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一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一1「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不從惡人的計謀,”——這樣,具有智慧和聰明的人,乃是常行於耶和華的律法中的人。凡他所行的,都是虔敬與平安的道路。

不站罪人的道路,”——每一個罪人均有其犯罪的特性。罪人均有其絆跌的緣由,所以以賽亞曾說:惡人當離棄自己的道路。當歸向耶和華,即蒙憐恤得赦免。

不坐褻慢人的座位,”——在罪惡中過活的人,他們所行的儘是罪孽敗壞。當他們在開始犯罪的一刹那間,他們同時開始把神的道路忘掉,那時他還沒有習慣去犯罪。但愈行其中則愈不以為然了。在那些故意而且公開犯罪的人群中,有了他一份。再過一個時期,他們更進一步坐上了褻慢人的座位上了,而且成了犯罪者的師傅,然而那些被祝福了的人們,他愈被賜福,他愈不能與罪人同住,他總得保守自己不沾染汙穢,他們寧可奮發前往,和基督一同遭受淩辱,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來十一章廿五節)——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一2「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所謂喜愛者,乃是對神的話有充分而濃厚的興趣。就是在任何一種艱難,窮困,憂傷的景況中,仍以它為樂,而且決不因此而荒廢失落它,請特別注意那字,可見這些人是專門在神的話上用功夫。

晝夜思想,”——聖經必須多多的去看,隨時揣摩,從其中纔能發現亮光。如果晝夜去思想神的話,就不會有其他不良的思想了。

這人便為有福”——聖經中論到福氣二字,在希伯來文及英文中都是一個字,希伯來文是AAHREI英文是BLESSED換句話說,那就是快樂,這一個字在詩篇中已用了廿五次。信神所有的福氣,就是與神同行,並遠離罪惡所得的快樂。——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一3「他要像一顆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這棵樹並非自長的野樹,乃人手所栽植的,有主人的。這樣有根基的樹,到末日也絕不會拔出來的,主曾說:若不是我無父栽種的,必要撥出來。(太十五章十三節)這棵樹是時時需要滋潤的,由於他栽在聖靈的溪水旁,聖靈的恩賜就供應它一切需用(耶十七章七節八節賽四十四章三節四節)。

按時候結果子,”——神的目的要使信徒按時候結果子,結果子就是與罪惡分開與主交通自然的效驗。只內心充滿神的話神的靈,那自然會結出許多使神喜悅的果子,基督徒乃是神所栽種的葡萄樹,一經過栽培的人修理乾淨以後,就能結出更美的善果(加五章廿二節廿三節,約翰十五章一節至八節)。

葉子也不枯乾;”——馬丁路得也勸我們應當先注意結果子的問題,其次再說到葉子的事,在神眼中,葉子倒不要緊,果子乃是最要緊,最貴重。

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神所賜的福氣實在寬廣,愛主的人,若保持目的純正,他的結果必然是好的。總而言之,就是我們該把神的事擺在第一位,以榮耀神為首要,然後神就必使我們所作的一切,蒙他的賜福。——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一4「惡人並不是這樣,乃象糠秕被風吹散。」

    惡人並不是這樣——這堜狴峈惡人英文乃是用UNGODLY或可譯為心中沒有神的人

乃像糠秕被風吹散。”——糠秕乃是沒價值的東西,且是輕微之物,既無重量,且屬虛浮的。——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一5「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

    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馬太三章十二節就是我們以上所說的那一些惡人所不能逃避的結局。

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每個教會都含有魔鬼活躍的成份,即稗子和麥子均一同生長起來。——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5 審判時站立】在審判或集會時站立(起立)的,是獲准發言,可以在會中說話的人。這話通常是指見證人(如:申十九15;詩二十七12),但約伯記三十28卻用這話形容作為原告的約伯。在烏加列的巴力迴圈中,有某個控訴者在諸神(伊勒的眾子)之會中,站起來唾駡巴力。──《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5 義人的會】這會是正式的司法團體,與上節注釋中伊勒眾子之會一樣。詩篇八十二1描述神在司法議會中的職務,在概念上與此相仿。在天上有如此功用的神聖議會(見:賽四十1314的注釋),但人類的法庭也是集會運作(書二十9)。──《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一6「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

    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主的眼睛隨時在看顧義人的腳蹤。義人的道路雖經歷黑暗,但是神的眼睛看的很清楚,那些行惡的人要歸入滅亡,連他們所行的道路,也終必歸於無有。感謝神!義人的道路乃是愈走愈明;然而惡人的道路,終必有一天被砍斷,再無法行得通,惡人的道路終必不通(箴言四章十八節十九節)——包忠傑《詩篇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