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二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十二2「“你們真是子民哪!你們死亡,智慧也就滅沒了。」

    到目前為止,我們無法同意那些在約伯的陳述中看出諷刺味道的釋經學者;然而,他們的看法在這堳o是錯不了的。他以嘲蔑回報嘲蔑是正當的,因為他感覺到:我……竟成了朋友所譏笑的4節)。他的嘲弄你們真是(這)子民哪的意義並不清楚(RSV 所用的冠詞並沒有出現在希伯來文中,這個事實使解釋的工作更為困難),因為子民這個字十分普遍,有些人將它改成他們認為比較適合的另一個字;——《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3「但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並非不及你們。你們所說的,誰不知道呢?」

    約伯反駁說他是頭「驢子」(十一12)的污蔑,回嘴說他至少也像他朋友們一樣聰明;所用的代名詞是複數字,他是在對他們全體說話;事實上,他們所說的都是常識,沒有必要不同意。他論到神的話語,似乎表達了這個共同的信仰;但是,仔細查看一下,可以看出約伯加上了他自己的重點。——《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4「我這求告 神,蒙他應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譏笑的;公義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譏笑。」

 

【伯十二46我們不清楚這幾行是如何扮演轉接的工作,從他開頭的責備轉換到第725節的主要詩歌。其要點似乎是這樣的:朋友們的智慧並未解釋在約伯的處境(公義完全人竟成了訕笑的犧牲品)與安逸強盜的處境間之矛盾;這種相反的情形更為極端,因為約伯求告神,而強盜卻「將他們的神放在他們手中」(RSV);將第一句話解釋為暗示約伯過去與神良好的關係,似乎是相當率直的,但羅利卻認為「這些話是約伯把朋友們嘲弄的話語給陳述出來,他們認為神已經藉著患難答覆了約伯」(p.112),但這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堜狴峈漱懇沒有絲毫暗示現在的光景。——《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5「安逸的人心裡藐視災禍,這災禍常常等待滑腳的人。」

 

【伯十二6「強盜的帳棚興旺,惹 神的人穩固, 神多將財物送到他們手中。」

 

【伯十二7「你且問走獸,走獸必指教你,又問空中的飛鳥,飛鳥必告訴你;」

 

【伯十二78這堭q複數變作單數,彷彿約伯現在已經把注意力鎖定在他的一個朋友上;但另一個可能是:約伯是在引用他們當中一位對他說過的話,為他那占據本章剩下之篇幅的辯駁作預備。這堥S有使用引句的格式──如「你說……」──來確認說出這些引文之人的身分,是相當微妙的事,對於解釋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因為引用的話未必就代表發言之人的意見。——《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8「或與地說話,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魚也必向你說明。」

 

【伯十二9「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作成的呢?」

 

【伯十二910有關活物的生命10a節),每一樣東西都是耶和華的手作成的,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當相同的真理應用在人類的氣息10b節)上時,結果卻令人倍感困惑。經常有人指出,第9節是詩歌部分唯一一處用雅巍這名字來指神的地方,為這緣故,有許多人曾經懷疑它的真實性,有人遂主張,為了「這個字會把原來的散文內容與附加的詩歌內容分別出來」的想法,而刪掉這個字,這是種循環論法。從不同的角度看來,這個字具有無以倫比的重要性,因為它的罕見更使它顯得如此引人注意;在這個關鍵時刻,約伯仍然堅持他最初在一21所說的話,在那堥洏峇F這個神聖的名字。——《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10「凡活物的生命和人類的氣息都在他手中。」

 

【伯十二11「耳朵豈不試驗言語,正如上膛嘗食物嗎?」

 

【伯十二1112既然這幾行打斷了第1013節之間的連續性,新英語聖經就把它們放在括弧259。這有點道理,因為這問句聽起來像是朋友們所發出的旁白,而以智慧為年老的人之特權,似乎不是約伯會持有的見解。第11節所引用的格言可能是試驗見解(言語)像品嚐食物一樣吹毛求疵的一個藉口(品嚐言語的比喻已經在伯六\cs1667用過了);但它也有可能是在抱怨他的朋友們正在享受優美言語的滋味,這是他對比勒達在八2之攻擊的報復。——《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12「年老的有智慧,壽高的有知識。」

