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六89在這堙A比較明顯的是約伯在禱告。他受鼓勵要將他的問題託付給神(五8)。約伯只有一個願望,在第三章已經表達過了,就是死。如果神真的是具有憐憫心腸的,祂一定要立刻就把他壓碎9a節)。祂可以毫不費力地做到這一件事,就像一個織工剪斷一條線一樣。如此徹底地體認到只有神握有生死之權,以自殺為治療生活中之禍害的方法之思想絕不會進入約伯記中,這是與古代的悲觀主義者200及後來的斯多亞派201相反的。

  約伯是以第三人稱來說到神的,我們不應該容讓這事實留給我們錯誤的印象;他是真的在禱告,不是在對以利法說話。在對尊者說話的尊敬上,這樣的習慣是很普遍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六10患難中的安慰】「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

  世上的患難之交,很是難得。當遭遇困苦的時候,也是最需要朋友的時候;但朋友見你可利用的價值過去了,也離開你了。四圍看看,不但沒有人幫助,連安慰的人也沒有。
  這時,應當自己省察,是否違背了神的話,得罪了神,才有這樣的遭遇?這正是約伯所作的。
  他並不是盲目狂傲,自以為義。約伯說:

  “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
  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
  那將要灰心,離棄全能者,不敬畏神的人,
  他的朋友當以慈愛待他…
  但你們責備,是責備甚麼呢?”(伯六:10,14,25

  約伯持守神的道,這是他確定的盼望,是在痛苦中支持他的力量。他的朋友原是為了安慰他而來(伯二:11),但現在更有興趣支持個人對患難的理論,過於支持患難中的朋友,變成了努力拆毀約伯的支持,建立自己的理論,無形中增加了約伯的痛苦。這也是一般人常犯的毛病,為了要證明自己有理,忘了其目的是為甚麼。聖經說:“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代不堅固人的軟弱,不求自己的喜悅。我們各人務要叫鄰舍喜悅,使他得益處,建立德行。”(羅一五:1-2)其實,勝過一個軟弱的人,並算不得甚麼可誇口的事,惟有愛心能造就人。
  約伯在瀕臨灰心的邊緣,心中渴望朋友會以愛心安慰他,堅固他的心。一般好天氣時的朋友,好像季節性的河流,到炎熱的夏日,行旅口渴,正需要清流解渴滌暑,他卻乾涸了,多麼使人失望!其實,約伯雖然處在貧病交困,並沒有期求他們物質上的幫助;所期望的,只是他們慷慨的同情,也許只要肯聽聽他的心聲,知道他的需要,比不對症而下藥好得多。
  責備人的時候,要針對他的錯誤;誠實正直的言語,是好的品德,但不是幫助人的充分條件,必須要真實正確。否則不論如何正直,只是如刀連連刺人,並沒有醫治的作用。如果不知道該責備的而責備,會使人有含冤莫白的感覺,變成了誣告妄控,出賣朋友,使人痛苦加上憤怒。
  持守神的話,是痛苦中的倚靠和安慰。有熱心而缺乏愛心的話,不能有醫治的功效。我們當如何善用智慧的話呢!──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六14將要灰心「將要灰心,離棄全能者,不敬畏神的人,他的朋友當以慈愛待他。」】

在屬靈的路上,沒有什麼比灰心更危險可怕的,因為無論遇見多少艱難,困苦,若不灰心,仍有希望前進。一灰心就完了,一步也不肯走了。約伯在這裡說的就是這種情況,一個人如果到灰心的地步,就要離棄神,不敬畏神了。對祂的話失去信心,對神的命令無意順從,對屬靈的事也無力追求,對什麼都失去興趣,連禱告也不願意作了。人的勸勉當作譏笑,人的幫助以為無用,一個灰心的人等於一個活死人,因為外面還活著,心卻死了。

人到這個地步,朋友的責備是更促進他的灰心,辯論無用,只能叫他的心更黑暗剛硬,只有慈愛同情,安慰才能有些用處,特別需代禱,求神親自憐憫、扶助、賜力量,使心再蘇醒起來,恢復盼望。

人為什會到這樣地步呢?可能由於試煉太重,苦難太深,失敗太多,無力自拔,無路可走,無法解脫的緣故。但神為什麼許可人到這個地步呢?我們雖不能完全明白,但相信像神對待約伯一樣,目的 並不是摧毀他,雖然撒但攻擊他,要置他於死地,但神不會許可,神所以許可試探、痛苦、失望臨到約伯,是叫他認識自己軟弱。世事的虛空,一切都靠不住對自己對家人,對朋友,對一切都灰心了。但將要對神灰心的時候,神就向他顯現,向他說話,使他恢復過來。──《每日天糧》

 

【伯六15】「好像流水,又像溪水流幹的河道。」

約伯埋怨他三個朋友。當他們來到他身邊,好似要安慰他的傷痛。但是他們卻在找他的錯處,看他有沒有什麼隱秘的罪,促使他受苦害。他們的想法錯了。他們以為特殊的苦難是特殊的罪所導致的。從約伯的行為方面既無法看出他的過錯,就以為約伯必有隱瞞著的罪惡,應該承認。對約伯來說,他們完全無情地誤會了他,好像海流再冬日有冰雪,在夏天卻全乾涸。當旅行者走到溪畔,河床只是一些石堆,結果十分失望。

人的友情不是就這樣嗎?我們希望他們能解決我們心靈的乾渴。當我們在苦難中,看見他們來,更懷有極大的希望。結果他們使我們失望,石頭代餅,蛇代魚,幹石代溪水,主的愛卻正相反,祂不是乾涸的溪水,而是湧流不息的河水,永流不止。祂不僅給予安慰與同情,更將祂自己賜給我們,祂的應許除去懼怕,祂的靈也教導我們寶貴的話:我必不離開你,也不丟棄你。地上的友情能修好完整,是祂最喜悅的。──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