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二十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二十1「拿瑪人瑣法回答說:」

 

【伯二十2「“我心中急躁,所以我的思念叫我回答。」

 

【伯二十23瑣法自詡的心思澄澈,在他熱烈的話語中消失了。他說到他的思念與「靈」(呂譯、RSV;和合本未譯)回答他,暗示他具有與自己對話的能力,我們現在也能共用其益處。欽訂本的責備NEB 將它恢復了)與修訂標準本的羞辱,其間的差異涉及一個有趣的問題322。責備是個人的,造成私下的羞愧;羞辱則造成公開的污辱323。約伯懷疑瑣法自稱為「智慧人」,令瑣法深受刺痛,所以誇示他的悟性。所以,修訂本的「侮辱」應該拋棄,不僅從克羅芬斯坦的作品可以獲得證明,連昆蘭第十一洞穴約伯記他爾根值得注意的讀法「咒詛」也可證明。——《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3「我已聽見那羞辱我責備我的話,我的悟性叫我回答。」

 

【伯二十4「你豈不知亙古以來,自從人生在地,」

    加上似乎是正確的(比較現中)。雖然瑣法自稱從他自己的悟性作出回答,仍然將他的主張建立在普通而沒有時限的知識上,且表達出對約伯不知道這樣的事的驚奇。——《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5「惡人誇勝是暫時的,不敬虔人的喜樂不過轉眼之間嗎?」

 

【伯二十511瑣法的頭一個論點是:不敬虔人的喜樂是短暫的,但約伯已經辨明所有人的生命全都是短暫無常的,無論他們是好人或壞人。藉著他的遁辭,瑣法承認現在的經歷不可能做出最終的解答;他愈來愈接近約伯的立場:確信神的公平不是建立在觀察上,而是一件信靠與盼望的事;對約伯而言,這個盼望很可能延遲到死了以後。瑣法顯然認為報應是迅速(8節)而引人注目的(67節),不敬虔之人的死是過早的(11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6「他的尊榮雖達到天上,頭雖頂到雲中,」

 

【伯二十7「他終必滅亡,像自己的糞一樣;素來見他的人要說,‘他在哪裡呢?’」

 

【伯二十8「他必飛去如夢,不再尋見;速被趕去,如夜間的異象。」

 

二十8 飛去如夢「飛去」可以指死亡(詩九十10)。其他經文則將仇敵形容為夢境(詩七十三20;賽二十九7)。按照美索不達米亞的想法,夢是劄基庫神從諸神那裡帶來的。「劄基庫」是源自代表靈魂或氣息的字眼。──《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二十9「親眼見過他的必不再見他;他的本處也再見不著他。」

 

【伯二十10「他的兒女要求窮人的恩,他的手要賠還不義之財。」

 

【伯二十11「他的骨頭雖然有青年之力,卻要和他一同躺臥在塵土中。」

 

【伯二十12「“他口內雖以惡為甘甜,藏在舌頭底下,」

 

【伯二十1218在瑣法的陳述中,有著肯定的實名論,它們不是沒有事實根據的。如果審判是個緩慢的過程,那是因為神使用一個人自己的罪惡來造成他的敗落。他用一個很生動的圖像說:富有的人如此放縱自己而喜愛美味的食物,這美味食物卻使他們嘔吐,因為神使它在他們的胃媗雃足r藥。這首詩共有七行,有著內向性的結構:ABCD15節)C' B' A',說明瞭在高潮(15節)之前(14節)與之後(16節)有關虺蛇的惡毒之陳述的理由;在這高潮中,神的名字意味深長地出現了。在這種奇特的詩歌體中,我們不需要認為被蛇咬是與食物中毒(本身就是一個比喻)不同的一個刑罰,也不需要擔心科學上的困難:毒蛇並不是以牠們的舌頭來傷人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13「愛戀不舍,含在口中;」

 

【伯二十14「他的食物在肚裡卻要化為酸,在他裡面成為虺蛇的惡毒。」

 

【伯二十15「他吞了財寶,還要吐出, 神要從他腹中掏出來。」

 

【伯二十16「他必吸飲虺蛇的毒氣,蝮蛇的舌頭也必殺他。」

 

【伯二十17「流奶與蜜之河,他不得再見。」

 

【伯二十18「他勞碌得來的要賠還,不得享用(原文作“吞下”),不能照所得的財貨歡樂。」

 

