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四5】「現在禍患臨到你,你就昏迷。」

安慰別人的苦難,比自己經受容易得多了。我們可以將安慰好似海濤一般傾倒在別人身上,卻不能忍受冰冷的水升至膝部,陰影在四周籠罩。我們多麼需要一點撫摸,一個聲音,一位同情的伴侶。事實上我們安慰了那麼許多人,使我們自己更加孤單與寂寞。人們只受我們幫助,反而不敢來就近我們。況且他們以為我們既有那麼多的安慰,我們自己更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他們所能說的,我們已經說了千百次了。我們說過的,一定十分熟悉。他們又怎麼知道我們的願望呢?對我們來說,我們正期望那同情的聲調及服事的手。

但是安慰必然來到。雖然痛苦會找到你,箭也會震動你的心弦。你該怎麼辦呢?如果你沒有從主那裡得著祂愛,一定會昏迷了。以利法說行為要完全,其實有更好的辦法。你要與之相交,祂也凡事經過試煉。祂必不使你失望,祂比兄弟更親密。在你苦痛之前有祂的同在與旨意。你要隱藏在祂的隱秘處,在祂翅膀的蔭下,必享甜蜜的平安。──邁爾《珍貴的片刻》

 

78 報應原則】第四章的78節,清晰地表達了所謂報應原則的思想。它最基本的形式是義人興旺,惡人受苦。在國家層面上,盟約包括了祝福的可能和咒詛的警告,反映出這原則是其中固有的一部分。在個人的層面上,這是神伸張正義不可或缺的一環。以色列對於來生只有極模糊的概念,對於來生的賞罰也未蒙啟示,因此在他們眼中,神的正義只能在今生實現。大部分以色列人相信人在今生所得的賞罰必須與他的義行和惡行成比例,不然神就不能算是公正。這種信念進一步導致大部分以色列人相信人若興旺,必是公義的賞賜,若受苦,則必然是邪惡的懲罰。受苦越多,人則必然越是邪惡。巴比倫和亞述法術文獻的作者,所形容的也是一模一樣的報應原則。但由於他們不是完全相信神明是公義的,這在美索不達米亞並不是重要的神學問題。這原則到了約伯記卻被顛倒,因為明顯是公義化身的約伯,竟然受盡一切災難。書中每一個人都相信報應原則。這是約伯友人控訴他的根據,也是約伯質疑神是否公義的原因。這甚至也是控告者(在本書是有定冠詞的「撒但」〔the satan〕)可以滿懷自信地作出控訴的理由。他利用報應原則來製造張力,據此來控訴神。控告者辯稱,神如果是照報應原則運作,他便妨礙了真公義的產生,因為這樣一來,人行義便是只為賞賜了。反之,如果神是不照報應原則運作,人類如約伯便會下結論說,神是不公正的。如果約伯受不了他朋友的壓力,控告者便算是贏了。他們要他胡亂認罪,不管是否自覺無可指摘,藉此來安撫神的怒氣。這樣約伯便可重回義人的圈子,重獲失落的財富。這是剛正不阿的約伯拒絕作出的妥協──他身為義人,不是為利益而作的。他想要的是證實無辜,不是重獲財富。他的正直是對神的信任票,因為他堅持對神來說,公義遠比平息怒氣重要。本書解決問題的辦法,是指出報應原則不是保證或承諾,但神喜悅賞賜義人,亦正視懲罰惡人的必要性。無人有權評價神的正義,因為誰都沒有足夠的資料要神自辯。相反地,人是能夠相信祂是正直的,因為他們深信祂的智慧(這是神在書末言論的重點)。──《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伯四8罪惡的報應】「耕罪孽種毒害的人,都照樣收割。」

  神是聖潔公義的,這是人一般的共識。因此,我們可以知道:“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六:7-8
  約伯的朋友以利法知道:“按我所見,耕罪孽,種毒害的人,都照樣收割。”(伯四:8)另一方面,他斷言:無辜的人和正直的人,絕不可能遭受苦難。
  其實,個人的經驗,只是有時可以延伸引用以判斷別人,但絕難以在任何時候,判斷所有的人。“按我所見”的範疇有限,不能以有限的採例,作為普遍性斷言的依據;而且人存在的時段有限,也不就等於收割報應的終期。怎能因為看見一片落葉,就斷言是秋天到了?罪惡誠然會收到報應,但不一定是“我所見”。
  在另一方面,據同樣的理由逆推,再斷言:人遭遇禍患,就是因為罪孽的緣故;間接指約伯的遭遇,不外是犯罪以至招致神的忿怒。
  以利法又據他夜間異象的經驗,那靈的聲音:“必死的人豈能比神公義嗎?人豈能比造他的主潔淨呢?”當然,人不足與聖潔公義的神相比,約伯的正直完全,也遠不能達到神自己的標準。就如我們的衣裳,洗到最潔淨的程度,但如果拿去跟雪比較,就顯得無望的灰黃不潔。因為“住在土房,根基在塵土堙A被蠹蟲所毀壞的人”,根源既然不好,又被罪惡的蟲所侵蝕,怎樣也不能滿足神的要求。(伯四:16-21)他這經驗,比現在看異象的人也高明不到那堨h。這是一般的情形,穿在約伯身上,並不會完全合身;而他也沒有了解約伯與神的關係。神是否要求在土房的人,達到祂自己靈宮的標準?那是不可能的事。那要到許多年代以後,主耶穌基督來到世間,為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叫凡信祂的人,因披戴基督,在神面前得稱為義:“在一切不得稱義的事上,信靠這人〔耶穌基督〕,就都得稱義了”(徒一三:39)。這才是福音。
  我們現在,對於屬靈事物,仿佛是“對著〔銅〕鏡子觀看,模糊不清”(林前一三:12);所有經驗,也不會有多大幫助。願主賜智慧,使我們知道自己不知道,直到面對面的時候。──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16】「我在靜默中,聽見有聲音。
  二十年前,一位朋友送了我一本書,這本書的名字叫作《平安》(True Peace)。其中的信息是說︰神在我裡面最深處等待著與我談話,只要我願意安靜下來,就可以聽見他的聲音。
  我想這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就開始去安靜起來。我以開始,便有一陣喧噪的聲浪送進我的耳鼓來,有的是從外面來的,有的是從裡面來的,成千的喊聲吵得我除了這些鬧聲以外聽不見一點別的聲音。
  這些鬧聲裡面有的是我自己的聲音,我自己的問句,甚至有我的禱告夾在裡面;有的是撒旦的控告和世界的喧嚷。
  各方面似乎都有聲音拉我,推我,大聲招呼我,真叫我說不出的不平安。似乎我不能不去聽他們,不能不去回答他們。但是神對我說︰要安靜,要知道我是神。”(4610節,直譯)不一會,我的思潮又轉到了明天------明天的職務,明天的眭慮上去;神又對我說︰要安靜。
  我竭力將我的耳朵塞住,不讓它去聽到任何聲音;不久,別的聲音一概停止了,我就覺得在我裡面最深處,有一個微小的聲音開始發聲了------啊!這聲音裡面充滿了溫柔,能力和安慰;這聲音竟成了一切智慧和知識的泉源。——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