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六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十六1「約伯回答說:」

 

【伯十六2「“這樣的話我聽了許多。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

 

【伯十六25約伯假設以利法是代表其他人發言的,輕蔑地說他們全都是「叫人苦惱的安慰者」(呂譯),羅利(Rowley, p.144)將之解釋為「那以增加愁煩代替提供安慰的安慰者」。在希伯來文片語「愁煩的安慰者」中,約伯選用了在十五35譯作「毒害」的那個字,對以利法回敬一記回馬槍。隨便說說是很容易的,但是,約伯問:如果他們與他易地而處,他們會有什麼感覺呢295?如果在十六4b5節之間有所對立,約伯是在說:如果他們易地而處,在安慰者的角色上,約伯會作得比他們所作的好太多了。但第5節可能是諷刺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六3「虛空的言語有窮盡嗎?有什麼話惹動你回答呢?」

 

【伯十六4「我也能說你們那樣的話。你們若處在我的境遇,我也會聯絡言語攻擊你們,又能向你們搖頭。」

 

【伯十六5「但我必用口堅固你們,用嘴消解你們的憂愁。」

 

【伯十六6「“我雖說話,憂愁仍不得消解;我雖停住不說,憂愁就離開我嗎?」

 

【伯十六7「但現在 神使我困倦,使親友遠離我,」

 

【伯十六78約伯同時受到神與人的攻擊。和合本與修訂標準本將希伯來原文的直接陳述──用的是「諢v──變成第三人稱(參呂譯、現中),新英語聖經更為自由;和合本與修訂標準本至少補充了字,但新英語聖經給人的印象卻是:約伯只是在談論從人而來的逼迫;這大大削弱了原來的印象,那使親友遠離我\cs8的,乃是神;新英語聖經卻將親友這個字改成暗示約伯「朋友」的「同伴們」,整個譯文很少有與希伯來文相近之處。從一個平凡的觀察看來,約伯沒有「親友」,有些人就把這個字改成「災禍」;但這「社鞳v可能只是約伯的家人。第8節傳統的譯法(如:和合、AVRSV),呈現出一幅驚人的圖畫,約伯既衰弱又萎縮;新英語聖經的譯法較為可取,以「說謊者」、而不是約伯的枯瘦為那見證約伯不是的人(參現中)。——《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六8「又抓住我,作見證攻擊我。我身體的枯瘦,也當面見證我的不是。」

    「乾癟」(qamat,亦可意「抓住」如中譯,不過「乾癟」與「枯瘦」(kahashi)為相連字),以之「見證」他有罪行而受苦。──馬有藻《揭開痛苦的面紗──約伯記詮釋》

 

【伯十六9「主發怒撕裂我,逼迫我,向我切齒;我的敵人怒目看我。」

 

十六9 冷酷的神明神明好勇鬥狠在古代近東的宗教背景中不是反常的想法。在多神信仰的系統裡,神明素無友善、坦率、可靠之名。例如美索不達米亞神祇伊亞告訴「最喜愛的」亞達帕,神明將要請他吃的食物是「死亡之餅」,其實這餅能使他長生不死。在《吉加墨斯史詩》中,伊亞提出欺騙百姓說,烏特納皮什廷若不乘船出發,福氣就不會如雨降給他們。但當他們送他離去之後,神明所降的雨卻出人意外地成為洪水,將他們滅絕。

  主前一二○○年時呂彼亞人指摘神明在他們對抗埃及時,給予他們初步勝利,但卻存心至終把他們滅絕。埃及的殯葬文獻(金字塔文獻、石棺文獻)所針對的,也是敵對的神明。有很多的例證,描述神祇以及行法術的人將凶眼的咒詛加諸他人身上。──《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六914只有直譯法才能公平地表達出約伯描寫神的猛攻之凶殘,祂像隻兇惡的野獸(910節)、像個背棄朋友的人(11節)、像個摔角選手(12a12b節)、像個射手(12c13a節)、像個軍人(13b14節)。第11節直截了當地稱為攻擊者;但第10節的複數296,暗示出約伯也埋怨那些與神同黨的人(他在第20節以很重的諷刺口吻稱他們為「朋友」)。——《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六10「他們向我開口,打我的臉羞辱我,聚會攻擊我。」

 

【伯十六11「 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

 

【伯十六12「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掐住我的頸項把我摔碎,又立我為他的箭靶子。」

 

【伯十六13「他的弓箭手四面圍繞我,他破裂我的肺腑,並不留情,把我的膽傾倒在地上,」

 

【伯十六14「將我破裂又破裂,如同勇士向我直闖。」

 

