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九篇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詩十九1「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

  〔呂振中譯〕〔大衛的詩,屬於指揮集。〕諸天敘述神的榮耀;穹蒼宣說他手所作的。

  〔暫編註解〕“諸天”指覆蓋大地的藍天,與“穹蒼”同義,天空滿布日、月、星辰,向住在地上的人類傳揚造物主的奇妙。但它們只是造物,人的命運在神手中,不由它們操握。宇宙運行規律嚴明,絲毫不爽,這種自然秩序正是神的道德秩序公正、信實的見證。

         諸天。就是我們眼前的宇宙,包括太陽,月亮和星星(見創1:1,8,9,14,16,17,20)。

         榮耀。神的榮耀包括智慧,能力,技巧和慈善。用肉眼觀察一下穹蒼,就能體會到神的榮耀。用現代高倍數的望遠鏡觀察宇宙,更能得到何等多的啟示啊!

         穹蒼raqia`)。可能源於古代的觀念,認為諸天是固定的拱形結構。諸天的輝煌和秩序否定了進化的理論。諸天不是偶然產生的,而是神所創造的。諸天的壯麗和佈局證明神的存在。藉著諸天,神甚至讓外邦人認識,“叫人無可推諉”(羅1:19,20)神通過所造之物對外邦人的心說話(《歷代願望》第638頁)。2-4節加強了這種觀念。

         1~2 這個被創造的宇宙,日日夜夜播放靜寂而有力的交響樂,宣揚創造者的榮耀。參看羅馬書一章20節的腳註。

         1-6  讚美神創造了諸天:浩瀚無際的穹蒼無休止地見證神的大能,雖然聽不見它們的聲音,但它們無聲的見證卻是最有能力,達到地球每一角落。

       這是一首讚美詩,由兩部分組成:16節述說神所造穹蒼的偉大;713節講神賜以色列人律法的完美,二者都是神的榮耀。前者為神在自然界的作為,屬“自然啟示”;後者為神默示的語言,屬“超然啟示”。

     詩一九 在這首讚美詩堙A大衛思想到神在自然啟示堛犖a耀(16節),也思想到祂在律法之特殊啟示堛犖a耀(79節);這特殊的啟示足以滿足人類屬靈的需要(1014節)。

 

【詩十九2「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

  〔呂振中譯〕一日過一日傾吐言語;一夜過一夜陳述知識。

  〔暫編註解〕這日到那日。一天一天在述說神大能的故事。連續不斷的見證一定會使人感動。這奇妙的故事沒有停止和改變。

         發出。直譯是“持續地冒出”。

         這夜到那夜。本節的後半部分強調無窮盡的概念。關於夜晚的星空,見詩8:3注釋。

       24諸天不語,但卻象湧泉一樣不斷說話。人不問說何種語言,看見造物應該可以“聽懂”發出的信息。穹蒼好象一本大書,把認識神的知識晝夜宣揚。“量帶”亦作“聲音”。神的造物中此處特別提到太陽。古代人視太陽為神祇,米所波大米人且把日神當作頒賜法律、主持人間公道的神。4節說太陽其實也是神的造物,人應敬拜的事造物主,而非太陽。太陽休息時住神預備的“帳幕”。白天工作不息,把熱能供給全地。

 

【詩十九3「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

  〔呂振中譯〕並不是言,也不是語,其聲音也無可聽。

  〔暫編註解〕溝通並非通過言語。

      雖然天體有自己的語言(見第1,2節),我們卻聽不見;這聲音不是說給耳朵的,而是說給心靈聽的。艾迪生吟唱道:

  “雖然他們謙虛恭敬,

   長期靜默來複周行,……

   人間凡百有耳能聽,

   卻常聽見他們歌聲。” (《讚美詩》505版第58首《創造奇功》)

 

【詩十九4「他的量帶通遍天下,他的言語傳到他極。神在其間為太陽安設帳幕。」

  〔呂振中譯〕但其聲音〔傳統:準繩〕發出於全地,其言詞傳到世界的儘邊。其間有帳棚為日頭安設着:

