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四篇拾穗

 

【詩四1「顯我為義的神啊,我呼籲的時候,求你應允我!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現在求你憐恤我,聽我的禱告。」

“顯我為義的神”——在舊約中就早已有了福音的真理,福音的中心是什麼呢?就是人不能靠自己的功勞,不能靠律法稱義,只能借著神所賜給人的義而稱為義。在此大衛知道自己毫無稱義的希望,只能靠顯他為義的神。“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穆勒先生(George Muler)曾這樣說:經過大的試煉纔能有大的信心。他從自己的經驗中證實了這話。神的引領總是先走過那急難困苦的路,將我們帶過寬闊之地(詩一一八5),所以信徒在困難中的時候,切勿忘記困難不過是引進寬闊之地的門路。——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困苦逼人局處一隅,“使我寬廣”有同說“解困紓危”。

         “使我寬廣”。直譯作:在狹窄的地方給予我空間。

         首段的禱文。詩人求神憐恤。

         「你曾」:原文或譯作「求你」。

         求你應允我。指希望得到滿意的答覆。

         顯我為義的神啊。這個說法在《舊約》其他地方是沒有的。

         你曾使我寬廣。即“在絕境中你為我開路”。詩人曾被敵人追逼,現在覺得可以自由行動了。

         求你憐恤我。本節每一個詞都是以長母音i結尾,似乎表達一種懇切的呼求。

       本篇也屬個人求告詩,背景為聖殿中某種與《申命記》十七813或十九1621所說的訟案有關的祭祀儀式(看5節)。有人比較六十五與六十七等篇,認為本篇為求雨之詩,人們因乾旱轉向外邦神求救。詩人卻堅信神必拯救。有人主張本篇與前面第三篇原為一篇,屬同一作者。二者內容雖有若干相似(例如都講到平安睡覺),這相似主要來自寫詩的格式相同,內容方面殊乏連貫性,很難是大衛逃避押沙龍經驗的描寫。很可能是詩人受誣陷,罪得洗脫,但敵人仍舊要害他,遂抒發為詩歌。

     詩四 在這首表達信靠的詩歌堙A大衛尋求神的幫助(1節),警告他的仇敵,又勸諭他們倚靠神(25節)。儘管遭到敵對,大衛仍表達對耶和華的信靠,因為祂賜下喜樂、和平、安穩(68節)。“交與伶長”。參看簡介的“題目和專門術語”部分。

         有人認為吟唱本詩是聖殿公眾禮拜的一部分。在準備獻祭時唱1-4節;獻祭時唱56節;獻祭結束後唱7,8節,作為蒙悅納的保證。

 

【詩四2「你們這上流人哪,你們將我的尊榮變為羞辱要到幾時呢?你們喜愛虛妄、尋找虛假要到幾時呢?」

信徒對於世上自以為上流的人,可以這樣問,因為他們不知神的選民有何等尊貴的地位,所以他們將他們的尊榮變為羞辱。”——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上流人”為社會中有影響力的人。“尊榮”指個人的尊嚴或對神的信靠。“虛妄”通常指偶像的敬拜,此處可指誣告(參三十一18)。

         「上流人」:有財有勢的人。

         「我的尊榮」:或指詩人所尊崇的榮耀之王。

         「虛假」:或指假神。

       這首詩歌的背景可能跟第三篇相同(即押沙龍的叛變)。大衛呼籲反叛者再三考慮是否要支持押沙龍。“虛妄”。無用或虛空的東西。“虛假”。說謊或欺詐。

         你們這上流人。原文是bene 'ish,特指傑出人士。另一個詞bene 'adam泛指所有的人。大衛從向神祈禱,轉到對追逼他的人說話,仿佛他們就在身邊。

         將我的尊榮變為羞辱。如果是指押沙龍時代的背叛(見詩3,4篇序言),那麼顯然說的就是大衛被剝奪了國王的尊嚴,淪為乞丐,極其困窘。

         虛假。希伯來語是kazab(“謊言”)。背叛者所走的路最終證明是虛幻的,肯定會失敗。物質的享受和屬世的野心無法得到持久的幸福。這只是謊言而已。

     2-5  勸勉敵人:詩人請他們留意:既然神恩待詩人像恩待虔誠人一樣,他們為何還要誣告他呢?

