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五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五8患難中的出路】「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祂。」

  陷在患難的包圍中,是誰都不希望有的經驗。
  雖然人不知道將有甚麼樣的患難,要有患難是確定的事。並不是有了保險事業才有患難,而是因為有患難的事實,才有保險事業。不過,最可靠的保險,也只是事後給予補償,卻無以防止患難。當然,以利法的時代,無處可以投保,患難卻一直是有的:他看見火焰吞噬了山林和建築,焚燒時火星飛騰,非常可怖,人生何嘗不是如此?那麼大的富厚,一時就變為烏有!眼前的約伯,就是這樣遭遇的例子。
  以利法從他的經驗,知道人生無常,惟有不變的神,是恆久可靠的。因此,他向約伯說:

  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祂。
  祂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
  降雨在地上,賜水於田堙F
  將卑微的安置在高處,
  將哀痛的舉到穩妥之地。(伯五:8-11

  他敬虔的建議:仰望神,信靠神,自然完全正確。他觀察自然界,看到火星向上飛起,雨水向低處流動;正如高傲的人遭遇毀滅,謙卑的人,蒙神的恩惠和滋潤。
  他繼續發揮他的高論,把他主觀的經驗,應用到約伯的身上;更是要約伯的遭遇,來適合他的理論,當作客觀的真理。

  神所懲治的人是有福的!
  所以你不可輕看全能者的管教…(伯五:17-27

  他確定約伯是因心中高傲,受到管教。他在此說到“全能者”的作為,以後在全卷書中,他的朋友們也是如此,現出其對神認識的程度。他的自信,以為自己知道了這些事發生的原因,其實他並不知道。他勸告約伯,謙卑接受神的管教,一切的不幸就都解決了:不僅不受人的侵害,連自然界的災害也就沒有了,就會豐富發達,一無損失,有神賜的百福並至。約伯家財子女都損失,他卻說到後裔繁多,如青草遍地,似乎是殘忍的諷刺。“你必壽高年邁才歸墳墓,好像禾捆到時收藏”,在當時說話的和聽話的人,都難以相信,可以算得及時的安慰。
  不過,這事理用來解釋約伯的遭遇,並不能保證正確,而且似乎方鑿圓枘。試圖安慰別人的,如果肯刪除他發揮理論的引誘,單叫人仰望神,該會更有實效。──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五18】「他打破,又纏裹。他擊傷,用手醫治。」

最近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你是否曾受苦楚,有十字架的釘傷?不必找其他的原因。人可能是因素,但是主要的是在於神。苦杯是猶大遞過來的,卻有神的許可。所以這杯是父給你的,難道你不喝嗎?祂多麼愛你,要你承受這可怕的磨煉,增強你的愛心與信賴。祂多麼看重,顫動在天秤上!「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

但是你不要只往後看受苦的原因,要向前看,向上看。祂一定要打傷你,然後才纏裹。他擊傷之後才用手醫治,要考慮醫治的過程。當損壞之後,自然立即修理與補充,皮肉長好,血液增補,新的結構也長成了。當心靈好似將生命消耗殆盡,神卻作彌補與醫治的工作。想想那親愛與溫柔的手怎樣創造穹蒼,撫摸盲者的眼珠,也必按手在你身上,使你痊癒,要信靠祂,祂必無量地愛你,凡信靠祂的,必不致失望。

我們總要謹慎,我們不可阻礙愛子的生命,以致不能注入我們裡面再流出來,好似葡萄樹的汁漿流過各個枝子。──邁爾《珍貴的片刻》


【伯五18】「因為他打破,又纏裹,他擊傷,用手醫治。」
  我們行經那在昔日曾被地震所搖撼過的山麓,我們看到那經歷了災難的破壞之後,卻有若干歲月的平靜與安寧。池塘中水波不興,躺在那昔年崩塌的岩石之下,水百合鮮艷明媚,蘆葦濃密成蔭,搖曳生姿,在那被遺忘的墳墓上,已建起了新的村莊,教堂的塔尖,在風雨晦冥之中巍然高聳,發出了新的呼喚,祈求神的保護。詩篇中說︰地的深處在他手中,山的高峰也屬他。(詩九十五︰4)——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

【伯五25】「好像禾捆到時收藏。」
  有一個人提出了關於拆卸古老海船的報告,他說舊船木料質地之所以佳良,不僅因為年代久遠,而且還因為船隻曾在海上歷受了種種的磨煉,以及它所接觸的海水,所載的各種貨品,使它發生了化學作用。
  在紐約百老匯街一家舊式傢俱店,展出了一些橡木板料,這些板料取材於一艘具有八十年歷史的舊船的橫梁,其色澤之美,紋理之精緻,吸引了許多市民的注意參觀。
  還有一艘在六十年前航行海上的帆船,它那桃花心木的橫梁,也非常出色。悠長的歲月和航行的歷史,使木料氣孔緊縮,顏色變深,它堅韌的質地,古趣盎然的色澤,可與中國古瓶比美。這木料如今在紐約一位富豪的客廳裡製成了一個小小的暖閣,成為客廳中的尊貴之地。
  由此看來,那些不經磨煉,悠悠忽忽,虛度一生的人們,和那些曾經滄海,載負過各種貨物,事奉神而幫助人的基督徒,在性質上具有極大的差別。後者不僅有磨煉的經驗,他們所載運的貨物中的甜蜜氣質,也滲入了他們的待人接物的美德中。
  太陽雖下了地平線,其實並未消逝,它離去以後,天上仍有整整一個小時的光亮。一位偉人和義人去世之後,他的蹤跡雖逝,但他的音容宛在此世,他雖死了,他身後留下的一切對世有貢獻的事物,雖死猶生。——皮邱
  法國文豪雨果過了八十歲以後,他以下面的一段名言來表達他的心意說︰我感覺到未來的新生命。我象一度曾經數度砍伐的森林,而新的萌芽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活潑生機。我升向天空,陽光照在我的頭上。大地給我豐富的活力,天的光明四照,使我看清了神秘的宇宙萬象。
  你說靈魂不過是肉體力量的延長。那麼為什麼我的體力已開始衰退,而我的靈魂變得更為光明?冬季已臨到我的頭上,永恆的春季卻在我的心頭。此刻我呼吸著紫丁香,紫羅蘭,和玫瑰花,就象在二十歲的時候一樣,我愈接近人生的終點,愈能聽清楚四周歡迎我的交響樂,歡迎我前往那不朽的世界。這雖屬神奇,但道理卻十分單純。 ——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