  〔暫編註解〕“他的量”指他的聲音。“在其間”。即在諸天。

       「量帶」:古譯本作「聲音」。

         量帶qaw)。用來測量地界。七十士譯本是phthoggos(“聲音”或“言語”),可能是把原文當成qol而不是qaw;故英文RSV版譯為“聲音”。如果按第一個意思來理解,“量帶”只是指世界範圍內神創造的信息。如果按第二個意思來理解,qaw是與本節後半部分的“言語”平行的,所以很可能是強調第3節中莫可言喻但又顯而易懂的聲音。“對於希伯來人來說,這個世界似乎充滿龐大的交響樂隊的樂聲。這是無言的感恩頌,讚美創造主和生命的維持者”(鮑德溫)。保羅引用了本節的部分內容,來說明福音在普世範圍內的傳播(羅10:18)。

         be)。據烏加列文獻的用法可譯為“從”。這句就成了“他們的呼叫來自全地;他們的言語來自地極”。

         在其間。在諸天。

         帳幕('ohel)。詩人在諸天的奇觀中提到了太陽,不是作為崇拜的對象,而是作為神的創造。他把太陽擬人化了,說他白天住在創造主在天空中所提供的帳篷裡。第四節的最後一句實際上是屬於第五節的。參哈3:11

     4-6特別提到太陽;中東古人常敬拜太陽,但詩人指出太陽不過是受造物,彰顯造物主的權能。

 

【詩十九5「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歡然奔路。」

  〔呂振中譯〕日頭如新郎出洞房,如勇士高興地跑路。

  〔暫編註解〕“新郎”、“勇士”都是形容太陽為大地工作的樣子。新郎出洞房滿面光彩,勇士奔路迅捷如飛。

       新郎。把太陽比做新郎。當新郎從洞房裡出來時,充滿活力,光彩和歡樂(見賽61:10;賽62:5)。同樣,當太陽從過夜的洞房(地平線以下)裡出來時,光芒四射,照亮他輝煌的“帳幕”。

     勇士。又把太陽比作勇士。勇士急於要投入比賽。同樣,太陽在黎明起身,要走一天漫長的路程(見林前9:24-27)。

 

【詩十九6「它從天這邊出來,繞到天那邊,沒有一物被隱藏不得他的熱氣。」

  〔呂振中譯〕其出發、出於天這邊,其繞行、繞到天那邊:沒有一物能隱藏、而得不到其熱氣的。

  〔暫編註解〕就是瞎子也能感受到太陽的“熱氣”。

       出來。大衛用詩歌的言語描寫他眼前太陽的行蹤。他不是在寫科學論文。本節試圖表達太陽從早到晚的全部行程。

     沒有一物被隱藏。雖然有許多東西能擋住太陽的光線,但是太陽的熱(地球從中獲得生命的力量)卻能透過一切。

 

【詩十九7「耶和華的律法全備,能蘇醒人心;耶和華的法度確定,能使愚人有智慧;」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律法完全,能使人精神甦醒;永恆主的法度〔同詞:證言〕確定,能使愚直人有智慧。

  〔暫編註解〕“愚人”。可塑性強的人,很容易被引導朝愚昧或智慧的方向走去。

         耶和華的律法。現在大衛把他的思想,從大自然所顯示神榮耀的莊嚴,永恆和功效,轉到神在律法中更加清晰的啟示。諸天中神榮耀的展示雖然美妙的;太陽,月亮和星星的光輝雖然是壯麗的;但神的律法所指導的品格卻更加美妙,更加壯麗。“神的榮耀在完美和諧的品格中得到最充分的表達”(切恩)。

         這裡採用了希伯來語詩歌格律的一種變體。詩行比第1-6節長,類似於《耶利米哀歌》。每行有兩個部分,前者長,後者短,在一個較長的漸強音之後,是一個更短更快的漸弱音。例如:“耶和華的律法全備”(長),“能蘇醒人心”(短)。“耶和華的法度確定”(長),“能使愚人有智慧”(短)。給人以快得喘不過氣來的印象,後來慢到停了下來。詩歌至此宣佈律法的快樂和甜美,以及順從所帶來的“大賞”(第11節)。

