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二十四章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二十四1「“全能者既定期罰惡,為何不使認識他的人看見那日子呢?」

 

【伯二十四2「有人挪移地界,搶奪群畜而牧養。」

 

二十四2 挪移地界非法挪移界石(地界的標誌)被視作極嚴重的罪行(申十九14;箴二十三10)。地界的作用是保護家庭的物業(通常為土地)。美索不達米亞的界石刻有地界的描述,和對侵犯界石罪犯的厲害咒詛。咒詛所形容的,通常是針對犯者身體的病症。諷刺的一點是,這些界石咒詛在美索不達米亞人對疾病的看法上,為我們提供了很多資料。──《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二十四3「他們拉去孤兒的驢,強取寡婦的牛為當頭。」

 

【伯二十四4「他們使窮人離開正道;世上的貧民盡都隱藏。」

    我們不清楚「推著窮人離開大路」(呂譯)為什麼那麼嚴重,以至於必須提起它;這婸搨n有比「推擠」(NEB)更該受譴責的原因,它或許是比喻拒絕了公民權。——《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四5「這些貧窮人如同野驢出到曠野,殷勤尋找食物。他們靠著野地給兒女糊口,」

 

【伯二十四57約伯描寫社會上無助之人可憐的光景,遭受無情的犧牲,任何親切的人都會因這類的傷害而感到憤慨,而約伯自己的同情心也表現在他自己的抗議中。——《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四6「收割別人田間的禾稼,摘取惡人余剩的葡萄;」

 

【伯二十四7「終夜赤身無衣,天氣寒冷毫無遮蓋,」

 

【伯二十四8「在山上被大雨淋濕,因沒有避身之處就挨近磐石。」

 

【伯二十四811在某個點上,整個的敘述是從被搶奪之人的光景,轉變到勞力過度之工人的悲慘:受低工資的剝削、衣衫襤褸、為著營養充足的主人收割莊稼卻忍著飢餓、踹葡萄卻忍受乾渴。(不需要把第6節往前挪到第2節,使田間接近地界石,也不需要把第9節挪到第3節與第4節之間,以一起處理貧窮問題。令人驚訝的是:批評者認為這首詩是雜亂無章的,因為它不是以倉管人員寫貨單的方式寫成的。這可不是開列整齊清單的時候。)——《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四9「又有人從母懷中搶奪孤兒,強取窮人的衣服為當頭,」

 

二十四9 搶奪嬰兒還債在美索不達米亞,嬰兒有時被用作貸款的抵押,有時更被債主在欠債者無力還債時強奪。但債主這種行為是算為不法的。又請參看:約伯記十七3的注釋。──《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二十四10「使人赤身無衣,到處流行,且因饑餓扛抬禾捆。」

 

【伯二十四11「在那些人的圍牆內造油、榨酒,自己還口渴。」

 

二十四11 梯田上的橄欖樹本節譯作「圍牆」的字眼「舒爾」(shur),很可能是指梯田的圍牆。這些梯田使人能夠在山坡上種植橄欖樹。又有解經家相信這詞是指處理橄欖油的裝置。瑪利沙洞穴(Maresha Caves)中的二十二個橄欖油工廠,為橄欖油的製造過程提供了詳細資料。橄欖首先在石盆上用凸鏡狀石頭的側面,輥在橄欖上壓榨。第二階段則是將盛滿了橄欖果漿的蘆葦籃子放在石上鑿出來的榨床,然後用懸掛在梁子上的石塊,將剩餘的油榨取出來。亞喀得語中可以解作籃子的字眼,有一個是舒魯shuru)。──《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二十四11 酒醡本節描述釀酒的最後一個步驟。葡萄在酒醡中用腳踩壓,汁液則從此流入釀盆中。考古學家在巴勒斯坦發現了好些酒醡。這些酒醡通常呈正方形或圓形,開鑿自岩床或泥土之中,表面墁以灰泥或鋪以石塊。造酒時將葡萄放在酒醡之中踩壓,壓出來的汁液引入較低的容器(釀盆)。發酵是在這個容器之中進行。──《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二十四12「在多民的城內有人唉哼,受傷的人哀號; 神卻不理會那惡人的愚妄。」

    這堨H垂死的呻吟到達悲傷感的高峰。但希伯來文讀作人(和合本同;參 NIV 邊註),新英語聖經把暗示轉成明喻。提及受傷的人可能是預示第14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四13「“又有人背棄光明,不認識光明的道,不住在光明的路上。」

 

【伯二十四1317約伯挑選了謀殺人的、姦夫與盜賊,因為他們所犯的罪是在黑暗掩護之下進行的,結果,他們就喜愛黑暗、恨惡光明,這點在這首詩中出現數次,就像以賽亞書五20的惡人一樣,他們的價值觀是倒反了的,黑暗的來臨是他們的早晨17a節),必須起床工作;那令別人驚駭的乃是他們的同黨(17b節);最糟的是:他們認為那使人無法察覺他們的黑暗,也把他們隱藏起來,使神看不見他們,他們就像以利法(廿二17)所描寫之不敬虔的人一樣,認為「必無眼能見我」(15節),包括神在內。事實看似如此。這與以利法的信念相反,他認為顯露他們的惡行會在公眾面前帶給義人滿足(廿二19)。——《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四14「殺人的黎明起來,殺害困苦窮乏人,夜間又作盜賊。」

 

【伯二十四15「姦夫等候黃昏,說:‘必無眼能見我’,就把臉蒙蔽。」

 

【伯二十四16「盜賊黑夜挖窟窿,白日躲藏,並不認識光明。」

 

【伯二十四17「他們看早晨如幽暗,因為他們曉得幽暗的驚駭。」

 

二十四17 幽暗的驚駭十八章14節中「驚嚇的王」一語,和這字詞在以西結書二十七36,二十八19的背景,都顯示「驚駭」(或「驚嚇」)可以解作死人的靈魂,即被安置在冥界的人。──《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二十四18「“這些惡人猶如浮萍快快飄去,他們所得的份在世上被咒詛;他們不得再走葡萄園的路。」

 

【伯二十四1825依附著這一小段的問題,已經在導論:「Ⅶ 約伯記的編成」中第六階段及本部分第三段中提過了。我們不應該太匆促把這些話從約伯口中挪走,只是因著它們聽起來不大像是我們認為他應該說的話。這可以三種方式來處理:把它們整個拿走,看作是一個虔誠的註解,使約伯聽起來比他實際的更正統;把它們移交給朋友們之一,或是比勒達(NAB),或是瑣法(現中、彭馬文;思高將之挪到廿七13節與14節之間,將之與廿七13∼廿八28一起歸於瑣法);把它們當作是約伯所引的話,是他朋友們所說的(RSV,加了「你們說」,並以第2124節為約伯的答辯,或哥笛斯,他把第1824節整個看作是引文)。——《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二十四19「乾旱炎熱消沒雪水,陰間也如此消沒犯罪之輩。」

 

【伯二十四20「懷他的母(原文作“胎”)要忘記他,蟲子要吃他,覺得甘甜。他不再被人紀念;不義的人必如樹折斷。」

 

【伯二十四21「“他惡待(或作“他吞滅”)不懷孕、不生養的婦人,不善待寡婦。」

 

【伯二十四22「然而 神用能力保全有勢力的人,那性命難保的人仍然興起。」

 

【伯二十四23「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 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

 

【伯二十四24「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伯二十四25「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