【伯十六15「“我縫麻布在我皮膚上,把我的角放在塵土中。」

 

十六15 縫麻布在皮膚上麻布是為了哀悼災難或親人死亡所穿著的衣物。這是古代近東最常見的志哀方式。衣物本身最有可能是一大片布料,大概是裝穀物之布袋的形狀,又或是較小的圍腰布。本節是聖經之中惟一提到「縫」麻布的地方,但這句話大概是個象喻,約伯將麻布縫定在皮膚上(換言之,他要終生哀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六1517約伯描寫他從神所接受的待遇之恐怖,並不包括他反擊的任何記號;他並不認為這是他理應得到的刑罰,而勇敢地順服他的苦難;他也沒有試著以標準的方法──獻祭──來撫慰這位忿怒的神。他的立場絕不退讓,堅持他絕無強暴;雖然這個字主要是指身體上的強暴,它也可以延伸涵蓋道德法律上的任何「暴行」。約伯堅稱我的祈禱也是清潔;雖然他已經自稱為「完全」(九2021),但只有現在他才用了這個字來反駁比勒達在八6所說的話。他穿著悲傷──不是悔改──的表徵,坐在塵土中,把自己給弄髒了,堶惆S有穿什麼衣服,只是配上寬鬆而粗糙的袋子(「麻布衣服」,現中、VSV)。他悲哀的外表──臉因哭泣發紫,眼睛307呈現「黑眼圈」(NEB)中──肯定會感動神憐憫他。——《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六16「我的臉因哭泣發紫,在我的眼皮上有死蔭。」

 

【伯十六17「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伯十六18「地啊,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

 

【伯十六1822約伯呼天喚地(參賽一2)──永不打盹地觀看人類行動的、與古代諸約的守護者──來為他被殺害作見證,以支持他的自訴。他使用字,暗示以為在他的哀求矯正蒙垂聽之前就死去(22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六19「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約伯確信在天上有一位見證人。許多人曾仔細地探索這位中保的身分。約伯顯然是希望有某個代理人可以幫助他解決他與神的爭論,確保的「權利」(21a節,RSV)。十九25的「維護者」(現中)是明顯的候選人,但這究竟是神、或是另外有某個人,則有待商榷(見十九25的註釋\cf0{\LinkToBook:TopicID=140,Name=iv. 約伯(十九129})。我們在此注意兩個重要的特性:神是傾聽流血之哀求的那一位,神是被說成在上的那一位。而約伯前後一致地向神呼求。——《丁道爾聖經注釋》

 

十六19 <syncBible ref=16:19>約伯所說的天上的見證和中保指誰?】

    約伯害怕神放棄他,就直接向神(他的見證者和中保)申訴他的無辜。見證人是目睹所發生事情的人;中保則像代表原告說話的律師。約伯藉這些顯示他把所有的希望寄託于在天上向神自辯,因為他恐怕來不及在地上為自己辯護就死去了。從新約中,我們知道耶穌基督作了我們的中保(參來25;約壹1);因此,我們沒甚麼好怕的。──《靈修版聖經注釋》

 

【伯十六20「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 神眼淚汪汪。」

 

【伯十六2021乍看之下,第20節忽然闖入第19節與21之間,至少在和合本、欽訂本、與修訂標準本是如此,這節經文本身充滿了這麼多的困難,所以很難追溯其脈絡。一個問題是在於各行的長度不一,使得一些人把向神這片語挪到前半節(參 NEB)。就著現存的形式來說,「我的譏誚者我的朋友」,幾乎每本註釋書都是人言人殊,解釋不一。雖然同一個字在創世記四十二23的意義是「通事」(傳譯者),「我的中保是我的朋友」308這觀念似乎應該排除,因為約伯對他朋友們已經失去了信心;他同時與神、與人爭論,這事實使他的立場更為複雜。這在第21節似乎獲得承認,那媥那猻O平行法,朋友RSV「鄰舍」,參思高)不可能是神,這個希伯來字就是第20的節朋友,意義可能也是一致的。約伯在他的講論中,交替地與他的朋友和神爭論,他感覺需要有某個人在兩面幫助他。——《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六21「願人得與 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

 

【伯十六22「因為再過幾年,我必走那往而不返之路。”」

    從約伯切慕迅速死去看來,他在這埵乎不期望那再過幾年的終點,這頗奇怪。代之以在這片語中尋找完全不同的意義,可能在此找出下面這思想的另一種表達就已足夠了:一個人短暫的壽命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解決生命的問題。約伯越來越清楚地看見:只有當他死後更直接地與神交涉時,才有可能得到令他滿意的答案。——《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