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伯四5「現在禍患臨到你,你就昏迷。」】

安慰別人的苦難,比自己經受容易得多了。我們可以將安慰好似海濤一般傾倒在別人身上,卻不能忍受冰冷的水升至膝部,陰影在四周籠罩。我們多麼需要一點撫摸,一個聲音,一位同情的伴侶。事實上我們安慰了那麼許多人,使我們自己更加孤單與寂寞。人們只受我們幫助,反而不敢來就近我們。況且他們以為我們既有那麼多的安慰,我們自己更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他們所能說的,我們已經說了千百次了。我們說過的,一定十分熟悉。他們又怎麼知道我們的願望呢?對我們來說,我們正期望那同情的聲調及服事的手。

但是安慰必然來到。雖然痛苦會找到你,箭也會震動你的心弦。你該怎麼辦呢?如果你沒有從主那裡得著祂愛,一定會昏迷了。以利法說行為要完全,其實有更好的辦法。你要與之相交,祂也凡事經過試煉。祂必不使你失望,祂比兄弟更親密。在你苦痛之前有祂的同在與旨意。你要隱藏在祂的隱秘處,在祂翅膀的蔭下,必享甜蜜的平安。

──邁爾《珍貴的片刻》

 

78 報應原則】第四章的78節,清晰地表達了所謂報應原則的思想。它最基本的形式是義人興旺,惡人受苦。在國家層面上,盟約包括了祝福的可能和咒詛的警告,反映出這原則是其中固有的一部分。在個人的層面上,這是神伸張正義不可或缺的一環。以色列對於來生只有極模糊的概念,對於來生的賞罰也未蒙啟示,因此在他們眼中,神的正義只能在今生實現。大部分以色列人相信人在今生所得的賞罰必須與他的義行和惡行成比例,不然神就不能算是公正。這種信念進一步導致大部分以色列人相信人若興旺,必是公義的賞賜,若受苦,則必然是邪惡的懲罰。受苦越多,人則必然越是邪惡。巴比倫和亞述法術文獻的作者,所形容的也是一模一樣的報應原則。但由於他們不是完全相信神明是公義的,這在美索不達米亞並不是重要的神學問題。這原則到了約伯記卻被顛倒,因為明顯是公義化身的約伯,竟然受盡一切災難。書中每一個人都相信報應原則。這是約伯友人控訴他的根據,也是約伯質疑神是否公義的原因。這甚至也是控告者(在本書是有定冠詞的「撒但」〔the satan〕)可以滿懷自信地作出控訴的理由。他利用報應原則來製造張力,據此來控訴神。控告者辯稱,神如果是照報應原則運作,他便妨礙了真公義的產生,因為這樣一來,人行義便是只為賞賜了。反之,如果神是不照報應原則運作,人類如約伯便會下結論說,神是不公正的。如果約伯受不了他朋友的壓力,控告者便算是贏了。他們要他胡亂認罪,不管是否自覺無可指摘,藉此來安撫神的怒氣。這樣約伯便可重回義人的圈子,重獲失落的財富。這是剛正不阿的約伯拒絕作出的妥協──他身為義人,不是為利益而作的。他想要的是證實無辜,不是重獲財富。他的正直是對神的信任票,因為他堅持對神來說,公義遠比平息怒氣重要。本書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指出報應原則不是保證或承諾,但神喜悅賞賜義人,亦正視懲罰惡人的必要性。無人有權評價神的正義,因為誰都沒有足夠的資料要神自辯。相反地,人是能夠相信祂是正直的,因為他們深信祂的智慧(這是神在書末言論的重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