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十2】「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
  哦,受試煉的人們,神正在訓練你們諸般的德行。有許多德行,必須在試煉中,才會彰顯。你的信心在夏天不會像在冬天那麼大而明顯。愛心好象螢火蟲一般,非在黑暗的環境中,發不出明亮的光來。盼望好象星一般——在順利的日光下是看不見甚麼的,唯在不幸的黑夜才會照出美麗的光彩來。所有的苦難都是寶石匣內所襯的黑絨,為要叫寶石——我們的德行——顯得更美麗的。
  你不是剛跪著禱告說,主啊,我怕我沒有信心;讓我知道我有沒有信心嗎?你這樣禱告,豈不是不知不覺地在求試煉嗎?因為你的信心不受試煉,你怎麼能知道你有沒有信心呢?神給我們試煉,常是為著要彰顯我們的德行,讓我們可以知道我們到底有沒有這些德行。並且,試煉不只叫我們的德行彰顯,也叫我們的德行長進。
  神訓練他的兵士,不能在安適奢華的宮中訓練他們,必須在野地的營中訓練他們,他必須打發他們出去實習——兼程進兵,勞力服役。有時叫他們攀山,有時叫他們涉水,有時叫他們游泳,有時叫他們背著重負行軍。基督徒啊,這是神的方法,難道你還抱怨麼?——司布真(C.H.Spurgeon
  不被撒旦打擾,並不是得福的證據。——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


【伯十4神的眷顧】「你的眼豈是肉眼?你查看豈像人查看嗎?」

  在某些文字和圖畫中,以眼睛表示太陽。光明的太陽是人類所需要的,我們不能沒有太陽而生存,陽光使我們能分辨不同物體的形質和美惡;但偷竊的人,醜惡的人,寧願隱身在黑暗中,以夜幕作掩護。
  我們想到神慈愛的眼睛眷顧我們,定睛在我們身上,是何等的安慰!但想到祂公義的眼睛,日夜如火焰鑒察我們內心深處,一切的行動,意念,都不能向祂隱藏,就會感到不怎麼舒服了。
  約伯正是感到這樣,神的眼睛在注視著他。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
  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然而你待我的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堙F
  我知道你久有此意。
  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
  並不赦免我的罪孽。(伯一○:12-14

  他知道神造他,在母腹中就認識他,賜給他生命,並保守賜福給他。但他不能了解,這位慈愛的神,竟會變得前後判然不同!朋友會因為環境而改變,難道神也會改變?
  他知道神是全知的神,也是不變的神。但事情為何如此發生?可能的解釋,是神早就定意這樣待他。
  約伯身經慘禍,加以被朋友的言辭激動,情緒很不平靜;他也不像我們旁觀者,可以冷靜的分析,又不像我們讀到完全的故事,對靈界的事無從了解。在他看來,一切事是那樣的紛亂,簡直理不出甚麼頭緒。
  如果說,約伯基本上有甚麼比他的朋友們好的地方,就是約伯誠實的感覺存在的無意義,神行事的方式難以理解;而他的朋友則是硬要定出一個理論系統,仿佛他們就是神。當然,他們的神學信息都不可靠,但沒有系統總勝於錯誤的系統。
  約伯相信神的存在,但難明白自己的遭遇,對人生搞不出甚麼意義,在最晦暗絕望的時候,產生了厭倦,真是不耐煩活下去,寧願搖籃就是墳墓,不必經過這段人生的崎嶇旅程。
  基督徒在地上難免患難,在肉身嘆息,卻有確定永存的盼望,如同靈魂的錨,繫在至聖所的幔子內,深知在地上的帳棚拆毀之後,是“離開身體與主同住,所以…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悅。”(林後五:1-9)──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十21】「黑暗與死蔭的地方。」

這是描述將來的情況,那時人所能想像的來世是那麼渺茫。我們現在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因為死亡已經廢除,永生顯露出來。族長只能以白晝喻為現在,黑夜喻為將來。我們的說法剛剛相反,現在是黑夜,將來才是白晝。「黑夜已過,白晝將近,我們要帶上光明的兵器。」

我們還有更好的事。我們等候神子從天而降,有榮耀的盼望,我們的救主基督必將降臨,海水怎樣被地形吸力分至兩端,月光偏西,地面斜傾,有潮汛的漲落。我們的地方有清潔與健康,我們心靈也永在基督的十字架與祂再來這兩端的紀念與盼望的能力所聯擊。任何一篇講章都該有關於主榮耀的顯露。每天必應預備主再來,這日子臨近我們更應以禱告盼待速速來到。「還有一點點時候,那要來的就來,每個信徒應有這樣的態度等候,腰帶束緊,燈火著旺。我們要預備迎見我們的主。」

最好的未曾來到,最後的是為最初的作成。──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