 

【詩四3「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分別虔誠人歸他自己。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

神特別的愛那些順從他的人。虔誠照英文的譯法是(Godly)就是那些像神的人。他們因為有神的靈就有神的品性。這樣的人是特別屬神的。

我求告耶和華,他必聽我。既然在愛子堙A蒙了父神的眷愛,向父所求的也必蒙他的垂聽。——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虔誠人”是與神和人的關係上都守約不逾的人。耶和華對待虔誠人的態度不同,特別照顧他們,聽他們的禱告,答允所求。

       你們要知道。耶和華已經安排詩人從事一項特殊的工作,所以他仇敵阻撓這一旨意的一切努力都將失敗。

     虔誠人chasid)。指以虔誠的生活態度表現愛神的人。

         必聽我。由於他虔誠忠實地履行神交給他的任務,神就保證垂聽他的懇求並拯救他。這就是信仰的基礎。如果基督徒忠實地履行神對他的計畫,他就會得到神的支援,直到完成上天為他所設計的的工作。

 

【詩四4「你們應當畏懼,不可犯罪;在床上的時候,要心裡思想,並要肅靜。」

  〔暫編註解〕保羅用另一方式說過同樣的話:“生氣卻不要犯罪“(弗四26)。“肅靜”有閉住嘴不要說謊或不要再誣告人的意思。夜深人靜應捫心自問,別再說謊犯罪。

       應當畏懼ragaz)。仇敵(詩4:2)受到警告要恐懼自己的背叛的後果,從而住手。

     不可犯罪。即不要繼續犯罪,堅持自己的詭計。

         要心裡思想。即更加理智一些,考慮一下自己的良知和寬宏,不要感情衝動,一意孤行。

         要肅靜。“淤泥只在靜水中沉澱,露水只在靜夜裡滴下。夜裡,當雙眼向周圍的世界關閉時,應該睜開來自省”(F.B.麥爾)。在夜深人靜之際,只有神的聖目垂顧他,他就可以考慮如何使自己的計畫蒙神悅鈉,並得出可靠的結論。這裡隱藏著治療精神不安的處方,和醫治罪人的秘訣(見伯33:14-17)。

 

【詩四5「當獻上公義的祭,又當倚靠耶和華。」

當歸給耶和華的就要歸給他。我們一切所有都是他的,所以要將自己獻上當作活祭,這是神所喜悅的,也是我們理所當然的(羅十二1)。——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解經家多數認為本節是向“上流人”發出的呼籲,勸他們度正當的生活,以公正的心向神獻上當獻的祭,謙卑地聽神的話,信靠祂。

       “公義的祭”。正確的獻祭,與押沙龍的獻祭形成對比(撒下一五12)。

     就是獻祭出於誠實的心和正義的動機(見申33:19;詩51:19),與虛浮的供物相對照(見賽1:13;耶6:20;彌6:7,8節)。

 

【詩四6「有許多人說:“誰能指示我們什麼好處?”」

信徒難免聽見有人譏誚他們,並譭謗他們的聲音,我們不能向他們回答,只能向神祈求,要他光照我們。他的面光一照在受逼迫的人臉上,就必反照出來。——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把本篇解為第三篇之續的學者,認為本節上半是大衛的從眾失望灰心時說的話或押沙龍的跟隨者的怨言。下半節則是大衛為自己和屬他的人的禱告。但更可能的解釋是,全節都是詩人在不知何以自處中,求神賜福的祈禱。“仰起臉來,光照我們”即恩待之意(看民六2526)。