 

【伯十二13「“在 神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謀略和知識。」

    1425節對於神的行動做了很長的描述,暗示在善惡之間並沒有什麼差別。大部分例子都證明神破壞了人的成就,關鍵的想法似乎是「被誘惑的與誘惑人的」同樣「都是祂的」(16b節)。為防萬一,以免以為這句話在暗示神是反覆無常的,或是盲目的力量,約伯堅持說神的能力總是伴隨著智慧260謀略知識,有著可以理解之目的。這些行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即使人幾乎不能看出它們的意義,或道德上的正當理由。——《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14「他拆毀的,就不能再建造,他捆住人,便不得開釋;」

 

【伯十二1415在自然與歷史之間,並沒有畫出任何一條線來區隔。創世記中創造的故事如何毫無打斷地轉入亞伯拉罕的故事,也可以照樣在神絕對地支配一切中,察覺出人們所住在其中的這一個世界,與大地、天空、水,以及它們周圍的事情之間的統一性來。如果這堿O在說到任何一個特殊事件的話,那就是洪水,舉例來說,動詞留住正是用在創世記七16的那個字;但字卻是傾覆所多瑪與蛾摩拉所特有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15「他把水留住,水便枯乾,他再發出水來,水就翻地。」

 

【伯十二16「在他有能力和智慧,被誘惑的與誘惑人的都是屬他。」

 

【伯十二17「他把謀士剝衣擄去,又使審判官變成愚人。」

 

【伯十二1725除了第22節──聽起來比較像是原初創造的狀態──的例外,這首詩的其餘部分都在詳細地處理人類歷史舞臺上所發生的事。所列舉之謀士、審判官、君王、祭司、有能的人、忠信人、老人、王子(呂譯)、有力之人、首領是一連串的災禍,不需要去找出特定的歷史事件,因為例子甚多,無法計數。這些毀滅並沒有被解釋為對惡人的審判,以致可以為神的公平辯護。著重點是在於:所有這些大人物在神手指中只不過都是微不足道的人罷了;而且,歷史上毀滅的力量並不只是天然災害──如洪水(15b節)──而已。約伯已經分析了社會的崩潰,並追溯它的原因到神在人類心智中更為內在的活動去。衪將……聰明奪去24a節),奪走了領袖們講論20節)的能力與聰明。雖然注意到偶然之釋放(18節)或強大(23節)的行動,卻沒有追溯任何的道德肇因,並且由相稱之擄掠(19節)或瓦解(23節)的舉動所抵銷。約伯所描寫的是普通的事實。在這首詩中使用分詞,使它變成在吟誦神的屬性,這些屬性就等於是祂的名稱一樣。這是一篇仿造的信經;如果它是模倣以利法在五18及下的類似詩歌,也已經把它扭曲成一篇詼諧的改編詩文,那堜珒y寫的積極面(受傷後的醫治、被擄後的釋放)要不是被約伯刪掉了,就是被顛倒過來。權勢興起之後又敗落,人們在黑暗中結束。——《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二18「他放鬆君王的綁,又用帶子捆他們的腰。」

 

【伯十二19「他把祭司剝衣擄去,又使有能的人傾敗。」

 

【伯十二20「他廢去忠信人的講論,又奪去老人的聰明。」

 

【伯十二21「他使君王蒙羞被辱,放鬆有力之人的腰帶。」

 

【伯十二22「他將深奧的事從黑暗中彰顯,使死蔭顯為光明。」

 

【伯十二23「他使邦國興旺而又毀滅,他使邦國開廣而又擄去。」

 

【伯十二24「他將地上民中首領的聰明奪去,使他們在荒廢無路之地漂流。」

 

十二24 首領聰明被奪去君王因追求榮譽而自受其害的例子,古代世界有很多。吉加墨斯為個人追求長生不死,走到天涯海角;拿波尼度為追求宗教(經濟?)目的而自我放逐到特瑪十三年之久;波斯窮兵黷武的追求試圖往西面之地中海擴張,結果慘敗收場。這是妄自尊大加上無限制的自我放縱所造成的惡果。──《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二25「他們無光,在黑暗中摸索,又使他們東倒西歪,像醉酒的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