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六篇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詩六1「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

  〔呂振中譯〕〔大衛的詩,屬於指揮集,用絲絃的樂器伴奏,調用第八度低音。〕永恆主阿,不要氣哼哼責備我,不要怒忿忿懲罰我。

  〔暫編註解〕古代常常視疾病為神對罪的懲罰。詩人在痛苦中以為神不喜歡他,因而責罰他。他祈求從寬懲治他,而不是在怒中懲治他(見耶10:24)。《舊約》的作者常常用人的語言表達神的旨意和作為(見詩2:4注釋)。本節希伯來語最後一個詞以長音ee結束。該長音在本篇中占主導地位,特別是在各節的結尾,產生准押韻的擬聲效果,使詩歌帶有悔罪的語調。

     1-3  祈求的內容:詩人求神醫治疾病。

       這是《詩篇》中七篇“悔罪詩”中的第一篇,其他有三十二、三十八、五十一、一〇二、一三〇和一四三篇。詩中雖無明顯悔罪之詞,但整個精神在說明憂愁、痛苦的根本原因為罪,故須向神悔罪。這也是“病中禱告之詩”,用疾病象徵痛苦不幸。

     題注中的“調用第八”也見12篇,可能指用八弦的樂器。

         本篇前七節求神憐憫,詩人雖獲罪罹疾,但求神勿重責,免他死亡(45節)。疾病痛苦難忍,(13節)徹夜唉哼,流淚痛哭影響到視力,眼淚多到連床都可漂起。添上敵人惡言攻擊,他何等軟弱乏力(67節)。

         8節是一個轉捩點。神聽了他的禱告,哀哭化為凱歌。神不但未離棄他。而且赦免了他的罪,憂傷痛苦盡除,敵人再無攻擊他的藉口(10節)。

         詩六 大衛在這首個人的哀悼詩堙A表達他因神使用對敵來磨練他而感到苦惱(13節),求神拯救(4,5節),因其受苦而哀哭(6,7節),並警告他的仇敵必須離去,有信心耶和華必應允他的禱告(810節)。這是懺悔詩的第一首(其它懺悔詩:三二;三八;五一;一○二;一三○;一四三)。在這些詩篇堙A叫詩人痛苦的是他自己的罪,因此當中的哀悼是一種認罪。“調用第八”指八條絃的樂器,或音樂上的八度音階。

 

【詩六2「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恩待我,因為我衰弱。永恆主阿,醫治我,因為我骨頭驚得發戰;

  〔暫編註解〕「可憐」:應作「恩待」。

         「軟弱」:乃指精力耗盡。

         「發戰」:與3節「驚惶」是同一個希伯來字,描寫發抖和震顫的情景。

         我軟弱。直譯是“我要枯萎了”。該動詞經常指植物的枯萎(賽16:8;賽24:4,7;珥1:12)。

         醫治我。直接祈求肉體的醫治,但沒有指出是什麼病。他的骨頭“發戰”,說明他的身體遭受很大的痛苦,受盡了折磨。

       2~3 大衛在沮喪當中,問神這個磨練要持續“到幾時”。大衛的絕境(6,7節),就是神的機會(9,10節)。

 

【詩六3「我心也大大地驚惶。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呂振中譯〕我的心也非常驚惶。但你呢、永恆主阿,要等到幾時呢?

  〔暫編註解〕比肉體的痛苦更難受的是心靈的痛苦。詩人的心中總是擺脫不了神不喜悅他的念頭。他發出撕心的呼喚:“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隱約表達了希望得到神的醫治。可是他突然意識到,作為血肉之軀,他的困境似乎是毫無指望的,於是他呼喊:“我的痛苦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解脫呢?”(見伯7:2-4)他覺得神已經把他撇在病痛之中。但地上的痛苦如果天上的快樂相比,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基督徒想到這一點,就能得到安慰(見羅8:18;林後4:17,18)。

 

【詩六4「耶和華啊,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回心轉意,救拔我的性命哦;因你堅愛的緣故拯救我哦。

  〔暫編註解〕詩人現在懇求拯救。他祈求神的慈愛。這是神的品性之一(見出34:6;民14:18;詩86:15)。

       4~5 大衛說出神應該搭救他的兩個理由:(1)由於神的“慈愛”(忠誠的愛,參看何二19的腳註)和(2)大衛在“陰間”(希伯來文是Sheol;參看創三七35的腳註)不能讚美神。大衛在這堣ㄛO討論人死後有沒有知覺的問題;他只是聲明,惟有活人能夠在地上公開感謝神。

