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七17患難中的願望】「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

  痛苦的壓力那麼沉重,幾乎超過人所能夠負擔的極限。苦難中的人,如果苦難不能快快過去,就寧願生命能快快過去,好放下那長久壓在身上的擔子。
  現代人常說,人應該有“隱私權”,有過犯案記錄的人,更堅持這權利。偏偏現在這資訊時代,最難保守個人隱私。其實,在很早的時候,人就不願誰知道他私下的事;當他發現,或感覺有誰在一直注意他的行動,即使是完全出於好意,也會感到是一種無形的重擔。
  神是無所不知的。祂知道我們的一切,關注我們的安全,這實在是極大的安慰。不過,敬畏神的人,會有神常在注意我們行動的感覺;本來是看顧,變成了看守,監視,安全變成了威脅。人越知道自己不是無罪,越感覺不自然。約伯說:

  人算甚麼,你竟看他為大,將他放在心上,
  每早鑒察他,時刻試驗他。
  你到何時才轉眼不看我…(伯七:17-19

  詩人曾向神說:“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詩八:4)表面看來,語詞相似,但心境大有差別:一個是因為神的眷顧周全而感恩;一個是因神的無所不察而畏怯。我們可以相信,約伯沒有離家作浪子的意念。但不免會想到,他在神的面光之中的觫慄:“我往哪堨h,躲避你的靈?我往哪堸k,躲避你的面?”(詩一三九:7)正是這種心情的表露。難怪有的人寧願沒有神,或是可以找到一個神看不到的死角,可以為所欲為!
  但約伯不能愚昧自欺,像鴕鳥把頭埋在沙中。他所經歷的是信神的惶惑:我又不是能興風作浪的海怪,能夠破壞秩序;即使有罪,也不會傷害到神啊!這個不足輕重的小子,哪值得神的注意?(伯七:11-21
  約伯雖然沒有甚麼具體的罪行,但他深心有罪咎感。因此他說:你知道我的本質,是出於塵土,為何對我要求這麼高?你“為何不赦免我的過犯,除掉我的罪孽?”只有在基督的堶情A靠祂罪得潔淨,才可以向神坦然無懼;而內心日日更新,所盼望的不是死亡寂靜的安息,不是與神分離,有被遺忘的自由,而是永遠與神同住,在榮耀中。──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七17~18】「人算什麼……每早鑒察他。」

神在每日早出都鑒察我們,在我們還未睡醒的時候,祂已經在世上工作,以靈水洗滌,餵養雀鳥與野生動物,又看顧一切花卉草木,祂當然不會忘記人,還要叫人管理這世界呢!沒有生命是卑賤的,微不足道。祂必照料,並賜以關切與安慰。祂不忽略任何一個心靈,都在心門扣打。祂也要敲每個窗戶,使它們不能自私地關閉著。親愛的,我的鴿子,我的新婦,給我開門,我們不可關著門不理祂,不要像那貧苦的寡婦,不敢開門,以為是追債的人,其實是朋友來送錢給她。

約伯說這話,可能是指神鑒察我們,在乎管教方面,其實神若鑒察我們,不是查究罪孽,而是發掘機會,領我們進入更豐盛的生命,更富足的恩典。我們時常以為神要我們受苦,以致我們也會困惑地問說:人算什麼?人的價值是遠超我們所能猜想的,不然神就不致花那麼多功夫來照顧他,對一個不注意的人,輕易地忽略過去,但有心的人願花許多時間來研究一顆磚石,發現它內在的價值。

神每早都鑒察你,予以聖潔的思想與警告。神跡與比喻,預言與期望。要知道祂多麼重視你。你要有敬愛與感恩的心,像孩童一般接受祂,信靠祂。──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