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伯記第二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伯二十8如夢人生】「他必飛去如夢,不再尋見。」

  在神以外,人找不到滿足。他可能富,但不會足。他以為一路飛黃騰達,卻陷於困境。正像巴蘭應摩押王巴勒的傳召,騎在驢上,滿以為此行是蟾宮折桂,那知天使在路中阻擋他,驢偏向牆邊,沒有轉圜的餘地,擠傷了他的腳。(民二二:25
  瑣法“心中急躁”,不僅使他失去平靜思考的能力,更不能靜觀神的作為。神作事從不著急躁進,那些試圖摘取不到期果子的人,會嘗到滿口苦澀。不過,瑣法言語中也有智慧:

  你豈不知:亙古以來,自從人生在地,
  惡人誇勝是暫時的,
  不敬虔人的喜樂是轉眼之間嗎?…
  他必飛去如夢,不再尋見;
  速被趕去,如夜間的異象。(伯二○:4-5,8

  人要等候神的時間到了,才可看到事情的結局。不敬虔的人,所看見的只是暫時,所思想經營的,不是永恆的事;到他離開世界的時候,甚麼永恆可記念的東西,也沒有留下,只是虛幻,如同夜間的夢一樣,沒有甚麼痕跡。人所作的,不論在人的眼中如何烜赫動人,都算不了甚麼,總要在神的面前有記念,才是存到永遠的真正成功。但世人的工作是怎樣呢?詩人說:“人睡醒了,怎樣看夢;主啊,你醒了,也必照樣輕看他們的影像。”(詩七三:20
  人生使人困乏,想追求滿足,建立自己的夢。但是“飢餓的人,夢中吃飯,醒了仍覺腹空;或像口渴的人,夢中喝水,醒了仍覺發昏,心媟Q喝。”(賽二九:8)夢的生活,不能滿足人,不能解決人生的困乏。
  這些話都很好;只是他的急躁,使他不作詳察,就應用在約伯身上。他甚至以為約伯貪心不公,欺壓窮人,強取人的房屋,所以福樂不能久享,從寬闊,忽然到狹窄的地步。神猛烈的忿怒,在正吃喝宴樂的時候,就臨到他的身上;閃電降下來,“人所不吹的火,要把他燒滅,要把他帳棚中所剩下的燒毀…”這些生動的描述,是約伯奇異的忽遭災難的情形。接著是肯定的斷語:“天要顯明他的罪孽,地要興起攻擊他…這是惡人從神所得的分。”(伯二○:19-29)多麼不留餘地的指責!在這人的觀念,人生簡單的數學公式:犯罪必遭患難;遭患難是因犯罪。他沒有給恩典留下餘地,也不以為義人可能受苦。── 于中旻《約伯記箋記》

 

【伯二十29】「這是惡人從神所得的分。」

本書重複地論述一項信念,是東方的智者所強調的,錯失與刑罰必定相連的。受苦者的友人屢次以不同情的語氣表達他們的見解,也使我們看出他們的始終堅持的信念,特殊的苦難必說明特別的罪,一切的惡遲早都會受罰的。

在繁忙的時日中,我們不能很清楚看見神的安排,但是罪惡與刑罰確是 的,這是不可更改的律法。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是什麼。惡者的亨通是短暫的,不虔之人的快樂也只是一時的。他的財富必消失,在心靈的悔恨如毒蛇汁含在口中。天必顯露他的過犯,他的後代只求貧窮者憐恤。這些事在我們中間屢見不鮮,驕傲的人與他的家雖然興起,終必衰落。

讓我們進入神的聖所,想到他們的結局,再看他們的子孫受貧的情形,就不會嫉妒了,甚至人都不必定他們的罪,他們心中自負罪愆,終久自食其果,神究竟是神,祂是輕慢不得的。詩人說:我看惡人興起,興旺如青翠的樹,但他終必過去不在了。──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