認為比勒達指的是古代長壽而有機會得到很多智慧的先祖。

 

【伯八11「“蒲草沒有泥豈能發長?蘆荻沒有水豈能生髮?」

   〔暫編註解〕「蒲草」:多生長於埃及南部的尼羅河沿岸。巴勒斯坦北部與濱海平原也相當常見。
 蒲草。希伯來語是gome',通常指“紙草”,是一種蘆葦,高度是人體的兩倍,頂部有一大簇花葉。在古埃及和約旦河谷,有大量這樣的植物。
       蘆荻。希伯來語是`achu,“蘆葦”,“燈心草”。這類植物需要大量的水。

         比勒達指出人若沒有了神,就像製紙用的蒲草無水又無泥,無法生長;生命本身的力量像蛛網一樣脆弱,爬牆的蔓子很易連根拔除(17節)。沒有了神,人間歡樂短暫可笑(19節)。約伯須認罪才可得福(2122節)。

         8:11-13 是表示神之於人,正如同泥之於蒲草,水之於蘆荻一樣。人離棄神就如這些植物離開水一樣,會很快枯乾。這就暗示約伯以前的財富與家業是因為離開神而毀滅。

       1119 稱約伯為“不虔敬”(直譯作:不信神)的人,又指約伯的辯護如“蜘蛛網”那麼脆弱,只會加添他的痛苦。

       11-19不敬虔的人像發旺生長的蒲草,很快枯槁;他所倚賴的並不可靠,終必湮沒。

 

1112 蒲草的比喻蒲草不獨用於埃及,巴勒斯坦也有使用蒲草。烏加列文獻描述蒲草產於薩瑪克湖(Lake Samak)的沼澤地帶。蒲草的用途有很多,包括籃子、席子,和書寫用的蒲草紙。蒲草可以長得很高,有時超過十呎,但一旦缺水,便迅速枯萎。──《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八1119作者並沒有把比勒達塑造成不重要的小人物,這是他的部分技巧。他說的話陳述得非常好,並且是用最好的詩歌寫成的。他跟著對惡人的毀滅所作的描繪是非常出色的,這跟以利法在伯五1726對善人所作的愉快的描寫恰成一對。

它是以修辭疑問句開始的:蒲草沒有泥,豈能發長226即使有非常繁茂的葉子,但除掉寶貴的水氣,它們就比百樣的草先枯槁12b節)。相關的材料再次被詩歌給分散了,硬要把它們湊在一起,會冒瀆作者的藝術。所以,他在16節繼續描述不虔敬人13節)227的蔓延。首先,「他在日光之下帶著汁液而膨脹」(德里慈),「他們吸枝228爬滿了他的園子」(16節)。這類的繁盛並不比蜘蛛網好(14b節),他自己的社鞳]本地18節)將會否認他,除非「我沒有見過你」這句話是代表神的棄絕(參太七23)。在這堛本地這個字似乎往回連到七10,多少帶有惡意地暗示:約伯的前景就像惡人的一樣。——《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八12「尚青的時候,還沒有割下,比百樣的草先枯槁;」

   〔暫編註解〕這類植物沒有自我支撐的能力。它們倚靠水來支托。如果沒有水,它們就會下垂而死亡。

 

【伯八13「凡忘記 神的人,景況也是這樣。不虔敬人的指望要滅沒,」

   〔暫編註解〕凡忘記神的人。本節使用寓言。如果神從人身上撤回,人就會像一度繁茂的蘆葦那樣滅亡。比勒達用這個比喻說明,懲罰將會落到一度正直而興旺,但後來離開神的人。約伯就是這樣。

         不虔敬的人。希伯來語是chaneph。直譯是“不信神的人”。原文不含偽善之意,而是指無信仰和褻瀆(見伯13:1615:3417:820:527:834:3036:13;詩35:16;箴11:9)。

 

【伯八14「他所仰賴的必折斷,他所倚靠的是蜘蛛網。」

   〔暫編註解〕「蜘蛛網」:原文是「蜘蛛的房子」,跟後面的「房屋」相呼應。

       他所仰賴的。有人認為,引用古人的話到13節結束;第14節起是比勒達對引文的解釋。也有人認為引文到第18節結束,還有人認為是到第19節結束。

       蜘蛛網。直譯為“蜘蛛的房子”。象徵脆弱。

 

【伯八15「他要倚靠房屋,房屋卻站立不住;他要抓住房屋,房屋卻不能存留。」

   〔暫編註解〕倚靠房屋。刻畫了不虔敬者的不安全感。

         抓住房屋。描述蜘蛛盡力靠抓住自己的房屋來支撐自己。約伯的“房屋”已被奪走,希望已經破滅。所以,比勒達顯然把他列為不虔敬者。

 