【伯二十19「他欺壓窮人,且又離棄,強取非自己所蓋的房屋(或作“強取房屋不得再建造”)。」

    有關這首詩的界線,學者們並不確定。瑣法反映出普通以色列人的信念;強調輕忽貧窮人是富有的人最大的罪過。既然第19節在這一點上與第10節符合,如果第1118b節相當,那1019節內向性的結構就完整了。在第18b節中,修定標準本有兩行的詩歌體,全都斷言惡人不可能活得夠長來享受他犯罪的收穫,也不能在他所搶奪的地上建造房屋324——《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20「他因貪而無厭,所喜悅的連一樣也不能保守。」

 

【伯二十2022有些編輯在這媯o現一個中斷。這幾節經文,不像詩歌其餘的部分那樣清楚,稍微比較一下通行的譯本,就可以證明在這一點上是多麼分歧。修訂標準本與和合本中,第22節似乎自相矛盾,因為他在滿足有餘的時候\cs8,怎麼可能又在狹窄中呢?新英語聖經暗示:當他似乎達到成功的巔峰時,就在那個時候,他必要經歷一個戲劇性逆轉的命運。其他人則暗示,當他陷入窮乏中的時候,他的苦難一定會更大,因為他如此習慣於放縱他的貪婪;但他的結局似乎不是貧窮,而是死亡,貧窮的是他的兒女(10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21「其餘的沒有一樣他不吞滅,所以他的福樂不能長久。」

 

【伯二十22「他在滿足有餘的時候,必到狹窄的地步;凡受苦楚的人,都必加手在他身上。」

 

【伯二十23「他正要充滿肚腹的時候, 神必將猛烈的忿怒降在他身上;正在他吃飯的時候,要將這忿怒像雨降在他身上。」

 

【伯二十2328這似乎是另一首不同的詩歌。動詞的形式表達了願望,彷彿瑣法正在叫神降怒在惡人身上,像五3的咒詛一樣。在提及不同的武器時,痛苦地回響著約伯對神殘暴地攻擊他所作的描寫(十六與十九章)。我們推薦這樣的翻譯:「讓他逃避鐵製的武器吧!讓銅箭將他射穿!讓它從前胸射入、後背穿出!讓標槍射透他的膽囊!」等等。——《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24「他要躲避鐵器,銅弓的箭要將他射透。」

 

二十24 鐵器、銅弓鐵和銅合起來是力量的象徵(伯四十18)。新國際本譯作武器(和合本單作「〔鐵〕器」)的是個意義很廣泛的字眼,兵器庫中任何東西都包括在內(攻擊性和防禦性的武器都是,見:結三十九9所列的代表)。因此「鐵器」一語應當是指致命的武器。但可能很重要的一點,是烏加列語中這字的同源字是指飛鑣。原文「銅弓」新國際本解作「銅鏃的箭」。弓有彈性才有效用,因此不會有人用青銅造弓。出土的銅弓都是專門用來陳列的製品,至於可以用來射箭的弓則未發現有用銅來裝飾的。──《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二十25「他把箭一抽,就從他身上出來;發光的箭頭從他膽中出來,有驚惶臨在他身上。」

 

【伯二十26「他的財寶歸於黑暗,人所不吹的火,要把他燒滅,要把他帳棚中所剩下的燒毀。」

 

【伯二十27「天要顯明他的罪孽,地要興起攻擊他。」

 

【伯二十28「他的家產必然過去, 神發怒的日子,他的貨物都要消滅。」

 

【伯二十29「這是惡人從 神所得的份,是 神為他所定的產業。”」

    在約伯記中有幾篇講論,都是在最後以這種雙行詩來做摘要,參十八21,廿八28

值得指出的是,瑣法的講論絲毫沒有暗示惡人可能會悔改向善,重新獲得神的恩寵,這可以說是他狹隘信念的一個記號;瑣法毫無同情心,他的神也沒有任何憐憫;相較之下,以利法比較具有人性而比較「福音派」;在瑣法的心堙A更像他所定罪的惡人,是個物質主義者,他認為「家產」(28節)的失去,乃是一個審判;而在今生或來生失去與神的交通,對他來說並不是一個更糟的命運。但很顯然的,令約伯內心充滿恐懼的,正是這個損失,而激起他最猛烈渴望的,也正是這個需要。——《丁道爾聖經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