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暫編提要

 

壹、書名

 

書名

一 本書有詩一百五十篇,故名‘詩篇。’

二 七十譯士對本書命名為‘Psalmois,’意即有調可唱的詩;的確,神的子民在各種敬拜中,是把它用作歌唱的詩歌。

三 本書的希伯來文原文是‘Tehulim,’意即讚美的詩。誠然,讚美是本書的中心題目。讚美滲透在每一首詩的裡面,而詩裡的禱告、申訴、悲傷、痛悔、交托…最後也都溶化在讚美裡面。

── 倪柝聲《聖經提要》

本書書名《詩篇》收有詩歌150篇,大部分是禱告和讚美的詩。中文聖經譯者很可能根據本書寫作形式來定名,稱之為《詩篇》。

希臘文舊約稱本書為psalmos譯自希伯來文mizmor有“用絲弦的樂器伴奏的詩歌”之意,或因希伯來文舊約《詩篇》中有近60篇,在詩前的“題注”中記有“用絲弦的樂器”字樣,譯者遂用來稱全本詩歌集。取名的原則也是側重其形式。

希伯來文舊約稱《詩篇》為sepertehillim,簡稱為tehillim,字根與“哈利路亞”(halleluyah)一字相同,有“頌贊之書”的意思。有的中文譯本稱《詩篇》為《聖詠》,或本此。不過並非所有詩篇都是讚美之詩(“讚美詩”一詞只見145篇的題注,但tehillah(頌贊)一字在本書中出現逾30次)。

希伯來原文《詩篇》,自10148篇,在數位上都較中文本《詩篇》少1(中文本第10篇在希伯來文本為第9篇,餘類推)。因前者將九、十和一一四、一一五篇各合為一篇,但一一六和一四七則各分為二篇,總數仍為一五〇。──《啟導本聖經註釋》

卷名

  《詩篇》的英文卷名來自希臘文七十子譯本中的Psalmoi。其單數形式,指用弦樂伴唱的歌。該詞的希伯來原文指“詩歌集”。其詞根既可指“用樂器伴唱”,也可單指“歌唱”或“讚美”,與“哈利路亞”同義。

  希伯來人把聖經分為三個部分,律法書,先知書和聖文集。聖文集包括三部詩作:《詩篇》,《箴言》,《約伯記》;五卷文集(Megilloth):《雅歌》,《路得記》,《耶利米哀歌》,《傳道書》和《以斯帖記》,以及歷史書──《但以理書》,《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和《歷代志》。由於《詩篇》被認為是聖文集中最重要的作品,故常用來代表整個聖文集(這在修辭上叫作提喻),所以希伯來人常常稱他們的三部分聖經為“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見路24:44)。

──《SDA聖經註釋》

 

貳、作者

 

著者

一 本書有許多位著者。聖經中沒有一卷比本書的著者更多。

二 大衛是一位傑出的詩人,因為神特別膏他作以色列人中的‘美歌者。’(撒下二三1。)大半的詩篇是他所寫的,因此有人稱詩篇為‘大衛的寶庫,’或是‘大衛的詩。’在本書中,大衛具名寫的詩共有七十三篇,他不具名寫的詩也有不少,需要我們去發現,例如:第二篇、(徒四25、)九十五篇、(來四7、)九十六篇、(代上十六2333、)一百零五篇。(代上十六822。)

三 其他的著者:亞薩有十二篇,希幔有一篇,以探有一篇,可拉的後裔有十篇,所羅門有兩篇,摩西有一篇,沒有具名的有五十篇。(包括大衛不具名的詩在內。)亞薩、希幔、以探都是祭司,大衛派定他們專管殿中歌唱的事。(代上六31333944,十五1617。)

四 本書的著者雖然有許多,可是由於一位聖靈的感動,使他們靈裡的啟示和熱情,地上的生活和經歷,藉著心弦的震動,發抒於外。

── 倪柝聲《聖經提要》

 

叁、寫作時地

 