       “求你仰起臉來,光照我們”。向我們施恩。

         有許多人說。一般人都會問:“誰會給我們好處?哪裡能找到真正的幸福?”“什麼是真正的幸福?”這是不信神的實利主義者所提出的諷刺性疑問。這些問題只能從虔誠信從神之人的生活中找到答案(見詩16:11)。

         耶和華啊,求你仰起臉來。參閱亞倫的祝福語(民6:26)。與敵人的計畫相比較,詩人只希望得到神的悅納。這乃是最完美的。神的真兒女有恆久的滿足。這種滿足不在於屬世的物質和情感,而在於認識到他因與神交往得到上天的悅納。

     6-8  祈求的基礎:詩人信賴神,知道神會垂允,故有快樂和平安,可倒寐便睡,很快進入夢鄉。

 

【詩6 神的臉光】「神的臉光」的象喻在埃及亞馬拿的王室書簡,和烏加列的信件都可以找得到。例如埃及王一個臣僕有「太陽(即法老)的面燦爛地照著我」這樣一句話。有兩個小型(長約一吋)的銀制卷軸,在耶路撒冷稱為凱特夫欣嫩的地區出土。這些來自主前六、七世紀某個墓穴的護身符,上面有民數記六25的祝福,其中有求耶和華「使他的臉光照你」一語。這些卷軸是現存最早的聖經經文例證。藉神明的臉光得著憐憫,是主前十二世紀以降美索不達米亞的典籍和碑文中都曾經提及的概念。──《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四7「你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

這正是那在困難中以神為樂的大快樂。這快樂是永久的(羅五11;詩卅七4;賽五十八14)。——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心”被視為生命堳D物質部分的中心;非物質的部分包括情緒、思想、動機、勇氣等。

         心裡快樂。不是指擁有屬世的物質,而是第6節所描述的,得蒙神悅納的快樂。這種快樂超過農民豐收的喜悅。希伯來人和其他民族一樣,收成是他們特別快樂的時候。

         五穀dagan)。不是玉米。巴勒斯坦的主要作物是小麥,大麥和小米。“五穀和新酒”有時似乎代表田裡所有的農作物。

         新酒tirosh)。參賽65:8

       78喜樂與平安都從神而來,詩人用豐收時的歡樂描寫內心的喜樂和信心,沒有恐懼,沒有失眠之夜;神是他的保障,躺下便甜睡。

 

【詩四8「我必安然躺下睡覺,因為獨有你耶和華使我安然居住。」

信徒因為認清楚自己的地位,將一切都交托給神了,就能安然居住。好像小孩在母親懷中一樣。這是何等的平安,何等的安全!——包忠傑《詩篇註解》

  〔暫編註解〕「勝過 ...... 的人」:或作「當五穀新酒豐收的時候」。

       安然躺下睡覺。詩人心裡平安,所以平靜地躺下睡覺。信靠神是睡眠的保障。這二者是分不開的。本節與詩3:5相對應。那裡說的是詩人清晨思考神讓他入睡,雖然有兇惡的仇敵包圍著他。本節是在晚上,他進一步平靜地躺下,知道自己雖然被仇敵所包圍,神仍會賜他安然入睡(見箴3:24)。

     安然居住。詩人表示自己認識到,只有依靠神,才能平安過夜。他相信神會保護他,完全地保守他。凡擁有詩人這種信心的基督徒,無論是夜裡睡覺,還是白天工作,都不必害怕。第8節的觀念是《詩篇》121篇的主調。

 

【思想問題(第4篇)】

 1 詩人祈求時稱神為「顯我為義的神」,這和3節對神聽禱告一事有什麽提示?

 2 本篇告訴我們,把快樂建於誰身上才是穩妥呢?

 3 大衛為什麽能在苦境中安然躺下睡覺呢?為何我們祈禱,將事情交托給神後,往往仍不釋然?

  ──《串珠聖經註釋》

 

【暫編註解材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註釋》․