     4-5  祈求的基礎:詩人知道神必垂聽禱告,因神本是慈愛;而且他若病逝,則不可以再讚美神。

 

【詩六5「因為在死地無人紀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呂振中譯〕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着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暫編註解〕本節是詩人渴望繼續與他人一同在會中讚美神。死人不潔不能參加敬拜。詩人苦痛已極,感到已接近陰間。但生命可貴,盼望重獲生機,可以稱謝榮耀神。

       在希伯來人的觀念中,“陰間”為死人居住之處(四十九14),是人不分貧富、種族都要去的地方。人一去永不返(伯七9),那裡黑暗(一四三3)、死寂(九十四17)、絕望(八十八4),與生人隔絕,與神沒有交通(八十八5)。在享有世間快樂的富人看來,陰間是可怕的去處;但在受苦的窮人眼中,死亡反而是解脫,是義人脫離禍患得享平安之所(賽五十七12)。

     古代希伯來人尚無復活的經驗,但知生命為神所賜,神握有生與死的權柄。人都有一死,義人可安息在神懷中。因此義人的盼望不因死而終結(看十六911;十七15等)。本節描寫死為生命的終結,故懇求很拯救轉回。

         「陰間」:指死人所到的地方。

         本節證明在死亡與復活之間是不存在意識的(見詩88:10146:4;賽38:18)。

 

【詩六6「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

  〔呂振中譯〕我因歎息而困乏;我每夜以眼淚使床漂浮着,把床榻濕透。

  〔暫編註解〕詩人無法入眠,因自己的苦難而“每夜流淚”。本詩的第67節極度誇張,反映了他強烈的痛苦。不但是肉體的疼痛,而且是精神的痛苦,導致他心力交瘁。如果這首詩歌是因押沙龍的背叛而引發的,那就很可以容易理解一個父親的喪子之痛,以及因子女忘恩負義而感到的震驚(見大衛為押沙龍哀哭,撒下18:3319:1-4)。

         請把大衛的生動表述與烏加列語文獻的一首宗教詩歌進行對比:“他在夜間緊抓他的床,睡覺時流淚哭泣。”

       6-7  詩人的苦況:他因疾病纏身而痛哭達旦,又有敵人因他生病而嘲笑難為他。

 

【詩六7「我因憂愁眼睛乾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

  〔呂振中譯〕我眼睛由愁苦而損壞;又因我一切敵人而衰老昏花。

  〔暫編註解〕可能指押沙龍和他的同謀。

 

【詩六8「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

  〔呂振中譯〕一切作孽的人哪,離開我吧;因為永恆主聽了我哭泣的聲音。

  〔暫編註解〕大衛以君王的身分說話,他要清除王國堣@切行惡的人。基督也曾以類似的態度引述這句話(太七23)。

         離開我罷。痛苦很快變成了安慰。亮光突然照到黑暗之中,就象沒有月亮的深夜突然出現太陽一樣。信心取得了勝利。詩人憑著信心看見敵人逃散了,就命令他們離開。這就是信心的功效。我們有時禱告還沒有結束,神就應允我們了(見賽65:24)。

         耶和華聽了。神傾聽痛苦的呼籲,視它為心靈至誠的祈禱。祈禱主要不是靠言語。眼淚有時表達了人內心說不出來的痛苦。

       8-10  結語:詩人信賴神,深信神必答允祈禱、醫治他,故此他的敵人再沒有理由嘲弄他,他既痊癒,他們要含羞逃亡,離他而去。

 

【詩六9「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

  〔呂振中譯〕永恆主聽了我的懇求;永恆主接受我的禱告。

  〔暫編註解〕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虔誠的人經常得到保證和喜樂,自然會力上加力。詩人強調第8節的喜悅。

       必收納。由於神垂聽了詩人的祈禱,他就不再懼怕,知道神以後也會垂聽。

 

【詩六10「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大大驚惶;他們必要退後,忽然羞愧。」

  〔呂振中譯〕我一切仇敵都必失望,非常驚惶;他們必退後,一眨眼間便周章狼狽。

  〔暫編註解〕“驚惶”。沮喪,氣餒。在第23節用來形容大衛,但這堳o形容他的敵人。

       驚惶bahal)。在詩6:2,3中譯為“發戰”,“驚慌”。詩人祈求讓他的仇敵,也就是神的敵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祈求使惡人枉費心機。

     忽然。仇敵的陰謀越早破產就越好。詩人祈求讓他的仇敵因希望破滅而退卻。

         本詩給飽受磨難,在肉體或精神上似乎已身患絕症的人帶來特別的安慰。“禱告能改變一切”。

 

【暫編註解材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