時間

本書內容所包括的時間是很長的,不易計算。最早的是摩西的詩(第九十篇,)是他在曠野中所寫的。最遲的可能是第一百三十七篇,是一位沒有具名的在被擄後,甚至被擄歸回後所寫的。

── 倪柝聲《聖經提要》

 

肆、主旨要義

 

要旨 書之要旨,即靈交的經驗,或祈禱與讚美,以古昔以色列人拜神時,每歌詠聖詩頌美上主,故嘗稱為讚歌。且多有譜調,可按律節奏。其體裁亦不一致,有祈禱懇求者,有欣謝頌美者、有認罪自述者、有企慕聖所、專誠事奉者。不但在古時教會于拜神時、每歌詠詩篇,表達敬神誠意;即今日教會,于禮拜神時、亦多有誦詠詩篇,讚美上主者。更以詩篇之詞意足以感人之心,動人之情,一經展誦、敬畏之誠、愛神之念、即油然而生。以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從他的經驗裡、心靈裡所發的聲音、足以引起我們心靈中的唱和。每有信徒靈性冷淡時,即誦讀詩歌數篇,以感發其熱愛心情;此外作詩者、或抒寫性情、或教訓誨導,更有預言彌賽亞者,亦有警世良言者、且有追述往事,堪為以色列之史乘者。更是對於神的景慕、願望與歸依,可以堅定讀者對神的信心與屬靈的生活。詩篇亦是表現神的威嚴,榮耀、權能、智慧,如何眷顧管理、並保全世界、使信徒在神裡面,有靠托、安慰與喜樂。所以觀其頌美之言,即可曉然於其心之所安。性之所樂;觀其禱詞,即可知其景慕與懷念;觀其自述與訓誨,即可明瞭其懷抱與希望。合全詩篇所載,莫非作者之靈性經驗,古今人之心情、大都無甚差別,所以歷代信徒,莫不因作者之經驗,深獲教益。── 賈玉銘《詩篇要義》

主題

  人在苦難之中──神施行拯救,這就是《詩篇》從整體上所體現的主題。在這些神聖的詩篇中,我們聽到的不僅是希伯來人,而且是全人類向神發出求救的呼聲:看見全能之主伸出來施行拯救的手。怪不得多世紀以來,《詩篇》一直為猶太人和外邦人提供了私下祈禱和公眾禮拜的材料,用作希伯來聖殿和會堂的儀典,基督教會的讚美詩,神之孤獨兒女的祈禱書,不論其種族和信仰如何。──《SDA聖經註釋》

 

伍、寫本書的動機

 

收集與形成

    明顯地詩篇是一本詩集,在希伯來文聖經中,七十三篇是「大衛的詩」或類似的詩題;十二篇是亞薩的詩,他是大衛在耶路撒冷的詩班長(參代上六39,十五1719,十六5;代下二十九30);十一篇有「可拉的後裔」等詩題,屬於這一類的應有十二篇,因為四十二篇的詩題應也包括四十三篇;一篇是所羅門的(七十二篇);一篇是以斯拉人希幔的(八十八篇);一篇是以斯拉人以探的(八十九篇),一篇是摩西的(九十篇);加起來剛是一百篇(可拉後裔以十一篇計),餘下五十篇則是無名氏的了。

    詩篇是集多人之作,又經過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並由多人而編集者;大概大衛的詩是在大衛辭世後不久而集成,跟著就是可拉後裔那一組在稍後加入,亞薩的詩又比可拉後裔的遲一點,之後就是其他詩人和無名氏的作品了。儘管它的編者不只一人,但文士以斯拉之功勞大概最多,現今之形式相信是他一人所定。

    全集共分十卷,每卷均以類似讚美詩之句而結,很可能這些結尾不是原來所有,而是後人加上,表示一卷之結束(參八十九52)。

    五卷之劃分如下:

    卷一:一至四十一篇。

    卷二:四十二至七十二篇。

    卷三:七十三至八十九篇。

    卷四:九十至一百零六篇。

    卷五:一百零七至一百五十篇。

    首二卷主要是大衛的;卷三主要是亞薩的;卷四主要是無名氏的,或「孤寡」詩——拉比對沒詩題之詩均以此(Orphan)稱之;卷五部分是大衛,其他是無名氏之作。

    很可能第一組是所羅門所收集,第二組是利未人可拉的後裔;第三組是希西家,第四和五組是以斯拉和尼希米等。因此詩篇之寫作以至收集,是經過起碼五百年的時間而成。── 巴斯德《詩篇研究》

 

陸、本書的重要性

 

詩篇在聖經中占極重要的地位,我們的主非常重視它。祂引一百一十篇一節的話對付法利賽人的試探;(太二二4146;)祂引一百十八篇二十六節的話嘆惜耶路撒冷;(太二三39;)祂引八篇二節的話駁斥祭司長和文士;(太二一16;)祂唱了詩篇之後,到橄欖山去;(可十四26;)祂在十字架上的七句話中有三句是引詩篇的話:馬太二十七章四十六節,引自詩篇二十二篇一節,約翰十九章二十八節,引自詩篇六十九篇二十一節,路加二十三章四十六節,引自詩篇三十一篇五節;祂引二篇九節的話勉勵推雅推喇教會的得勝者。(啟二27。)詩篇中許多的預言,特別是‘彌賽亞的詩篇,’有的已經應驗,有的將要應驗在我們的主身上。此外,聖靈在福音書、使徒行傳、書信中引詩篇的話也有許多次,尤其是在使徒行傳、羅馬書、和希伯來書三卷書中;使徒行傳至少有九次,羅馬書至少有十三次,希伯來書至少有十九次。總之,新約聖經引用它的話比聖經中任何一卷更多。── 倪柝聲《聖經提要》

詩篇雖然是舊約的經卷,可是它對於新約時代的聖徒有極深的關係。許多信徒喜歡在他們的新約聖經後面附著一卷詩篇。它使尋求的聖徒得到亮光,走窄路的信徒得到幫助,等候主的信徒得到盼望,為主受苦的信徒得到同情和安慰。我們越經歷那些詩人的經歷,我們越會寶貴詩篇的寶貴。── 倪柝聲《聖經提要》

價值 詩篇在約伯記之後,這次序正是與我們的經驗相合,因為凡經過苦難的信徒——約伯論苦難問題,莫不是多有禱告——詩篇乃禱告問題。越有苦難,越有禱告;苦難越多,禱告越切;苦難越發壓制、禱告就越發有力了。觀新約直引舊約計283處,其中有ll6處是引自詩篇,從這引證的話中,可知寫新約的人,是如何重看詩篇,更是耶穌自己,在復活以後,曾親口教訓門徒,特論及詩篇上關於自己先遇苦難,後得榮耀等等的話,都要應驗(24:44)。因為詩篇全書所載,幾乎每篇皆有論到主耶穌基督的話,耶穌遇難時,亦多引用為祈禱之語;亦每將詩篇預言解釋是指著他自己,如:22:42-45較詩110:l,太2l:42較詩ll8:22門徒亦如此引用詩篇的預言應驗在基督身上,如:4:l,彼前2:7較詩118:22,約2:17較詩69:9,太13:35較詩78:2所以教中人士歷來皆貴重詩篇,看為至寶。── 賈玉銘《詩篇要義》

屬靈的價值

    首先吸引我們注意的,是詩篇對我們情緒與感情的引導,一如聖經其他地方對我們信心與行動的引導一樣,都是清楚而明確。在米蘭作主教的安波羅修(Ambrose)說:「聖經每一篇都滿了神恩惠的香氣,但沒有如詩篇那樣清雅芬芳的;歷史啟迪我們,律法教導我們,預言則宣告,責備,管教;道德綱紀是循循善誘;而詩篇呢?它是包羅一切,它確是人得救之良藥。」

    自詩篇成書之日,就在神兒女的屬靈生命上占一極重要的位置。古時希伯來人在聖殿唱它,今天的猶太人在會堂唱它;新約時代的信徒唱它(參西三16;雅五13);就是現在普天下的基督徒也不斷從它得到幫助。

