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四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十四16約伯一再地停駐於人類存在的不幸與短暫上,「人的生命是孤單的、貧窮的、險惡的、殘酷的、與短暫的」273。我們已經注意過約伯的思想在這些點上的衝突。生命的重擔如此難以忍受,以致迅速的死亡是最值得羨慕的事;然而,約伯非但不因生命的迅速而歡欣,反倒從其短暫看出它終極的嘲弄意味。這種似非而是的想法將日子短少多有患難這些片語並列。——《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2「出來如花,又被割下;飛去如影,不能存留。」

    約伯對這種短暫無常的生命作了一些更274沈痛的明喻:人如、如、如「雇工人」(6節;參七1)。——《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3「這樣的人你豈睜眼看他嗎?又叫我來受審嗎?」

    這首小詩內向性的結構將這一節與第5節並排,就像第2節與第1節配合一樣。約伯正在禱告。在神面前哀哭保留了為悲苦而適當憂愁的領域。他是困惑多於苦惱。神在派定每一個人生命界限時的主權並未受到質問(5節);但一個人在這一點上完全絕望,只有證明:當神叫他來受審275時,他將是多麼無力啊!——《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4「誰能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呢?無論誰也不能。」

    我們非但不像一些人把這一節給刪掉,反倒堅持它位在這首詩的最高潮,使它成為最重要的;然而,還是有些問題。在一段以不同方式強調人類之脆弱的經文中,引入潔淨汙穢的觀念,這在一本喜歡充分運用豐富語彙的書中,不應被認為是個困難。——《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5「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數在你那裡,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過;」

 

十四5 人的日子被限定人生壽數有定的觀念,其他經文中也有出現(詩三十九4)。可是本節的意思,卻大概不是個人壽命的預定,而是人類壽命與其他事物比較之下,是一段微不足道的時間。吉加墨斯在《吉加墨斯史詩》中對恩基杜說,神明永活,但人的日數卻有限定,因此人類所做的事沒有一樣是有實質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四6「便求你轉眼不看他,使他得歇息,直等他像雇工人完畢他的日子。」

 

【伯十四7「“樹若被砍下,還可指望發芽,嫩枝生長不息,」

 

【伯十四712作者的詩歌技巧在這首輓歌中達到它的一個頂點。這首詩有兩節,在每一節中,都以自然事物來比擬人朝向死亡之不可逆轉的移動。首先,710節)有著驚人的能力,顯然死了(8節),可以只因得了水氣9節)就復甦。人卻不是這樣(10節)。這個例證暗示一個人可能會刻意砍伐一棵樹,為要使它恢復生機。難道這就是神割斷約伯的生活,使它回到原形的原因嗎?既然8節)可以用來指下界與土壤,可能是描繪人類埋葬的圖像。——《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8「其根雖然衰老在地裡,幹也死在土中;」

 

【伯十四9「及至得了水氣,還要發芽,又長枝條,像新栽的樹一樣。」

 

【伯十四10「但人死亡而消滅,他氣絕,竟在何處呢?」

 

【伯十四11「海中的水絕盡,江河消散乾涸。」

 

【伯十四1112一個死人比較像是乾涸的「湖」(呂譯、現中、RSV;和合本、思高:),多於像枯乾的樹根。這幅圖畫比較像是侵蝕的山嶺(1822節),永遠不能恢復。六1421如何使用類似的比喻來形容令人沮喪的希望,這堣]照樣沒有可以在下一季重新灌滿水的思想。聖經中復活的盼望不是從繁殖的祭儀或大自然的循環而來的。第12b12c節的複數(在譯本中都被掩蓋掉了),可能意味著在第1012節譯作「人」的三個不同字眼是集合名詞。這堥陶t跳到一幅新的圖畫,以躺下睡覺和醒過來描繪死亡與復活,證明本書的作者多麼不擔心隱喻必須是一致的這個規則;在這一方面,他是一位相當出色的「莎士比亞」。——《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12「人也是如此,躺下不再起來,等到天沒有了,仍不得複醒,也不得從睡中喚醒。」

 

【伯十四13「惟願你把我藏在陰間,存於隱密處,等你的忿怒過去;願你為我定了日期紀念我。」

 

