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四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四1「顯我為義的神啊,我呼籲的時候,求你應允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現在求你憐恤我,聽我的禱告。」

“顯我為義的神”——在舊約中就早已有了福音的真理,福音的中心是什麼呢?就是人不能靠自己的功勞,不能靠律法稱義,只能借著神所賜給人的義而稱為義。在此大衛知道自己毫無稱義的希望,只能靠顯他為義的神。“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穆勒先生(George Muler)曾這樣說:經過大的試煉纔能有大的信心。他從自己的經驗中證實了這話。神的引領總是先走過那急難困苦的路,將我們帶過寬闊之地(詩一一八5),所以信徒在困難中的時候,切勿忘記困難不過是引進寬闊之地的門路。——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四2「你們這上流人哪,你們將我的尊榮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尋找虛假要到幾時呢?」

信徒對於世上自以為上流的人,可以這樣問,因為他們不知神的選民有何等尊貴的地位,所以他們將他們的尊榮變為羞辱。”——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四3「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他自己。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

神特別的愛那些順從他的人。虔誠照英文的譯法是(Godly)就是那些像神的人。他們因為有神的靈就有神的品性。這樣的人是特別屬神的。

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既然在愛子堙A蒙了父神的眷愛,向父所求的也必蒙他的垂聽。——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四5「當獻上公義的祭,又當倚靠耶和華。」

當歸給耶和華的就要歸給他。我們一切所有都是他的,所以要將自己獻上當作活祭,這是神所喜悅的,也是我們理所當然的(羅十二1)。——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四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什麼好處?”」

信徒難免聽見有人譏誚他們,並譭謗他們的聲音,我們不能向他們回答,只能向神祈求,要他光照我們。他的面光一照在受逼迫的人臉上,就必反照出來。——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6 神的臉光】「神的臉光」的象喻在埃及亞馬拿的王室書簡,和烏加列的信件都可以找得到。例如埃及王一個臣僕有「太陽(即法老)的面燦爛地照著我」這樣一句話。有兩個小型(長約一吋)的銀制卷軸,在耶路撒冷稱為凱特夫欣嫩的地區出土。這些來自主前六、七世紀某個墓穴的護身符,上面有民數記六25的祝福,其中有求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一語。這些卷軸是現存最早的聖經經文例證。藉神明的臉光得著憐憫,是主前十二世紀以降美索不達米亞的典籍和碑文中都曾經提及的概念。──《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四7「你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

這正是那在困難中以神為樂的大快樂。這快樂是永久的(羅五11;詩卅七4;賽五十八14)。——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四8「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

信徒因為認清楚自己的地位,將一切都交托給神了,就能安然居住。好像小孩在母親懷中一樣。這是何等的平安,何等的安全!——包忠傑《詩篇註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