    更重要的乃是,詩篇不單在崇拜中常用,也是個別信徒靈修時最喜歡閱讀的一卷書。每一個受試煉,在磨難的基督徒,均可從詩篇內曾經走過這條荊棘滿途的先人腳蹤,知所行止進退,得到安慰鼓勵。前人的經驗叫現代受試煉者的眼淚除去苦澀;受逼害被遺忘的人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得到希望和力量;為罪難過痛哭的人亦可從其中得到悔改回轉之力。不錯,主怎樣在啟示錄七個金燈檯中間行走,懷著禱告心情讀詩篇的,照樣可看見主在詩篇中顯現。對愛神的人來說,詩篇確是他們的靈糧、安慰、同情,和確信。它是「憂患之子」的歎息與歌唱,而每句卻也是響自靈程的金言玉語。

    展在我們眼前的,就是這六十六卷神的話語,但我們豈能不特別為詩篇而感謝神?

    詩篇(Psalm)一詞,源自希臘文(Psalmos雙數是Psalmoi),意思即是「用弦樂奏的詩章」,是在主前三世紀把希伯來文舊約聖經譯成希臘文之七十士譯本,首先用Psalmoi這詞來作這組希伯來文詩歌的名稱,拉丁文武加大譯本(Latin  Vulgate)亦沿用此名,之後,英譯本以至中譯本就一直採用它。

    這名稱是非常恰當的,因為很多篇均是可以譜以音樂來唱的詩(Odes),就像我們中國之「詩經」之可以入樂一樣。從詩題中,我們發現有五十五首是有「交與伶長」等語,其意即是由今日所稱之「詩班長」負責領導唱出。伶長是昔日希伯來人崇拜中之領唱者。很多詩篇都是屬於抒情詩,是表達詩人的感情之作,是可以伴著七弦琴或豎琴來唱的,就像第四篇之詩題,就有「大衛的詩,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等語。「絲弦的樂器」,希伯來文是Neginoth,此字與希臘文之Psalter,英文之Psalter,同樣出名,意即弦琴或絲絃樂器。

    希伯來文之詩篇,是以Tehillim為名,意即「讚美」,或稱Tephiloth,意即「祈禱」。此名可能源自七十二篇二十節「耶西的兒子大衛的祈禱完畢」。不過此二名不盡能說明每篇詩之性質的,它們卻可表達我們中文名稱所不能表達之屬靈內涵。我們只要明白它們之屬靈性質,以「詩篇」之仍是較為通俗易記,因為新約聖經也是以此稱之(參路二十42;徒一20,十三33)。── 巴斯德《詩篇研究》

【為什麼要讀詩篇?】

任何人若想要學習如何藉著禱告、傾吐、默想、安息、贊美与神有親蜜的交通,而進入與神完全聯合的經歷,就必須讀本書。

無論是新約、 還是舊約時代,詩篇在神的子民屬靈生命中都佔了極重要的地位,也常在聚會中被用來作歌唱、 讚美、 敬拜之用。新約中引用舊約的話大約有二百八十三次, 而其中一百十六次便是引用詩篇的話, 主耶穌在地上時就多次引用詩篇的話。十九世紀,司布真為詩篇作註解,共七大卷,每卷數百頁,稱它為大衛寶藏,足見其內容豐富,如寶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詩篇一百五十篇的內容論到人類的失敗,墮落,犯罪,神的救贖,赦免,律法,恩典,人的得救,潔淨,敬神,安息等,讀之会使我們認識自己的污穢不潔,神的聖潔慈愛偉大,且鼓勵我們要經常禱告讚美敬拜,在祂堶控o享安息。

詩篇是以耶穌基督為中心。詩篇論到基督的預言(路二四44),稱之為彌賽亞詩篇,其中預言到祂的神格、受膏、工作、受難、复活、再臨、國度等,使我們對於基督有正確的啟示,例如第二十二篇描繪祂怎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

── 楊震宇《每日讀經》

 

柒、本書的特點

 

