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十三5盡在不言中惟願你們全然不作聲,這就算為你們的智慧。
當我們和那些悲痛欲絕的人在一起時,往往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應付這個棘手的局面。我們擔心,如果不說些什麼,恐怕會讓他們失望難過。我們甚至發現自己因為害怕不知該說什麼好,而避免和他們接觸。
作家喬·貝裡失去了兩個兒子,他敘述了兩則在他最悲傷的時候,人們前來安慰他的例子:有個人來看我,對我說神的作為,為何事情會如此發生,及悲傷背後所隱藏的盼望。他不停地說著,他所說的我也知道都是對的,但我卻不為所動,只希望他能趕快離開,最後,他終於走了。
另外一個人來看我,他坐在我的身旁,一句話也沒有說,也沒有問任何問題,他只是坐在我身邊,陪了我一個多小時。當我說話時,他簡明地回答我。後來他做了個短短的禱告就離開了。我深受感動,備得安慰,實在不願看見他離去。
約伯也有類似的經歷。在他飽受苦楚之時,他也曾渴求其友無聲的支持。他大聲呼救:唯願你們全然不作聲,這就算為你們的智慧。135)相反的,被他們的多言弄得筋疲力盡了。
下回當你和那些哀傷痛苦的人們相處時,讓你的陪伴能成為他們的安慰吧!
金玉良言,字字珠璣,
是試煉中的幫助導引;
但當需要的是安慰,
無言的同在也許是最佳的選擇。
適時的沉默更勝於雄辯的言語。
──《生命語》

 

【伯十三15】「祂必殺我,我雖無指望。」

這句話的含義,為多人在歷代所表露的信心:「祂縱然殺我,我卻仍要信靠祂。」在友情的交往中,我們雙方也會密切觀察,注意對方內心的感受。在與主的相交中,我們也應有這番的經驗:從外院進入至聖所,我們對主好似至親密友一般,真正有切實的體驗與瞭解。祂的作為不一定表露在外面,我們已經真切地認識祂。

我們對神的尊敬也是如此。起初我們藉著別人的見證認識祂,以後有聖經的明證。但是時日過去,對神的認識越加深切,多年禱告靈交,也更認識神,信靠祂,於是到那階段,好似沒有進一步的感動,其實我們已經不再在外表方面看神,卻看到神的心意。祂即使把我們放在祭壇,好似亞伯拉罕獻以撒,舉刀殺我們,我們仍舊信靠祂。我們若果真死了,就進入更豐富的生命裡,如果祂忘記我或捨棄我,只是外表而已,祂的心對我們關切,神不能作一件事內中沒有愛與智慧。但願我們都會這樣認識他。

神的良善必無更改,祂的愛確定。

祂鑒察與預見一切,必毫無差錯。──邁爾《珍貴的片刻》


【伯十三15絕望中的盼望】「祂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

  有時看到在暴風雨中的樹,挺立在那堙C狂風鞭打,摧折了它的枝子,撕破了它的綠葉,甚至有些樹皮也剝脫了;但那樹蒼老的軀榦,依舊巍然不屈的站在那堙C使人見了,有肅然起敬的感覺,多於憐憫。
  約伯飽受患難,朋友的安慰,在舊創加上了新傷。他感覺他們只用刀割而不敷藥抹油,直指:“你們是編造謊言的,都是無用的醫生。”(伯一三:4
  今天的輔導者,常會陷入這樣的錯誤:或是靜默的聽,不置一詞,避免指出人的罪惡;否則就把一切歸咎於罪,以為都是罪的問題。約伯的“醫生”,雖然藥不對症,至少他們還說誠實正直的話;可惜誠實的錯誤還是錯誤,對病人沒有幫助。而另一種“無用的醫生”,則是揣摩病人的心理,逢迎病人的愛好,討人的喜悅,只講好話勉勵,諱言疾病;他們可能有專業的外衣,很好的風度,但治不了病,延誤時機,失去治療的效果,誤盡天下蒼生,難怪教會的健康是這樣的情形。
  人不可靠,不明白你,只有轉向天上,仰望神的拯救:

  祂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
  我在祂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
  這要成為我的拯救,
  因為不虔誠的人不得到祂面前。(伯一三:15-16

  這是何等堅定的信心,何等美好的信心!看約伯現在的情況,是離死不過一步,形體上沒有多少生機,也許活下去的成數不高;但他相信神是智慧公義的,比人可以講理。現在有肉身的阻隔,周圍的人自命為義務的控告者,又是審判者,等到他到肉身不再存在了,他不懷疑,自己能夠到神的面前去,當面辯訴,這就成為他得救的希望。
  約伯對人不抱希望,就轉向神。第十三章20節起,是他的禱告:求神移開祂的手,不再重壓他,威嚇他。其實,他不知道還是神的手保護他,不容撒但加害過分。神慈愛的手,也是大能的手,總不離開屬祂的人。信徒可以同大衛說:“我終身的事〔我的時間〕在你手中”(詩三一:15)。以賽亞也說:神“將我藏在祂手蔭之下”(賽四九:2)。那位群羊的大牧人更應許說:“誰也不能從我手塈漭L們奪去!”(約一○:28)──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十三15直譯】「他雖殺我,然而我還要信靠他。」
  因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提摩太後書一章12節直譯)。
  人生如渡洋海,不免遭遇風浪。一位老於航行者說道︰當浪高如山,風疾如火時,唯一的辦法,就是將船停在一個地方,讓它一直留在那裡。
  在基督徒的生命中也是如此。有時,像保羅一樣,我們被風浪逼得甚急太陽和星辰多日不願露,又有狂風大浪催逼,我們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徒廿七︰18-20)在這樣的光景中,我們只能做一件事︰將自己停在一個地方。
  那時候,理由不能幫助我們;竭力掙紮,也不能產生效果;以往的經驗,不能給我們亮光;甚至禱告,也得不著安慰。我們只有一個方法,就是安息我們自己在一個地方,一直留在那裡。
  我們只能安息在神的胸懷中;來的無論是狂風,暴雨,駭浪,怒濤,轟雷,閃電,濃霧,冰山我們只要緊緊抓住舵柄——神的信實,誓約,和在基督耶穌裡不止息的愛——好了。—— 考門夫人《荒漠甘泉》付勒(Richard Ful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