【伯八16「他在日光之下發青,蔓子爬滿了園子。」

   〔暫編註解〕「發青」:「濕潤的」、「多汁的」、「新鮮的」。
         一個新的比喻。說滿有樹汁和活力,到處生長的爬行植物,一下子毀滅而被人遺忘了。
         8:16-19 中惡人被比喻為迅速生長的蔓子,看起來茂盛穩固,但很容易就被拔除無人紀念。

 

【伯八17「他的根盤繞石堆,紮入石地。」

   〔暫編註解〕。希伯來語是gal。這裡可能是指一堆石頭(見書7:268:29)。

         紮入石地。七十士譯本為“生活在燧石中”。可能指爬行植物的卷鬚像常春藤一樣抓在岩石上,看上去就像從石頭中長出來。

       17-18   惡人的倚靠猶如根繞石頭而生,往石地下伸展,但時候到了,終被除滅。

 

【伯八18「他若從本地被拔出,那地就不認識他,說:我沒有見過你。」

   〔暫編註解〕他若從本地被拔出。這是非人稱主語。植物被暴風雨或其他境遇拔起和刮走。

         那地就不認識他。植物生長的地方被擬人化了,說他否認一度茂盛之植物的存在。

 

【伯八19「看哪,這就是他道中之樂,以後必另有人從地而生。」

   〔暫編註解〕“他道中之樂”:也可譯為“他(蔓子)的生命奇短”,雖有歡樂也極短暫。全句語含諷刺。

       “道中之樂”。大概是一句諷刺的話,意思是惡人只能指望災難中的“喜樂”。

       「這就是他道中之樂」:惡人所有的快樂十分短暫。

         他道中樂。反語。說快樂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

         另有人從地而生。沒有人懷念或哀悼這種植物。它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其他植物不久就取而代之。比勒達用爬行植物的比喻來說明約伯的遭遇。他曾經興旺過,後來災難來臨,他就像植物一樣被毀滅了。

 

【伯八20「 神必不丟棄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惡人。」

   〔暫編註解〕「扶助」:「支持」、「扶持」。

         最後三節為比勒達陳詞的總結,重申神是公正的,約伯若能聽他的勸告,善人必得福,惡人必遭報應。

         比勒達懷疑約伯的完全正直(第6節)。現在他對約伯的另一個顯著特點提出疑問(見伯1:1,8)。他說如果約伯是無可指責的,神將保佑他。

         20-22  總結:約伯若悔改歸正,神必定賜福。

 

【伯八2022比勒達沿著智慧教訓常見的路線,將他對惡人與義人相反的命運所作的分析撮要起來。枯萎之草與繁茂之樹的比較是常見的比喻,那些信靠耶和華的人就像在灌溉河道旁繁茂的農園一樣(詩一3,讀作集合名詞),信靠自己的人就像沙漠中矮小的灌木一樣(耶十七6)。完全人20節)的歡呼聲,必因神恩典的額外證明──他的仇敵的降卑(22節)──而提高。——《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八21「他還要以喜笑充滿你的口,以歡呼充滿你的嘴。」

   〔暫編註解〕比勒達不認為約伯的情形是沒有希望的。他和以利法一樣,預言約伯的苦境將會發生逆轉。懲罰將臨到約伯的仇敵。朋友們似乎在一定程度上相信約伯的正直,儘管他們認為約伯犯下了大罪,給自己帶來苦難。

         把以利法和比勒達的第一次講話進行比較,就可以看出他們都是以批評開始,以安慰結束。二人都勸約伯向神懺悔,祈禱求助,並提出拯救的承諾。以利法還用他所說的神聖啟示來強調了自己的觀點。比勒達則借助古代先祖的智慧的教訓,來達到同樣的效果。

 

【伯八22「恨惡你的要披戴慚愧;惡人的帳棚,必歸於無有。”」

   〔暫編註解〕「披戴慚愧」:作者把「慚愧」比喻為一種衣服,惡人披在身上,人人都看得見。

         ◎比勒達的立論保守,又因為約伯遭遇苦難而認定約伯犯罪,但至終他還是希望約伯悔改,重得豐富,因此 8:21-22 中他還是用正面的方式結束他的講論。

 

  【思想問題(第8章)】

 1 試從比勒達的言語找出他一套定型的神學,當中那些方面是正確的?那些犯有錯誤?參彼前2:21; 10:32-34

 2 比勒達認為苦難是神刑罰的具體表現,人要悔改歸向神,以脫離苦難。苦難除了是刑罰外,還有什麽其他的意義呢?參林後1:4-5; 12:7-9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