一、希伯來詩,不重押韻,不重音律,只重“對聯”和平行句。希伯來文喜用“對句”,不重“音韻”,而重“意韻”。

二、詩篇是禱告詩和讚美詩,對基督徒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個基督徒不禱告不讚美,我不知他是否真信耶穌。有基督生命的人,必定禱告:平安無事要禱告和讚美;受苦又要禱告,還要讚美。

三、馬太馬來Mattew Fontaine Maury是一位發現航線的大科學家。在他以前,世界沒有航海圖,也沒有人發現航線。船主隨意行駛,是很危險的。有一天,他的長子在他病榻旁邊讀聖經:“禰派他管理禰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裡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祂的腳下。”(詩868)他立刻擋著他的兒子,叫他再讀一次,然後他說:“夠了!神的話既說有‘海道’,那必然是有的,我預備把它們找出來。”在以後的數年中,他就專心從事制定海道的航路。就這樣,馬太馬來發現了航線,他是根據詩篇來發現的。

── 林獻羔《詩篇概論》

 

捌、本書與其他聖經書卷的關係

 

詩篇與五經

    五卷詩篇在性質上頗近聖經開頭的五經。自以斯拉以後,在分散的猶太人當中興起了會堂的制度,他們開始要求明白神的律法。原因是當時的猶太人不懂得當時的律法書,再加上他們所瞭解之律法與應許,跟他們自己的經歷和遭遇頗有出入的地方,他們便設法去解釋神的話語。起初他們自然是用口頭講授,後來便用筆記錄下來,以文字來解釋律法的典藉(類似現代之解經書),他們稱之為米大示Midrashim,單數是Midrash,意即「探討」或「解釋」。按Midrash論詩篇的第一節,「摩西把五本律法書賜給以色列人,與它互相輝映的,就是大衛的詩篇,也是分成五卷。」近代猶大學者德里支(Delitzsch)也說:「詩篇是另一套五經,反映摩西五經的思想,它們是以色列民眾對神的心聲,正如五經是神對以色列人的啟示一樣。」

    詩篇與五經之間不單只是在數目上相輝映,詩篇之五卷詩,在主題上與五經之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和申命記,也有很多相同之處:第一卷與創世記,說的是關於人的;第二卷與出埃及記,說的是關於救贖;第三卷與利未記,說的是關於聖殿;第四卷自摩西之詩起(九十篇),與民數記說的都是有關萬國認識耶和華,那天,人就不再須要流離失所,度「曠野」的生涯;第五卷與申命記是感謝神的信實,尤重神話語的寶貴,就如最長的一篇詩第一百一十九篇就是全論到神律法之奇妙。不過有些地方我們是要讀者注意的。一方面這個題目(即詩篇與五經之關係)仍有很多地方值得花功夫發掘,但另一方面也不要牽強附會,為找二書之相同點而硬把自己的意思塞進去,免得害了這種研經法。── 巴斯德《詩篇研究》

與新約的關係

  一、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並且從摩西的律法、先知書和詩篇講解關於祂的一切事(路24:44)。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所指的詩篇不是單指本書,而是指《馬索拉抄本》著作那部分,因為著作的第一卷是詩篇,所以用它作為該部分的統稱。

  二、新約作者經常引用本書證實他們的教導,例如福音書的作者記載耶穌受苦時多引用本書第二十二篇,希伯來書第一章多次引用本書說明耶穌基督比天使尊貴(來1:5參詩2:7;來1:7參詩104:4;來1:8參詩45:6~7)。由此可見,本書的確記載了耶穌基督的事蹟。──《聖經新譯本》

 

玖、鑰節

 

鑰節:‘要將耶和華的名所當得的榮耀歸給祂;以聖潔的妝飾敬拜耶和華。’(二九2。)── 倪柝聲《聖經提要》

【本書鑰節】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一2)

「要將耶和華的名所當得的榮耀歸給他,以聖潔的妝飾敬拜耶和華。」(詩二十九2)

「凡有氣息的,都要讚美耶和華。你們要讚美耶和華!」(詩一百五十6)

── 楊震宇《每日讀經》

 

拾、鑰字

 

鑰字:()讚美,(詩三五18,)()敬拜。(六六4。)── 倪柝聲《聖經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