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九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十九1「約伯回答說:」

 

【伯十九2「“你們攪擾我的心,用言語壓碎我,要到幾時呢?」

    朋友們徹底誤解了約伯的經歷,他們不斷的攻擊所造成的困擾,只有使他的苦難益形嚴重。——《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3「你們這十次羞辱我,你們苦待我也不以為恥。」

 

【伯十九4「果真我有錯,這錯乃是在我。」

    如果董姆的解釋是對的(「即使我真的走迷了路,那仍然是我自己的事」),約伯就是在拒絕他們介入於嚴格限定在一個人與神之間的事。他們的行動「彷彿神」(22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5「你們果然要向我誇大,以我的羞辱為證指責我;」

 

【伯十九6「就該知道是 神傾覆我,用網羅圍繞我。」

    因為有許多釋經學者說約伯公然指控神不公平,這節經文的意義就是發現約伯內心真正想法的關鍵。雖然這堜珒ㄓ妞撢y用的網羅不是比勒達在十八8及下所列舉的裝置之一,約伯卻拾取了這個圖像。說惡人被他自己的陷阱所捕獲是不夠的,使約伯落入陷阱的乃是神。譯作傾覆的這個動詞,就是比勒達在八3用來問:「神豈能偏離公平?」的那個字,後來以利戶用它來堅持說神絕對不做這樣的事(卅四12)。——《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7「我因委曲呼叫,卻不蒙應允;我呼求,卻不得公斷。」

    伯所抱怨的,是神的沉默;到目前為止,他所懇求的矯正,從未獲得回應。說「沒有正義」(思高、RSV),並不意味著有不正義。裁判還沒有發出。——《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8「 神用籬笆攔住我的道路,使我不得經過;又使我的路徑黑暗。」

 

【伯十九812樣描寫神嚴厲地攻擊約伯,與十六714類似,也有相似的混合隱喻。在這種詩歌體中,重要的是漸增的效果。有些釋經學者,因著在帳棚四圍安營的圖畫而困擾,對此,我們只能一笑置之。——《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9「他剝去我的榮光,摘去我頭上的冠冕。」

 

【伯十九10「他在四圍攻擊我,我便歸於死亡,將我的指望如樹拔出來。」

 

【伯十九11「他的忿怒向我發作,以我為敵人。」

 

【伯十九12「他的軍旅一齊上來,修築戰路攻擊我,在我帳棚的四圍安營。」

 

【伯十九13「“他把我的弟兄隔在遠處,使我所認識的全然與我生疏。」

 

【伯十九14「我的親戚與我斷絕,我的密友都忘記我。」

 

【伯十九15「在我家寄居的和我的使女都以我為外人,我在他們眼中看為外邦人。」

 

【伯十九16「我呼喚僕人,雖用口求他,他還是不回答。」

 

【伯十九17「我口的氣味,我妻子厭惡;我的懇求,我同胞也憎嫌,

 

【伯十九18「連小孩子也藐視我。我若起來,他們都嘲笑我。」

 

【伯十九19「我的密友都憎惡我,我平日所愛的人向我翻臉。」

 

【伯十九20「我的皮肉緊貼骨頭,我只剩牙皮逃脫了。」

 

十九20 牙皮有人認為這是反諷語法,因為牙和指甲一樣是身體上沒有皮膚包裹的部分。另外又有學者認為牙皮是指齒齦,意思是他牙齒都掉盡了。──《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九2022約伯的可憐相令人震驚,可能也得到些許的同情。他形容自己身體的狀況,其衰弱與醜陋是極恐怖的。我只剩牙皮逃脫了這個令人難忘的片語,雖然被和合本與修訂標準本保留了,卻不適合上下文。因為,約伯不是在慶祝他幾乎不能逃過的危險。有些人作了許多的嘗試,想要確保一個更適合的意義,羅利(Rowley, p.170)提供了一份精選的清單。目前我們一定得把這個問題撇在一邊,作為本書許多未解的問題之一。

約伯的尊嚴與泰然自若全都失去了。他在神的擊打與人的言語之下破碎地躺下了。他向人求憐憫(21節)319、向神求公平;但兩者同樣都追逐(逼迫)著他。——《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21「我朋友啊,可憐我,可憐我!因為 神的手攻擊我。」

 

【伯十九22「你們為什麼仿佛 神逼迫我,吃我的肉還以為不足呢?」

 

【伯十九23「“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都記錄在書上;」

 

