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十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十九1319人們在攻擊約伯的事上與神聯手,跟第十六章中描寫他們的勢力在戰爭中結合一樣。約伯的話語帶有實名論,顯露出他內心的想法,最好是從這整篇講論來瞭解。約伯對神火熱的關注,並沒有使他對人際關係感覺遲鈍;相反地,在任何一個達致健全的人的生命中,這兩者是不可分開的。約伯列舉了弟兄、所認識的、親戚、密友、寄居的、使女、僕人、妻子、同胞(即弟兄)、小孩子,顯出他的包容力、他的享樂,同樣也顯出他失去同伴的安慰、雇員的尊敬、家庭的親密時所造成的傷害。當頑童們傲慢無禮地對待一個無助的老人時,以色列人的社會最神聖的禮節之一就受到了輕視;甚至還要更糟的,是道德義務與情感的聯結(19節)被無恥地切斷了。就像耶和華的僕人(賽五十三章)一樣,約伯所受的待遇是無家可歸。他是神所棄絕的,所以人們可能會淩辱他,毫不懼怕神會幫助他──這也是那些譏誚被釘十字架的耶穌之人的態度。——《丁道爾聖經注釋》

 

【伯十九25】「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

這句話是信徒心中最深切與最輝煌的信念,偉大的救贖者活著,祂長遠地活著。死亡雖是仇敵,已經敗退,但是祂卻長遠活著,墳墓與死亡都急切地想擄掠祂,祂卻長遠活著,祂永遠長久地活著,祂祭司的職任是不變的。

但是約伯的話不僅這樣,「救贖主」的含義是至近的親屬要報血仇。在東方這親屬的本分十分重要。因為在散居的情況下是必須有的保障。約伯認為在天上有救贖者,這位至近的親屬必看見他一切的苦楚而憐恤他。有一天必出現在地面上為他辯屈,糾正他的錯謬,他願意把這案件交給神,祂必照應許為約伯成就。

在痛苦之外,他仍必見神。他渴望著見祂,明白隱密的目的,解釋他受苦的原因。他不必懼怕什麼,因為至近的親屬在他旁邊。

忽然最壞的變為最好的,黑暗的時刻終於過去!

在風雨的倡狂之中,搖撼之間,平安來到。

光明必在當前,充滿心胸。──邁爾《珍貴的片刻》

 

【伯十九25救贖主】「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

  人到貧困時,為了求生存,只好典賣物業田產;到極窮的時候,甚至典賣自身,給人家作奴隸。有時部族間發生戰爭,戰敗的一方,也會被擄去作奴隸。在這種情形,淪於奴軛之下的人,失去了自由,生活沒有盼望,受無盡的痛苦。唯一的盼望,是有至近的親屬,為他付出贖價,才可以恢復自由。
  約伯的情形,正是被痛苦壓制,依人看來,全沒有脫身的希望。但在至深的痛苦中,遭人藐視,譏笑,厭惡,他仍然堅持自己無辜,發出信心的呼喚: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此生是暫時的,最多是肉身毀壞;實際上即使不遇疾病患難,肉身也會毀壞,身外之物自然也隨之消失去了。聖徒的盼望繫於永恆:“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伯一九:23-27
  約伯的話,好像是殉道者的凱歌。他雖然在救恩的新約那一邊,卻因為持守純正,仇敵藉人的誤意攻擊,要將他的“指望如樹拔出來”(伯一九:10),他信心的根,卻深植於永恆。他堅定的說:“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都記錄在書上,用鐵筆鐫刻,用鉛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遠。”(伯一九:23-24)意思是說,他知道所說的是真實的,願意永遠負責,也經久不磨。只有堅貞的心,可以說這樣的話。
  聖徒得主耶穌基督的救贖,脫離了罪惡的轄制,更應當和保羅一同說:“我們坦然無懼,是更願意離開身體與主同住。所以無論是住在身內,離開身外,我們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悅。”(林後五:8-9)思念永恆,願意與主同住的人,一定會立心討主喜悅,過聖潔公義無可指摘的生活;惟有這樣的人,才會心向天上,不論在甚麼境遇,遭甚麼試探,而能夠忍受;主應許:“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一○:13
  “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祂之人的。”(雅一:12
  願聖徒都有約伯那樣的心志:財富失去,健康失去,甚至皮肉滅絕,都不要緊,都不能使我們與主的愛隔絕;到世界不復存在,我的救贖主仍在那堙A迎接我進入榮耀。──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十九25耶穌的裹屍布】經文:西門彼得隨後也到,進墳墓裡去,就看見細麻布還放在那裡。”(約 20:6)