         “律法”源於希伯來詞torah,意思是“教訓”,“指導”(見申31:9注釋;又見箴3:1注釋)。就像太陽發光,給物質世界帶來生命,律法也照亮了屬靈世界。又見詩1:2注釋。

         “耶和華 ”的原文是Yahweh(見本注釋卷一第171,172頁)。除了在第1節用'El (神”)以外,本詩其他地方都用神的名Yahweh(七次)。

         全備。參羅7:12

         蘇醒shub)。還有“恢復”的意思(在哀1:11,16,19譯為“救”)。律法能使人得到恢復,精力充沛。

         法度`eduth)。常常譯為“法版”(見出25:16,21,22)。`Eduth源於`ud(“見證”)。神的啟示就是神的見證。因為這是對自己的品格,本性和命令的確認。

         確定'amen)。“阿門”即源於此。'Amen意為“忠實”,“持久”,“堅立”。

         愚人pethi)。“年幼無知,容易上當”。孩子般的精神是獲得智慧的首要條件(見太11:25)。

         在現代猶太教堂的禮拜中,每個安息日早晨讀經者打開《妥拉》時,所宣讀的就是詩19:7,8

     79 描述神的六種特殊啟示。“律法”。即祂所啟示的旨意。“法度”。祂的真理。“訓詞”。即特別的命令。“命令”。有權威的話語。“道理”。原文作畏懼或敬畏,即敬虔地信靠神教導其子民的話語。“典章”。即關乎人類各種處境的決定。

       710神頒律法使人明白神的旨意。律法有全備、確定、正直、清潔等特色,每一特色在敬畏神的人身上都有其功效。律法因此比精金更寶貴,比上等蜂蜜更可口。

         7-10節是希伯來平行結構最完美的範例。從語法和邏輯上說,各個對稱的平行句工整嚴謹。英文KJV版的譯文基本上表達了原文結構的美麗和順序。

                以下表格概括了7-10節的含義:

法律的名稱

性質

作用

律法

完美

使人醒悟

法度

確定

使人聰明

訓詞

正直

使人快樂

命令

清潔

使人眼亮

道理

潔淨

存到永遠

典章

真實

全然公義

       上面用不同的語言描寫神啟示的不同方面。參《詩篇》119篇。第7-10節的主題貫穿於詩119篇。

     7-14  讚美神所頒賜的律法:對於詩人來說,神的律法和創造同樣是神啟示的工具。詩人用了六個名詞來描寫神的律法,詳列律法的功效。既然神的律法如此有效,詩人就在律法的亮光下求神赦免他的罪惡(11-14); 雖然他立志遵守律法,但仍會犯錯,故懇求神寬赦

 

【詩十九8「耶和華的訓詞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華的命令清潔,能明亮人的眼目;」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訓令正直,能使人的心歡喜;永恆主的誡命清潔,能使人眼目明亮。

  〔暫編註解〕「清潔」:應作「光亮」(參歌6:10),指神的話指明人所當行的路(參詩119:105; 6:23)。

       訓詞piqqudim)。在《舊約》中出現24次,除3次以外,都譯為“訓詞”。

     快活。神的命令並不苛刻;問心無愧就會快樂。

         命令miswah)。源於sawah(“命令”,見申6:17:11;詩119:6,10,19,21,32,35,47,等)。

         清潔。指人心(詩24:4;詩73:1),人(伯11:4),和太陽(歌6:10)。正如太陽照耀世界,神的命令也照亮人追求真理的道路。

 

【詩十九9「耶和華的道理潔淨,存到永遠;耶和華的典章真實,全然公義。」

  〔呂振中譯〕敬畏永恆主的道理是潔淨的,它立定到永遠;永恆主的典章真實,一概公義。

  〔暫編註解〕道理yir'ah)。意為“懼怕”(見拿1:10),“畏懼”,“敬畏”(見詩2:115:7)。yir'ah與“服侍”,“敬拜”基本上是同義詞。人可能會“離棄全能者,不敬畏神”(伯6:14);應該傳授“敬畏耶和華的道”(詩34:11)。這是“智慧的訓誨”(箴15:33)。敬畏神的人也會尊敬和遵守的訓言

