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十六12】「我素來安逸,祂折斷我。」

有一個主日早晨,兩隻麻雀掉在教會的更衣室內,那房間有玻璃的天窗,當它們發現自己被囚禁在這斗室中,在驚奇之余,向從天窗闖出去,飛向天空,所以它們在房間裡周圍飛,我與同工兩個站在那裡,卻使他們十分懼怕,不知道我們跟它們一樣焦急,要使它們飛出去,我們惟一能幫助的是讓它們不休息。所以就用掃帚趕它們,使它們不能停在畫框上或角落,一直等他們筋疲力盡,掉在地上,胸間起伏喘著氣。我們就捉起他們,放他們自由。

它們也許說:我素來安逸,他折斷我。但是它們若細心分析,就會看出它們不得休息,是因我們愛惜他們,為使它們得著自由。

約伯也是這樣,神不讓他休息,攪動他的巢窩。神不是也這樣對待你嗎?你要知道,在人生的變遷與更迭中,神要將祂的兒女帶入榮耀的自由中。

願我們從別處轉向神,祂是建造我們生命的主,在變遷之中不必驚怕,主是不改變的,神的能力必充滿也發展。都使我們得益。──邁爾《珍貴的片刻》


【伯十六19約伯的哀訴】「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自信是好的感受,但必須與客觀的事實相符,才有價值。不過,在多數人都說你錯的時候,很難獨立思考,保持自信正確。在迷路當中,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小朋友在一道,遇到問題時,常隨著眾議,就像政客尋求民意測驗的答案。
  約伯遇到極大的苦難,朋友們來安慰他。結果,卻沒有支持他的話,只有攻擊:身體因患病而枯瘦,也成為被神擊打苦待的證據。他們的推理方式是:神是公義的,被神擊打一定是有罪;這樣的人不值得同情安慰,除非他悔改,或者可以換取神的寬恕。(伯一六:1-8)這樣一來,約伯變成了要證明自己無罪:如果要證明在人面前無罪,只是極困難,或者可以作到;要向人證明在神面前無罪,不是困難,是不可能!
  為甚麼會遇到這麼不講理的人?約伯說:“神把我交給不敬虔的人,把我扔到惡人的手中。”(伯一六:11)約伯只能說: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地啊,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
  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
  在上有我的中保。(伯一六:17-19

  地上無處申訴,約伯只有向天上請求“無犯罪記錄”的證明。神可以如此證明。事實上,神已經向那控告的惡者,作了這樣的見證。但地上的人不知道,仍然要極力的攻擊他。在約伯的感受,就像不愛弟兄的該隱,殺害亞伯一樣的殘忍。神聽到了義人亞伯的血從地媯o聲音哀告(創四:10)。
  現在,朋友們所作的,是同樣沒有愛心的事。他們竟然忘記了,是要來安慰幫助人,給人的感受,卻是迫害加上凶殺!沒有愛心,就算是道理講得贏人家,又有甚麼用?他們的態度是:除非你認罪,否則神就不愛你,我也不愛你。有甚麼罪,或證明沒有罪,是你的事!
  在這樣情形之下,約伯唯一的出路,只有向神呼求了。
  我們不必向遠處尋找,就會遇到這樣的人;不幸,有時不需要尋找,他們會熱心的找上門來,攜帶著他的朋友,或滿包袱死人的智慧,要證明他自己有理,別人都不對。“說話浮躁的如刀刺人;智慧人的舌頭卻為醫人的良藥。”(箴一二:18)在我們周遭受傷害的人很多,但醫治的智慧人在哪堙H──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