  義大利的都靈大教堂,因為珍藏有一件絕世聖物而名傳遐邇。該聖物,相傳是西元第一世紀耶穌遇難後,包裹屍體的布幅。
  這塊裹屍布用亞麻織成的,長約四米三;供放在一隻精緻的盒子裡,終年擺在教堂的聖壇上。
  早在一三五七年,這塊裹屍布在法國的一個教堂中展出,轟動了整個宗教界。此後六百多年來,它一直受到虔誠信徒們的頂禮膜拜。後來,才輾轉傳至都靈大教堂。雖然有不少,包括某些有名的大主教在內,對這塊裹屍布先後產生過種種懷疑和提出過許多異議,認為它只不過是一件中世紀時由好事者精心偽造出來的膺品,根本就不可信。但是這塊布上印有明顯的傷痕,連釘在手腕上的釘子和長矛刺進脅部的地方都留下斑斑的血跡,同《福音》書中所描述的耶穌受難時的情景非常吻合,加上王公貴族一直對它奉為至高無上的聖物,致使許多不有強烈宗教信仰的忠實信徒深信不疑,把它奉若神明,不許有一絲一毫的褻瀆和不敬。
  讀者也許要問多少世紀以來,為什麼對耶穌這塊普普通通亞麻布織成的裹屍布會這麼尊為聖物而名傳遇跡呢?
  但從這塊留在人間的裹屍布,說明我主耶穌基督,甘為罪人舍己流血,受死,埋葬,但三日復活了,祂不在墳墓裡,墳墓是空的。世人都是到墳墓前去紀念他們的領袖,他們的教主。但基督徒卻紀念坐在天上復活的基督。
  親愛的信徒們,我們若能對主的復活深信不疑,那麼一切的疑惑,懼怕,悲哀,全都要立刻消滅在基督復活大能中。
  "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19:25) ──《為甚麼要用比喻》

【伯十九28;王上十二15;代下十一4;詩三九9滿途荊棘】

這幾節經文告訴基督徒一個處於特殊遭遇和逆境中的正確認識和正確態度。

主曾告訴門徒說:跟從他的道路是狹窄的,要遵行他的旨意就要遭受難處。

聖靈藉著使徒的口曾對教會說: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又說,凡立志在基督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

從此我們就知道了,我們跟從主的道路,肯定是滿途荊棘,多有艱難的。但我們怎樣正確對待這些問題呢?許多時候一碰到具體問題,我們就迷糊了、軟弱了,心靈也發昏起來;因此就難免憂愁、悲哀、恐懼、怨尤,甚至要設法逃避、推卻、退後,直到陷入黑暗的深淵,以失敗告終,悲慘至極!

究其原因,都是只看事物的外表現象,沒有認識其本源,只抓住現象,不瞭解本質,難免不受迷惑了。

所以,當一切事臨到我們,都是出於神。不是定命,就是許可,我們要能正確的認識並解決問題,就是回到神面前去;何時我們與神之間的問題弄清楚了,何時問題就解決了。

如果我們不能從神那裡得著解決,既或憑自己的智慧、聰明、才幹、力量、人情、物質等等的方法,自以為得著了解決,可是過一段時間,你就會發現它又出現了,問題又來了。也有時或許會換個姿態現出來,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根本不能使問題得著真實的解決,因為惹事的根乃是在乎他。

所以我們必須將我們整個的人生,都納入神的軌道,凡事依靠他、通過他、順從他,這才可使我們的心得安息、得著亮光、得著能力,只有生活在如此的景況裡,才能榮耀神。

主阿!凡在你預定中叫我們走的、受的、忍耐的,不管是榮耀或羞辱、順或逆,都是為造就我們、校正我們;故此,求你保守我們,使我們能在患難中得勝,享受安息。阿們!—— 李慕聖《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