       潔淨。神的崇拜不帶有迦南宗教的汙穢儀式。

     典章。即公正管理的規則。神認定的律法是公正的(見出21:1;詩9:7,16)。

         真實。直譯是“事實”。

 

【詩十九10「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密甘甜。」

  〔呂振中譯〕比金子可羨慕,比許多鍊淨的金子還可愛;比蜜甘甜,比蜂房滴下的還甜。

  〔暫編註解〕精金paz)。“純金”。本節的第一個“金子”是強調的。人們十分珍視神,但藉著遵守神的訓言而獲得的屬靈財富,要遠勝過物質上的財富。

       蜂房。譯為“蜂蜜”更好。蜂蜜是自然界中最甜蜜可口的物質之一。就希伯來人而言,蜂蜜象徵一切美味佳餚。神的訓詞對於心靈來說,則比蜜更甜。“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是美善”(詩34:8)。人也許會厭膩蜂蜜,但決不會厭膩順從神旨意的快樂。對於詩人來說,神的律法不是重擔,也不是苦軛。

 

【詩十九11「況且你的僕人因此受警戒,守著這些便有大賞。」

  〔呂振中譯〕並且你僕人還能由於這些而受警戒;守着這些便有大賞報。

  〔暫編註解〕在第11-14節,大衛把本詩前面的真理,運用於自己的品格和行為。

       1113人性軟弱,容易犯錯,因此祈求神赦免他隱而未現的罪。故意去犯是難赦的大罪,拜偶像便屬此罪。

 

【詩十九12「誰能知道自己的錯失呢?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

  〔呂振中譯〕自己的錯誤誰能明白呢?求你將我隱而不顯的過錯視為無辜。

  〔暫編註解〕“錯失”和“隱而未現的過錯”指無知的罪。參看利未記四章2節的腳註。

       知道。或“辨識”。

     錯失shegi'oth)。該詞只出現在這裡。詞根是shaga'。和shagah一樣,意為“不是明知故犯”。鑒於神命令的廣泛要求,我們可能無意中犯下許多錯誤。這就是本節後半句“隱而未現的過錯(見詩139:23,24)。犯錯的人和外人可能都不知道。詩人祈求擺脫“隱而未現的過錯”(詩19:12),“任意妄為的罪”(第13節),以及口中的言語、心中的意念上的罪(第14節)。當我們看到別人的過錯時,我們往往被自己隱藏的罪所困擾。

 

【詩十九13「求你攔阻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

  〔呂振中譯〕求你也攔阻你僕人免致專擅妄為;別讓這些罪轄制了我;那我便完全,免負大過犯的罪辜。

  〔暫編註解〕“任意妄為的罪”是故意犯罪。參看民數記十五章3031節的腳註。

       任意妄為的罪。指明知故犯。與“錯失”,“隱而未現的過錯”不同。

     轄制。參詩119:133;約8:32,36;羅6:14;加5:1

         免犯大罪。原文沒有加冠詞。

 

【詩十九14「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阿,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在你面前蒙悅納。」

  〔呂振中譯〕永恆主、我的磐石、贖回我的主阿,願我口中所說的、心堜珓銩Q的、在你面前蒙悅納。

  〔暫編註解〕詩人向神獻上這首讚美詩當作馨香之祭。“磐石”看十八2;“救贖主”參《約伯記》十九25。按律法人有照顧不幸近親的義務,若為他人所殺,且有報仇的責任。以色列人為神選民,因此神是他們的至近親屬。

       「救贖主」:原指至近的親屬,有保護和照顧的義務。由於神揀選了以色列民, 成了詩人的至近親屬。

     蒙悅納。在詩歌的結束,詩人求主接納他口中的言語和心中的意念。他所求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有清潔的言語和思想。這個祈禱總的來說是普遍性的,為所有的人樹立了榜樣。

         磐石。見詩18:1注釋。

         救贖主go'el)。“拯救”(見得2:20注釋)。神是我的救贖主,把從罪的權勢下把我拯救出來(見詩78:35;賽14章;賽41:1443章等)。

 

【暫編註解材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