十四1314 古代近東復活的概念證據顯示古代近東對於來生有好幾個不同的概念。最基本的概念認為人死後繼續在一如墳墓的冥界存在,義人和惡人所受的待遇沒有分別。以色列人稱之為陰間(Sheol),並且相信在此的人不能與神溝通。迦南和美索不達米亞的人相信有冥界神祇統治這境界。對於經受審判得以進入其領域的人來說,埃及的冥界是比較宜人的地方。不得認可的人則被吞噬。這些概念沒有一個包括復活出離冥界的想法。大體而言,古代近東世界觀裡面惟一的覺醒,是召喚死者靈魂的招魂術(但只是暫時性的覺醒,並且也不包括肉體),以及自然界迴圈中豐饒神祇的覺醒。這些神祇每年在農業迴圈結束之時死亡,在冥界「過冬」,然後在春天儀式性地被喚醒。上述概念沒有一個與復活的神學教義有任何相似之處。只發生幾次的死人複生,和國家性的死而復活(以西結書的枯骨),亦同樣不可與這教義相提並論。按照現代的理解,發展完備的復活教義包括了六個要素:(一)指個人的復活,不是國家的復興;(二)肉身復活,不是靈魂不死;(三)普世性而非孤立的事件;(四)發生在冥界之外;(五)永遠不死;(六)義人惡人有不同待遇。祆教似乎這六個要素都有,但基於史料性質的限制,難以斷定這些概念究竟多早的時候在波斯發展完成(進一步討論,見:賽二十六19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四1317這幾節經文照射出明亮的光芒,與前後經文黑暗的背景相反。這首詩並沒有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回答所提出的問題(14a節),反倒將它深藏在討論中279,從無數的言詞線索可以看出這首詩極端的重要,這些線索顯出貫穿前面之討論的脈絡,在這堣w經匯成單一的環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14「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我只要在我一切爭戰的日子,等我被釋放的時候來到(“被釋放”或作“改變”)。」

 

【伯十四15「你呼叫,我便回答;你手所作的,你必羡慕。」

 

【伯十四16「但如今你數點我的腳步,豈不窺察我的罪過嗎?」

 

【伯十四17「我的過犯被你封在囊中,也縫嚴了我的罪孽。」

 

十四17 封在囊中重要物品(如:蒲草紙檔)往往是放在囊中儲存。囊口用泥密封,未經許可之人不得開啟。美索不達米亞和近東其他各處地方,發現了數以千計的封泥。只是美索不達米亞不用封泥和囊子(或罎子)儲存檔,而是用泥制的封套密封重要泥版,封套上更略述其中檔的內容。──《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四18「“山崩變為無有,磐石挪開原處。」

 

【伯十四1822這篇講論最後的這首詩,又回到陰森的語氣。我們已經解釋過,它是第1317節所表達之信心的對立面;然而,許多釋經學者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死後復活是太難了,無法指望;人不像是第79節的樹,比較像是第1822節的山。

  這些對比是經過精挑細選的;因為從表面上看來,一棵樹很容易就消滅了;然而,磐石卻是神──那不能被攻擊者──的一個名字。永存的山嶺是聖經最愛用來指神的永遠性之象徵(創四十九26);對它們的力量略為一瞥,就可以恢復對神的恆久不變性之信靠(詩一二一12);但甚至連它們都不是永恆的(十四18)。——《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19「水流消磨石頭,所流溢的,洗去地上的塵土;你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

    水流對於飽受乾旱打擊的樹木是如此有利,卻毀壞磐石,神也照樣滅絕人的指望;羅利說:「這幾乎不可能是復生的盼望」(p.132);但是同一個字在第7節的用法,將這兩首詩連結在單一的構圖上,賦予它在兩個地方有相同的意義。要點不在於人被磨損,而是在於山嶺永遠不能重建。參十21——《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20「你攻擊人常常得勝,使他去世;你改變他的容貌,叫他往而不回。」

    片語「永遠」(呂譯、現中、RSV;和合本:常常)的安置形成困難282。應該注意董姆的看法,因為他把連接詞確認為「移位的」,也就是後置詞(p.205),他這麼作當然是正確的:「而他就永遠去世」。此較創世記十五2與廿五32,證明 hlk,「去」(參前一處呂譯)──跟這堜狴峈漱@樣──是 ha{lak lamma{wet[,「走向死亡」,也就是「死亡」簡潔的婉轉說法,參十九10——《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21「他兒子得尊榮,他也不知道;降為卑,他也不覺得,」

 

【伯十四2122死亡的可悲之處,在於它的孤寂淒涼。約伯不像臨終時的列祖們一樣,他們似乎渴望與他們的祖先在一起,約伯卻只想到與他的家人隔離,在那堙A只有他還有一生關係中的人性。我們不需要詭辯說約伯現在已經沒有孩子了。在陰間堙A一個人再也不能與他們一起歡欣或悲傷,「他……只為自己悲哀」(思高,RSV)。這堥癡S有消失滅絕的暗示;如果這種狀態就是結局,那就是它最可怖的事了283——《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四22「但知身上疼痛,心中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