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二篇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詩十二1「耶和華阿,求你幫助,因虔誠人斷絕了,世人中間的忠信人沒有了。」

  〔呂振中譯〕〔大衛的詩,屬於指揮集,調用第八度低音。〕永恆主阿,求你拯救,因為堅貞之愛斷絕了,人類間的忠信都不見了。

  〔暫編註解〕邪惡的氣勢洶洶,使大衛以為地上再沒有義人了。

         耶和華啊,求你幫助。或“求你救我”。對詩人的答覆記錄在第5節。

         斷絕。和以利亞一樣,詩人認為世上只有他忠於神(見王上19:10;參彌7:2)。“忠信”與“虔誠”是相對應的。在這普遍墮落的世代,詩人忘記了他在第5,7節所指的“剩餘的人”,即“一小群人”。我們要注意,不要過於強調虔誠的人總是一小群。耶穌曾宣佈:“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個圈裡的”(約10:16)。有許多我們所不知道的忠信的人。參神對以利亞所說的話(見王上19:18)。

         1-4  祈求的內容:詩人求神剷除那些口是心非、言不由衷的惡人。

       本篇屬個人求告的詩,在沒有可信賴的人和全是說謊欺騙的環境中,向神祈求幫助。有些學者認為是掃羅晚年時代詩人的作品。由於內容與《以賽亞書》三十三712類似,而社會背景又與其他先知書相若(例如何四章、彌七章),可確定寫于列王時代。作者不詳。全詩以呼求拯救開始,描寫詩人所處社會環境(14節),然後是耶和華的曉諭,說祂會替困苦人伸冤(5節)。最後是確認神在任何環境中都保護受苦的人(68節)。

     詩一二 在這首哀悼詩篇堙A大衛把惡人邪惡之話語所引起的煩惱(15節),跟他所信靠的耶和華真實的言語(68節)作一對比。“調用第八”。參看詩篇第六篇的腳註。

 

【詩十二2「人人向鄰舍說謊;他們說話,是嘴唇油滑,心口不一。」

  〔呂振中譯〕人人跟鄰舍說虛謊話;他們說話、是嘴唇油滑、存兩樣心的。

  〔暫編註解〕。或“假話”。

         心口不一。這樣的人是靠不住的,因為嘴上說一套,心裡想一套。

       24 惡人的言語用來操縱人而不是傳達信息,在這堻Q描述為空話(“說謊”)、油腔滑調(“油滑”)、“心口不一”和誇大的話(4節)。

 

【詩十二3「凡油滑的嘴唇和誇大的舌頭,耶和華必要剪除。」

  〔呂振中譯〕凡油滑嘴唇和說大話的舌頭願永恆主都割斷。

  〔暫編註解〕4節有具體的說明。

 

【詩十二4「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得勝,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呂振中譯〕他們曾說:『我們必能以舌頭取勝;我們的嘴脣是我們自己的;誰能作我們的主呢?』

  〔暫編註解〕「我們的嘴唇是我們自己的」:可譯作「我們可用嘴唇行奇事,」或「我們的嘴唇就是我們的犁頭(象徵主人)」。故此,他覺得自己就是主宰,不需要神或他人作他們的主人。

       舌頭。他們利用言談實現自己邪惡的目的。他們用謊言和欺騙來武裝自己。他們不用公開的暴力,而是靠自己的口才,把神原為人類的福祉賜下的才能用在卑鄙的目的上。“在我們從神那裡所得到的一切恩賜中,沒有什麼比口才更大的了”。人們應當從這個恩賜中認識到自己最大的責任。

     我們自己的。直譯是“與我們在一起的”,即站在我們一邊供我們使用。

         作我們的主。就是控制我們的言談,使我們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許多人承認自己對所做的事情負責,但不願意對自己的話語責任。這樣的人應當注意救世主的勸戒(太12:37)。

 

【詩十二5「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歎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呂振中譯〕永恆主說:『因困苦人受蹂躪,因貧窮人的哀哼,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於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

  〔暫編註解〕本節為神對待人祈求的答覆,是全詩的中心。由一位祭司朗誦,會眾唱和。

       耶和華應許要拯救“困苦”和“貧窮”的人。

     耶和華的答允:這是祭司代神所發表的神諭:神要保護貧困者免受這種虛偽人的攻擊。

         因為。神開始答覆詩人的祈禱。

         起來。一旦時機成熟,神就會介入。壓迫者已有充分的機會暴露他們罪惡的企圖。神要實施神聖的裁決(見出2:24)。“起來”,指神為受苦的兒女出面施行審判。該詞經常在《詩篇》出現(見詩3:7;詩9:1910:12)。

         切慕。參該詞用於詩10:5

 

【詩十二6「耶和華的言語是純淨的言語,如同銀子在泥爐中煉過七次。」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訓言是純淨的訓言,如同泥爐中煉過的銀子,在地上精煉了七次。

  〔暫編註解〕詩人將神的話和精煉的銀子相比,銀子為商品交換的重要媒介,也是古代的貴重金屬。神的話比銀子還精貴,完全可信。“七次”是完全圓美的意思。

       神的言語象煉淨的“銀子”那樣純淨和珍貴。

         純淨的言語。這是一句典型的格言。與2-4節惡人的謊言相比,神的話語沒有任何虛假。

         如同銀子。神的話語非常純潔,如同在爐中煉過七次的銀子。在其他東方的語言中,“七”象徵著完全。但願人說話都能象他們的創造主(見箴10:2025:11)。

     6-8  祈求的基礎:詩人深信神應允祈求,因神的話語絕對可靠; 既然說要保護貧困者,就必會保護。雖然世人強調那些「毫無價值的事物」(這是「下流人」的原意),且到處都有惡人招搖,神仍會保護那些公義的貧苦人。

 

【詩十二7「耶和華阿,你必保護他們,你必保佑他們永遠脫離這世代的人。」

  〔呂振中譯〕永恆主阿,是你要保護他,你要顧守他永遠脫離這一代的人。

  〔暫編註解〕必保護他們。指第5節裡受騙子迫害的人。神必然保護的聖徒(見詩37篇)。

       保佑他們。直譯為“保佑我們”或“保佑他”。這兩種形式在沒有母音的希伯來語中是一樣的。如果詩人考慮的是單數,他所強調的就是個性。

     世代。詩人這裡指的是奉承,強暴和虛謊的人。他們人數眾多,所以有了第一節的印象。

 

【詩十二8「下流人在世人中升高,就有惡人到處遊行。」

  〔呂振中譯〕雖有惡人到處橫行,你卻輕蔑下流人像蛆蟲。

  〔暫編註解〕儘管惡人得勢,世尚恭維,義人在不信神的無恥之流環伺中有神保護,不為所害。

       “到處遊行”。趾高氣揚地走路。

     統治者如果腐敗,作惡的人就會多。腐敗從統治者蔓延到受統治者。本詩的結束雖然是這種現狀,但全詩的主調依然是相信神會保佑無辜的人。

 

【暫編註解材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