【伯十九2327這段經文是出名的難,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它最重要的斷言──我的救贖主活著──之真實性與意義。遺憾的是,由於依從的幾行也是如此莫名其妙,以致所產生的譯文之變化也相當令人困惑320;有兩個極端是應該要避免的:不需因經文的困難而把約伯以高聲語調發出、對至終無罪開釋的把握給抽掉;但也不應該把太多後期復活神學讀回經文中,如欽訂本所做的一樣。因為這段經文中的許多困難問題,那些只是注視著無法解決的問題之學者們,可能會忽略有許多地方是很清楚而有力的。比較好的是先找到穩固的基礎,使用它作為立足點,探入較不確定的地方。——《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24「用鐵筆鐫刻,用鉛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遠。」

 

十九24 鐵筆和灌鉛一般看法認為本節是指用鐵筆刻字,然後在刻紋上灌鉛。位於今日伊朗之波斯王大利烏一世的貝希斯敦銘文(Behistun Inscription)似乎是用鉛鑲嵌的。此外赫人、希臘人、羅馬人,都使用鉛制的寫字版片。──《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十九25「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伯十九26「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 神。」

 

【約伯記十九26是否指望身體復活?】

     約伯記十九25-27是約伯所說的一番話,那時候,他的信心正處於顛峰狀態。約伯將注意力從他那悲慘困厄的境況中移離,而緊緊注目於神:「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在地(直譯作「塵土」)上,我這皮肉「被他們」(譯按:中文和合本無此句:「他們」意指「蟲」)滅絕之後,我必從我的肉體(照原書直譯)得見神。我自己要見他,親眼要看他,並不像外人。「當」(中文和合本無此字)我的心腸在我裡面消滅了。」這段是含有濃厚詩體意味的說話,因此在翻譯這段文字時要中肯準確。然而,最吸引學者注意力,引起廣泛討論的是關於一組字的解釋,就是umibbesari——有連接詞waw,「和」或「也」;前置詞min「從」或「以外」:以及basar,「身體」或「肉體」;還有i,意即「我」。

    問題的重心在於min的正確含義,究竟這字的意思,是否一樣?是KJVNIV所翻譯的「在『我肉體』」?抑或如RSVJB所指的「從『我肉體』?又或者如ASVNASB所翻譯的「不帶著『我肉體』」?假如約伯這句說話的含意是:他的靈或魂將會在「末後的日子」得見神,那麼,min應該翻譯成「不帶著」。然而,綜覽聖經各卷可知,若min與一動詞相連而解作「不帶著」,只有數段經文有這種解法,就是約伯記十一15「那時,你必仰起臉來,毫無斑點(mimmum)。」:箴言一33「得享安靜,不怕災禍(mippahad)。」(參看Brown-Driver-BriggsLexiconp578b

    某一個原文的常見的意思與經文的上文下理已和諧,那麼,就不應該選擇此原文不常見的意思來解釋經文。因此,我們寧取min 最普通及廣泛應用的意思——某觀察者藉以觀察其目的物的角度。(min通常用以指羅盤上的某個方向;或相對於一人而言,另一人所在的位置。)

         由此看來,當以色列人自己閱讀約伯記這段經文,mibbesariehezh’”loah,他所得的印象就是「從我們肉體(或「身體」),我將看見神」。循這方向解釋下去,這段經文顯示了約伯的信念——縱使他的身體在墳墓內腐化之後,在「未後的日子」,當他的救贖主站在這地的塵土之上時(apar),約伯復活了的身體將會看見神。因此,RSVJB的「從」,以及KJVNIV的「在……內」是較合于文意的,至於ASVNASB的「……以外」,則較不可取。根據這節經文的含義,極可能是指約伯知道有身體復活,就是當主耶穌復活時,已睡眾聖徒的身體從墳墓裡起來(參太二十七5152)。──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伯十九27「我自己要見他,親眼要看他,並不像外人。我的心腸在我裡面消滅了。」

 

【伯十九28「你們若說,我們逼迫他,要何等地重呢?惹事的根乃在乎他。」

 

【伯十九2829約伯作結論的話語是對朋友說的,聽起來像是在警告他們也必須面對審判。遺憾的是這兩節經文非常難以理解,包括第27c節在內,這一句讀作「我的心腸在我胸腔堶接異穭F」。——《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29「你們就當懼怕刀劍,因為忿怒惹動刀劍的刑罰,使你們知道有報應(原文作“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